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罪恶之都加利安
    (日常防一波,虽然也没什么卵用,姑且算是心理慰藉吧……

    “等一下试试好了……”

    墨仁把内心里的疑惑强压了下去,随后也是直接再次举行起了献祭仪式。

    这一次,墨仁将肯恩达献祭给了邪神,并让邪神允诺自己,不会将自己的消息透露给那几座城市的教徒。

    “嘿嘿嘿嘿,浓厚的憎恨与痛苦。”献祭法阵之中的邪神幻象发出了满足的狂笑:“三天内,那几座城市的家伙绝对不会从我这里知晓你的踪迹,放心的去猎杀他们吧!”

    “他们的实力如何?”

    没有安静的等待邪神消失,墨仁在邪神说完话之后直接就开口追问了起来,试探性的向邪神发出了第二个问题。

    “轰呼!”

    然而这一次,邪神没有回答墨仁,灰色的幻象顷刻之间就爆成了漫天的灰色气流,带着一阵有点类似惨嚎似的响声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嗯?”

    这一下,墨仁又有些疑惑了。

    为什么这一次自己询问了两个问题之后,邪神没有像上次那样回答自己?

    微微的皱了皱眉之后,墨仁也是直接从存储空间之中拽出了一名海盗,在对其进行了一番惨无人道的折磨之后将其献祭给了邪神。

    “告诉我,灰线给我带来的能力是什么?”

    墨仁对着献祭法阵说出了自己的问题,随后将海盗像是丢小鸡一样的丢进了献祭法阵之中。

    “嘿嘿嘿。”

    邪神发出了一阵让人有些恶寒的笑声,随后那低沉而略带沙哑的男声也是立刻响了起来:“负面情绪将成为你的力量之源,无需吞噬,也无需融合,体会这股力量带给你的权能吧,你必将成为这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

    “负面情绪?”

    墨仁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我怎么没感觉到你说的这些东西?”

    “轰!”

    邪神没有理会墨仁,而是在一阵冷笑后直接就爆成了一片灰色的阴风,把墨仁的衣角都吹的凛凛作响。

    “……”

    墨仁没有言语,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直接就从存储空间里再一次的拉出了一名海盗。

    “告诉我,我该怎么使用灰线的能力?”

    绘制完献祭法阵之后,墨仁直接将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海盗丢了进去,并对着冥冥之中的邪神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的正面情绪!”

    邪神的声音徒然变得尖锐起来,就像是一个兴奋的疯子似的:“每一样正面情绪!换一样负面情绪!”

    “……这样么?”

    墨仁缓缓的皱了皱眉,随后大脑迅速的思考之后也是得出了结论:“如果我要兑换痛苦的话,需要拿什么正面情绪……”

    “轰!”

    话还没说完,邪神的幻象再次爆裂开来。

    “连关于代价的问题也不能进行二次询问么?”墨仁看着那逐渐远去的灰色气流,内心的疑惑再次浓烈了起来:“奇怪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刚刚能够询问两次的原因又是什么?”

    一边思考着能够二次询问的原因,墨仁一边拖拽出了另一名海盗,开始利用念力不断的折磨起了对方。

    很快,另一次献祭仪式就被准备好了。

    不过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墨仁这次没有向邪神询问关于灰线的问题,而是在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向邪神问出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

    “告诉我,关于红线所带来的能力。”

    为了能在深入负教之前极大的增强自己的实力,墨仁决定从最粗暴的方向开始入手。

    而之所以墨仁在之前没有研究红线,其实是因为被一些其他事情给耽误了,而且自己也曾经主动觉醒过一次红线的能力,那次的觉醒已经让墨仁对红线的效果有所推测了,再加上有其他更着急的事情需要话费负币,所以短时间内墨仁就没有太过于深入的去研究红色线条。

    只不过,此刻已经与往日不同了,为了潜入那几座由负教所掌控的城市,墨仁现在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有可能瞬间变强的手段。

    “嘿嘿嘿嘿……”

    邪神自灰雾之中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嘲讽:“墟渊与太古之间永远都在相互倾轧,所以你根本不可能彻底的掌握墟渊之力。”

    “墟渊?太古?”

    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邪神那有些嘲讽意味的言语让他联想到了一些东西,比如自己意识空间之中猩红王冠与绿色奇点的相互干扰:“你说的是什么东西?是红色线条和其他线条吗?”

    “轰!”

    再一次的,邪神幻影炸成了漫天灰浪。

    “……”

    没有过多的言语,墨仁立刻就再一次拽出了一个海盗,将其折磨后献祭给了邪神。

    “你说我不可能彻底的掌握墟渊之力,那么你就把可以暂时掌握墟渊之力的方法告诉我吧。”墨仁将海盗丢进了献祭法阵之中,随后也是眯着眼向邪神询问了起来。

    先前邪神给出的回答是不可能彻底的掌握墟渊之力,而根据灰色准则上的说法来看,邪神除了一些绝对无解的情况,只要不是绝对无解的话,那么邪神都会将机会隐藏在模糊的表达方式之中,比如先前的说法,如果自己没有任何办法掌控红色线条的话,那么邪神的说法应该是‘你绝根本不可能掌握墟渊之力’而不是‘你根本不可能彻底的掌握墟渊之力’,而也就是因为多了‘彻底’这个词汇,也是让墨仁敏锐的寻找到了掌控红线的契机。

    “嘿嘿嘿,奸诈而狡猾的小子……”

    果不其然,在墨仁发出询问没过多久之后,邪神就再一次的笑了起来:“短时间使用墟渊之力的方法当然有……”

    “……”

    墨仁微微眯了眯眼睛,也是仔细的倾听了起来。

    “开启墟渊之力需要获得猩红教廷的承认,通过特殊的仪式觉醒墟渊之血,才能够短时间使用墟渊之力。”邪神的笑声充满了一种诡异的狰狞,就仿佛从内心深处传来的恐怖低语一样:“但如果你愿意向我做出献祭,我可以替你完成这个步骤。”

    “需要我献祭什么?”

    墨仁问道。

    “莉莎的心脏!或者是你二十年的寿命!”

    邪神狂笑着说了一句,而在这之后,他的幻象再一次轰然破碎,灰黑色的阴风将整艘船都吹的吱嘎作响。

    “很好,就以我的寿命作为代价,把红色线条的使用权交给我。”

    墨仁这一次没有献祭海盗,而是直接构建出了一个简单的献祭法阵,自己站进了献祭法阵之中。

    “嘎哈哈哈哈!!!”

    邪神发出了无比畅快的笑声,这笑声甚至让周围的海域都沸腾震颤了起来,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邪恶铺天盖地的从献祭法阵之中涌出来,随后一只灰色的巨手也是从不知道哪里缓缓伸了出来,直接抓住了墨仁的胸口用力一扯:“桀啊啊啊啊!寿命!你的寿命!!!”

    随着邪神的手掌伸入了墨仁的胸口,墨仁也是立刻闷哼了一声,一种彻骨的冰寒从体内迅速的蔓延开来,让他甚至连动都没办法动一下。

    然后,就在下一秒,一团闪烁着无数颜色的光团被灰色手掌从墨仁的胸腔里拽了出来。

    “实现你的承诺。”

    墨仁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从自己的体内抽走了,这感觉让他很不爽,不过因为这是交易的一部分,所以他也只能皱皱眉:“马上就实现。”

    “当然!”

    邪神看起来非常的兴奋,此刻只听他猛地尖笑了一声,随后灰雾之中就滴出了一滴浓郁无比的猩红色液体,这液体直直的滴落在了墨仁的胸口上,将他的皮肉都腐蚀出了一个深邃的血洞,而随着墨仁体内的鲜血不断流淌而出,这滴看起来温度极高的液态物质也是瞬间与墨仁的血液融在了一起,然后直接钻进了他的体内。

    而随着这个红色的液滴进入了墨仁的体内,墨仁也是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灼烧和疼痛。

    “呃……”

    这种疼痛是如此的惊人,以至于墨仁都有些忍受不住,而随着这种疼痛一起涌现出来的,还有大脑里面不断冒出来的一些奇怪信息,这些信息自己根本就无法理解,大量混乱的,复杂的,充满狂暴和疯癫的信息不断流进了自己的大脑之中,就像是有十万个嗜血如命的疯子高手正在给自己传授内力一样,难以理解的资料被强行的塞入大脑之中,即便是墨仁这种经过特殊改造的大脑此刻也进入了超载模式,大脑的超频工作让他的全身都几乎要沸腾,剧烈的高温墨仁皮肤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微微扭曲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仔细体会这份力量之中的恶意吧!”

    邪神疯狂的笑了几声,随后也不管墨仁还在融合,整个献祭法阵轰然之间就炸裂了开来,而至于邪神本身也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

    “呼…呼……”

    邪神消失之后,墨仁整个人都跪在了船只的甲板上,身上不断传来的剧烈疼痛配合上大脑之中疯狂涌现的资料,让墨仁的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在这种超高温之下,大脑甚至连常规的激素都没有办法继续分泌了,墨仁整个人都只保留了最基本的思考功能,平时的一些激素操作根本就没有办法使用,所以他也不可能让自己就这样冷静下来。

    而至于这种剧烈的灼热和疼痛,也是一直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

    当墨仁的整个胸口都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响声之后,一切才开始渐渐的归于平静。

    超频的大脑一点点归于正常,体表的温度也一点一点的降了下去,墨仁此刻看上去已经和平时没了任何的不同之处,就仿佛刚刚的觉醒都是错觉和幻象一样,但墨仁自己却清楚的知道这一切并非幻觉,因为大脑之中留下来的那份记忆清楚的告诉着自己,该怎样来使用红色线条的力量。

    “这样么……”

    感受着残留在记忆之中的信息,墨仁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他整个人心念一动,整个人瞬间激活了墟渊之力。

    “呼轰!!!!!!!”

    一圈巨大的红色能量以墨仁为圆心,裹挟着狂暴的大气朝四周狂袭而去,甚至将钢制的甲板都硬生生的撕了个粉碎,在船只上弄出来了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圆形大空洞。

    随后,遮天蔽日的黑色羽翼吹散了红色的尘埃,露出了此刻墨仁的真实面貌。

    那是一个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范畴的生物,强壮而有力的巨大龙爪,巨大而充满爆发力的野兽三段式腿部结构,浑身都覆盖着坚韧的黑色骨骼,角质,以及暗红色的逆菱形鳞片,而至于背后则是三对锋利的三角状黑色金属翼,头顶宛如王冠似的猩红巨角闪烁着恐怖的红色电弧,一双猩红而竖起的野兽眼瞳也取代了墨仁原本人类的双眼。

    而至于墨仁的左边胸口,接近心脏的地方,一颗半嵌入体内的浑浊红色圆球也是正在散发着骇人的微光。

    一种几乎肉眼可见的能量在这颗圆球之中不断的翻涌着。

    “呼…这就是……”

    墨仁静静的感受着这种难以置信的力量,一种几乎与生俱来的破坏欲在自己的胸腔之中不断涌动着,让墨仁几乎忍不住的想要将面前的一切都彻底的毁灭殆尽。

    “……”

    没有过多的言语,墨仁试探性的抬起了自己的一条腿,然后狠狠的朝着一旁的船舱踢去。

    “轰!!!”

    探出甲板的铁质船舱被墨仁一脚生生踢的爆裂开来,整艘由金属构成的船只都在墨仁这一脚之下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嘎声,这艘船朝着墨仁踢出来的方向直接倾斜了九十度,然后直接因为惯性倒扣在了海面上,随着惊天般的海浪冲天而起,整艘船竟然就这么缓缓的朝着海底沉了过去。

    “这种力量……”

    即便是墨仁,此刻也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渐渐倾覆的海盗船只,这份力量恐怕已经远远的超过自己的想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