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完善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日常那个就是那个没错

    很快的,墨仁就将自己在天夏的一些事说给了安德斯。

    “如你所见,在地狱犬的追杀之下,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我阴差阳错的逃了出来。”

    墨仁跟安德斯撞了一下酒杯,也是直接将这些劣质的酒液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面:“我不知道若水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我确实欠了她一个很大的人情,而我这个人其实很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如果能还的话,我会把这份人情尽早还回去的。”

    “还是老样子啊”

    静静的听完了墨仁的讲述之后,安德斯将酒杯缓缓的放回到了桌子上:“十年了,她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固执。”

    “”

    墨仁此刻正在心底思考着其他的东西,所以倒是没有接下安德斯的这个话茬。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稍微的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安德斯也是对墨仁询问了起来:“若水在信里说让我尽量帮你,但却没说具体要怎么帮,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变强。”

    墨仁平静的说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打算:“然后把她救出来。”

    “把她救出来你难道是指若水”

    听到墨仁竟然敢这么说,安德斯着实也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墨仁,不过随后他就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个不行,你太冲动了,这件事就算我想帮你也不行,逆鳞的实力远远要比你想的更加可怕”

    “你想多了。”

    墨仁看了一眼安德斯,随后也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没打算让你对抗逆鳞,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真的知道吗”

    经过先前的一番交流,安德斯多少也是对墨仁有了一定的了解,此刻说起话来也没有先前那么生硬,想到什么就直接的说了出来:“逆鳞现在一共有拥有五位顶级能力者,变异系的地狱犬和骸魔,场域系的白帝和心主,还有论外系的命运老人,这其中先不说掌控了整个逆鳞的心主有多强,就光是一个地狱犬都能轻而易举的毁灭一个国家,你先前被他追的抱头鼠窜,对他的实力应该多少也清楚一点,但那也不过只是他炎首的力量,算上暗首和冰首,他的综合战斗力至少还能提升五倍到八倍左右,你拿什么跟她们对抗”

    “我知道。”

    墨仁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听到安德斯这么说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不,你不知道。”

    安德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回忆起了一些很糟糕的画面,以至于他的表情都有些微妙的变化:“逆鳞这几位顶级能力者之中,最弱的应该就是变异系的骸魔了,但即便是最弱的骸魔,也不是其他能力者能够轻易对抗的,更别说其他四位了,全世界攻击速度最快的白帝,诡异无穷的地狱犬,修改因果律的命运老人,还有一个能力几乎覆盖了整个天夏的心主,你怎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救人”

    “不光是这些。”

    墨仁平静的看了一眼安德斯,然后替他补充了一些:“创建逆鳞的第一任首脑现在还活着,这其中也包括了隐藏在逆鳞后方的整个谢家,三位创建逆鳞的第五能级能力者,还有逆鳞的某个强大盟友,暗中隶属于心主的能力者傀儡部队,天夏最新研制出来的反能力磁域生成器,心灵桥型能力增幅装置,相位空间牢,以及一个正在秘密进行的,被称之为启迪的试验,试验的目的是为了沟通一位存在于某种更高维度并自称天启的生命体,他们试图将这个生命体的一部分记忆和意识转移到实验体的身上,然后让心主加以利用,事实上那个实验体已经本准备好了,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做陈”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安德斯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墨仁:“这些东西连我都不知道,你到底”

    “一些小手段而已。”

    墨仁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现在他对于安德斯还有所保留,自然不会告诉他这些情报都是通过献祭仪式换来的。

    “可是”

    安德斯眉头一皱,他还是感觉好像事情没那么简单。

    “忘记跟你说了。”

    墨仁打断了安德斯的质疑,随后继续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着:“我并不是从天夏逃出来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这里,事实上我已经在外面呆了一段时间,所以若水在信上说的一些东西并不能当成你的参考基准。”

    “你是指什么”

    安德斯问道。

    “力量,思想,资源。”

    墨仁用三个最简单的词汇解答了安德斯的疑问。

    力量方面,墨仁当初刚刚离开天夏的时候,念力水不过一吨左右,身体也仅仅只是比普通能力者稍强些许而已,然而经过了几个月的锻炼之后,墨仁现在的念力强度甚至超过了五百吨,身体强度也在超凡念体的作用下获得了不弱于念力的力量输出,这让墨仁哪怕是遭遇到了一些第四能级的能力者,都有与之对抗或安全撤离的资本。

    思想方面,在经历了这几个月以来的各种事件之后,墨仁的内心也因此而变得更加坚韧强大,从最初所表现出的彻骨冷漠不同,现在的墨仁已经将自己的情感深埋于内心,除非没必要,否则的话他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看到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通过控制脸部肌肉的运动,墨仁现在尽管同样没什么太大的情绪,但至少其他人已经不会因为他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而远离他了,因为墨仁本身已经很完美的控制住了自己内心的这种真实想法。

    而至于最后的资源方面,墨仁现在拥有一百万立方米的存储空间,里面不仅有着各种各样的必需品,还有之前在海底打捞上来的各种珍宝,物资。

    当然了,如果这些东西还不算资源的话,那么墨仁现在还拥有献祭仪式和小莉莎,小莉莎分泌出的银色金属轻盈,坚硬,拥有着几乎匪夷所思的物理强度,这本身就是一种理想中的战略资源,更不要说墨仁还可以通过献祭仪式,来获得任何他想要的稀缺资源。

    “呃”

    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安德斯似乎不太适应墨仁这种简短的话语,此刻他挠了挠头,然后才继续的说了起来:“你能说的具体一点么”

    “力量方面,秒杀第三能级的能力者,短时间内击败一部分第四能级的能力者。”

    墨仁点了点头,也是重新给安德斯解释了一下:“思想坚韧,对疼痛以及大多数刺激免疫,同时拥有获取资源的特殊渠道,手中有一份沉船宝藏,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其资源可以支撑起一场小规模的战争。”

    “你的能力是什么”

    听到墨仁所说的这些话之后,安德斯的双眼之中也是闪过了一丝诧异:“你离开天夏的时间最多也就几年吧怎么这么快就升到第四能级”

    “算是一种念动力吧。”

    墨仁控制桌子上的酒杯缓缓飞了起来,随后也是对安德斯问起了同样的问题:“那么,你的能力是什么”

    “我的能力比较特殊,一时半会儿恐怕跟你讲不清楚。”

    安德斯用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漂浮在空中的酒杯,随后也是不怎么在意的说了一句:“十年前有人称呼我为铁匠,也有人叫我锻造者,不过西盟给我的专属称谓是装备大师,你就把我的能力理解成制造各种器具吧。”

    “能制作异能器么”

    听到安德斯的自我介绍之后,墨仁直接问了一个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

    “简单一些的可以,但是像你手上戴着的那种恐怕不行。”安德斯缓缓的摇了摇头:“能够主动释放能力的异能器一般都出自地宫,我就算是可以制造出异能器,也绝对达不到地宫的那种水准,顶多就是各方面性能都比普通物体高出一些罢了,你可以理解成为普通铁板和附魔铁板的差距。”

    “好吧。”

    墨仁点了点头,多少理解了一些安德斯的这个能力。

    “连能力都互相透露了,那么我们双方应该也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安德斯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整个人的气势突然一变,只见他的脸上正挂着一种非常认真的表情:“接下来,我想要问你几个问题,这可能会关系到”

    “问吧,我不介意。”

    没等安德斯说完,墨仁就对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

    “嗯,那好。”

    安德斯渐渐的也有些习惯墨仁的这种说话方式了,此刻也是目光一凝,直接就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既然你已经这么强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的目的和想法是什么”

    “变强。”

    墨仁毫不迟疑的回答了起来:“若水跟我说过,她说你肯定能帮到我,只不过她当时没有说明你的能力,但她从来没对我说过谎,我在西盟流浪了一段时间之后决定相信她的判断,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原来如此”

    听到墨仁这样的说法,安德斯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跟我去对抗逆鳞。”

    墨仁看出了安德斯的担忧,此刻也是稍微多解释了一句:“我虽然想要救出若水,但我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做,所以现在我只是想要变的更强而已,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你跟我一起去对付逆鳞。”

    “看来我是没办法劝你了”

    安德斯叹了口气,都已经谈到了这个地步,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墨仁的决心,此刻也只能先放下这个话题,转而询问起了其他问题:“不过若水应该也不知道我的这一处藏身地点,所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杀了一个负教的祭司。”

    墨仁平静的回答道:“我强迫他进行了一次献祭仪式,然后从中找到了关于你的线索。”

    因为不知道安德斯对于负教这种邪教的看法,所以墨仁并没有直接告诉安德斯自己也可以进行献祭,只是简单的换了一种说法,半真半假的解释给他听。

    “负教么”

    安德斯显然知道这个教派,此刻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我听说负教的发源地就在印西和暹罗附近,但这里毕竟太过于偏远,所以我倒是一直也没见到过他们,倒是稍微往南一点的沿海城市,听说已经被那群家伙给闹翻天了。”

    “是吗”

    听到这个消息,墨仁的心里还是挺开心的,既然这里也有负教信徒的踪迹,那么自己的负币就又有找落了。

    有的时候,这个什么都知道的邪神还是挺有用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安德斯也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对墨仁一口气提出了好几个问题。

    而至于墨仁,自然也是很完美的回答了这些无伤大雅的问题。

    于是,就这样的,在双方都有所保留的情况下,墨仁初步的通过了考验,顺利的留在了这个落魄的小渔村之中。

    与安德斯那种名正言顺住在这里的方式不同,墨仁再一次的发挥出了自己的老本行,通过存储空间的方便,他直接在安德斯所处房屋的地下,构筑出了一个面积不大的纯岩石结构的地下室,并暂时的居住了进去。

    而至于安德斯和那个少女,也跟墨仁预想的差不多,他们的居住地点并不是这个房间,而是一个特殊的异空间之中。

    不过为了方便在这个渔村里落脚,墨仁这小半天的时间一直都在处理自己的住处,也是没时间跟安德斯好好聊一聊关于那个少女的事情,只是听安德斯说那个少女其实并不是他亲生的女儿,而是一个早年间他从天夏一所黑孤儿院里领养的女儿,当时据说是发现她觉醒了自身的能力,在看到那个黑孤儿院里面儿童的惨状之后,跟若水稍微的商量了一下,就一起配合着将她给带了出来。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