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混乱
    (日常,来一手正方形防盗。

    “轰!!!”

    随着一声宛若惊雷般的巨响,冰山男的身影被狠狠的从拍卖大厅之中砸了出去,沿途直接撞碎了十多面厚重的混凝土墙壁,最后竟然就这么直接的撞穿了楼板,带着漫天烟尘飞到了上一层的地下停车场里面。

    巨大的撞击让整个地下空间都震动了起来,大量地下天堂的武装人员开始朝地下拍卖场赶去。

    而至于原本就停留在地下拍卖场的人群,此刻则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奔逃着。

    “救命啊!”

    “保镖!保镖!”

    “怪物!这是怪物啊!”

    “快来人啊!这里出现怪物了啊!”

    “地上天堂的人呢?这个时候他们都跑到那里去了!”

    人群在尖叫,在哭喊,血液和肉渣肆意喷洒在了他们的身上和脸上,彻骨冰寒与焦灼热切的两种杀意自烟尘之中猛然爆发,瞬间就笼罩住了在场的所有生灵,原本高高在上的人们此刻全部跌倒在了粘稠的血泊之中,他们连滚带爬的从一地的尸体上疯狂踩过,在致命的威胁下做出了属于生物最本能的逃命行为。

    而就在这血腥的地狱之中,黑色的身影像是一颗炮弹似的猛然从烟尘里冲了出来,朝着冰山男所在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黑影的速度极快,同时力量也极大,但凡什么东西敢于阻拦在他身前,基本上都在第一时间就被这股巨力生生的撕碎了,不管是人体也好,建筑物也好,所有的东西都在一瞬间被他撞成了一滩看不出原本样貌的碎渣。

    而这道黑影的真实身份,自然就是墨仁了。

    在听到了冰山男出第一句话的瞬间,墨仁就通过声线辨认出了他的身份,并为其舍弃了先前订下的一系列计划。

    什么加利安家族,什么掠夺负币,所有的这些东西在墨仁的眼中看来,都没有能够直接击杀地狱犬来得重要,毕竟对方已经算得上是自己的头号敌人了。

    在发现了地狱犬的一瞬间,墨仁的内心就已经被无边的暴怒和杀意所彻底填满了,尽管这种情绪很快就被墨仁用理智和类内啡肽成功的压了下去,但这也确实证明了墨仁内心对于地狱犬这个家伙的愤怒和痛恨。

    猎捕能力者,用可笑的借口将自己几度置于死地,击溃了与自己亦师亦友的家伙,以及对家族的纵容和对野能力者的苛刻,这其中任何一条单拿出来,都是会让感到墨仁极其不爽的事情,更何况所有这些事情他地狱犬几乎都干了个遍,干了个爽。

    所以,即便清楚因为三头没有汇聚的缘故,现在自己根本杀不死地狱犬,但墨仁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就当是先收个利息吧。

    “你是谁?”

    地下负五层的停车场之中,地狱犬冷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墨仁:“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你此刻的行为意味着什么了吧?”

    “意味着什么?”

    墨仁听到了地狱犬的法之后,也是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怎么,想拿天夏压我,你配吗?”

    “逆鳞从不畏惧任何挑衅。”

    地狱犬冷哼一声,随后他的身旁就开始弥漫起了淡淡的冰雾,将他周围的一切都覆盖上了一层厚重且晶莹的霜花,只见他猛地一抬手,一道刺骨的淡白色气流就立刻呈螺旋形朝着墨仁猛吹了过来。

    “……”

    墨仁的双眼微微一眯,对方不愧是第五能级能力者的三道分身之一,这仅仅只是随手打出的一道攻击,其温度已经低的快要接近液氮了,而且这道极寒气流之中似乎还裹挟着大量锋利且细的冰晶碎片,一旦被正面吹到的话,不仅身体会在瞬间被彻底冻结,还会被这些冰晶碎片不断的撞击或切割身体,造成可怕的二次伤害。

    但是,那却只是对其他能力者而言的。

    而墨仁则不同。

    在见到地狱犬释放出寒冰流之后,墨仁甚至还有时间在原地冷笑了一声:“不畏惧任何挑战?很好,那你就去死……”

    当墨仁出“去死”的时候,地狱犬喷射出的寒冰流已经扩张到了半个停车场的范围,这意味着墨仁所要面对的已经不是一道简单的冰霜之河,而是宛如雪崩般奔涌而来的彻骨寒潮了,那呼啸的狂风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历史最高级别的台风,其中又裹挟着无数磨盘大的极薄冰晶,光是这一道寒冰流就已经切碎了整个停车场超过一大半的汽车了,大量散碎的冰晶混合着铁碎和汽油,在墨仁的面前形成了一道恐怖的死亡之潮。

    但即便是这样,墨仁的脸上却也没有半点担忧,这恐怖的寒潮甚至连让墨仁皱一下眉都没有做到。

    而当墨仁吐出了最后一个“吧”字的瞬间,他整个人已经瞬间朝着前方狠冲了过去,就仿佛是一把刺入血肉的尖刀一样,墨仁硬生生的撕开了整个寒冰之潮,就这么冲到了地狱犬的面前,而顶着如此冰冷的寒潮一路冲过来,墨仁仅仅只是身上挂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而已。

    “!”

    地狱犬冰冷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变化,一种淡淡的惊诧在他冰蓝色的眼底一闪而逝。

    “……”

    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冲到了地狱犬面前的墨仁直接就伸出一只大手朝着对方的面门按了过去,这只手掌此刻不仅承载了墨仁近两千吨的**力量,还附加了墨仁同样高达两千吨的惊人念力,一掌下去别是个人了,就算是一栋大楼都能在瞬间将其夷为平地。

    地狱犬任由墨仁攻击自己,此刻在短暂的诧异之后也是瞬间反映了过来,身体迅速后仰的同时也是一脚朝着墨仁的肚子狠踹了过去。

    尽管并不是三头完全体的形态,但地狱犬终究算是第五能级的能力者,而且还隶属于异变系,其**力量同样是无比惊人的,这一脚若是真的踢出去,恐怕光是带起的锐向空气激波就能贯穿天空,割裂大地。

    不过墨仁在见到地狱犬想要反攻的举动之后,却没有一点想要避让或躲闪的想法,反而更是直接将手掌握紧成了拳头,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惊人气势朝地狱犬的面门狠狠打去,而至于胸口和腹部,他也是全力的紧绷起了肌肉,那比钢铁还强上不知多少倍的肌肉组织瞬间缩紧成了一团,与皮肤和皮下的特殊结缔组织形成了一件严密的保护层,尽最大可能的将对方有可能造成的攻击伤害缩减到最。

    然后,就在下一个瞬间,两人终于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墨仁和地狱犬两人各自都承受了对方的一记攻击,身上在同一时间爆出了惊人的冲击波,而这肉眼可见的可怕冲击波甚至将空气都撕出了汹涌的白浪,直接撕碎了数十根地上天堂大厦的承重柱,让整个地下停车场都不断的摇晃了起来。

    “……吧!”

    直至此刻,墨仁先前所的那句‘去死吧’的最后一个字才堪堪传了过来。

    就像是声音与画面有着巨大延迟的电影一样,这种诡异的错落感似乎有着巨大的矛盾,但偏偏是墨仁还是地狱犬,此刻却都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这种事情上去。

    墨仁用余光看了一眼自己正在嘶嘶冒着热气的腹部,刚刚对方的那一脚已经超越了音速太多倍,高速摩擦的踢腿带来了额外的灼热,不过好在自己这一段时间一直都进行着超高温和超低温的承受训练,配合取代了脂肪的新型结缔组织,所以想要抵抗这种温度的变化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也不会因为骤冷骤热而受到额外的损伤。

    “你到底是谁?”

    地狱犬静静的看了一眼墨仁,刚刚那一拳打的自己甚至有些头脑发晕,这让他意识到了对方的难缠和强大之处,可是无论怎么想,他的记忆之中却都没有关于对方的任何片段,这让他有些疑惑:“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不去为自己的祖国效力,却反而跑过来与其他国家组织公然为敌,你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可怜人。”

    墨仁冷冷的回答了地狱犬一句,随后就再一次的冲了上去。

    只不过这一次,墨仁没有继续赤手空拳了,而是在冲向地狱犬的同时将手伸进了存储空间之中,然后猛然拔出了一柄锋利无匹的银色太刀。

    这柄太刀的长度远远超过了普通的东瀛太刀,其长度达到了惊人的四米左右,而厚度却只有薄薄的四毫米,本来是与赛缇拉进行角色扮演时候制作出来的道具,但因为莉莎前段时间又排了一次银色金属液,所以墨仁也就顺手将这把刀镀上了一层银色金属,将其转变成了一柄不会损毁的致命武器,根据赛缇拉给出的资料来看,这把刀的名字应该叫什么正宗之类的,不过这种事情墨仁根本没在意,所以也就没有记得特别清楚。

    尽管菱形金属刃才是现阶段杀伤效率最高的武器,但当数量达到一个极限之后,再过多的制造这种武器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了,所以墨仁偶尔也会根据脑洞制作一些乱七八糟的玩应儿,配合宝珠的变身效果以达到欺诈的目的。

    就比如此刻这柄“正宗”所表现出来的一样。

    墨仁本来就故意把自己装扮成了一名东瀛武士,尽管身高仍旧接近两米,但体型却被刻意调节成了略有些消瘦的样子,脸上的胡茬,紧紧扎起的长发,在配合上手中一柄长到近乎华丽的太刀类武器,在不使用念力的情况下,他的真实身份几乎就不可能被察觉出来。

    银色的长刀挥舞起来极为华丽,墨仁仅仅只是简单的挥动一下自己的手臂,一抹流转的银色冷光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地狱犬袭了过去。

    “……”

    地狱犬同样没有言语,面对墨仁这挥刀而来的样子,他直接一脚狠狠跺在了地上,瞬间地面就破裂了开来,一排锋利的冰刃直接从地面上疯狂的冒了出来,这些冰刃的寒气甚至比刚刚的寒流之潮还要低,此刻不仅干扰到了墨仁的攻击角度,更是一排接着一排朝着墨仁所在的地方蹿了过去。

    而也就是趁着这个空挡,地狱犬也是从空气中凝出了一柄散发着彻骨寒芒的冰剑。

    满地的冰刃仅仅只阻挡了墨仁一瞬间的功夫,就在地狱犬才刚刚握紧手中冰剑的瞬间,几道银色的刀光如匹链般的闪过,瞬间就将所有地面上的冰刃全都切碎了,而至于墨仁本身也是借着这个空挡冲到了地狱犬的面前,手中的正宗长刀一抖一闪,直接就挥出了两道交叉而至的银色斩击。

    面对急速突进的墨仁,地狱犬这边也完全不甘示弱,单手握起冰剑就迎了上去,同时另一只手也迅速的凝聚起了一团淡蓝色的冰雪气旋。

    见到地狱犬竟然想要与自己硬碰硬,墨仁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犹豫,手腕连续抖动起来,两道交叉而至的银光徒然暴涨起来,在地狱犬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切断了他手中的冰剑,而在那之后,这锋利无匹的银色金属长刀还余势不减的切进了对方的胸口之中,尽管地狱犬在反应过来之后已经全力的向后退去了,但他的胸口却仍旧炸开了一道两尺多长的伤口,洁净的蓝色血液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喷涌着。

    一击得手,墨仁没有给地狱犬半点的喘息时间,手中一把银色长刀直接被他挥舞成了一团模糊的银光,致命且冰冷的刀锋在空气中不断划过,挤压着空气形成大量锐向激波的同时,也是掀起了一阵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将地狱犬彻底的笼罩了起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

    仅仅只是那些从刀尖上激荡而出的大量空气刃,就已经将这一层停车场彻底的摧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