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红之力
    (日常,防一下,嗯。

    墨仁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对吗?”

    “呃…差不多……”

    不知道为什么,肯恩达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些发闷:“这…这条路本来就不是正规航线…所以如果有人来的话那也只能说他们是……”

    “纯粹的找死?”

    墨仁替肯恩达说了一句:“对吗?”

    “我不知道……”

    肯恩达大概也看出来了墨仁此刻的心情并不好,于是他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所有这些事情这些都是上层们决定的,我们实际上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负责动手。”

    “除了劫掠他人的船只之外,你一般还替那群家伙做什么事情?”

    墨仁平静的询问道。

    “没了…我只替他们劫掠这些非法穿行这片海域的船只……”

    肯恩达急忙的解释着。

    然而,就在下一秒,他一根手指上的皮肤就突然卷曲了起来,像是剥开一根香蕉一样,从指尖开始被硬生生的剥下了一层皮来。

    肯恩达愣了几秒,随后立刻就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嚎叫。

    “呃啊啊啊啊!!!”

    “你在说谎。”墨仁冰冷的注视着自己面前的负教信徒,直接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面,将他整个人都踢飞到了甲板的另一旁,然后在对方拼命的蜷起身子大口喘气的时候缓缓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把你身上所有的皮肤都一点一点的撕下来。”

    “嗬…嗬……”

    肯恩达的脸上因剧痛而挂满了汗珠,此刻整个人趴在地上近乎抽搐的喘息着,当他听到墨仁的威胁之后,也是忍不住浑身一颤。

    “我…我全都说……”

    在墨仁的折磨之下,肯恩达被疼痛几乎摧毁了一切防线,此刻见到墨仁识破了自己的隐瞒,也是虚弱而无奈的说了起来:“我还帮他们处理过大量的偷渡客,这些人都是被骗到这里来的,就算我不解决他们,他们也会在上岸之后被上层们拿去任意使用……”

    “偷渡客?”

    墨仁眉头微微一皱,这种说法倒是解释了整个负教组织对于大量负币的需求,以及大量负币的来源,但如果真的像肯恩达说的这样,恐怕这个组织常年所累积下来的实力也要比自己想的还要强上一些了。

    毕竟,对于大多数能够主持献祭的负教徒而言,负币本身就意味着力量。

    “没错…就是偷渡客……”

    肯恩达的汗水已经开始顺着下巴滴落到了甲板上了,不知为何,他的声音似乎也开始变得沙哑了起来:“他们从一些人口密集却相对落后的地区骗来偷渡者,然后再根据需求和信息来处理他们,一般来讲,绝大多数的偷渡客都是被整船整船的炼制成负币,不过也有些时候他们会亲自到场,从这些偷渡客里面寻找一些可以被吸收进组织的家伙,并控制剩下的人,让这些人联系到仍在本国境内的亲人,哄骗他们也同样偷渡出国……”

    “他们从偷渡客里面吸收人手?”

    听到肯恩达的描述之后,墨仁也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自己已经不止一次目睹过负教徒的疯狂了,如果这些偷渡客如果想要入教的话,恐怕也要完成一些常人无法接受的任务才行,对于这一点,墨仁已经是心知肚明了。

    “没错,他们会定期寻找一些年轻或尚且年幼的家伙们,因为这些人最容易被改造思想,不过如果资质够好的话,那么任何人都是可以入教的。”

    肯恩达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墨仁,然后也是缓缓的诉说起了这些负教恶徒们的暴行:“他们一般在控制了整艘船之后,首先会将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然后通过一些仪器或仪式来寻找内心负面情绪淤积的人,诱惑他们用残忍的方式虐杀自己同行的亲人或同伴,如果这些人可以从虐杀或一些残忍的仪式之中获得快感的话,那么他就会被邀请入教,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会被被赋予一个全新的身份,并被转移到相应的城市之中。”

    “嗯……”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心里对于负教的厌恶也是愈发浓烈了起来。

    他并不反感折磨或虐杀自己的敌人,甚至如果可以让这些原本该死的家伙变成负币,榨干他们最后一丝利用价值的话,这反而还是一件好事,但负教的一些做法却触碰到了墨仁的底线,尤其是亲人之间相互残杀的这种事情,更是让他反感到了极点。

    如果可以的话,墨仁甚至想将这个教派从世界上连根拔除,而至于献祭这个能力,只有自己拥有就足够了。

    “关于你的上层,你了解多少?”

    通过类内啡肽的分泌,墨仁迅速抑制住了自己内心冰冷的杀意,并对肯恩达继续说了起来:“我要知道你对于他们的一切信息,如果你想要隐瞒的话,我不介意从你的脑子里直接挖出这些东西来进行。”

    “我…我知道了……”

    肯恩达浑身一颤,随后也是立刻就说了起来:“他们在印西境内有几座城市,这几座城市已经被他们彻底的掌控在手中了,就连印西的政府也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上层们长年累月的与政府不断打好关系,现在甚至连政府本身也被他们渗透进去一部分了,尽管不能完全的掌控印西,但在那几座城市里面,他们几乎就是唯一的主宰。”

    “嗯,继续说下去。”

    墨仁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悄悄的释放出了一点点类多巴胺,以便于让对方更顺畅的说下去。

    “这几个城市都建立在比较偏僻的地带,城市内部的绝大多数建设基本都是靠着信徒们的力量来完成的,而这些城市里面也完全没有什么法律可言,警察在那个地方就是一个笑话而已,一般知道点门道的印西人都是绝对不会去这种地方的。”

    肯恩达脸上微微的泛起了一丝兴奋的诡红,只见他在那种无形快感的支配之下越说越快:“这几个城市一般都是由大高层们掌控的,就连这些城市的规则都是他们制定下去的,就比如强者不管干什么都不会犯法,只要不触碰到负教本身的利益,那里几乎就是强者为尊的天堂,同时也是整个印西最大的销金窟,女奴贩卖,杀人表演赛,豪赌塔,黑市,所有这些世俗不允许存在的东西那里几乎都有,只要你有钱,有实力,那里就是无尽的乐园。”

    “更像是一个变态的乐园。”

    墨仁冷漠的摇了摇头,随后对肯恩达询问了起来:“你把那里描述的那么好你自己为什么不去?你跟他们都是怎样进行接触的?”

    “呃…”

    肯恩达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尴尬:“我的实力太弱了,在那里虽然不会死,但总归会受到一些比我强的祭司欺凌,所以我想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等攒够了一些负币之后提升一下实力,到时候再去那里找个工作。”

    “至于我怎么跟他们接触的……”肯恩达稍微想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

    “一般情况下都是他们主动联系我的,他们会通过一部卫星电话跟我进行交流,把一些具体事项和工作交给我,而收取负币的过程一般是我们先把负币扔进海里,然后把坐标发给他们,他们会自己去前往打捞的,不过如果有特殊情况发生的话我也可以主动联系他们,只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不可以上岸,顶多在小岛上面躲着,这是他们给我定的规定……”

    “这样么?”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既然肯恩达这家伙不能上岸的话,那自己想要变成他的外貌潜入那座城市就不太现实了。

    于是,在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墨仁也是再次朝肯恩达问了起来:“那几座城市都叫什么名字?具体位置在哪里?进出城市有没有什么要求?”

    “这几座城市分别叫做加利安,威尔伊顿,摩曼,还有虚尔图。”

    肯恩达说道:“具体位置分别在不同的岛屿群上面,这其中加利安,威尔伊顿,还有摩曼都是负教的城市,但虚尔图的灰巫教的地盘,虽然两者之间没有明面上的冲突,但他们却都认为自己才是正统的灰色教派,至于进出城市其实也没什么要求,想进去就进去,想出去就出去。”

    “这么简单?”

    墨仁看了一眼肯恩达,发现后者似乎并没有说谎的样子,于是也是饶有兴致的问了起来:“他们就不怕引来一些麻烦,把他们给曝光出去?”

    “邪神是万能的。”

    肯恩达缓缓的摇了摇头:“城里的祭司每天都会向邪神进行献祭,并预测接下来一天城市里发生的所有麻烦事,而事实上这些城市里的势力和居民本身也很排斥媒体之类的家伙,之前也的确有不少欧洲那边的白皮圣母们跑过来想要偷偷记录一些东西,结果才刚进城不到三个小时,就被砍断四肢扔在了街角,也不知道被凌辱了多少次,最后因为失血过多直接就死在那里了,尸体被一群老鼠给吃了个精光,最后那女人的同伴直接疯了,成了整座城的笑话……”

    “这样么?”

    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来那几座城里面的家伙对于邪神的利用倒是还算合理,不仅仅只是利用邪神来进行变强或取乐,还懂得利用邪神的万能性来预测危险。

    不过这样的话,墨仁想要入侵就变得麻烦了一点。

    硬闯是肯定是不行的,虽然城市里的家伙不一定就一定比自己厉害,但架不住他们是一群疯子啊吗,这次可不是在大街上平白无故碰到一个敌人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来到了敌人的老巢里面,骑在敌人的脸上怼他们,这样做的话未免也太容易打草惊蛇了,根本达不到墨仁想要的效果。

    所以,怎样才能顺利的进入城市之中,就变成了比较麻烦的问题。

    “嗯……”

    墨仁一边思考着,一边将目光转移到了一旁一脸茫然的肯恩达身上,或许直接向邪神询问这件事就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墨仁也没有继续询问肯恩达了,而是直接进入了折磨模式,开始将他变成了品相最好的祭品。

    不过,直接利用祭司作为代价去询问的话有点不划算,所以墨仁在短暂的思考了一下之后也是换了一个祭品,将一名海盗从存储空间里抓了出来,将其进行了一番专业性折磨之后献祭给了邪神。

    “怎样能够在进入加利安,威尔伊顿,摩曼,虚尔图的时候不被其他负教徒发现?”

    墨仁对邪神下达了询问请求,并献上了祭品。

    “嘿嘿嘿嘿嘿嘿……”

    随着一阵邪恶到让人心悸的笑声响起,一阵莫名泛起的灰色雾气吞噬了仍在惨叫的海盗,随后邪神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缓缓响起:“向我下达请求,我可以帮你。”

    “……”

    听到了邪神的说法之后,墨仁这边也是眉头一皱:“需要多少祭品?”

    “你手上这个就不错……”

    邪神的笑声变得狰狞了许多,随后灰雾就轰然爆散了开来,只留下一阵阵阴冷的狂风朝着四面八方吹去。

    “利用一个信徒作为祭品么?”

    墨仁看了一眼瘫软在一旁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的肯恩达,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索求的祭品并不多,这次倒是还算良心……嗯?!”

    猛然之间,墨仁愣在了原地。

    “两个问题?”

    墨仁此刻的表情变得有些惊讶,他在询问邪神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结果等邪神消散了之后他才猛然意识到了这一点,邪神向来都是一次只能询问一个问题的,但这次自己下意识的多问了一个问题,而邪神居然还回答了自己?

    在之前海底的那段时间之中,墨仁抽空已经将灰色准则彻底完毕了,而即使是邪神亲自给出的邪典,上面也没有记载关于一口气询问两个问题的资料。

    “……难道是灰色线条?”

    墨仁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先前在得到灰线之后,自己虽然也进行过献祭,但却从来没有向邪神询问过两次,难道是因为这样才没有激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