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第二个异能器的功能
    (技术性防盗,请点再进行订阅,我已然放弃治疗。

    可是这边还没等墨仁说话,黑手自己就喋喋不休的解释了起来,只见他一边说一边在地面上继续的画着些什么:“他们在撕毁了协议之后,又将教徽改成了这么个东西。”

    墨仁低头一看,那是一个类似简笔画之类的简单图案,那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脸却是滑稽的卡通人物,手里还拿着一块建筑工地经常能看到的红砖。

    “……”

    这一刻,墨仁突然有些担心起了自己体内的猩红之力,如果说蓝线和绿线让自己渐渐的开始失去了人类的情感,那么墨仁很怀疑这个红色线条会不会把自己的性格转变成这种如同精神病般的存在,说实话这种迷之举动在自己看来确实是有点诡异的,至少墨仁自己是肯定不愿意变成这样的一个存在的。

    “他们管这个叫滑稽战神。”

    黑手说道。

    “……”

    墨仁稍微的沉默了一下,随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问你,你对猩红之力的了解有多少?”

    “猩红之力?”

    黑手听到墨仁说出这么一个词之后,也是在简单的回忆一下之后就直接叙述了起来:“那是红信徒们的力量本源,具体我也懂的不是太多,不过根据猩红教廷首领所说,能够获得猩红之力的红信徒都有成为神使的潜质,只不过这种能力因为是天外邪神最直接的一种恩赐,所以数量极为稀少……”

    “嗯,很好。”

    墨仁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么,接下来说说你对庭院和伊迪斯的看法吧。”

    “庭院的东西我并不清楚,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东西。”

    黑手缓缓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庭院的外围成员,庭院虽然分享了很多情报给我们,但我们对于庭院本身知道的却少之又少,在这一点上我绝对没有骗你。”

    “无妨,把你知道的讲出来就好。”

    墨仁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黑手的状态,发现对方似乎没有撒谎的迹象,于是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深绿庭院是一个学术气氛非常浓郁的组织。”

    黑手皱了皱眉:“我们的首领没有真名,不过在组织内部,我们都叫他答案者,也有人管他直接叫做‘解’,因为答案者几乎知晓这世间的一切谜题,所以很多组织内的人都会在内心有些疑惑的时候去找答案者解惑,通常无论是学术上的问题,还是内心有什么困惑,他都会给出一个完美的解答。”

    “哦,是吗?”

    墨仁的脸上故意露出了一个玩味的微笑:“那你为什么说他也是疯子呢?”

    “这……”

    黑手犹豫了一下,随后才用一种迟疑的语气说了起来:“因为答案者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他看向我的眼神让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嗯?”

    墨仁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用眼神示意着黑手继续说下去。

    “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探究的**。”

    黑手努力的试图用一种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他的首领:“那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就像是他正在更高的层次注视着我们一样。”

    “看来你对此有些抵触啊。”

    墨仁故意用一种有些玩味的语气对着黑手说道:“他应该是你的顶头上司吧,你这样说他没问题吗?”

    “答案者并不排斥别人对他的讨论。”

    黑手摇了摇头:“其实答案者的性格在信徒之中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好的那种了,他的疯狂其实完全可以被理解成对某些真相的狂热,除此之外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至少深绿庭院之中的氛围要比其他的信徒组织之中的氛围好多了……”

    “那苍白之网呢?”

    墨仁问道。

    “苍白之网……”

    黑手皱了皱眉:“这个我是真不怎么清楚,只知道他们的科技水平非常高,被他们控制的公司经常能放出一些非常先进的技术,至于那个伊迪斯,据说他是一个非常自傲的家伙,而且似乎有的时候似乎可以做到类似未卜先知的能力,但人却非常偏执,似乎正在为了某件事疯狂的囤积资源,施这边的铁矿收购就是他们在暗地之中操纵的,目的就是为了收购大量的矿石,至于具体做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

    “至于天命一族……”

    黑手摇了摇头:“他们太过于神秘了,只知道他们经常利用自身的能力去干涉天夏政权的走向,应该也是一群自以为掌控芸芸众生的自大狂。”

    “或许吧。”

    墨仁随口回应了一句,通过黑手所交代的这些事情,此刻他已经摸清楚了大部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于是也开始问起了另一些问题:“那么,你对于信徒的力量知道多少?”

    “力量?”

    黑手看了一眼墨仁:“你是指……”

    “邪神赐予信徒的力量,就比如我先前跟你提到的猩红之力。”

    墨仁简单的提醒了一句。

    “这……”

    黑手犹豫了一下:“我对于这种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无妨。”

    墨仁摆了摆手:“我已经没几个问题可以问你的了,如果接下来的表现你让我满意的话,我自然会放你们两个离开。”

    “那好吧。”

    听到墨仁这样的说法,黑手也是在沉吟了一下之后开口说了起来:“不同的信徒们对于这种力量的称呼并不相同,有的把这个叫做神恩,还有的将其称之为邪能,不过根据庭院给出的结论来看,每一个颜色派系不同的信徒,其力量的属性都截然不同。”

    “就例如灰信徒。”

    黑手提起了灰信徒,整个人的脸上都闪过了一丝厌恶:“他们热衷于背叛,痛苦,奴役,绝望,折磨,并把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奉献给他们的邪神,以此来换取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庭院对其给出的解释是他们的能力本身就是献祭,灰信徒具有将事物献祭给邪神,并以此换取渴望之物的能力,而至于献祭而来的能力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根据庭院的研究,那有可能是任何出现或未出现过的能力。”

    “嗯,跟我知道的差不多。”

    墨仁假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就这样继续说下去。”

    “红信徒的能力是改造。”

    得到了墨仁的示意之后,黑手也是继续的说了起来:“获得了猩红之力的红信徒,身体会逐渐的发生一定意义上的异变,但猩红教廷似乎对此有所隐藏,我们对于他们的能力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这种变异会让他们的实力变得非常恐怖,而且似乎根据每个人的不同,他们获得的能力似乎也并不相同,猩红教廷的某个神使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没有其他信徒的话,他只需要三天就可以毁掉整个人类明。”

    “……嗯?”

    黑手所说的这句话,让墨仁稍微的惊讶了一下。

    “咳咳,他说的这句话不可信。”黑手大概也意识到了这句话有点吓人,于是主动的解释了一下:“毕竟猩红教廷的人精神都不太正常,他们口出狂言也在情理之中,所以这种事情一般当个笑话听听也就算了。”

    “好吧。”

    墨仁眉头微微一皱,也算是暂时的接受了黑手的这种说法。

    “白信徒的能力我就真的不清楚了。”

    黑手有些无奈的说道:“苍白之网直到目前也没有流露出除了伊迪斯之外的任何信徒,他派出的战力几乎全都是各种改造兵种,以及各种高科技的武器,从这些高科技上根本推测不到他具体的信徒能力是什么,有人说他的能力应该跟一些高科技有关,也有人说他的能力可以看破未来,但至始至终也没有人真正的证实过这些。”

    “嗯……”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看破未来之类的应该不可能,毕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也不会是那副表现。

    “天命一族我就更不清楚了,鬼知道他们的能力是什么。”黑手耸了耸肩:“答案者应该知道这些,可是我对这个根本就不感兴趣,所以也从来没有询问过他,事实上族内很多人对此都没什么兴趣,信徒之间的争斗就让信徒们自己去闹好了……”

    ……

    就这样,墨仁接下来又向黑手询问了一些有的没的东西,而在全部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这才放过了对方。

    “好吧。”

    墨仁可以感觉到对方应该并没有骗自己,于是也是缓缓的松开了自己对斯旺的限制,从他身上缓缓的站了起来:“看在你没有骗我的份上,你们可以离开了。”

    说到这里,墨仁也是一伸手,斯旺胸前突然爆出了一朵小血花,一颗浸满了鲜血的种子自动飞回了墨仁的手掌之中。

    “谢谢。”

    见到墨仁并没有违背诺言,这边的黑手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本来也没有与你们为敌的打算,我只是受人所托要带走她的尸体好好安葬罢了,那个人不希望她的尸体在死后也要被不停的研究,永远得不到安宁。”墨仁摇了摇头,只见他一边打开了吉普车的后车门,一边从里面将小女孩的尸体拿了出来:“我已经在这片土地上享受很久宁静的日子了,如果不是你们执意不把她交给我的话,我也根本不会因此而出手,因为我对你们本来就毫无恶意,希望你们能清楚这一点,以后也不要再跑来打扰我。”

    “这次我们确实有点冲动了……”

    黑手看起来似乎也有些尴尬:“我以为你是敌对势力的人,想要抢走这个小家伙的尸体回去做研究,所以才引起了这场不必要的误会。”

    “哼。”

    墨仁听到这里之后也是故意冷笑了一声,只见他用一种不屑的语气故意说道:“你也不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如果我是你们敌对势力的人,此刻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放你们两个活着回去?”

    “呃……”

    被墨仁这么一骂,黑手顿时变得更尴尬了起来。

    “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了。”

    墨仁摇了摇头,随后也是将小女孩的尸体用公主抱的方式小心的抱在了怀里,转身朝着远处用力的一跃,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墨仁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二人的面前。

    而直到墨仁离开之后,这边的斯旺才用力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斯旺,没事吧?”黑手脸色一变,赶紧将这个高壮的家伙从地面上扶了起来:“感觉怎么样?”

    “都是一些小伤痛,应该没什么问题。”

    斯旺喘了几下之后也是摆了摆手:“回去找族里的医生帮忙调养一下就好了。”

    “看来他对我们真的没有杀心。”

    听到斯旺这么说,黑手这边也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后他就有点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居然能在非洲这种地方遇到一个颜色不明的信徒,这次任务回去我一定要找老板好好说一下,让他给我放半个月的假。”

    “跟老板说有啥用,还是直接跟答案者去说吧。”

    斯旺从嘴里吐出了一口带泥的唾沫,随后也是直接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上面:“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快回去,鬼知道那家伙会不会突然反悔,然后跑回来干掉我们。”

    “应该不会。”

    黑手递给了斯旺一瓶水,随后也是启动了这辆越野车:“他已经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暗示了,那就是他不愿意跟我们为敌,这次出手最多也只是为了那个小女孩罢了,我猜他至少跟这个小女孩有着某种关系,不过具体是怎么样的关系我就不清楚了,但从他的字里行间毫无疑问的可以看出来,他不愿意与我们为敌。”

    “他不愿意与我们为敌?”

    斯旺接过了矿泉水,一边漱口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不愿意与我们为敌还直接把我打了个半死?往我的气管和肺脏里面不停的灌那些淤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