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身份获取
    (日常防盗,请等这行字消失之后再进行订阅。

    就像是想办法让莉莎睡着那样,墨仁利用同样的法子将安格琳也放倒了。

    随后,他睁开了双眼。

    “呼……”

    长舒了一口气之后,墨仁从床上缓缓的坐了起来。

    身上的绷带,手臂上的针头,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衣物,全都在第一时间落在了床上,而浑身赤倮的墨仁就这样直接的飘在了空中,并从安格琳的衣柜之中翻找出了一些衣物,将它们十分有序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当然了,在穿上了这些衣服的同时,墨仁的身体也开始迅速的变化了起来,很快的他就从一个难民儿童转变成了一个身材劲爆的白人少女,而这些原本属于安格琳的衣服也就这样顺利的被他穿在了身上,而除了胸口有些紧绷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随后,墨仁利用念力将安格琳的房子翻了个一片狼藉。

    一些由念力做成的鞋子粘满了泥巴,在房间里留下了大量的鞋印,而至于一些钱财和首饰,也被墨仁全都顺手丢到了存储空间之中,整个房间到处都被翻的乱糟糟的,一些衣物被随手丢在了地上,还有一部分的衣物也被墨仁顺手塞进了存储空间之中,这是为了营造出更逼真的失窃场面。

    在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墨仁盯着熟睡的安格琳看了一会儿,随后也是直接从存储空间中摸出了一颗较小的红宝石,并将其随意的塞进了一瓶果酱之中。

    随后,他就悄然的飘出了窗外。

    因为有着念力作为自己特殊的感知手段,所以墨仁可以清楚的知道所有的监视区域,此刻他自然也是避开了这些麻烦的东西,直接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面闲逛了起来。

    整整几个小时的时间,墨仁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些东西。

    尽管已经遭遇过了流氓和醉汉,但墨仁却没怎么理会他们,敢于主动上来找茬的基本上都在一瞬间就被念力打昏了过去。

    又过了几个小时,天色已经开始渐渐亮了起来,但墨仁却仍旧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所以他也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再这些小巷子里面到处的乱钻着,闲逛着,一直等到下一个夜晚的降临,然后继续耐心的寻找着他的目标。

    就这样,差不多过了两三天之后,墨仁终于遇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目标。

    那是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

    早在数百米之外,墨仁就听到了他喝醉后的大喊大叫,并从中推断出了他是一个毫无社交圈的透明人。

    那是一个叫做安森的家伙,他在小巷子里面一边跌跌撞撞的走着,一边怒骂着上天的不公,让他失去了亲人,失去了金钱,甚至还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粗鄙的语言之中到处都是谩骂和诅咒,但从这些语句之中不难推断出来,他确实是一个挺倒霉的家伙。

    而现在,他马上就要变的更加倒霉了。

    “……”

    没有言语,墨仁就这样迎着对方走了过去。

    “……嗯?”摇摇晃晃的安森听到了巷子里传来的脚步声,整个人也是醉眼朦胧的抬起了头,结果正巧看到了正朝着他走过来的墨仁,因为墨仁此刻已经幻化成了一个身材火辣的白人少女,所以这边的安森顿时就是眼前一亮。

    如果按照一般剧情的发展来看,想来应该是喝醉了的安森想要调戏墨仁,结果被一顿毒打,接下来要么被语言控制,要么直接被打死之类的才对。

    可事情的发展却往往总是出人意料的。

    安森就如同他先前所咒骂自己时所表现的一样,在看到了墨仁之后虽然眼前一亮,但却没有说出任何的一句话,反而腾的一下脸就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墨仁听到了他的抱怨,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安森这边不仅没有找墨仁的麻烦,甚至还主动的绕开了墨仁,一边心跳加速一边快速的准备离开。

    这下,连墨仁都惊了。

    惊归惊,该做的事情还是不能耽误的,于是墨仁这边也是在皱了皱眉之后,直接回手按住了安森的肩膀。

    “你干什么!?”

    安森被这冷不丁的一按给吓了一跳,手里的啤酒瓶都差点掉在了地上,但这种被女孩给吓一跳的感觉似乎让他有些不爽,于是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转过了头朝墨仁看了过去:“你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看老子怎么收拾……”

    “呼。”

    没等他说完话,墨仁张嘴就是一口气吹在了他的脸上。

    当然,各位千万不要想歪了,这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迷之举动。

    事实上,墨仁的这口气之中蕴含了大量的类多巴胺,而这边的安森冷不丁吸了一大口之后,整个人也是瞬间就爽瘫在了地上,这种信息素打击对于普通人的威力极为巨大,安森这边不仅浑身都在抽动着,甚至连眼泪和口水都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

    “想要保持住这种快乐吗?”

    墨仁轻轻的蹲在了安森的面前,用一种无比平静的语气对他问了起来。

    “想…想……”安森已经被爽傻了,此刻只知道疯狂的点头,脑子里面真的就是一片空白,除了快乐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了。

    “想要的话,就不要拒绝我做的任何事。”

    墨仁平静的说了一句,随后便将戴着戒指的左手按在了安森的脑袋上,而随着安森的疯狂点头,以及墨仁的心念微动,存储空间的入口正在缓缓的张开……

    当安森重新清醒过来之后,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先前的小巷子里了。

    “嗯?这是哪?”

    安森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然后有些疑惑的朝着四周张望着。

    周围的环境似乎没有什么光源,这让安森几乎看不到周围的什么景色,只能感觉到脚下似乎是非常坚硬且平整的地面,于是在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安森也是直接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通过显示屏上映照出的微光试着看清周围的景象。

    而就在他刚刚打开了手机的同时,不远处的地方突然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随后一阵柔和的白光就直接照亮了整个空间。

    “唔……”

    尽管光芒并不怎么刺眼,但安森还是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这才看清楚了周围发生的情况。

    散发出柔和白光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而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铅酸蓄电池组,这个电池组上被安装了一些类似变压器的结构,一个圆形的灯被连接在了一个开关上面,此刻正在向周围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芒。

    而凭借着这些柔和的白光,安森也是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非常狭小的长方形空间,大概只有一个卧室那么大,而且房间的高度也只有两米左右。

    不知道是不是被隐藏起来了,安森没有看到任何类似窗户或者门的结构,整个空间除了床和书桌之外,就只有一个圆形的塑料桶了,这种有些莫名的设计不由得让安森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开始试着去思考自己是如何到达这里的,但结果很不理想,因为他除了一张女人的面孔之外,就只能回忆起一些莫名其妙的愉悦感。

    “难道是某种新型的毒(成瘾)品?”

    安森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遭遇到了绑架,劫匪用了某种新型的药物放倒了自己,然后再把自己丢到这里来,等到自己害怕了之后,他们就跑出来索要自己亲人的电话号码,进而勒索赎金什么的。

    但这完全没用啊,因为自己早就是孤儿了。

    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安森的脸色变得有些黯淡了起来。

    不过就在安森有些难过的时候,他面前的书桌却突然发出了一阵诡异的声音。

    “嘶嘶嘶……”

    一阵像是用指甲挠木板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书桌上的一只羽毛笔突然从墨瓶里面缓缓的飘了起来,在桌子上的一张白纸上开始自动的书写起了什么。

    安森已经被这种状况给吓坏了,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既害怕,又有些好奇的看着那只羽毛笔。

    很快的,羽毛笔似乎已经书写完毕了,于是它又自动的飘回到了魔瓶里面,而那张被写满了字的白纸却又突然的飘了起来,并朝着安森所在的方向缓缓的飞了过来。

    “这…这是……”

    安森有些害怕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但年轻人的好奇终究还是占据了上风,于是也是有些好奇的扫了一眼那张纸上的内容。

    而在看到了这张纸上的内容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安的颤抖了起来。

    单单只是这张纸上的第一句话,就已经让安森感觉到了一阵浓浓的恐惧,尤其是这些字还是用褐红色的墨水写出来的,这使得这些文字看起来就像是用血液写出来的一样,安森几乎第一时间就想转身逃离这里,但很遗憾的是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出口,所以他也只能绝望的继续下去。

    “魔鬼!不!”

    当完了这张纸上的全部内容之后,安森整个人都几乎要崩溃了,只见他一边疯狂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一边不断的朝着后方退去:“不…不……我不要被关在这里……”

    说着,安森突然就转过了身去,开始猛地捶打起了身后的墙壁。

    可是,安森却并不清楚,自己身处的这个地方正是墨仁的存储空间,所以这些看起来像是墙壁的结构其实都是空间屏障,别说是安森此刻用拳头去锤,就算是给他一台挖掘机,他也绝不可能从这里面逃出来的。

    “放我出去!混蛋!快放我出去!”

    安森的双眼因为激动而变得充满血丝,脸上也因为恐惧而扭曲起来:“不要把我关在这里,我……”

    没等他的话说完,羽毛笔再次从墨瓶里面飘了出来,在一张纸上飞快的书写起了起来,随后这张纸就像是一柄刀一样直直的朝着安森飞了过来,险之又险的擦过了他的面颊,然后深深的嵌在了床板之上。

    “呃呃…”

    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止住了安森的嚎叫,空气中开始弥漫起了一种诡异的气息,这种冰冷彻骨的寒意就像是顶级掠食者的凝视一样,让安森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扼住了咽喉般无法言语,只能瞪大双眼发出一阵阵粗重的喘气声。

    而在这之后,过了大约两三分钟之后,这张纸才缓缓的从床板上重新飞了起来,并飘到了安森的面前。

    血红色的字体带着一种让人悚然的寒意。

    “噗通…”

    安森整个人都无力的跪倒在了地面上,两只手无力的捂着嘴巴,整个人除了害怕的颤抖之外,却已经不敢多说任何一个字了。

    大概是因为表现出了相应的顺从,冥冥之中的‘魔鬼’并没有剥下安森的皮肤,羽毛笔平静的书写出了另一封信,它相对轻柔的飘到了安森的脚下,而安森本人也是手脚并用的将其捡了起来,并飞快的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