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爆发
    还是日常防一波。

    那确实算得上是自己的一个老相识了。

    尽管完全称不上是朋友,但墨仁早在施库的时候就跟他打过交道,所以称之为老相识倒也不过分。

    德伦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墨仁一边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舞台上,一边在心底思考起了对方会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不过仔细说来也幸亏墨仁现在没有用自己本来的样貌出现,否则的话那个夸张的体型,恐怕德伦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就能发现些端倪。

    “呃…呃……”

    舞台上的少女此刻已经被绞的失去意识了,身体一边抽搐一边发着奇怪的声音,看起来显然已经是不行了,饥饿的蟒蛇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张开了自己的大嘴,直接含住少女的脑袋就吞咽了起来。

    而即便是一条生命就这样在观众的注视下逝去了,这些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却也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示反感,他们要么安静而冷漠的看着舞台上的表演,要么就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或是平板,当然也有一些人干脆什么都不看,一边品茶一边闭目养神,就仿佛这一切的罪恶都与他们无关一样。

    大概是因为饥饿的原因,蟒蛇吞咽少女的速度很快,这才没过多久,少女就只有两条白皙细嫩的大腿还耷拉在外面了。

    墨仁抽空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上面的时间现在是二十三点五十三分,距离拍卖会只有几分钟时间了。

    “吱呀……”

    就在墨仁低头看表的时候,他身后的电梯门也是再一次的被打开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从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墨仁明显感觉到了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因此而下降了一两度。

    于是,他也是有些好奇的转过头去看了对方一眼。

    在普通视角的注视之下,对方是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神秘男人,从对方没有任何松弛的手部皮肤来看,对方的年龄应该不会太大,不像德伦那样是中年男人,而更像是少年或者是男性青年,他裸露在外的部分皮肤展现出了一种不正常的苍白,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因为冻僵而失去了所有的血色,一种莫名其妙的冰冷从他身上很自然的散发出来,让墨仁瞬间就意识到了对方或许是一个能力者。

    这就是他通过普通视角所看到的一切景象了。

    而当这个视角被墨仁替换成念感视角之后,他却完全看到了另一副与之不同的光景。

    墨仁看到了一阵耀眼的蓝色光辉,这蓝色是如此的璀璨刺眼,以至于墨仁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一颗行走在地上的人形蓝色太阳。

    很显然,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能力者,实力水平最低也要有第四能级高阶的水准。

    “先生,我们到了。”

    对方的侍者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嗯。”神秘的能力者冷漠的应了一声,随后就直接坐在了墨仁附近的一张沙发上,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与谨慎的德伦不同,这个神秘的能力者甚至没有理会刚刚注视了自己一番的墨仁,就那么直接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但他与其他人那种懒散的陷入沙发之中却又有着明显的区别,就仿佛不愿意给自己一丝一毫放松和舒适的机会一样,他即便是坐在了沙发上,也只是坐了半个屁股在上面,整个人的腰杆挺得笔直。

    行为有点异常,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能力者。

    墨仁用余光不断的打量着对方,此刻大脑也是习惯性的推测了起来:做事看起来一板一眼的,这种规矩如果不是能力本身的限制的话,恐怕就是从大家族或者什么组织里带出来的习惯了,因为相信这里没人会认出,所以看起来并没有故意掩饰些什么,身上的肌肉结构和骨骼结构证明了他确实经常这样做,而不是一时半会的表演。

    很快的,墨仁就给这个奇怪的异能者打上了自己特有的标签,将对方暂订成了大家族或是某些组织之中的人。

    几分钟在推测和猜想之中很快就过去了,在又陆续来了几个顾客之后,时间也是终于到了午夜十二点,那条非洲蟒蛇恰到好处的将少女小巧可爱的一双脚丫吞进了肚子里面,随后升降台缓缓启动,也是直接将这一脸满足的冷血生物运下了舞台,与此同时一名穿戴整齐的中年男人也是缓缓从舞台上升了出来。

    只见他刚一站稳,就立刻拿起手中的话筒说道:“感谢在座的各位来参加今天的拍卖会,我们的产品目录已经转交给你们的随身侍者了,各位可以简单的过目一下,在这里跟各位小小的透露一下消息,今天我们会拍卖一位能力非常神秘的能力者。”

    说到这里,他也是非常有气势的用力一挥手,随后徒然将语气提高了些许:“好了,那么闲话不多说,下面就有请我们第一件商品上台!”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一旁的升降台也是被迅速的打开,里面一名早就被准备好了的女人也是升了上来,那是一个纯粹的普通人,只不过此刻脖子上被带了一条狗链子,配合着她四脚着地和衣不蔽体的样子,看上去应该是被强行调教成“犬”的可怜人。

    “把产品目录给我看看。”

    墨仁对于舞台上缓缓升起的第一件拍卖品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此刻也是直接对自己身旁的侍者招呼了起来。

    “好的,先生。”

    侍者恭敬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将手中的电子平板交给了墨仁:“请先生过目。”

    “嗯。”

    墨仁接过了平板,一边用余光扫了一眼周围,一边低头看向了手中的清单。

    清单上的拍卖品并不多,如果将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刨除在外的话,就只有二十几件左右的拍卖品了,而且这些拍卖品绝大多数也都是一些女奴,男奴而已,很少会有让墨仁感兴趣的东西,就比如异能器这种东西,整个拍卖品清单上面才有两个,而且看起来好像能力也并不是很优秀,给自己来用的话好像有点鸡肋。

    看来只能看看那名能力特殊的能力者了,希望这个能力者的能力千万不要是什么情趣类的。

    摇了摇头,墨仁也是将手中的电子清单重新还给了一旁的侍者,随后扭动了几下身体,让自己更舒适的靠在了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拍卖会的进行。

    而至于周围其他的拍客们,此刻好像也都对第一件商品不怎么感兴趣,出钱竞拍的人寥寥无几,最终这个可怜的女人被一个身穿白袍的拍客以二十万美金的价格轻松拍走了。

    “那么下面就是第二件商品,一个不仅可以让女人省事,更能够让女人不省人事的男人!”

    主持人带着白手套的手迅速一挥,略带低俗的话语终于让台下有了那么一小波的哄笑声,随后一个男人就缓缓升到了舞台上,那是一个有着明显肌肉线条的男人,与先前瑟瑟发抖的可怜女人不同,他此刻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种淡淡的微笑,俊俏的脸庞和身上的肌肉线条让他笑起来更有魅力,而至于他下体的资本也是很足。

    随着主持人不断的介绍着这件商品的具体功能,包括白天可以帮忙处理公务,下班可以下厨做饭,平时笑容和甜言蜜语不断,半夜又可以一起睡觉,这四项功能一说,在场的一些女性顿时就呼吸急促了起来。

    墨仁多看了一眼台上的男人,发现他的生命磁场要比看上去弱上很多,对方眼中隐藏极深的不甘和身体内部的一些损伤意味着这并非他所情愿的事情。

    地上天堂这里看来还真是向他们说的那样,男女都来者不拒。

    最终,第二件商品也是成功的被一个女人拍走了,他的价格比第一件商品贵了不少,在几个女人不断抬高价格的荆榛之中,第二件商品的最终成交的价格达到了一百七十三万美金,一个十根手指都带满了金戒指的中年胖女人买走了这件商品。

    而而在有了第二件商品的竞预热之后,接下来的竞拍气氛开始渐渐火热了起来。

    一些男人或女人被接二连三的买走,成功买到商品的人们心满意足,而没有买到的人们则是暗自憋了一口气准备抢下其他商品。

    随着一对被调教好的双胞胎美女被买走之后,整个拍卖会的气氛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而主持人看起来也很会掌握拍客们的心理和节奏,此刻在神秘的笑了笑之后,也是拿出了今天第一件异能器,一个拥有四个立方米存储空间的小型麻布口袋。

    “两千万美金。”

    主持人介绍商品的话语才刚刚落下,坐在自己附近的德伦就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一旁的侍者也在同时帮忙喊了起来。

    一瞬之间,整个会场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

    “这位先生出价两千万美金,还有人愿意提高价格吗?”

    主持人倒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样子,此刻丝毫没有被两千万美金所吓到,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变过一丝一毫。

    “……”

    整个拍卖会很少见的冷场了,一些刚刚因为一个女奴或男奴而拼命争夺的家伙此刻竟然全都没了动静,他们看向德伦的眼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一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购买男人或女人回去玩乐,平时也没什么东西需要专门的存储空间,想要什么随便说一声下人就会送过来,所以自然不会理解花费两千万购买储物袋的德伦。

    不过与其他人不同,墨仁这边倒是清楚德伦为什么会需要这个储物袋。

    他本身就是一个能力猎人,平时总归避免不了在刀口上舔血,而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必要的物资显然就非常重要了。

    而且换一个角度上说,他本身就曾经拥有一个储物空间,体会过储物空间的方便和快捷之后,恐怕没有人会愿意失去这种东西,然而他偏偏就把这枚戒指不小心掉落给了墨仁,所以急需重新寻找一个异能器作为补救和代替也就说得过去了。

    这就是他这次过来的目的么?

    墨仁跟其他人一样,故意装作惊讶和不解的看了一眼德伦,心底却再次推测了起来:他难道是从哪里提前得知了这次拍卖会的商品清单?或者买下这个储物袋也只不过是碰巧?

    “两千万第一次。”

    主持人手里握着油润而精致的小木槌:“这可是非常稀有的空间类异能器,各位可要想清楚了,平时腾出双手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五千万美金。”

    另一个声音从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

    “嗯?”

    墨仁转过头看了一眼,结果也是正好看到了先前那个冰山冷男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牌子,隶属于他的侍者正在大声的报着价。

    “嘶…”

    这一下,整个会展大厅里面已经有人开始倒抽冷气了。

    这里尽管有很多背景极为深厚的家伙,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力,实际上很多人的想法都是拿出百十来万美金买个高端女奴而已,一口气让他们拿出五千万美金,恐怕这些家伙直接就会因此而破产。

    “这位先生出价五千万美金,看来这位先生对此是势在必得啊。”

    主持人也是稍微有些惊讶,不过他还是很快就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那么还有人出更高的价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可……”

    “八千万美金。”

    甚至还没等到主持人这边把话说完,德伦就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我靠,八千万美金啊,这家伙得是多有钱啊。”

    “这家伙该不会是石油商人吧?”

    这一下,底下一群人已经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了,一些相互认识的人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一边推测着德伦的身份,一边对他的大手笔感到有些吃惊,毕竟即便是有些人可以一咬牙拿出这些钱,却也不会为了买下这么一个没什么用的破东西而倾家荡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