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必争之物
    (日常日常,各位看官明早再来吧

    “请稍等,先生,我这就为您进行鉴定。”

    鉴定师恭敬的跟墨仁说了一句,在取得了墨仁的准许之后,也是直接拿起了专业工具仔细观察了起来。

    没过多久,这个鉴定师就放下了手上的工具,然后开始在一旁的一张清单上快速的书写了起来,几分钟后将这张清单递给了墨仁:“先生,这是我的估价,请您过目。”

    “嗯。”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直接伸手接过了这张清单,低头看了一眼。

    清单上面,用一种非常专业的术语介绍了这件古董的纹理方式,煅烧手法,釉层工艺,以及关于其年代的一大堆推测,并最终推断出了这玩应的年代,以及估出了一个大概的价格,如果按照美金来算的话,这东西应该价值一百四十多万美金左右,不过考虑到这里并不是专门收购这种古董的地方,所以价格被压低到了一百万美金,并且不支持现金交易,只支持特定银行的账户转账。

    “才一百万美金,这是不是有点少啊?”

    墨仁对古董懂得并不多,所以他也不清楚这玩应到底能卖多钱,此刻询问了一下也只是习惯而已,因为他要用这种方式来观察对方有没有撒谎。

    “先生,这个古董保存的并不完好,如果是遇到正统收藏家的话,最多也只能卖出一百五十万左右的美金了。”鉴定师的语气仍旧十分恭敬,没有一丝的嘲讽或不屑,只见他十分认真的向墨仁介绍道:“如果您想要美金的话,我们这里最多也只能给您一百万美金了,因为我们也需要一定的资源和关系才能将这些古董重新售卖出去,而这往往是需要花费一定时间的”

    “我是东瀛人,对天夏这些所谓的古董并不是很清楚,你可不要骗我啊。”

    墨仁摸了摸下巴,故意装作一副略带威胁的表情:“地上天堂这么大的地方,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骗我吧?”

    “先生,请您放心,我绝对没有欺骗您。”

    鉴定师恭敬的说道:“地上天堂从来不依靠这种方式盈利,事实上这种典当的形式也只是为了方便一些顾客而已,所以我们绝对不会砸自己的招牌。”

    “那好吧。”

    墨仁耸了耸肩,也算是接受了鉴定师的这种说法,因为他并没有发现对方有任何撒谎的迹象。

    “先生。”

    在看到墨仁点了点头之后,鉴定师这边却突然对墨仁主动询问了起来:“请问您是第一次来我们地上天堂吗?”

    “嗯?”

    墨仁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先生。”

    鉴定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也是直接跟墨仁解释了起来:“在地上天堂,典当物品之后有两种不同的交易手段,第一种就是刚刚跟您说的,直接将钱转移到您的银行账户上去,而第二种则是办理我们这里会员才拥有的天堂卡,这种天堂卡可以提高您典当物品的出售价格,只不过如果使用会员卡的话,您的钱就不能被取出来,而是只能在我们这里进行消费了。”

    “听起来好像还有点意思。”

    墨仁露出了一个比较感兴趣的表情:“如果我办理这种卡的话,你会给我多少美金?”

    “如果办理天堂卡的话,先生您可以收到一百三十万美金。”

    鉴定师回答道:“不过这一百三十万美金无法提现,因为它们都会被存入天堂卡之中,而您也只有在地上天堂才能用天堂卡进行消费。”

    “原来如此。”

    墨仁故意狡猾的笑了一下,随后也是对鉴定师询问了起来:“那么,如果我利用天堂卡在你这里购买了一些东西,再出去转卖给其他人呢?”

    “当然可以。”

    鉴定师直接说道:“如果先生您拥有自己专门渠道的话,那么您完全可以这么做,地上天堂完全不阻拦您的行为,我们早就将这一条计算在内了,事实上如果您往天堂卡里充值一百万美金的话,那么同样也会得到一百三十万美金的使用份额,我这么说您应该就清楚了吧?”

    “清楚了。”

    经过刚刚的一轮交流,墨仁倒也清楚了这些简单的规则,于是此刻也是点了点头:“不就是个会员制嘛。”

    “是的,先生。”

    鉴定师同样点了点头,随后也是恭敬的对墨仁问了起来:“那么请问您需要办理天堂卡吗?”

    “哦,那就先办一张吧。”

    墨仁不怎么在意的摆了摆手。

    “好的,先生。”鉴定师熟练的从一旁的木桌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个手提箱来:“先生,您首次充值的金额决定了您的会员等级,请问您需要充值多少金额?”

    “会员等级是什么?”

    墨仁问。

    “首次充值达到十万美金的人,可以获得普通天堂卡,一百万美金可以获得银级天堂卡,一千万美金可以获得金级天堂卡,一亿美金可以获得灰色天堂卡,享有最高级别的权限。”鉴定师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手中的箱子:“我建议先生您直接充值一百万美金,因为如果您想要进入拍卖行的话,最低也需要银级天堂卡才行,您需要直接办理吗?”

    “等等。”

    墨仁抬了抬手,也是阻止了鉴定师想要直接拿起银卡的举动。

    “先生?”

    鉴定师向墨仁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我什么时候说我只有一件古董了?”墨仁的脸上露出了一阵神秘的笑容,随后他直接将手伸进了涟漪之中,从里面硬生生拖拽出了一个巨大的木箱,并直接一脚踢开了这个木箱的盖子:“来吧,把这些东西全都给我鉴定一遍,老子今天要把这些东西全卖掉。”

    “这是”

    即使这边的鉴定师已经足够沉稳了,但在冷不丁看到这些瓷器之后,也是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是十多件各式各样的精美瓷器,它们有的是瓷瓶,有的像是茶盏或是瓷盘,还有的则像是一些美轮美奂的摆饰,不过不管这些瓷器是什么样子的,此刻它们都被随意的堆放在了这木箱之中,只有一些粗劣的稻草和棉花作为缓冲,这让这位鉴定师不由为这些瓷器捏了一把冷汗。

    “随便在海里捞的,赶紧鉴定一下吧,我还要参加今天的拍卖会呢。”

    墨仁装作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

    “先生,请您稍等”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这边的鉴定师也是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只见他开始小心翼翼的从木箱里面拿出一件件瓷器鉴定了起来,而在他鉴定这期间,墨仁也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这个鉴定师每一次鉴定物品的时候,他手上的戒指就会很轻微的抖动一下,这个频率正常人根本就感知不到,但墨仁的视力早就已经达到了很夸张的境界,此刻也是被他发现了这隐蔽的一幕。

    应该是某种可以判定真伪的异能器吧?

    稍微打量了一眼那枚戒指,墨仁也是在心里暗暗想道。

    没过多久,鉴定师就凭借着手中的那枚戒指将所有古董都鉴定完毕了,在统计了所有古董的价值之后,最终也是订下了一千二百七十万美元的价格。

    而墨仁在确认了对方没有说谎之后,便接受了这个价格,并办理了一张黄金级的天堂卡。

    虽然剿灭负教高层,掠夺负币确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既然这群负教高层能够将一座城经营到这种规模,那么恐怕想要光凭蛮力一口气剿灭他们恐怕也绝不简单,而在剿灭这群疯子之前,借用他们的势力来消化掉那些没用的古董自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也是墨仁为什么只选择典当那些古董的首要原因。

    毕竟,那些珍珠宝石和黄金白银无论在哪里,都有着几乎固定的价值,反而更是古董这玩应确实比较难以处理一些。

    “先生,拍卖会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开始,您可以先行前往大厅。”

    鉴定师十分恭敬的将天堂卡递给了墨仁:“拍卖展会开始之前,大厅里会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表演,您可以去体验一下。”

    “哦,好的。”

    墨仁接过了天堂卡,而一旁一直等候着的侍者也是走上前来,领着墨仁离开了这间小房子。

    离开了房间之后,侍者带着墨仁再一次乘坐了两次电梯,而当第二次电梯的大门缓缓打开之后,墨仁这才算是真正的来到了拍卖会的现场。

    那是一个非常宽阔且幽暗的空间,整个房间的四周都配备了电梯,而在房间的最中央是一个打着灯光的舞台,周围一些沙发和圆桌被很随意的摆放在了那里,这些沙发和圆桌有些是空的,有些已经坐上了人,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带着面具,此刻这些人的目光基本上都集中在了舞台上面,很少有在私底下交流或谈话的家伙。

    墨仁顺着这些人的目光看向了舞台,也是看到了上面的恐怖表演,一个看起来挺漂亮的白人女孩此刻被绑了手脚,被迫与一条饥饿的非洲岩蟒共处于同一个舞台之上。

    “先生,您可以随意寻找座位。”

    侍者在墨仁的耳边低声说道:“如果有什么特殊需要的话,可以随时跟我说。”

    “嗯。”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直接找了一个附近的沙发坐了下去,一边紧闭着左眼,一边打量起了周围的建筑结构。

    他没有主动去救舞台上的那名少女,对方一来不是什么能力者,二来又跟他非亲非故,按照墨仁现在这种冷漠的性格来看,他当然不会像愣头青一样想要把这个少女给救下来,事实上尽量控制自己不去作恶已经是墨仁的底线了,因为这是自己母亲所希望的事情,所以墨仁有时候还会尽量去努力一下试试看。

    而至于对别人伸出援手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那就完全不在墨仁的考虑之内了。

    与其去关注台上的女孩,墨仁倒不如更关心一下整个拍卖大厅的结构,就比如那个中空结构的舞台本身。

    与正常舞台那种拥有后台的结构不同,这个位于房间中央的舞台是一个完全中空的结构,整个舞台都是由金属构成的,很多地方都安装了用来上升或下降的装置,可以让展品和主持人一起从地下升上来,这看上去要比普通的舞台高端多了,只不过意义不大,墨仁一时之间也没摸清楚这种舞台的实际意义在哪里。

    “唔!唔!”

    舞台上,尽管女孩仍旧在挣扎,但饥饿的岩蟒还是一点一点的接近着她,不断探出的信子几乎都要碰到女孩那白皙的双腿。

    然后,就在下一个瞬间,岩蟒整个身体都猛然弹了出去,只见它一口咬住了女孩的肩膀,随后粗壮的蛇身就直接在女孩的身上缠绕了好几圈,开始对这个可怜而无辜的“猎物”今星期了一场无情的绞杀。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墨仁身后不远处的电梯门却在同一时间被打开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从电梯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哈哈,场面这么刺激啊。”

    一个略有些熟悉的男声从面具下方传了出来,也是让墨仁心里微微一动。

    在平复了内心的情绪之后,墨仁让自己的眼神尽量夹杂着一种狂野的兴奋,随后他也是假装顺着声音看了一眼对方。

    “嗯?”

    对方也在同一时间注意到了墨仁,面具下的阴冷视线也是直接就与墨仁对在了一起。

    “哼。”

    感受到了对方的视线之后,墨仁故意装出了一副不屑的样子,随后伸手调整了一下自己武士刀的位置,也是转过头假装继续观看起了舞台上的绞杀大戏,甚至为了装得更像一些,他还催动了掌控自我对身体的支配能力,让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些,以表现出一种类似‘兴奋’的神态。

    不过,通过刚刚那一瞬之间的目光接触,墨仁也是成功的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