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教徒?
    日常防盗,请在这句话结束之后再进行订阅,切记,切记。

    随后,念力包裹着水流混合粘土,形成了恰到好处的泥巴,混合上干燥的树叶和灰分,将整个木柴堆都厚重的包裹了起来,几个洞口被念力掏出来,火星从顶端进入了木柴堆,将里面的细枝与树叶点燃,火焰一点点的向着下方蔓延过去,最后等烧到木柴到了暗红色的时候,一颗颗泥巴团将通风口堵住,失去氧气之后木柴无法继续完全燃烧,开始一点点的向着另一种物质转变过去。

    等到干硬的土壳被敲碎之后,清脆而乌黑的木炭从里面滚落了出来。

    不得不说,念力确实是一种非常实用的能力,在小莉莎从睡梦中醒过来之前,墨仁不仅烧出了大量的木炭,采了一些鲜花,还顺便用鱼,野菜和块茎做了一顿营养不错的早餐。

    “莉莎,我们一会就要离开这里了。”

    借着吃早餐的功夫,墨仁也是对一旁捧着木碗喝鱼汤的小莉莎说了起来:“葬礼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吃完了收拾一下,去跟你姐姐道个别吧。”

    “……嗯。”

    小莉莎的身子一震,随后没有言语,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一顿早餐吃的气氛比较沉闷,时间也很长,但是该来的总归要来,所以最终小莉莎还是放下了木碗,在墨仁的陪同下走出了山洞。

    山洞外,一片地势比较平缓的区域,一个由枯枝,木炭和鲜花组成的台子被安置在了那里,最中央的区域里静静的躺着莉莎的姐姐,尽管已经死了有些时日,但在低温的保存下这具尸体到也没有腐烂的迹象,她身上一些折磨过的痕迹被墨仁精心的修补过了,一件由树叶和鲜花编制而成的衣服穿在了她的身上,脑袋上还顶了个花环,这已经是墨仁能做到的全部事情了,而至于剩下的,交给莉莎去完成就可以了。

    墨仁没有打扰小莉莎,而是远远的离开了,让她能够与自己的姐姐单独的呆上一段时间。

    不过虽然墨仁离得比较远,但由超凡念体所带来的超级听觉,还是能让墨仁可以清晰的听到小莉莎的自言自语,包括她是怎样强忍着难过在和尸体对话,怎样一边流眼泪一边装作微笑,怎样跟尸体描述着自己现在的状况,以及最后是怎样抱着尸体嚎啕大哭。

    等到小莉莎的哭声渐渐停歇下来之后,墨仁来到了她的身旁,用摸头的方式安慰了一下这个可怜的小家伙。

    当然,少量具有镇定功效的激素也开始在空气中渐渐扩散了开来。

    “好了,跟她最后道个别吧。”

    墨仁轻抚着小莉莎的小脑袋,而随着他的心念微动,一根燃烧着的火把也是从山洞之中飞到了手中。

    “姐姐,我很好,请不要再担心我了……”大概是镇定激素的作用,小莉莎尽管脸上还有着泪痕,但说起话来却不是那么哽咽了,只见她一边用自己的袖子胡乱的擦着眼泪,一边对着尸体说道:“墨先生对我很好,如果姐姐你在天堂能看到爸爸妈妈的话,请记得告诉他们,我真的很好,我爱你们,希望你们能幸福,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送你姐姐走吧,莉莎。”

    在莉莎把话说完之后,墨仁也是直接将火把递给了她:“你姐姐已经等了很久了,别让她再继续等下去了。”

    “嗯!”

    莉莎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接过了墨仁手中的火把,将其放在了枯枝上面。

    这些枯枝和木炭上被墨仁淋了些油脂,这让它们很轻松的就被点燃了起来,而在墨仁利用念力制造出的狂风之下,这些火焰开始变得更为猛烈,它们吞没了周围的一切,包括木炭,鲜花,以及莉莎姐姐的尸体,所有的一切都披上了一片橙红的色彩。

    “姐姐……”

    莉莎呆呆的望着跳动的火焰,镇定剂让她的情绪不会太过于激动,但眼泪却仍旧止不住的流着。

    墨仁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在看到莉莎此刻的表现之后,他几乎立刻就将对方揽在了怀里,信息素配合上一些小动作,就这么安静无声的安慰着对方。

    很快,木炭就在狂风的鼓动之下燃烧了起来,树枝被烧成了灰烬,小女孩的尸体塌陷进了炭火中央,燃烧着的木炭埋没了她的身躯,蠕动着的泥土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封闭炉腔,在鼓风和保温层的双重作用下,木炭的温度从七百多度渐渐提升,最终提高到了一千多度,高温开始将一切有机物都还原成了无机物,灰烬取代了原本的身躯,而当一切都燃尽之后,只有白茫茫的余灰还保留着点点温热。

    墨仁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将骨灰装了进去,然后将其埋葬在了一颗苍翠的树木之下。

    而至于没有被装完的另一部分骨灰,墨仁稍微的思考了一下,随后就将其装入了自己的存储戒指之中,用一个极小的空间分区来进行单独存储。

    “走吧。”

    将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墨仁也是对着莉莎吩咐了一句。

    “嗯……”

    莉莎点了点头,随后,她就乖巧的被墨仁收纳进了存储空间之中。

    而在将一切都收纳完毕之后,墨仁整个人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简单的辨识了一下方位之后,只见他缓缓的从地面上飘了起来,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轰轰轰轰!!!”

    随着一连串巨大的音爆声响起,墨仁化作了天边的一道白线,朝着远方快速的飞去……

    ……

    从施库前往西盟,虽然听起来很遥远,但实际上坐飞机却用不了多久。

    哪怕不去主动突破音障,而是维持着比音速稍弱一些的速度,墨仁想要飞往西盟也不过只需要几个小时罢了。

    但出于对西盟那边能力者的谨慎,墨仁还是决定不直接用念力飞过去,毕竟这样做太鲁莽了,没准就会被什么东西给盯上,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大堆的麻烦。

    简单的翻阅了一下地图,墨仁决定不走空中,而是转为潜入海底,直接从施库的东边进入红海,然后一直在海底游到以色列,上岸走一小段距离,然后再潜入地中海,从地中海直接冲到摩罗哥和东班牙的交汇处的阿尔沃兰海,绕过菩提牙和玛德里,穿越英吉利海峡,一直越过河兰再重返地面。

    虽然这个线路比起直接飞过去要远很多,但相对于高空,深海之下的眼睛肯定会更少,而且潜入深海的话还可以随意的赤倮身体,好处还是挺多的。

    说干就干,墨仁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此刻自然也不例外。

    在确定了路线之后,墨仁仅仅只是简单的在施库找了一些耐贮存的食物,随后就一头钻进了红海之中。

    红海作为地球上盐分和温度最高的海域,其海底世界也是一副非常奇妙的景观,但墨仁对此却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在绿线的帮助之下,他很快就适应了深海的水压,并直接利用念力急速的移动着,而因为他在水中移动的速度太快,甚至还产生了超空泡效应,这让他在海底的速度也完全不弱于高空飞行,甚至因为不用注意一些有可能出现的诊察设备与能力者,墨仁在海底的移动速度反而更快一些。

    凭借着存储空间之中的大量空气,墨仁就算是换气也不必浮出海面,这更是进一步的加强了他这一路上的隐蔽性。

    于是,就这样,墨仁一边在海底急速的前行,一边利用水压锤炼着身体的强度,仅仅只是用了两三天的功夫,就顺利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西盟之中的某个国家……

    ……

    “哗啦……”

    礁石丛生的偏僻海岸上,一个身材极为强壮的男人从深海缓缓的里走了上来。

    “嗯,应该已经到了吧。”

    墨仁用念力抹去了身上的海水,随后环视了一圈周围,大脑开始迅速的运转了起来:“为了避免一些麻烦,总之先弄个合理身份再说。”

    想到这里,墨仁心念微动,整个人的身体开始迅速的蠕动了起来。

    几乎只是十几秒都不到的时间,墨仁原本强壮无比的身躯就开始迅速的软化,并最终变成了一个有着中东血统的瘦弱小男孩。

    在变化了身形之后,墨仁直接就开始朝着内陆的方向走去,因为现在是小男孩的模样,所以他也不怎么在乎自己的身上有没有衣服,就这样以一个正常人的速度朝着内陆走去。

    而随着墨仁不断的行走,他的皮肤表面也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一些变化,在掌控自我的精密操作之下,皮下毛细血管开始破损,血液渗透进入皮下组织形成大量的淤青,而一些不怎么严重的开放性伤口也出现在了他的胳膊,后背,以及腰腿之上,这些伤口配合上海水的刺激,有的开始红肿,有的则开始渐渐发白,而他的手指和脚趾皮肤也吸收了大量的水分而起了皱褶,所有的这些全部加在一起,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落难的孩童一样。

    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之后,墨仁终于遇到了两个本地人。

    对方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从外观上来看两人都非常的年轻,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

    很快的,他们就发现了墨仁。

    “保罗,快看那个孩子!”

    年轻的白人女孩看到了墨仁之后,立刻就对着身旁的男子说了起来:“你看到他了吗?”

    “当然。”

    听到了白人女孩的招呼之后,一旁的男青年保罗也是点了点头:“安格琳,他看起来像是一个难民的孩子。”

    “上帝,你看看他身上的伤口啊。”

    白人女孩几乎没怎么多想,直接就挣开了保罗的手臂,朝着墨仁快速的跑了过来,而且还一边跑一边满脸关切的对墨仁询问了起来:“孩子,你没事吧?”

    “……”

    墨仁当然不会与她交流的,因为很少有儿童难民会说除母语之外的其他语种,不过虽然墨仁现在无法说话,还他还是有办法与这两个本地人交流的。

    没有多说些什么,墨仁非常干脆的倒在了地面上。

    “噗通!”

    没有任何水分掺杂在内,墨仁在瞬间切断了自己对于身体的掌控,这让他摔倒的姿态十分逼真。

    “啊!”

    见到自己面前的小男孩突然倒在了地上,安格琳这边也是惊呼了一声,随后她就立刻蹲在了墨仁的面前,先是费力的将墨仁翻过来,然后用两根手指放在墨仁的鼻下轻轻的感受了一下,在发现墨仁还留有呼吸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松了一口气之后,安格琳猛地转过了头,对还愣在原地的约翰大声喊了起来:“约翰,你快过来帮帮我。”

    “安格琳,这种事情我们应该先报警的。”

    约翰对此似乎有些抵触,只见他微微的皱了皱眉:“你先不要离他这么近,他应该是在某一艘偷渡船上被运过来的,那里的环境又脏又乱,他或许会因此而染上某些传染病,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处理吧。”

    “约翰,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而已,他是无辜的。”

    安格琳望着远处的约翰,眼中满是善良与同情的神色,只见他对着远处的约翰说道:“约翰,我相信你是善良的,对吗?”

    “安格琳,这跟善良没什么关系。”

    约翰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的语气开始渐渐不耐烦了起来:“你为了这些家伙已经付出太多了,最开始他们管你要吃的,再之后他们偷了你的钱包,然后他们又试图強奸你,如果当时克林格没有在附近路过的话你已经完了,听着,安格琳,你已经为这群家伙们付出太多了,现在听我的,把他放下,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拿出的手机去报警。”

    “那只是他们之中很少的一部分人而已,他们大多数人都很善良,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安格琳似乎也被约翰的这种说辞给刺激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