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接下来的计划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

    (日常防盗,请在这行字消失之后再进行订阅。

    “被炼制成负币的人,还可以被重新转化回来吗”

    把玩着手中浑浊的灰红色硬币,墨仁也是对维特肯询问了起来。

    “呃……”

    听到了这样的问题,维特肯这边也是一愣,似乎很是不理解墨仁的这个想法:“大人您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想验证一些东西。”

    墨仁表现的倒是十分平静:“你只要告诉我答案就好。”

    “可以是可以。”

    维特肯有些摸不清墨仁的想法,但类多巴胺的摄入已经破坏了他原本的人格完整性,对于成瘾性信息素的心理依赖已经让他失去了正常人的判断能力,这让他下意识的选择了无条件服从墨仁:“大人,如果你想要将负币重新炼制成活人的话,也不是不行,只要通过一些份额不是很高的献祭,就可以让邪神将负币转化成为正常人了,但这有一个缺点……”

    “哦,什么缺点”

    墨仁问道。

    “被炼成负币的祭品通常会受到难以形容的痛苦,这些痛苦不仅仅来源于我们对他们的折磨,还来源于炼制过程本身,因为把祭品炼制成负币的过程之中也会给他们带来致命的痛苦,甚至反过来将负币重新炼制成活人也需要承担更多的痛苦。”

    维特肯用最简洁的话语解释着这一切:“所以说,就算是把负币重新炼成了活人,这个人也会因为这种痛苦而彻底疯掉。”

    “原来如此。”

    听到了维特肯的解释之后,墨仁这边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看来,将某个人先炼制成负币,然后在必要的时候将他们重新转化成为人来使用的想法不能被顺利的实现了。

    “大人,在我们教内有一个祭司就犯过这样的错误。”

    维特肯不清楚墨仁的想法,此刻也只是很单纯的将自己所有知道的东西全都讲给了墨仁:“那个祭司因为一点琐事,狠狠的折磨并炼制了自己的女儿,但之后他又后悔了,可当他通过献祭仪式重新找回自己的女儿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疯了……”

    “我只是为了验证某些猜测罢了。”

    墨仁听出了维特肯对于自己的忠告,于是也是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的对他解释了一句。

    “那就最好不过了。”

    听到了墨仁的解释之后,维特肯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嗯。”

    没怎么在意的点了点头,墨仁直接开始对维特肯询问了更多的事情:“把跟献祭有关的规则都告诉我,还有关于负教的具体信息,我要你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

    “好的,大人。”

    维特肯应了一声,随后也是开始对墨仁仔细的解释了起来……

    ……

    负教,一个由邪神信徒所构成的疯狂教派。

    他们信仰的邪神其光谱颜色为灰色,整个教派由一个神秘的教主彻底掌控。

    根据维特肯所说,以他的权利还没有资格见到这位教主,不过即便如此,这位教主在负教之中的名声也是非常恐怖的了。

    他不干涉教徒的任何行为,不管是背叛也好,夺权也好,袭击与刺杀也好,亦或者是那些对教派不利的事情,教徒之间的争夺与屠戮,所有这些东西他都不加干涉,甚至如果谁做得足够好,足够疯狂的话,他还会加以鼓励,鼓励所有那些制造负面情绪的家伙。

    而根据维特肯的说法,负教的结构也是十分松散的,基本上的权力结构就只有教徒,祭司,主教,以及教主了。

    教主一个人控整个负教,而主教则被教主划分到了各自的国家分区,祭司又被主教划分到了国家的各个行省之中,用来带领和控制当地的教徒们,这看起来一点都不严密的结构组织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玩闹一样,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组织,却将整个世界都搅的纷乱不堪,不得不说也确实是有些神奇的,如果不是有着神乎其神的献祭能力,这群乌合之众恐怕连一天都难以存活下去。

    而上边既然提到了献祭,维特肯也是非常仔细的为墨仁讲解了一下献祭的规则和制度。

    首先,献祭不是能力,而是一种特殊的仪式,所以肯定是需要准备工作的。

    一般来讲,根据献祭的规模不同,所需要的仪式准备也不同,就比如最简单的献祭仪式只需要一些人体组织就可以了,这些人体组织可以是血液,也可以是脂肪,骨灰,甚至连死皮,头发,惊液之类的都没问题,只要这些人体组织可以画出一个直径两米的圆,并且在圆的外侧和内测写上一些任何语种的负面词汇语就可以了。

    这种最低级的献祭仪式只要在圈内摆上祭品,然后一边赞美着负面词汇,一边让自己的血液滴进去,就可以与邪神进行最低层面上的沟通了。

    这种最低级的献祭仪式可以被用来满足一些并不夸张的请求,比如用来置换一些规模不大的物资,得到一些低等的能力,最低限度的强化身体素质,或者是向邪神进行提问什么的,不过因为献祭仪式过于简陋,所以这种献祭所带来的影响相对也很小,只有实力水平最弱的祭司才会使用这样的献祭仪式。

    而再高一点的就是一般祭司们所使用的献祭方式了。

    准备一个光线较弱的封闭空间,让充满了负面情绪的人在这个房间内写满词汇和文字,等到整个房间都被文字和词汇写满之后,想办法让这个空间内充满负面因素,这些负面因素可以通过折磨祭品得到,也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获得,比如背叛同伴,杀死至亲,反正只要是可以给人制造负面情绪的行为都可以,然后等这这些负面因素达到了一定浓度之后,由祭司主动赞美那些负面因素,就可以进行献祭了。

    根据维特肯所说,这种献祭仪式是现在负教祭司们所使用的主流仪式,基本上可以满足绝大多数人的请求了。

    而至于更高一些的献祭仪式,尽管维特肯也清楚该怎么布置,但因为资源消耗过多,同时也太过于恐怖,所以这里也就不细致的提及了。

    不过维特肯这边也是向墨仁透露出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召唤邪神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麻烦,而献祭仪式的分级其实也没有那么太多的规章制度,所谓更高级的献祭仪式,也不过就是用一些规模更加庞大,手段更加残忍的方式来取悦邪神罢了,所以理论上只要能够取悦邪神,怎样都是可以进行献祭的。

    只不过,现在这种献祭仪式最为实用,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都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进行献祭了。

    在讲完了献祭仪式之后,,维特肯又跟墨仁讲起了其他的规则。

    比如该如何跟邪神进行沟通。

    通常来讲,邪神是一个没有任何性别特征,并且性格极度扭曲的灰色灵体,它会思考并且有自己的喜好,一般情况下它非常喜欢各种负面因素,所以祭司们也要说特定的话语来取悦邪神,以此来获取更优质的恩赐。

    献祭仪式开启的时候,所有的祭品都会消失,这个时候需要祭司先提出请求,然后邪神才会出现。

    当祭品不足以满足请求的时候,邪神不会返还任何祭品,同时祭司也不能改变自己的请求,否则的话将会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事情,比如被邪神当做祭品吞噬。

    也正是因为邪神的这个特性,所以维特肯这边也是准备了两场献祭仪式,第一场用最少的祭品来说出请求,并询问需要多少的祭品才能实现,当邪神说明了具体的祭品数量之后,再准备充足的祭品进行第二次献祭。

    当然了,因为言语的多样性和灵活性,所以其实提出请求的方式也是很灵活的。

    如果向邪神提出请求“让我变成超人”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出现祭品不足的现象,但如果将这种请求换成“将我的身体向超人的方向强化,能强化多少是多少”的话,邪神就会根据祭品的多少来进行相应的改造,所以该怎么提出请求也是一个比较有技术的活。

    “大人,我们要开始吗”

    维特肯用自己的血液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简陋的献祭法阵,然后转过头朝着墨仁问道。

    “仪式的过程之中,我能跟你进行交流吗”

    墨仁稍微思考了一下,随后也是朝着维特肯问了起来:“每天所能进行的仪式次数有上限吗”

    “大人,你可以与我进行交流。。”

    维特肯笑了笑,随后也是解释了起来:“仪式可以无限制的发动,事实上能够限制我们的只有祭品本身的多少,因为邪神的力量是无限的。”

    “很好,开始吧。”

    在稍微的整理了一下有可能会发生的疏漏之后,墨仁也是点了点头,示意维特肯可以开始了。

    “ b  ,  r  ,  br  r,  r r......”

    得到了墨仁的示意之后,维特肯这边也是直接闭上了眼睛,开始虔诚而又低沉的诵念起了引导献祭的一些词汇,而随着他低声的诵念,整个献祭法阵也是开始微微的蠕动了起来,地面上那些褐红色的血渍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一种诡异的灰色开始从这些血渍上面缓缓的飘散了出来,它们就像是从哪里缓缓蒸发出来的铅蒸汽一样,一点一点的弥漫在了整个献祭法阵的周围。

    很快的,这些灰色的气息就变成了一种浓郁无比的灰色迷雾,将整个献祭法阵都彻底的笼罩了起来。

    随着一阵绝望而凄凉的痛苦哭喊声响起之后,灰雾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邪恶到了骨子里面的恐怖笑声,这笑声是如此的阴森诡异,哪怕是墨仁自己,在听到之后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问邪神,让我在没有副作用的情况下最快的变强的路线是什么”

    见到仪式成功了,墨仁也是强压下了心里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对着一旁的维特肯吩咐了起来。

    “伟大的邪神,您的信徒在此请求您。”

    维特肯点点头表示收到,随后也是整个人都匍匐在了地面上,用一种无比恭敬又故意显得很邪恶的语气说道:“告诉我吧,让我的主人没有副作用的最快变强方式是什么”

    “哈哈哈哈……”

    随着一阵疯狂而恐怖的笑声,灰雾开始不断的翻涌了起来,随后从里面也是传来了一阵好像用指甲挠黑板的一样的诡异声音:“小子,把你憎恨的人,讨厌的人,还有你所有的敌人全都献祭给我吧,让我来提升那些你最想提升的东西!”

    “……”

    听到这尖锐到让人有些难受的话语之后,墨仁这边也是微微的皱了皱眉。

    可还没等他想要追问,那诡异的烟雾就突然消散了起来。

    没等墨仁反映过来,整个烟雾连带着地面上的献祭法阵就全部都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就仿佛它们从来都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一样。

    “大人,您感觉怎么样”

    献祭仪式结束之后,这边的维特肯也是主动朝着墨仁询问了起来:“刚刚邪神已经回答了您的问题,您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满意吗”

    “一般吧。”

    墨仁表面上平静的回答了维特肯一句,心里也是开始冷静的思考了起来。

    邪神先前给出的答案并不能说就一定是正确的,但至少也给自己拓出了另一条变强的道路。

    而且相比于邪神给出的变强路线,或者用祭品兑换各种各样物品的方式,墨仁对于邪神这种收费后回答问题的能力显然是更感兴趣的。

    “维特肯,以你今天的精力,还可以维持几次献祭仪式”

    想到这里,墨仁也是朝着一旁的维特肯问了起来。

    “啊”

    维特肯听到墨仁这样问,整个人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呃……大人,我应该还可以维持三到四次的献祭仪式,极限的话五到六次,可是我们接下来不是要直接强化您的力量了吗为什么您要问我关于仪式次数的问题呢”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