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大鱼
    (防盗文,嗯,就是这样。

    不过虽然说狩猎这些负教徒没有致命的危险,但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墨仁仍旧要做一些适当的准备。

    就比如跟思考一下念动核的材料问题。

    至于念动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这东西就是安德斯半个月前给墨仁制作出来的那个银色小球,与墨仁的念力进行链接之后可以增幅部分念力属性。

    只是之前那个银色小球只是测试版而已,而真正的正式版安德斯前几天才刚刚做好,效率比测试版的小球强了不少,直接提升了差不多一半的念力强度,爆发,以及范围参数,而且据安德斯所说这东西还可以叠加使用,只不过因为什么力场分散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原理,导致了叠加使用会不断削减单个念动核的效率,当效率削减到一定程度之后,整个属性上增幅就会停止上升,转而开始不断下降。

    也就是说,这东西可以同时使用多个,并以此来获得更高的增幅效果,但是如果同时使用太多的话,又会起到一个逆增幅的效果,反而会降低自己的念力属性。

    这有点像是普通人拿一把枪可以提高战斗力,拿两把枪可以双持,拿四把枪可以同时备用两把,但如果同时拿一万把枪的话,这些武器就会反过来变成累赘,就算他变身成了百臂巨人也得被活活压死。

    至于这正式版念动核的材料,却同样难以获得。

    每一个念动核都需要两个至少等同于第三能级能力者的相应物体,还有三种来自异次元的特殊材料,四种特质合金,五份纯度在以上的宝石粉末,以及小莉莎的银色金属,先前安德斯能够做出一个,已经是他自己的全部存货,外加上小莉莎一大半份量的银色金属了,如果想要继续制作的话,恐怕这些材料就只能墨仁自己来想办法来搞了,这无疑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

    别的倒还好说,但等同于第三能级的相应物体却比较难找。

    估且不说只有很少的能力者才会掉落物品,就连单纯的能力者,在印西这种地方都不是很特别好找。

    但凡是在印西觉醒了能力的能力者,几乎都在觉醒能力之后离开了印西这个落后的国家,而至于那些没有离开印西的能力者,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被灰巫教和负教消化吸收了,当然了,这里指的消化和吸收不仅仅只是被他们抓走当祭品,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本身加入了负教和灰巫教。

    毕竟,这里本身就是负教的发源地,所以这个极端教派在这里的掌控力自然也是很高的,想要诱惑一些内心阴暗的能力者加入其中当然很简单。

    “所以说,选择就只剩下一个了吗?”

    墨仁皱了皱眉,这种所有事情都被卡在一处的感觉让他有点不太爽,不过就现在看来,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一点。

    最终,墨仁还是将目标放在了这群倒霉的信徒身上。

    在简单的跟安德斯说了一声之后,墨仁直接就离开了安德斯所在的小渔村,然后通过潜海的方式绕到了印西的另一端,在一处据说海盗经常出没的海域之中停留了下来。

    考虑到了印西官方的态度,所以墨仁并没有直接对城市里面的那群家伙下手,而是打算先想办法解决了海上的这群家伙再说,毕竟在陆地上如果自己一口气击杀了太多信徒的话,总归会引起注意的,而海上则完全不同,所以作为自己计划的第一笔启动资金,墨仁决定从海上来得到它……

    ……

    初升的太阳从海平面上缓缓升起,将整片大海都染成了一片橘红,而墨仁此刻就这么闭着双眼,直直的站在海面上。

    无形无影的念力延伸到了极点,就像是一张巨大无边的网一样覆盖了整个海面,那些念力在极度延展之下甚至被拉伸成了如同手指般粗细的细长条状,编织在一起在海域中不断的探索着,将一切触碰到的信息全部反馈给大脑进行处理。

    而墨仁,也正在用这种方法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猎物。

    海洋远远要比地面大得多,墨仁的念力之网就算再怎么延伸,也不过就是几公里的距离而已,如果想要在这里范围里等敌人落网的话,那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但墨仁也并非一直都在傻等。

    自己之前已经进行了一番细致的调查,这片海域附近有很多礁石,而且不远的地方还是一条航道,从海盗几次三番的犯案踪迹来看,他们在这一带出没的可能性非常大,尤其墨仁还在这片海域的底层找到了一些海盗游荡过的‘痕迹’,这更是加深了他对的自己判断的肯定。

    一些很明显就是海盗们丢下来的东西,譬如弹壳,被绑上铁链的尸骸,还有一些没用的手提箱,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对于这些海盗是否会在这里出没,墨仁原本是可以询问邪神的,但他已经没有几个负币了,唯一剩下的这几个也都是在附近城市抓到的犯罪分子,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墨仁还是打算靠自己的推测来碰碰运气,如果实在找不到这群家伙的话再询问邪神也不迟,反正墨仁就算是在海里闲逛也不算是浪费时间,因为妄想极意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进行修炼,甚至反过来说,海底那种冰冷又高压的环境更适合他锤炼肉身,并通过超凡念体将肉身的强大分享到念力上去。

    不过今天墨仁的运气明显是比较不错的,因为这还没过多久,他就敏锐的感知到了一艘破船正在缓缓的朝他行驶过来。

    这艘船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很大,上面的漆面也有很严重的剥落现象,墨仁对于船只这方面的研究远不如自己弟弟来的精通,所以他也看不出这艘船到底算是个什么型号,只知道这小破船的行驶速度倒不慢,甲板上三四个男人正背着枪在闲聊着什么。

    “……”

    墨仁没有言语,而是直接就闭上了自己的左眼。

    念感视觉的透视下,船体的内部结构对墨仁而言自然也是一目了然,几乎只是简单的扫了几眼,墨仁就已经确定这艘船绝对是海盗的船只了,而且稍微让墨仁有些意外的,这个海盗团体居然还有几名负教的成员。

    比常人略浓一些的淡蓝色生命磁场,以及船体上刻进钢铁之中的献祭法阵,让墨仁确认了这一点。

    尽管没有看到这些负教徒残害他人的行为,但这些人早就注定成为墨仁的猎物,所以此刻墨仁也是毫不犹豫的就行动了起来。

    “呼…”

    墨仁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后他周围的空气开始迅速的模糊了起来。

    整个念力网都以极快的速度振动了起来,这种振动将海水击碎成了肉眼看不清的细小液滴,无数液滴配合着海风四处卷动,形成了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海洋迷雾,将附近很大的一片区域都彻底笼罩了起来,原本还艳阳高照的天气瞬间就因为这些迷雾而诡异了起来,而随着这艘船被迷雾一点点的吞没,这些船上的海盗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嗯?这雾是怎么回事?”

    甲板上的一个海盗停下了交谈,开始注意起了周围环境的变化。

    “真奇怪,这大晴天的怎么会有这么浓重的雾?”另一个海盗此刻似乎也反应了过来,只见他紧紧的皱着自己的眉头:“妈的,怎么感觉有些邪门呢?”

    “我们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太好的东西了啊?”

    海盗之中一名比较胆小的家伙看起来有些紧张:“我听说海上……”

    “听说你妈个哔!”

    另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海盗直接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给我动动你的猪脑子,这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走吧,先回船舱里再说。”

    最开始注意到起雾的海盗摇了摇头:“这雾起的太快了,确实有点邪门,我们先问问肯恩达先生吧。”

    “嗯,也好。”

    其他海盗点了点头,也是纷纷附和了起来:“肯恩达先生有强大的法力,应该能看出来这个雾到底是怎么回……”

    话还没说完,迷雾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非常悦耳的歌声。

    伴随歌声一起传来的还有一阵轻微的海风,歌声混杂在轻盈而凉爽的海风之中,让这些海盗瞬间就感到了一阵无比强烈的舒适感,这种舒适感甚至超越了他们的认知,让他们的思想都为之凝滞了下来,于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要回到船舱的这件事,就这么痴痴的听着这迷雾中传来的歌声。

    “噗通!”

    一个海盗跨过了栏杆,直接一头跳进了海里。

    “呃啊!!!”

    身躯激起浪花的声音打断了歌声,让这群海盗从舒适之中猛然惊醒了过来,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后怕,大颗大颗的汗珠像是不要钱一样从额头上流下去:“这…这到底……”

    “女妖!一定是是女妖!”

    胆小的海盗此刻忍不住大声叫喊了起来:“书里就是这么写的!只要听到她们的歌声就会跳下去!”

    “快回船舱!”

    最开始注意到起雾的海盗脸色有些发白:“捂住耳朵!不要再听这些歌声了!”

    “快…快逃!”

    络腮胡子海盗此刻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只见他甚至连多看一眼海面的勇气都提不起来,整个人几乎是立刻就朝着船舱的方向跑了过去。

    然而,也就是在他们准备进入船舱的时候,一声惨叫突然从海里传了出来。

    “呃啊啊啊啊!!!”

    声音的来自于那个跳了海的海盗。

    随着他凄厉的惨叫,一种像是血肉被撕开的声音在同时响了起来,随后就是一些诡异的狞笑和畅快的吼叫声,伴随着一种骨头被折断的声音,让这些海盗的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起来。

    “快…快进船舱……”

    最开始注意到起雾的海盗急忙用手去抓船舱的门把手,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突然砰的一下砸在了船舱门上面。

    那是一只被咬的破烂不堪的男人手臂。

    “啪叽!”

    手臂被狠狠的砸在了船舱门上面,因为整个手臂的皮肤都被撕开了,里面的肉也被搅成了肉糊,所以此刻这只断了几根手指的手臂竟然直接粘在了船舱门上面,一边渗血一边朝下面慢慢滑着,给人一种十分恐怖的感觉。

    “啊啊啊!!!”

    胆小的海盗已经被吓的尖叫了起来。

    “咔擦!”

    最开始注意到起雾的海盗被这突然飞过来的手臂吓了一跳,但随后他还是咬着牙拧开了船舱的大门,带着几个差点没被吓死的海盗逃进了船舱之中。

    “肯恩达先生!肯恩达先生!”

    这群海盗在船舱里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就朝着负教信徒所在的舱室跑了过去。

    “我在。”

    肯恩达缓缓的打开了舱室的门,然后从里面走了出来:“甲板上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不用怕,这件事的解决方法其实很简单。”

    “肯恩达先生,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啊?”

    “肯恩达先生,您能解决这件事的,对吗?”

    “肯恩达先生……”

    几个海盗几乎要把肯恩达整个围在里面,并也在他的身旁急忙的询问了起来,作为普通人的他们在遇到这种诡异事件的时候,显然已经是乱了马脚。

    “安静!”

    肯恩达突然大喝了一声,成功的镇住了这几个慌了神的海盗。

    “肯恩达先生,这件事到底该怎么……”

    海盗们的声音小了许多,但他们脸上却仍旧挂满了惊疑不定的表情,显然刚刚确实被吓了个够呛。

    “我说过了,这件事想要解决的话很简单,只要能够达成一个非常简单的条件就可以了。”肯恩达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后说道:“只要你们原意达成这个条件,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会瞬间被解决,外面的迷雾也会很快散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