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寻找
    日常防盗,请各位等这行字消失之后再进行订阅。

    接下来的时间里,墨仁命令维特肯主持了四次献祭仪式。

    这四次献祭仪之中,墨仁只有最后一次的仪式选择了换取力量,至于之前的三次,则都是用来咨询起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其中,墨仁询问了邪神自己的亲人都在哪里,自己现在最应该规避的风险是什么,以及所有最合理规避这些风险的方式。

    尽管这些问题好像非常难以回答的样子,但通过献祭仪式,邪神还是给出了应有的答案。

    一张人皮纸掉落在了墨仁的脚下,上面灰色的文字记载了现在对于墨仁最大的风险,而就跟墨仁所想的差不了太多,上面描述的所有风险之中,苍白之网稳稳地排在了第一位,这意味着伊迪斯那边仍旧没有放弃寻找自己,而除了伊迪斯之外,其他的风险分别来自于天夏的官方能力者机构,月球背面,自己母亲和弟弟飞机失事的那片海域,地心,以及之前差一点死在了自己手上的德伦。

    当然了,至于规避这些风险的方法也非常简单。

    在邪神给出的建议之中,只要不去主动招惹,主动入侵这些区域,生存的几率就有极大的提升了。

    对自己紧抓着不放的伊迪斯,邪神给出的建议是一直保持着自身的伪装,并不把小莉莎带出外界即可,而至于逆鳞组织这边,邪神给出的建议是暂时不要回到天夏的相关领土,也不要前往冰联与天夏之间的能力者战场。

    像是什么月球背面,飞机失事的海域,以及地心这种迷之地带,邪神给出的建议就只有一条,那就是暂时不要去。

    最后,至于那个差点死在自己手上的德伦,邪神给出的建议倒是比较奇怪的。

    如果一旦再一次遭遇到德伦之后,邪神建议自己继续用信息素攻击对方,并试着在无意时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悲惨经历暴露给对方。

    对于邪神给出的这种建议,墨仁一时半会儿也猜不出个缘由,于是也只好暂且放弃了。

    尽管猜不出这样做的缘由,但不得不说邪神的回答确实帮了墨仁一个大忙,姑且不说伊迪斯和德伦那边的事情,至少墨仁现在已经有了想要潜入深海和飞出太空的想法,如果没有这一次邪神的提醒,恐怕自己之后真的会主动的前往深海,或者飞到月球的背面去,也不清楚邪神是已经预读出了自己的思想所以才这么说的,还是真的就是这些地方极度的危险,邪神只是出于负责而对自己提出了相应的警告而已。

    不过不管怎么说,邪神给出的风险规避还是很值得参考的,这种献祭意识的性价比也非常不错。

    至少墨仁认为这一次的献祭意识还是很值得的。

    当然,除了第一个问题之外。

    至于为什么要把第一个问题刨除在外,那是因为邪神根本没有对第一个问题进行任何意义上的正面回答。

    对于墨仁想要知道自己亲人都在哪里的这个问题,邪神在邪恶的笑了一段时间后,就只给出了阴测测的“祭品不够”这几个字,甚至,连需要多少祭品才可以进行进行询问这种事情他都没有进行过交代。

    这让墨仁升起了极为强烈的好奇心。

    难道我的父亲是某一位强大的信徒?还是说那架飞机真的没在海上失事?所有的这些都是一个阴谋?

    联想到之前古兴国的占卜结果,若水在信中模糊不清的给自己说的那些话语,被地狱犬追杀时那个神秘老者对自己的莫名帮助,还有自己莫名其妙就获得了邪神信徒的能力,当所有的这些事件都被统合在了一起之后,墨仁意识到了在这一切的背后似乎藏着一个自己尚不清楚的大阴谋。

    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在墨仁的心底逐渐升了起来,在这种好奇心的催动之下,墨仁甚至想让维特肯再发动一次献祭。

    “大人,您看起来很是困惑。”

    即使是维特肯,此刻也已经看出来了墨仁表情上的困惑,于是他便主动的对着墨仁询问了起来:“现在祭品的数量还足够,要不我再举行一次献祭仪式?”

    “嗯……”

    墨仁先是皱眉思考了一下,随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献祭仪式等到明天再继续吧。”

    “好的,大人。”

    听到了墨仁拒绝了自己之后,维特肯这边也只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这是你刚刚的奖励。”墨仁拿出了一杯加了少量类多巴胺的糖水,随后将它递给了一旁的维特肯:“拿去吧。”

    “谢大人!谢大人!”

    看到那杯被加了料的糖水之后,维特肯的双眼立刻睁得老大,整个人激动不已的对墨仁表示着感谢,同时也是双手微颤的接过了那杯糖水,仰头就要把它灌进喉咙里去。

    “先进去休息休息吧,明天如果有空的话,我会再叫你的。”

    墨仁挥了挥手上的戒指,随后一团淡淡的涟漪就吞没了维特肯的身体,将他重新转移回了存储空间之中。

    而在维特肯重新被转移回到了存储空间之后,墨仁这边并没有直接离开这个用来献祭的房间,而是用念力裹挟着一些血液,在地面上重新绘制了一个直径两米的圆形献祭法阵,并朝着法阵内部扔了一枚负币,开始试着诵念起了维特肯在主持仪式时所说的那些词汇。

    墨仁试着不去利用维特肯,而是换成自己亲自主持献祭仪式。

    先前绿线,红线,以及蓝线的出现,让墨仁意识到了自己或许跟普通的信徒有些不太一样,所以此刻他也是试着献祭一下,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让自己的体内再多生成出一道“灰线”。

    很快的,随着墨仁不断的诵念那些恐怖的词汇,整个献祭法阵的内部都开始涌动起了诡异的灰色雾气。

    但是与维特肯主持献祭仪式时一些不同,墨仁没有听到任何邪恶的笑声,也没有感觉到那种仿佛气温都在降低的恐怖感觉,虽然有些说不好具体是哪里的问题,但就是能够明显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就好像是原装正品和掏宝高仿之间的区别那样。

    “邪神,告诉我,我需要付出多少祭品,才能知道亲人的下落?”

    尽管感觉到了有些不太对劲,但墨仁还是硬着头皮对献祭法阵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

    然而,没有任何的反映。

    灰色的雾气不断的翻涌着,就像是有了意识的迷雾一样,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注视着墨仁,但却对墨仁的提问没有任何的回应。

    “果然不行吗?”

    见到邪神没有回答自己,墨仁这边也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看来明天自己有必要询问一下维特肯了,比如该如何成为邪神祭司之类的。

    摇了摇头,墨仁也是直接用念力破坏了整个献祭法阵,然后直接转身就准备离开这个房间。

    可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一个邪恶至极的男性声音突然在自己的身后响了起来。

    “你付不起这个代价。”

    “?!”

    墨仁的瞳孔骤然一缩,随后也是立刻转过了身来。

    灰色的雾气不知何时已经化作了一个模糊无比的消瘦人影,那个人影由彻头彻尾的灰色雾气所构成,整个人看起来也是十分的虚无缥缈,而且尽管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却也能感觉到那种浓烈的不屑与嘲讽:“人类,你连向我询问这个问题的资格都不够。”

    “什么?”

    墨仁眉头微微一皱,整个人一边暗暗戒备着,一边也是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那个邪神的幻影。

    “十万祭品。”

    邪神的幻影邪恶而残忍的说道:“给我十万祭品,我才能告诉你,你究竟需要多少祭品才有资格向我询问付出多少祭品,才能知道自己亲人下落这个问题。”

    “……”

    听到邪神这样的说法,墨仁也是微微的眯起了双眼。

    “嘿嘿嘿……”

    邪神幻影没有在意墨仁的表情和举动,在回答完了墨仁的问题之后,他就一边邪恶无比的笑着,一边逐渐的淡化,最终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房间之中,只留下墨仁一个人正在原地紧紧的皱着眉……

    ……

    第二天一大早,墨仁也是照常给小莉莎做了一顿早餐。

    早餐是营养丰富的药膳粥,搭配上带有浓郁肉汁和馅料的蒸包,几颗茶叶蛋,以及一小碟前几天腌制出来的爽脆青瓜。

    在第一次吃包子不小心烫了嘴之后,小莉莎这一次吃包子也是谨慎了许多,所以今天早上倒是也没有出现喜闻乐见的猫舌头事件,在花费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吃完了早饭之后,墨仁也是带着小莉莎重新来到了院子里面,教给了她一组全新的热身运动。

    而随着小莉莎的锻炼渐渐步入正轨,墨仁这边也是回到了房间里面,用电脑继续观看起了一些相关的资料。

    昨天晚上跟维特肯一起召唤邪神花费了很长的时间,这让墨仁减少了查看资料和妄想开端修炼的时间,因为今天白天没什么特别麻烦的事情,所以墨仁也是打算利用白天的一小段时间弥补上修炼和知识上的空缺。

    上午的时间过的很快,当墨仁陪着小莉莎吃过了午饭之后,墨仁也是临时决定出去一趟。

    而这一次,墨仁选择变化成了一名女性。

    通过与存储空间之中维特肯的交流,墨仁也是知道了大量关于当地负教信徒的事情,对于祭品仍有些需求的墨仁自然不会放过这些最好的祭品来源。

    根据维特肯的说法,本地绝大多数的信徒都藏匿于难民营之中,他们与那些难民混在一起,一边朝着他们宣传负教的各种好处,一边操纵着难民不断包庇和掩盖他们的行踪,为他们作恶提供了一些十分便捷的条件。

    而墨仁这一番的行动,也正是要前往难民营之中。

    通过徒步和搭乘汽车的方式,墨仁在花费了一定时间后也是终于来到了当地郊区的一个难民营之中。

    墨仁此刻拎着一袋子食物和药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专门来帮助难民们的好心人一样,这让他从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的破绽,事实上那些难民也确实没察觉到墨仁的真实身份,甚至还胆敢一边哄抢面包,一边趁机想要在墨仁的身上揩那么两下油什么的。

    只不过,这些难民似乎并没有发现周围的水雾开始渐渐浓重了起来。

    随着难民营附近的一个水塘被墨仁的念力所笼罩,超声波雾化技术不断的制造着白茫茫的雾气,在念力带动的微风之下,这些雾气开始渐渐的扩张起来,最终笼罩在了整个难民营之中。

    而在这之后,墨仁也是找了个借口脱离了一群难民们的纠缠,顺便打晕了几个把自己包围了起来,企图不轨的难民,并将他们顺利的装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

    有了浓厚雾气的掩盖,墨仁的行动也变得自由了许多,只见他缓缓的漂浮在离地大约几十厘米的地方,因为不会踩到土壤,所以移动起来也不会发出什么声音,配合上念感视角对于周围无死角的观察,几乎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样不断的在难民营里游荡了起来,仔细的搜寻着那些信徒们最蛛丝马迹的线索。

    在维特肯提供的信息下,墨仁很快就找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小群正聚在一起商量对策的负教信徒。

    “这雾来的太诡异了,绝对不可能是自然现象,有人已经发现我们了!”

    一个长满了络腮胡子的男人用力的敲打着破旧的桌子,对着周围的其他人大声说道:“我们现在必须赶快想出解决的办法,在祭司大人回来之前。”

    “祭司大人到底遭遇了什么?”

    另一个身材比较瘦小但脸色阴沉的男人此刻也是皱了皱眉:“他已经一天没有回到这里了。”

    “我猜可能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