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拍卖
    (日常…那个…没错……就是防…盗……

    墨仁现在的感觉非常奇妙。

    看着脚下渐渐被海水所吞噬的海盗船只,他的内心涌现出了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

    墟渊之力带给了自己一种前所未有的特殊体验,带有浓厚恶意的红色能量浸透了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倒三角状的金属翼仿佛在疯狂的吞吐着周围的波与粒子,头顶上闪烁着红色电弧的王冠巨角也仿佛联通了冥冥之中的某种存在,让自己的计算能力与念力暴涨了数倍都不止,而至于那颗半嵌入胸口的红色圆球,也正在给自己的身体提供着近乎无穷的红色能量。

    这种充盈在体内的红色能量是如此的惊人,以至于墨仁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已经踏入第五能级的错觉。

    甚至连一直伴随着墨仁的蓝色念感空间,此刻都已经被一种刺目的猩红所取代了,并且这种猩红视界已经与普通视角紧密的重叠在了一起,让墨仁此刻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变成了另外的一种模样,大量的电磁波,引力流,亦或者是许多肉眼看不清的各种微小颗粒全部都被墨仁看了个一清二楚,就仿佛是双眼的分辨率从“十”瞬间提升到了“一百万”一样,而与此同时,整个空间都变成了透视与不透视交织在一起的奇妙虚像,这让墨仁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奇。

    对于这种取代了念感视角的特殊能力,墨仁直接在心底将其命名成了猩红视界,一种在功能性要凌驾于前者的高阶能力。

    “……”

    稍微的沉默了一下,墨仁突然伸出了手,对准了脚下已经被海水淹没的海盗船只。

    下一秒,无穷的念力轰然爆发,整艘船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抓住了一样,发出一阵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而随后,这艘船竟然就这样被一点一点的从海水之中拽了起来,大量的海水从船舱和甲板上疯狂的倾泻下去,将这艘的整体重新暴露在了海面上。

    只不过,比起最开始时候的船体,现在这艘船已经明显离解体不远了,因为这艘船的全部上层建筑几乎都被墨仁那一脚给踢没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巨力?

    “应该…还没到极限……”

    墨仁看着脚下那艘已经残破不堪的海盗舰船,此刻也是六翼齐张,惊人的红色念力在瞬间迸发,那如血浆般猩红粘稠的念力直接以爆发的形式奔涌而出,将整艘船都彻底的包裹在了其中,随后墨仁心念微动,整艘船竟然一点一点的从海里被拖拽了起来,随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不断响起,整艘海盗船竟然就被墨仁生生的从海里给拽到了半空之中。

    “还是没到极限,这个念力的强度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仁看了一眼平行停在了自己面前的海盗船,眼中也是忍不住的闪过了一丝诧异。

    红色线条所带来的力量竟然如此惊人吗?

    这种感觉还真是……

    挺爽的。

    不知何时,墨仁的嘴角少见的上扬了些许……

    ……

    五个小时之后,印西东部的一处边缘村落。

    墨仁从海里缓缓的走了出来,无形无质的念力在他的身上轻抚而过,将大量饱含盐分的海水重新扫入了海水之中。

    经过了先前的一番测试,墨仁已经彻底掌握了墟渊化给自身带来的强大之处,而至于剩余不多的海盗,基本上也都被他用来询问了一些关于负教城市的信息。

    这里位于印西的东部群岛之上,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应该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但根据邪神和肯恩达给出的资料来看,这里应该就是负教信徒们的几大据点之一,罪恶之城加利安的所在地了,据说相比于威尔伊顿,摩曼,还有虚尔图这几个城市而言,加利安的繁华程度在这几座城市之中算是最高的,里面盘踞着的负教势力也最多,所以墨仁将第一个目标定在了这里是绝对没有任何错误的。

    事实上,现在墨仁所处的这处村落,就已经算是加利安的外围区域了。

    在这个村落之中,生活着许多为加利安城提供部分物资的外围人士,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当地农民,或是一些负教之中地位最低下的信徒,他们会在这里为加利安城构建起第一道防线,监视任何可能会对城市造成威胁的人,并将其通报给上层处理。

    通过肯恩特,墨仁早就知晓了这些外围村落的实际用途,此刻自然也懒得在此停留,直接就朝着加利安城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与绝大多数城市的构造差不多,加利安城的外围基本上也都是一些村落或是田野,而当墨仁逐渐深入之后,这些田野和村落开始渐渐变成了一些负责城市正常运转的工厂,例如电场,污水处理厂,或者是自来水厂之类占地比较大的厂房,当然了,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这些东西加上一些低矮的建筑群,破旧的居民楼,组成了加利安近郊区的样貌。

    而当墨仁穿过了近郊的建筑群之后,他这才算是彻底的进入了这座罪恶之都,进入了加利安城的繁华街区地带。

    只不过,这里似乎比墨仁想的还要更糟一些。

    “噗通!”“噗通!”

    两名持刀歹徒直挺挺的倒在了墨仁的身后,他们胸腔之中的心脏已经化作了一滩肉泥。

    就在刚刚,这两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还在附近交头接耳的小声交谈着,似乎想要把自己捅翻在地,然后一边践踏他,一边抢走自己的钱包。

    与那些心中仍存有正义的那些人不同,墨仁早就已经没有了所谓的正邪观念,亦不会因为道德或仁义左右自己的行为,本来在超级听力听到这些混混的交谈之后,墨仁还懒得动手,但当这群混混真的动起手来,那么墨仁自然也是不会对其抱有一丝的仁慈。

    那些所谓的善意与美德,还是留给那些圣母们去到处施舍吧。

    “……”

    轻描淡写的杀死了两个混混之后,墨仁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就朝着前边走了过去。

    加利安城的罪恶与繁华几乎处于一个对等的状态,这里遍地黄金,却又到处都能见到那些衣衫褴褛的市民,天穹上布满了浓厚的灰色阴云,将星光与月色彻底的遮蔽了起来,城市近郊的各种工厂肆无忌惮的排放着滚滚浓烟,让这里甚至连空气都变得沉闷且刺鼻,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大楼拔地而起,这些大楼几乎每一坐灯都在亮着,配合着外面霓虹灯闪烁着的色彩,几乎照亮了大半个城市的上空。

    而至于这些大楼与大楼之间的小巷子里面,则到处都是恶臭的垃圾与污水,偶尔还能看到一两具还没被处理干净的尸体。

    墨仁没有直接朝着目标所在的区域走去,而是先在城市里简单的闲逛了一番。

    不知道是不是灰线的影响,墨仁感觉自己甚至都不需要五感,只是轻轻的闭上双眼,就能够感觉到那如同实质般的负面气息扑面而来,将整座城市都深深的笼罩在了其中。

    “先生,请您行行好吧……”

    几个衣不蔽体的小孩子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他们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些伤和残疾,此刻一股脑的围住了墨仁,将手里的破碗高高的举了起来:“请施舍给我一些东西……”

    “不,先生,请您施舍给我!”

    另一个小孩子用力的将手肘撞在了同伴的脸上,然后努力的将自己手中的碗举得更高了一些。

    “不!施舍给我!”

    另一个小孩子用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脚背上,一边狠狠的碾着一边扒拉开对方的手臂:“先生,请您一定施舍给我一些东西,我母亲病得很严……”

    “先生!我可以为你找到很多有趣的东西,请施舍给我!”

    还没等这个小孩子说完,另一个小孩子又挤了上来,将他无情的推倒在了地面上,而至于其他的小孩子们也根本没有在意这一幕,甚至为了防止竞争者重新站起来,以及站的更高,他们还直接踩在了这个小孩子的身上,努力的将手伸得更高一些。

    “……”

    墨仁低头看了一眼这些小孩子,也是看到了他们脸上不符合年龄的狠辣与麻木,不过他对这些毫无感觉。

    想了想,墨仁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美钞,然后当着这些小孩子的面将美钞揉成了一个纸团,随手将纸团向远方弹了过去,这些孩子顿时轰然散开,像是疯狗一样朝着纸团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再甚至连看都不再看墨仁一眼了。

    摆脱了这群小孩子之后,墨仁也是继续再在街道上走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墨仁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后似乎多了几个鬼鬼祟祟的尾巴。

    通过念力的感知与探测,墨仁判断出了这几个人的身高,体型和性别,猜出了对方十有**是看到了自己刚刚的举动,然后就跟那群混混一样盯上了自己的钱包。

    但墨仁并不在意这群鬼鬼祟祟的家伙。

    而当墨仁沿着街道走了几百米之后,这些冷清的店铺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似乎在告诉着墨仁,这里已经彻底离开了近郊的范围,自己已经走到了整个加利安城最繁华,同时也是最罪恶的一处地带。

    “嘻嘻,帅哥,进来坐会儿啊?”

    在一个五光十色的门铺面前,两个穿着暴露的妙龄女子对着墨仁娇笑着招了招手。

    墨仁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大爷,想不想玩玩啊?”

    没走几步,又是几个风格的女人对墨仁招呼了起来,而她们的衣服则是更为暴露,甚至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情趣风格了,皮质的衣料包裹着一些完全不需要包裹的地方,反而是一些白皙浑圆的部位却被大大方方的露了出来,随着她们不断的摇摆着手臂,这些毫无用处的脂肪和赘肉也跟着上下摇动了起来,这些毫无意义的举动让墨仁甚至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

    然后,几步过后,迎接墨仁的又是一批穿着特制死库水(情趣泳衣)的萝莉少女。

    “欧…欧尼酱……”

    这些少女穿着让人脸红的死库水,白皙细嫩的腿上也套着白色的长筒袜,一个个俏生生的站在店铺的门口,装出了一副清纯又害羞的表情勾引着墨仁:“亚…亚拉……那一卡?”

    “……”

    墨仁仍旧是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大步的向前走去。

    然后,就这么走了差不多两百米左右,墨仁遇到了几个男人。

    “小兄弟,做个肾保养不?”

    身高一米八出头的肌肉男对墨仁露出了和善的笑容,紧绷着的运动背心让他的身材彻底暴露在了墨仁的视线之中,大块坚实的肌肉微微的跳动着,而不知道是天气热还是怎么一回事,他那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好像还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

    “……”

    墨仁的脸色似乎变黑了一些,他想到了加利安城在这方面的行业似乎会很发达,但也没想到会发达到这种地步。

    尤其是自己那极佳的视力,还让他看到了前方不远处几个正在招揽客人的萌妹,这让他的表情变得愈发阴沉了下来,而因为墨仁现在已经杀过不少人的缘故,所以一旦他的脸色阴沉下来,一种浓厚而冰冷的气势立刻就以他为中心扩张开来,这让先前的那个肌肉男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慌失措,也是急忙的就朝后方退了过去。

    而就在墨仁准备抬脚朝前方继续走的时候,突然一个有点弱气的男声从一旁响了起来。

    “大…大哥…您…您按摩吗?”

    “滚。”

    “啊!对不起!”对方似乎惊叫了一声,随后就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似乎是这家伙正在试图远离自己,但还没过多久,不远处突然就传来了啪嗒一声,随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摔倒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群女人的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