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信徒
    “”

    墨仁表面上没有什么动作,但却把自身的一部分注意力悄悄的转移到了这个空间里面,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随着墨仁将一部分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空间的内部,一段并不是很长的信息也是突然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墨仁简单的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这一段信息记载的都是关于这个空间的功能,以及使用方法之类的东西,就像是产品简介和说明书一样,仅仅只是用意念稍微的扫了一下,墨仁就已经清楚了这个东西该怎么使用了。

    与自己推测的差不多,这的确是一个存储类的异能器,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可言。

    在那段信息之中,墨仁也是从中得知了这是一个第二能级的异能器,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制造出一个空间门之类的东西,用来存储和取出各种物质,纳入和释放的最大范围在十米左右,也就是跟存储空间的边长是相同的,而纳入物质的最大极限只要不超过空间本身就可以,体积和质量大的纳入和取出比较慢,体积和质量小的则取出和纳入速度比较快,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操作性可言了。

    不过稍微让墨仁有些在意的是,这个异能器的存储空间竟然是可以存储活物的,而且这个空间内的时间流逝速度基本与外界等同,这就意味着墨仁只要将这个空间存满氧气,就可以将一些不方便携带的生物直接丢进去,然后自己一个人独自赶路,也是节省了很多的麻烦。

    虽然那种绝对静止的存储空间也有它独特的魅力,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提升墨仁的实力,但不得不说,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是这种非静止态的空间要更加的适合墨仁。

    毕竟,无论是莉莎还是埃肯,这两个人自己总是带在身边还是太麻烦了,一旦遇到点什么突发情况,自己总是要分心去保护他们。

    “嗯,不错。”

    缓缓的点了点头,墨仁也是将注意力重新的从存储空间之中转移了出来,重新将目光对准了那边的黑手:“我的问题差不多已经快问完了,直到目前为止你都没有说谎,如果接下来你也同样不说谎的话,我就放你们两个人离开。”

    “你尽管问就是。”

    黑手此刻也差不多习惯这种一问一答的交流方式了:“我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全部告诉你的。”

    “好。”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双眼紧紧的盯住了黑手,用一种很慢却有些诡异的语气问了起来:“那么,你对信徒有什么看法?”

    “呃”

    听到墨仁所问的这个问题,饶是黑手已经有所准备,但却仍旧露出了一个有些愕然的表情。

    “不用担心我会怎么做,你尽管发表你自己的看法。”墨仁的脸上仍旧带着一种诡异的神色,但他的语气却非常的平静:“不管你怎么回答我都可以,但我不希望你说谎,我想你应该非常明白这一点才对。”

    “信徒”

    黑手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随后才有些面带古怪的说了起来:“我觉得他们无论每个人,都要比那些最疯狂能力者还要疯狂一万倍都不止。”

    “详细点说来听听。”

    墨仁双眼微微的眯了眯,他当然不清楚信徒到底是个什么玩应了,不过根据现有的一些证据来进行推算,墨仁认为自己是信徒的几率至少也在百分之五十以上,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高的几率了,所以墨仁自然有必要仔细的了解一下信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们跟能力者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地方到底在哪。

    好在自己这种诱导性的提问让黑手摸不清自己的底细,再加上自己侦测了对方的生命磁场波动,以及心跳和呼吸频率,可以将对方撒谎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与能力者,灭亡体这些能力源于自己身体的这一点不同,信徒的力量来自于他们所信仰的天外邪神,所有人都没有见到过这些所谓的天外邪神,科技也好,能力也罢,没有任何一个人曾真正亲眼的目睹过它们的存在,但偏偏这些信徒却能从这些无法解释的东西上获取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是如此的匪夷所思,寻常的能力限制手段根本就无法限制他们的力量,没有人能限制他们的力量,他们才是这个世界最深层的主宰者”

    黑手的表情有些疑惑,也有些阴沉,只见他在顿了顿之后也是继续说了起来:“这些信徒用光谱的颜色来区分自己的信仰,他们之中有的各自为营,有的充满敌意,也有的相互帮助,盘踞在资源与权力的顶端,无时无刻都想让整个世界陪着他们一起陷入疯狂。”

    “哼,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吗?”

    墨仁表面冷哼了一声,随后他也是皱了皱眉:“不过我指的可不是这些,我想让你说的是更细致一点的东西,比如你对每个信徒的看法。”

    “我认识的信徒并不多”

    黑手缓缓的摇了摇头:“算上我的顶头上司,我也不过就认识几个信徒罢了。”

    “无妨。”

    墨仁挥了挥手:“你尽管说吧。”

    “信徒们用光谱区分自己的信仰与力量源,现在世界上已经出现的信徒组织分别对应了散播在全世界的负教,行踪不明的猩红教廷,伊迪斯的苍白之网,还有我们深绿庭院,以及东方的天命一族。”

    黑手似乎已经慢慢的进入了节奏,语言也开始渐渐变得流畅了起来:“这其中,负教信徒们的光谱区分颜色是灰色,他们是最疯狂的一群人,他们以邪神之名做着各种惨绝人寰的事情,一边以这种方式传播各种负面情绪,一边推崇教徒们享受这种负面情绪,并且将利用活祭人类来取悦某些东西,换取力量,可以说是恶劣到了极点,现在不光是深绿庭院,就连猩红教廷和苍白之网都已经开始针对他了,负教正处于被其他几个组织联手打压的状态之中,现在的势力已经被削弱很多了,我认为所有的灰信徒是最邪恶,最残忍,最没有人性的疯子,他们必须被彻底的毁灭才行。”

    “嗯,很好,继续。”

    墨仁从黑手的话语之中已经听到了一些耳熟的词汇,此刻自然不会阻拦他,于是点点头也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猩红教廷我了解的不是很多,但他们毫无疑问也是一群性格诡异的疯子。”

    黑手皱了皱眉:“他们完全就是一群以自我为中心,完全不遵守规矩的疯子,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无法者,我甚至无法理解,庭院为什么曾经要选择跟他们合作,以至于当初在爆发了内斗之后,为了抚平当局者而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哦?”

    墨仁故意多看了一眼黑手,随后也是以一种看热闹的表情和语气对其说道:“倒是挺有意思,说详细些。”

    “猩红教廷的本部我们从来都不清楚到底在哪里,我只知道他们的首领是自称姓梵的女孩,还有三个实力极为恐怖的神使,不过恕我直言,我怀疑猩红教廷的信徒普遍在精神方面都有问题”

    黑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想到了什么很是糟糕的东西,这让他的脸都变黑了许多,随后他也是蹲在了地上,用戴着手套的手指小心的画出了一个图案:“他们的思维非常的跳脱,经常说出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奇怪言论,他们不仅没有责任感,而且还对很多事情都满不在乎,甚至连说过的承诺都可以立刻反悔,看,这就是他们的教徽,他们的首领曾经就是用这玩应跟深绿庭院达成了一个协议的。”

    “嗯?”

    墨仁低头朝着黑手画的东西看了过去,结果发现那是一个很圆的卡通脸,有着一个圆圆的脑袋,两个上弯朝着一旁看去的斜眼,以及一个巨大弧度的迷之笑容,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国内贴吧使用的旧版滑稽表情一样。

    不过当时如果墨仁没记错的话,那个表情应该叫斜眼笑,后来改版了换了图才更名为滑稽的。

    可是

    为什么是滑稽?

    饶是墨仁这般冷静的人,也是一时之间有些发懵了起来。

    “看到了吧,他们就是这样一群彻头彻尾的精神病。”

    黑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也是喋喋不休的继续说了起来:“这东西最开始我都不知道是个什么,直到后来家族里的一个天夏同胞跟我说,我才知道这是一个被称之为天夏互联网毒瘤的公司所制作出的一个表情,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东西当教徽,他们的大脑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

    第一次的,墨仁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提问下去了。

    “而且这还不算完。”

    可是这边还没等墨仁说话,黑手自己就喋喋不休的解释了起来,只见他一边说一边在地面上继续的画着些什么:“他们在撕毁了协议之后,又将教徽改成了这么个东西。”

    墨仁低头一看,那是一个类似简笔画之类的简单图案,那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脸却是滑稽的卡通人物,手里还拿着一块建筑工地经常能看到的红砖。

    “”

    这一刻,墨仁突然有些担心起了自己体内的猩红之力,如果说蓝线和绿线让自己渐渐的开始失去了人类的情感,那么墨仁很怀疑这个红色线条会不会把自己的性格转变成这种如同精神病般的存在,说实话这种迷之举动在自己看来确实是有点诡异的,至少墨仁自己是肯定不愿意变成这样的一个存在的。

    “他们管这个叫滑稽战神。”

    黑手说道。

    “”

    墨仁稍微的沉默了一下,随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问你,你对猩红之力的了解有多少?”

    “猩红之力?”

    黑手听到墨仁说出这么一个词之后,也是在简单的回忆一下之后就直接叙述了起来:“那是红信徒们的力量本源,具体我也懂的不是太多,不过根据猩红教廷首领所说,能够获得猩红之力的红信徒都有成为神使的潜质,只不过这种能力因为是天外邪神最直接的一种恩赐,所以数量极为稀少”

    “嗯,很好。”

    墨仁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么,接下来说说你对庭院和伊迪斯的看法吧。”

    “庭院的东西我并不清楚,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东西。”

    黑手缓缓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庭院的外围成员,庭院虽然分享了很多情报给我们,但我们对于庭院本身知道的却少之又少,在这一点上我绝对没有骗你。”

    “无妨,把你知道的讲出来就好。”

    墨仁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黑手的状态,发现对方似乎没有撒谎的迹象,于是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深绿庭院是一个学术气氛非常浓郁的组织。”

    黑手皱了皱眉:“我们的首领没有真名,不过在组织内部,我们都叫他答案者,也有人管他直接叫做‘解’,因为答案者几乎知晓这世间的一切谜题,所以很多组织内的人都会在内心有些疑惑的时候去找答案者解惑,通常无论是学术上的问题,还是内心有什么困惑,他都会给出一个完美的解答。”

    “哦,是吗?”

    墨仁的脸上故意露出了一个玩味的微笑:“那你为什么说他也是疯子呢?”

    “这”

    黑手犹豫了一下,随后才用一种迟疑的语气说了起来:“因为答案者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他看向我的眼神让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嗯?”

    墨仁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用眼神示意着黑手继续说下去。

    “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探究的**。”

    黑手努力的试图用一种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他的首领:“那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就像是他正在更高的层次注视着我们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