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装备大师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日常,嗯,那个,你们懂得。

    “你这里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通过刚刚的念感视角,墨仁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点问题,但他却没有直接质问少女,而是通过另一种手段对她询问了起来:“这附近应该没有什么大型商场吧”

    “哦,这些吗”

    少女看了一眼被自己抱在胸口的大纸袋,也是很随意的说道:“大多数都是些零食啊,还有一点小工具什么的,不然的话呆在这里简直太难熬了。”

    “一大早去买的”

    墨仁看了一眼这名少女:“我弟弟一般都很晚才睡,我猜你应该也差不多,难道不困么”

    “我欲修仙,快乐无边!”

    少女拍了拍自己没有多少起伏的胸口,看起来很是自豪的样子:“你看啊,光手游我就能一口气连肝三款,然后呢,我再一口气刷上三管子疲劳的深渊,看看出什么货再说,最后还可以直播一会儿,顺便撸上几把排位,嗯睡觉不存在的!”

    “那房子有网线么”

    墨仁脸上故意露出了一种有点惊奇的表情:“我连电线杆都没看到,你竟然能在这里当死宅”

    “呃”

    少女一愣,随后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也是干咳了几声:“咳咳,嗯,这个嘛,特地花了很多钱才弄好的”

    “好吧,你厉害。”

    墨仁耸了耸肩,随后也是一副没什么兴趣的转过了身去:“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

    “大叔,你有没,加一个以后保持联系啊”

    少女问道。

    “423129984”墨仁头都没回的说了一串数字,随后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不过当然了,墨仁这边肯定不是真的离开,他在离开了少女的视线之后,也是直接拐进了一旁的一处树林之中,利用念感视觉仔细的观察起了少女的走向。

    在纯蓝色的念感视角之中,墨仁清楚的看到了这个少女正以一个正常人的速度朝那个火柴盒小屋走了过去,很快的她就走到了那个小屋的门口,然后直接就打开门走了进去,在进去的一瞬间,她的嘴唇甚至还动了动,似乎正在跟屋内的什么东西说着什么,墨仁试着用唇语解读了一下,少女所说的话应该是“老娘回来啦”之类的话语。

    然而,在少女将那个破旧不堪的木门关上的一瞬间,墨仁的双眼也是直接就眯了起来。

    念感视角之中的淡蓝色少女模型消失了。

    就像是被删除了一样,当少女将那扇门关上的一瞬间,她的整个身影都彻底消失在了墨仁的视野之中,这个消失是如此的彻底,墨仁甚至连她的整个人形轮廓都看不到了,所以这并不是什么遮蔽生命磁场的仪器,而更像是她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原地那样,就像是被传送,或者被彻底分解了一样,连哪怕一丁点的痕迹都不存在了。

    果然有问题。

    墨仁一边眯着眼睛,一边重新朝着渔村之中走了过去。

    本来墨仁还没有多想些什么,但在那个少女说自己父亲在房间里面之后,自己就开始意识到一些问题了。

    仔细回想一下的话,这里面确实有一些逻辑不通的东西,而且再加上少女所说的那个父亲并没有在那个房子里面,所以就冒出了更多的问题,让少女之前所说的话变得更加乱七八糟了起来。

    若水说过,安德斯是一个中年男人,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安德斯本人

    墨仁静静的思考了起来。

    若水好像也没跟自己提到过安德斯有女儿之类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女人之前跟自己说的话都是假的,不过也有可能真的只是若水忘记跟自己提这件事了,毕竟那封信里面写的太过于仓促,没有考虑到这种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总之,再去看一看好了。

    稍微的考虑了一下之后,墨仁也是重新回到了这个渔村之中。

    没有直接探索那个火柴盒一样的房间,墨仁反而是先来到了附近的渔民家里,通过一些钱财打听到了一些关于少女的消息。

    根据这些渔民们说的话来看,那个少女确实是跟一个中年男人住在一起的,而那个中年男人看起来也确实不是天夏人,因为他有着满脸的褐色络腮胡子,外加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欧洲某些国家的人一样,不过因为这里的渔民确实没什么见识,所以倒也不清楚哪个中年男人到底是哪里的人,只是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告诉墨仁,那个男人绝对是个外国人。

    白人么

    墨仁回忆了一下刚刚看到的那位少女,自己完全没有从她身上看出任何混血的痕迹,这说明对方应该是一个纯种的天夏人,所以她跟那个男人应该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想到了这里,墨仁这边也是终于把一些事情给确认了下来,于是也就直接朝着那个火柴盒一样的房子走了过去。

    “叩叩叩。”

    墨仁不是来寻仇的,他只是来寻找安德斯而已,所以当下还是敲了敲门。

    大约在十秒钟之后,一个中年男人缓缓的打开了门。

    “安德斯”

    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墨仁直接就对这个中年男人询问了起来。

    “那是谁”

    中年男人的脸上除了困倦之外,没有其余的任何变化,只见他懒散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对着墨仁直接就喷出了一口浓烈的酒气:“喂,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找错人了啊”

    “不用担心,我没有恶意。”

    尽管对方的演技非常高超,但在墨仁这种足以看穿一切谎言的感知狂魔面前,他整个人生命磁场的微弱变化,心跳,血液流动的速度,以及微弱信息素的分泌还是被墨仁清楚的观测到了,所以墨仁自然清楚对方在说谎,只不过墨仁本身对中年男人也没有什么恶意,于是便用一种平和的语气对他问了起来:“方便进去聊聊吗”

    “我说”

    中年男人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摇了摇头:“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啊”

    “是吗”

    见到对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墨仁也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念力轻轻的在他的耳边振动了起来,将墨仁想要说的话用最隐蔽的方法直接传到了对方的耳朵里面。

    “是若水让我来找你的。”

    中年男人耳旁的空气微微振动着,将一句话轻轻的传递到了他的耳朵里面。

    在海底呆着的这一段时间以来,墨仁同样没有荒废自己的能力,赶路的时候经常利用念力伸入存储空间之中,然后用振动空气这种方式与小莉莎进行着交流和沟通,超越了常人无数倍的强化大脑让墨仁很快就掌握了这其中的要领,所以没过多久,墨仁就可以利用念力振动空气的方式发出绝大多数声音了。

    甚至,墨仁现在已经开始了逆向操作,利用念力构成的薄膜来感知空气振动,用来解析别人所说的话语了。

    “唔”

    大概是听到了若水这个名字,中年男人朦胧的双眼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精光。

    “原来是我女儿的朋友啊,真是的,怎么不早说”

    中年男人摸了摸后脑勺,似乎是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直接摇摇晃晃的就朝着房间里面走去,也是干脆就不理会门口的墨仁了。

    “”

    墨仁自然清楚安德斯的意图,此刻也是直接跟了上去,并顺手带上了门。

    这才刚走进了房间里面,墨仁就感觉到自己与外界的联系似乎被彻底的切断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环绕着整个房间,将许多肉眼看不见的东西隔绝在了外面,甚至墨仁感觉连自己的念力想要穿透出去也有些迟滞,想来这应该就是用来隔绝生命磁场的东西了。

    “好了,直接说吧。”

    墨仁还没来得仔细的体会一下这种隔绝力场的感觉,自己前方的中年男人就突然转过了身来,用一种与先前截然不同的语气对墨仁说了起来:“你是谁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果然。”

    墨仁抬头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发现他的脸上此刻哪里还有半点困意,整个人简直清醒的不行,于是也是微微眯了眯眼睛:“你就是安德斯吧”

    “你到底是谁”

    中年男人没有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此刻只是一直盯着墨仁,似乎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击一样。

    “这是若水给你的信,你可以先看一看。”

    墨仁没有在意中年男子的表现,此刻直接就从存储空间拿出了若水交给墨仁的那封信,并把它递给了一脸谨慎的中年男人。

    “”

    中年男人拿过信件之后,也是随意的检查了一下,随后就直接拿出纸张了起来,他的速度很快,眼睛迅速的扫动了几下之后就读完了整张信纸,而在读完了整张信纸之后,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隐藏很深的无奈。

    “信看完了,不过有些事情我还需要确认一下。”

    将信纸还给了墨仁,中年男人伸出手指了一下墨仁的头发:“把你的头发给我看看。”

    “哦,可以。”

    墨仁对于这个中年男人的举动倒是不以为意,直接就拽下了一根头发递给了对方,反正在这种距离之内,墨仁也不怕对方发动什么特殊的能力,反正自己的反射速度和攻击速度肯定是要快过对方的,而且从对方表现出的情绪信息素气味上来看,对方好像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攻击。

    中年男人接过了头发之后,只是轻轻的在手里捻了一下,就直接将它扔在了地上。

    “看来你没有说谎。”

    中年男人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是认真的看了一眼墨仁:“你想的没错,我就是安德斯。”

    “嗯。”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是非常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墨凌。”

    “你跟信里描述的样子可差远了。”

    中年男子,或者说安德斯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直接坐在了一个破旧的木凳子上面:“我差点都没敢认,这也是一种伪装吗”

    “算是吧。”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我现在的真实样貌太过于夸张,所以平时会伪装起来。”

    过于夸张是肯定的,毕竟墨仁现在的身高几乎要达到三米左右,宛如铁塔般的身躯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太过于凶残,普通人看一眼估计就会吓得直哆嗦,更何况那个姿态还还被很多强者都知晓了,如果经常用本体的模样到处活动的话,肯定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的,到时候像是什么地狱犬啊,伊迪斯啊,还有先前的那个官方能力者组织,肯定会跳出来拼命追杀自己的。

    “可以伪装外貌的异能器可不多见。”

    听到墨仁的解释之后,安德斯这边也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看来你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勉勉强强。”

    墨仁随口说了一句。

    开玩笑,要是运气好的话就不用被追杀的各种抱头鼠窜,甚至连天夏都回不去了。

    “会喝酒吗”

    很突然的,安德斯对墨仁问了起来。

    “嗯”墨仁看了一眼安德斯,随后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嗯。”

    “若水没跟你一起过来,她应该已经出事了吧。”

    安德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两个杯子,随后就直接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劣质的高度数酒,也没管墨仁,自己仰头就是一口喝了个精光,随后才继续说了起来:“方便的话,跟我聊一聊你们在天夏时候的故事吧。”

    “”

    墨仁抬头看了一眼安德斯。

    “不行吗”安德斯一边继续给自己倒着酒,一边用很随意的语气问道,整个人看起来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不,没问题。”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后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将一些关于若水的事说给了安德斯:“其实我跟她接触的时间也不算长,一次遇到她的时候甚至还把他当成了敌人,当时是在一个很普通的咖啡馆里面”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