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试验献祭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

    墨仁将将电缆重新收好,然后也是直接朝着练功室走了过去。

    练功室尽管面积不小,但实际上墨仁在建造的时候却是非常简单的,因为这里除了一些最简单的电源和气道之外,整个练功室内都没有任何其他过于复杂的东西,整个房间的六面都被贴满了一种灰白色的天然石砖,再配合上洁白的光源,这让整个练功室看起来都非常的干净整洁,而这也正符合了墨仁一向的审美风格。

    而当墨仁走进了练功室之后,小莉莎也是正在里面一板一眼的练习着一些最基本的发力技巧,随着一拳一脚在不断的交互,她身上的汗水也是再一次的打湿了她的发梢,并彻底的浸透了这一身浴袍似的睡衣。

    “啊,墨先生。”

    小莉莎发现了墨仁,此刻也是对他打了个招呼。

    “嗯。”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是一边朝着莉莎走了过来,一边开口对其询问了起来:“练习的怎么样了”

    “还不错,感觉身上热乎乎的。”

    小莉莎甜甜的笑了笑,随后也是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虽然有点累,但是感觉这样运动起来很舒畅。”

    “那就好。”

    墨仁轻轻的摸了摸莉莎的小脑袋,随后也是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工作的换气通道,顺口问了一句:“对了,在这里锻炼的感觉如何,有没有压抑和闷热的感觉”

    “没有呢。”

    听到了墨仁的提问,小莉莎这边也是摇了摇头:“这里的温度很舒服,而且空气也一直都很清新。”

    “这样吗”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是对这个地下工程结构的表现满意了许多。

    尽管这个练功室被墨仁建立在了深深的地下之中,但墨仁却早就在整个地下工程中安装了一套十分完善的中央空调结构,可以有效的进行排气,除湿,并控制温度,所以练功室里面非但没有地下深处的那种阴冷和潮湿的感觉,反而湿度和温度都是非常宜人的,也并不存在说人在这里待久了就会感到发闷之类的现象,毕竟,小莉莎这边也是用自己的亲身体验来帮助墨仁证明了这一点。

    这意味着这个地下工程结构是可行的,以后就算是自己换到了别的什么地方,也可以效仿这种结构来建造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

    “走吧,今天你已经锻炼的差不多了。”

    在确认了这个地下工程结构的完善之后,墨仁这边也是带着小莉莎回到了地上的住处。

    先前的一番试验过后,时间已经到了夜晚,所以墨仁也是像平时一样,带着小莉莎洗了一轮药浴,并通过按摩窍穴的方式来逐渐强化她的体质,然后把她送回了她自己的房间之中。

    而等到小莉莎入睡之后,墨仁自己的活动才刚刚开始。

    只见他再一次的返回到了地下,并在一个闲置的空房间里放出了维特肯。

    经过了小半天的囚禁之后,维特肯对于墨仁自然是有些恐惧的,但墨仁有着太多的方法来对付他了,所以对于这种恐惧和戒备自然也是不以为意。

    “把这个喝下去。”

    墨仁兑了一杯糖水,并偷偷在里面释放了一定剂量的类多巴胺,然后把它递给了维特肯。

    “这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喝这个”

    维特肯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接下这杯糖水,他的脸上写满了紧张,在引以为傲的心灵暗示不起作用之后,他的一切依仗都彻底的消失了,此刻对于未知的恐惧已经彻底的填满了他的内心,这让他变得敏感又谨慎。

    “这是你的诚意。”

    墨仁平静的对维特肯说道:“如果不想让我杀了你,那就把这杯水喝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相信你。”

    “可是这杯液体到底是什么”

    维特肯极不情愿的接过了这杯糖水,随后他十分小心的闻了闻,随后在激素的影响下,他那紧张的表情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噢,它看起来为什么……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那你要不要尝尝看”

    墨仁冷静的对维特肯进行着诱导:“反正如果我想让你死的话,你早就死了,但现在你却没有死,这说明我没有想要害你的想法。”

    “唔,你说的对……”

    维特肯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随后他就直接端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咕咚!咕咚!咕咚!”

    伴随着很大的吞咽声响起,维特肯也是彻底的屈服在了类多巴胺激素的威力之下,整个人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直接双腿一软就瘫坐在了地面上,两只眼睛不断的朝上翻着,浑身的肌肉都无意识的跟着抽搐了起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巨大爽感彻底的支配了他的大脑,让他大脑的奖励机制,思维模式,以及人格本身都发生了变化。

    “邪神在上……”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维特肯这才从那种极致的舒爽中回过了神儿来,此刻他看向墨仁的眼神都彻底变了,一种热切而疯狂的情绪取代了原本的恐惧和谨慎:“快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邪恶之水。”

    墨仁平静的胡诌道:“那是一种可以让人体会到无穷极乐的饮料,只有我才能做出来。”

    “这真是最伟大的发明!”

    已经被大剂量类多巴胺破坏了逻辑思维的维特肯对此深信不疑,甚至忍不住对墨仁拍手叫好:“您的伟大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简直就像是伟大的邪神亲自降下的甘美神恩!”

    “你喜欢就好。”

    墨仁的表情仍旧十分的平静:“那么,如果我一直给你提供这种东西的话,你愿意跟我合作吗”

    “愿意!愿意!我非常的愿意!”

    维特肯疯狂的点着头:“别说是合作了,像您这样伟大的存在,我甚至愿意直接效忠于您!”

    “很好。”

    墨仁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直接把话题切入到了正轨之中:“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直接跟你说好了,我现在对于你们负教很感兴趣。”

    “哦,大人,那是我们的荣幸。”

    维特肯咽了咽口水:“如果您愿意把那甘美的圣水赐给其他教徒,他们一定会疯狂的追随您,您甚至会因此而成为一名大主教。”

    “是吗”

    墨仁看了一眼维特肯此刻的模样,随后也是装作无意的说道:“可惜这种邪恶之水我每天也只能制作一杯,如果赐给别人的话,那就要减少每天给你的份量了。”

    “什么!”

    维特肯听到墨仁这么一说,整个人的瞳孔都是骤然一缩,随后他立刻就摇起了头来:“不!不不不不不!”

    “哦,怎么”

    墨仁故作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看起来很激动”

    “大人!您不能扣除我的份量!”

    维特肯想都不想的直接说了一句,但在这之后他似乎有意识到了这种说辞有些不太好,于是又试着斟酌起了自己的语气和说法:“呃,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可能会消受不起,大人您应该清楚,如果份额不够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毕竟……”

    “这样吗”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也是顺着维特肯的意思说了起来:“你说的话也有些道理,那我还是暂时只赐给你一个人好了。”

    “谢大人!谢大人!”

    维特肯听到墨仁这么说,此刻也是眼前一亮,立刻就朝墨仁千恩万谢了起来。

    “小事而已,你不用在意。”

    墨仁挥了挥手,随后也是故意用一种有些遗憾的语气说道:“只可惜我的力量现在还是不够强,不然的话凭我的特殊能力,我应该可以制作出更多的邪恶之水才对,到时候不仅可以分给其他教徒来享用,更可以每天多分配给你一些,让你更多的享受享受那种快乐至极的感觉。”

    “更多的……”

    维特肯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也是立刻意识到了这意味着什么,于是赶忙对墨仁说了起来:“大人,我是负教的祭祀,我可以向邪神进行献祭来帮助您提升力量啊!”

    “对啊,我差点都忘了。”

    墨仁故意露出一个很惊讶的样子,哄骗着已经有些智商受损的维特肯:“如果是这样的话,不仅我会变强,你每天的份量也会因此而提升不少呢。”

    “大人,我们现在就去抓人吧。”

    每次听到关于“信息素药剂”的消息,维特肯这边就会显得无比冲动,只见他此刻急不可耐的搓了搓自己的双手:“只要有我的能力在,我保证一晚上就可以为您抓来大量鲜活的祭品,到时候只要我狠狠的折磨这群祭品,就可以通过献祭来让大人您获得力量了。”

    “不行,你这样太莽撞了。”

    听到了维特肯的建议之后,墨仁这边也是缓缓的摇了摇头:“这个国家的治安虽然因为难民的缘故有些差,但还没有差到可以让你大肆抓捕合法居民的程度,你如果这么干的话我们都会很危险,甚至会招来这个国家的官方能力者组织,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那…那怎么办”

    维特肯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一把拽下了自己腰上的一个小袋子:“大人,我这里还有一点负币,应该还够勉强发动一次祭祀的,要不我们先……”

    “嗯”

    墨仁看了一眼维特肯手中的小布袋,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疑惑。

    早在最初遭遇到他们的时候自己就注意到这个小布袋了,只不过当时也没办法询问他们,但现在却是不同了,于是墨仁也是直接问了起来:“维特肯,这是什么东西”

    “负币啊,大人。”

    维特肯先是习惯性的解释了一句,然后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大人似乎对负教的一些东西都不是很清楚,于是一边解开了小布袋,一边主动的对着墨仁解释了起来:“这是一种流通在我们负教内部的货币,因为是用那些蠢货祭品们所炼成的,所以能够献祭给伟大的邪神,而因为这个东西比较方便携带,所以一般的信徒和祭祀们手中都会存一点这种负币,如果实在没办法搞到祭品的话就会临时用负币来进行代替。”

    “……用活人炼制而成的货币”

    墨仁看着那灰红色的晶状硬币,眉头也是微微的皱了一下:“这种货币跟祭品的比率是多少”

    “大概有百分之八十左右吧。”

    维特肯没有看到墨仁皱眉的样子,只见他稍微的想了想,随后就直接对墨仁解释了起来:“一般来讲,一个祭品可以炼制成一枚负币,不过这个转化过程会有些损失,这个损失大概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所以实际上一枚负币并不能代替一个鲜活的祭品,只能代替百分之八十左右,如果一次献祭需要用十个祭品的话,那么换成负币来进行献祭就需要用十二枚负币了。”

    “原来如此。”

    听到了维特肯的讲解,墨仁这边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负币这种东西的颜色和模样,都让他想到了小时候陪自己弟弟墨凌看的一个动画片,好像叫什么圣痕炼金术……不对,好像是叫钢之炼金术师什么的,如果没记错的话那里面也有把活人炼成物质的技术,而且也可以被用来献祭。

    哦,对了,在它们那里是把这个叫做等价交换的。

    “大人,您需要我来献祭吗”

    维特肯没发现墨仁正在回忆过去,此刻在解释完了负币之后,也是有些跃跃欲试的对墨仁询问了起来。

    “嗯,也可以。”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负币上面,念力微动之下就从维特肯的手中拿走了一枚负币,飘到自己面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这是一枚比天夏的一元硬币大上不少的硬币,规格看起来更像是古代欧洲那边所制造的金币,大小跟脉动瓶盖差不多,而厚度大约有三四厘米左右,整体结构都是一种浑浊无比的灰红色,一点都没有晶体那种晶莹剔透的感觉,反而充满了一种无比浓郁的负面气息在里面,如果仔细看去的话,甚至还能隔着硬币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十分痛苦的脸庞,就仿佛这个硬币之中被封印了一个怨灵一样。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