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没有你这么作死的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

    “该死!”

    中年男人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的不耐烦了,只见他直接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然后猛地推开了车门。

    “既然你不愿意往前开,那我就来帮你一下!”

    从车上下来的中年男人燥怒的看了一眼墨仁,随后直接就朝着前方的厢式货车走了过去。

    “……”

    墨仁静静的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的背影,随后也是没有多说些什么,转过身就准备直接离开这里。

    为了一点食材就直接冲上去是一种很不明智的选择,与其为了保住这些廉价的食材而与人发生冲突,倒不如干脆把这一车东西都让出去,反正也都是一些不值多少钱的玩应儿,大不了明天再出来采购一番好了。

    不过,事情却没有墨仁想的那么简单。

    “等等!你想要去哪”

    就在墨仁准备离开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中年女人却突然对着墨仁喊了起来。

    “离开这里。”

    墨仁冷漠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走了过去。

    但是,也就是在墨仁朝着远处走去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从一旁的树林里面传了出来,随后这些树林里面就陆续的走出了好几个身披灰袍的家伙。

    那几个身披灰袍的家伙就像是小说或动画之中的巫师或者黑暗法师那样,身上披着宽厚的灰色长袍,将自己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头上也罩着一个大大的兜帽,配合一个很高的灰色领口,将他们的面容完美的遮蔽在了阴影之中,只留下一双双骇人的双眼正在凝视着前方,在他们的腰间,十分统一的都缠绕着一圈褐灰红色的麻绳,一个小袋子和一个灰色的金属匕首被悬挂在了上面,那灰色的金属匕首上面镶嵌了一些红色的珠宝配饰,譬如红玛瑙,红宝石,红翡,朱砂,红碧玺,红珊瑚,这些红色的宝石就像是血滴一样,让一柄柄灰色的匕首变得有些诡异。

    而在几个身披灰袍的家伙身后,则是一群衣衫褴褛的难民,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刚刚偷渡过来的一样,浑身上下的衣物都十分的破烂,体型也是十分的瘦弱,只有那一双双眼睛在迸射着令人有些害怕的凶光,就仿佛那不是一群可怜的难民,而是一群群嗜血无比的饿狼。

    “……”

    见到这个场景,墨仁这边也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最麻烦的事情还是被自己遇到了,这群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瞬间就出现在了这附近的树林之中,让自己稍微的有些措手不及。

    “桀桀桀桀,到了这里还想逃走吗”

    为首的灰袍男人缓缓的朝着前方走了两步,他的一双眼眸里面散发着一种扭曲般的疯狂:“你们这群愚蠢的异教徒,今天就让本大人来赐给你们伟大真神的祝福。”

    “你们是谁!”

    中年男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此刻他在见到了这群人之后,也是停下了自己朝着厢式货车走去的脚步,转而用一种十分不耐烦的语气对这些人质问了起来:“我劝你们最好赶紧停下你们的行为艺术,我已经快来不及了,如果你们继续纠缠的话我可要……”

    “是吗”

    还没等中年男人的话说完,这边的灰袍男人就忍不住的邪笑了起来,只见他从袍子下伸出了一只干枯的手掌:“作为开胃菜,你先挖出自己的一只眼睛吧。”

    话音刚落,灰袍男人的手掌就突然散发出了一一阵阵肉眼无法看清的奇异波动,这个奇异波动眨眼之间就笼罩住了那个中年男人。

    而被那种奇特的波动笼罩之后,这边的中年男人先是微微一愣,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变化,于是便用一种看脑残的目光看向了灰袍男人:“看来我是无法与你交流……”

    一边说着,中年男人一边把左手抬了起来,神态自若的用两根手指挖下了自己的左眼。

    “噗呲!”

    随着手指狠狠的刺破了眼球,血液混合着房水一起喷溅的到处都是,中年男人的整颗眼球都因此而狠狠的爆裂了开来,但他自己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切的发生,仍旧用一只独眼奇怪的看向了灰袍男人:“你是从哪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么,我建议你赶快回去接受治疗……”

    “啊啊啊啊!!!”

    在副驾驶上目睹了这一切的中年女人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

    “布伦迪!你…你……你的眼睛!!!”

    中年女人整张脸都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了起来,原本就浓妆艳抹的脸颊因为过度惊吓而变得格外苍白,一层层的粉唰唰的往下掉:“你在干什么啊!”

    “什么”

    被称之为布伦迪的中年男人有些不理解的看了一眼中年女人:“米尔琳,你怎么这么大惊小怪的”

    说着,布伦迪又主动的抠了抠自己的眼眶:“奇怪,眼睛怎么突然有点痒”

    随着他手指的这么一抠,更多的血液从里面迸发了出来,混合着一些不明的糊状物质,让这一切都变得宛如恐怖片一样吓人。

    “啊啊啊啊!!!”

    米尔琳被这个场面吓得几乎要昏厥过去,整个人在车里失去理智的胡乱拍打了起来。

    而她的这个举动,也是惊动了她后排正在闭目听音乐的女儿,此刻那年轻女人也是摘下耳机睁开了双眼,结果在看到了布伦迪的样子之后也是尖叫了起来。

    只不过,比起他老妈,她此刻还有些不清楚事情的具体发展形势,甚至还以为是墨仁与布伦迪产生了争执,此刻也是尖叫着就从车里冲了出来:“啊啊啊啊!你这个疯子!我要跟你拼了!!!”

    “……”

    墨仁冷漠的看着朝自己冲了过来的疯女人,甚至连动都懒得动。

    “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灰袍男人似乎很是享受这个画面,此刻他整个人也是疯狂的邪笑了起来:“蠢货!白痴!异教徒都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垃圾!这些人就应该被训成最卑贱的奴隶!就应该被活活献祭给伟大的真神大人!”

    “……”

    墨仁看了灰袍男人一眼,心里也是迅速的思考了起来。

    根据对方的这些穿着,谈吐,包括行为和形象,墨仁已经可以推断出对方肯定是负教信徒了,不过负教本身怎么说也属于信徒的组织,墨仁虽然说现在倒是可以干掉这个家伙,但是因此招惹上负教肯定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毕竟一个苍白之网就够麻烦的了,现在如果再加上负教的话,自己真的就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想到这里,墨仁也是决定直接逃跑。

    墨仁与这群负教疯子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对方的这次计划看起来也不像是针对自己,而更像是一次针对普通人的行为,所以自己只要逃跑,然后再变个形,远远的躲开他们就好了。

    “嘿嘿,想逃跑吗”

    大概是看出来了墨仁的想法,灰袍男人身后的另一个负教信徒也是对着墨仁露出了一个极为变态的表情:“逃吧,快逃吧,嘻嘿嘿,想逃的话就尽管逃好了!”

    说到这里,他的嘴角甚至流出了口水:“逃跑,逃跑呀,啊不行了,好爽!”

    “……”

    说实话,墨仁的脸都黑了。

    如果这群家伙是没有势力的野能力者的话,那么墨仁只需要一拳就能把他们的吊都给锤出来。

    但现在就不行了,因为对方的后台是邪神信徒建立的负教,所以墨仁这边自然也是不愿意招惹他们的,毕竟这群家伙在全世界的范围之内都十分猖獗,尽管人人喊打,但却一直都没有被彻底根除过,而且负教信徒如果想要做些什么事的话,向来都是毫无顾忌的,这就让这群疯子变得更加难以招惹了。

    根据自己先前得到的情报,全世界的大牌组织和国家几乎每一年都要为对付负教而支出一大笔经费。

    但尽管整个世界都已经这样去努力围剿他们了,效果却仍旧不怎么理想。

    他们就像是一群繁殖力极高的顽强毒虫一样,尽管可以被不断击杀,可以被一次又一次的围剿,但却从来没有被真正的战胜过。

    想要对付负教的话,恐怕也只能指望其他邪神信徒所建立的组织动手了。

    但这毫无疑问也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因为邪神信徒本身就是相互制约,相互帮助的结构,各大光谱颜色不同的信徒之间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复杂关系,所以想让他们联合起来剿灭负教,这本身就是一个空谈。

    摇了摇头,墨仁还是忍住了负教信徒对自己的挑衅,整个人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也是双脚微微一用力,掉头就朝着身后的密林飞快的跑了过去。

    “咦嘻嘻!啊哈哈!逃了!他果然逃了!!!”

    负教信徒见到墨仁朝着密林飞快的逃去之后,整个人也是笑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啊不行,要了!”

    “哼,能力者么”

    为首的灰袍男人看了一眼那远超常人的奔跑速度,整个人也是冷笑了一声:“把它给我抓回来,玩玩没关系,但别给我弄死了。”

    说完之后,他也不再理会墨仁了,而是转过身来面对着一脸惊恐的年轻女人和中年女人,双眼之中散发出了一种极为恐怖诡异的邪光:“桀桀桀桀,那么,我接下来就先简单的处理一下你们好了,说一说吧,你们喜欢怎样的折磨呢”

    ……

    另一边,墨仁几乎眨眼之间就冲进了路旁的密林之中。

    尽管用这个身体并不能爆发出自己全部的力量,而且为了隐蔽也不能使用念力,但即使这样墨仁也拥有着极为强横的**,此刻他就像是一台高速移动的重装坦克一样,一路疯狂的撞碎了所有拦路的石头和树干,眨眼之间就跑出了数千米的距离。

    奔跑之余,墨仁也是转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在没有发现任何敌人之后,心里也是微微的放松了些许。

    可就在墨仁放松下来的一瞬间,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却突然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嘿嘻嘻嘻,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墨仁发现整个世界都急速的变暗了起来。

    下一秒,周围的景色开始急速的变换了起来,那些破碎的树木和岩石开始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破旧的桌椅和洁白的墙壁,头顶的天空也被天花板渐渐的遮蔽了起来,地面上出现了被打破的碗和盘子的碎片,一些食物和汤水撒的到处都是,在墨仁前方不远的地方,是两个全新的木质灵位,粗粗的蜡烛和长明灯都在燃烧着,散发着一种颇为忽明忽暗的光芒,两张黑白的照片被这些光芒映照下显得有些诡异。

    “这是……”

    在见到这个场面之后,墨仁的瞳孔骤然紧缩,心跳开始急速的加快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稚嫩而熟悉的声音在自己的身后传来,墨仁身子一震,随后也是下意识的转身看了过去,却是正好看到了一个小男孩跪在地上大声的哭着,在他面前的火盆燃着橘红色的火光,里面的纸钱一点一点的化成灰烬,整个空间都充满了一种浓郁的悲伤与绝望。

    “妈妈…弟弟……”

    小男孩悲伤的哭泣着,整个人身上穿着孝服,脸上显得无比憔悴,而在窗外,许多人影都在那里探头探脑的闪动着,一些流言蜚语悄然传了进来。

    “真厉害,把一家人都给克死了!”

    “别这么说,他也是挺可怜的!”

    “可怜个屁!这就是个从小就没爹的野种!”

    “可真是个扫把星!”

    “一家人都死了,以后可别来偷我们家东西啊!”

    熟悉的话语一句又一句的不断传入了墨仁的耳朵里面,这让墨仁的心跳和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起来,他的肩膀也忍不住的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而当场面再度变换,两具高度腐烂的尸体从海面上飘浮起来的时候,墨仁终于忍不住了。

    “吼!!!”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