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百一章 学习使我快乐
    (技术性调整,请在十二点半再订阅本章,否则将会出现一些很麻烦的事情。小Ω┡说

    莉莎刚刚见到埃肯的惨状,此刻墨仁冷不丁的看了她一眼,她自然是有些害怕的朝着后面缩了缩身体,但怎奈何她整个人还在水泡之中,所以就算是想躲也是没地方躲的,只能用有些害怕的目光盯着墨仁,似乎生怕他也要给自己注射那些危险的液体。

    不行,不能用她来做实验。

    摇了摇头,墨仁考虑到了失败的后果,随后也是将目光从莉莎的身上挪了开来,随后念力爆之间,也是在不远的地方直接抓来了一只倒霉的小型野兽。

    这是一只狐狸之类的生物,此刻正有些胆怯的看着自己面前那如铁塔般高大的的墨仁。

    不过墨仁对于小动物可是一点爱心都没有,此刻直接将混合体液以各种方式注射到了它的体内,并静静的等待起了结果。

    “嗷嗷嗷呜呜”

    刚刚注射了才不到五秒钟,这只狐狸突然就开始惨叫了起来,随后它就开始疯狂的吐起了血来,几分钟不到的时间,它的粘膜和肌肉组织就开始渐渐融化了,再之后是其他的组织,没过几分钟整只狐狸就化作一滩黏糊糊的组织液,只留下了一张皮和骨骼还趴在了那一滩组织液之中了。

    “不行吗?”

    见到这只狐狸的变化,墨仁的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到底是因为动物与人类相差太大的缘故,还是因为改造有风险存在?”

    不过此刻地面上却只有一张野兽皮,显然是没办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的。

    于是,墨仁也只能无奈的先压下自己内心的疑问了。

    现在连个人都没有,墨仁自然也没有办法搞清楚这个问题究竟来自哪里了,不过就现在看来埃肯应该不会死了,这对于自己来说倒是一个比较不错的消息。

    不过埃肯虽然应该不会死了,但一时半会好像也醒不过来,于是墨仁在稍微的沉思了一下之后,也是又开始利用念力扩散到了周围很远的地方,开始抓起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来做起了试验。

    当然了,这次墨仁所做的试验并非是注射,而是接触性试验。

    他分别利用触摸,飞沫,体液等不同的传染方式配合念力去感染这些小动物,并观察这些小动物是否会因此而被感染。

    而在几个小时的接触之后,墨仁周围已经堆起了一大堆的野兽皮毛了,但好在他也已经彻底的找到了这种感染的源头到底是什么了,那就是血液与血液之间的传播,而除却血液之外,任何体液都无法导致病毒传播,也就是说就算此刻将莉莎放出来,只要她的伤口不接触到自己的血液,那么她就不会被感染。

    于是,莉莎也是获得了自由。

    “啪。”

    随着多层水泡轻轻的炸裂开来,莉莎整个人也是轻轻的掉落在了地面上。

    “啊”

    随着水泡的破裂,莉莎也是轻轻的掉在了地面上,整个人因为吓了一跳而出了一声惊呼。

    “感觉怎么样?”

    墨仁用念力将地面上的野兽残尸扫到了一旁,随后也是转过头对莉莎问了一句:“我不是指你内心的想法,我指的是你的身体,现在有没有感觉有不舒服的地方?”

    “没没有”

    莉莎对墨仁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所以此刻听到了他的问话之后,也是赶紧摇了摇头。

    “没有的话就好。”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之前遇到了一点麻烦,那座城市现在已经被毁了,所以我们要在这里稍微修整一下。”

    “嗯”

    莉莎对于墨仁的话一向都是言听计从,此刻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些其他的什么。

    “你先在那边休息一会吧。”见到莉莎没有什么问题,墨仁也是多少放了点心,在点了点头之后也是伸手朝着一旁的地方指了指,让莉莎在一颗树下先行休息。

    “嗯”

    莉莎点了点头,然后就乖巧的走到了树下,双手抱膝的坐在了地面上,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墨仁这边自然是没功夫理会莉莎在想些什么的,因为埃肯现在的状态有些麻烦,所以他肯定是要在这里好好修整一番的,而这肯定避免不了一个简单的避难所,好在墨仁现在的念力强度早已今非昔比了,所以他也是直接在附近找到了一个纯岩石构成的山壁,用几颗金属球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屋,然后把莉莎和埃肯带了进去。

    而在搞定了避难所之后,墨仁也是弄来了一些各式各样的食物,这些食物包括鱼类,浆果,野菜,以及一些植物根茎,和几只剥了皮的野兽。

    墨仁一心多用,将这些食物利用念力烹饪成了不同的方式,包括烤,煮,蒸,煎,拌,也是做出了几道看起来不错的野外美食,而这种野外烹饪的方式也是让莉莎有些好奇,以至于她都忍不住的多吃了几口。

    而至于埃肯,因为他还在昏迷的缘故,所以墨仁将所有的食物都各自取了一部分,然后将它们用念力碾成糊状,再将这种有点恶心的流质食物强行灌到埃肯的胃里,给他提供一定程度上的营养。

    而在将这一切都搞定之后,墨仁也是坐在了火堆旁静静的修炼了起来。

    血液如同江河奔流一样在血管之中涌动着,墨仁一边巩固着妄想开端的层次,一边也是在同时思考起了接下来的打算。

    先莉莎的能力对自己的帮助毫无疑问是恐怖的,所以自己不管怎样也绝对不能舍弃她。

    只可惜莉莎直到现在都无法使用她的能力,这对于自己来说有些麻烦,但直到目前来讲都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等以后方便的时候再好好研究一下原因了。

    按照现在的处境来看,自己被伊迪斯那个家伙盯上了,所以施库这个地方是不能继续留的,而除了施库这种战乱的国家之外,自己接下来能去的地方其实也不少,这里包括东南亚的某些国家,或者是西盟那边的几个国家,甚至如果隐藏的足够好的话,直接偷渡到亚美斯特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无论是东南亚那边的小国,亦或者是亚美斯特,其实都没有西盟对于墨仁的吸引力来的大。

    先不说西盟曾被称为‘能力者的天堂’,就单单是为了联系上若水跟自己所说的那个叫做安德斯的家伙,墨仁也绝对会往西盟跑上一趟的。

    毕竟,若水可是在信里信誓旦旦的说了,那个叫做安德斯的家伙是一个能力者,并且绝对可以帮助到自己。

    在市呆的那段时间,墨仁也没少跟若水相处,而也正是因为这份交流,才让墨仁愿意相信若水和张雅绝对不会骗自己。

    根据信上所记载的区域来看,安德斯应该是在西盟的一个老牌大国之中,一个能力者能在这样一个老牌大国里混的风生水起,没有自己的隐藏手段墨仁是断然不信的,而在这种先进而达的国家里,则更方便墨仁彻底的整理一下自己的不足之处,所以墨仁自然也是将自己的前往目标放在了西盟那边。

    在施库的这几场战斗之中,墨仁也是充分的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力量的暴增没有让墨仁被这种虚幻的强大所蒙蔽,事实上他已经敏锐的意识到了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随着念力的各方面属性不断的提升,墨仁现一些小手段已经不再适合自己来使用了,而这种现象在对付能力者的时候尤为明显,像是什么热武器组合射击,制造爆炸,刀片切割,这种小手段在面对能力者的时候显得愈无力。

    一轮重火器的齐射,甚至还没有墨仁用念力推动一颗金属球的威力大,这让这些小聪明变得相当弱智,而墨仁也在很早以前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种无力感在对付伊迪斯的时候几乎被放到了最大化。

    对方的高科技武器层出不穷,包括纳米震动刀,生化病毒,电浆射装置,电磁炮,电磁驱动模块,不明动力炉,微波武器,以及云爆弹,钨合金穿甲弹等各种各样的现代武器,这让墨仁甚至在不经意之间都吃了个不小的亏。

    墨仁意识到了自己知识储备量的不足之处。

    尽管相比于大多数普通的人来讲,他懂的已经很多了,但在一些专业的科研人员面前,自己仍旧跟一个猴子差不了多少。

    哪怕自己拥有强大的念力,强大的**,甚至性能极强的级大脑,但如果自己不懂的利用科技的优势,不懂该如何运用智慧的力量,那么自己也仍旧跟一只猴子差不多,而且还是一个空宝山却不知如何使用的级蠢猴子。

    墨仁不清楚自己的级大脑是妄想开端还是凡念体带来的,但很显然,他的大脑已经彻底的异于常人了。

    这种状态,简直就像是吃了大量的‘-’药物一样,那种彻底越了凡尘的级大脑,那种强大的计算能力,优秀的学习能力,过目不忘,恐怖的理解能力,毫无疑问这是一座堪比金山的宝藏。

    自己必须试着去利用它。

    不是利用它去战斗,而是利用它去学习!

    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所有可以帮助自己变强的知识,流体力学,工程力学,基本力学,量子力学,核子力学,生物化学,毒理,解刨学,心理学,哲学,电子信息学,分子生物学,数学,所有的这些知识都是无价之宝,是通往根源与神座的唯一门扉。

    知识本身是无法造成任何伤害的,但它一旦被危险的人掌握了,那么这些知识将变成比任何能力都更加恐怖的力量。

    意识到自己愚蠢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意识不到自己愚蠢。

    “呼”

    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问题的所在了,现在仔细的回味一下当初与伊迪斯对战的时候,自己的做法简直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好在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否则的话甚至连铅粉都没有办法盖在对方的身上,就会被微波武器烫死,或者被纳米刀直接切碎。

    自己的问题出在了知识储备量上。

    普通人的知识储备量已经明显不够用了,而级大脑拥有的各种恐怖属性,足以让墨仁在段时间内掌握大量自己正需要的知识。

    那么,接下来要尽快前往西盟了。

    在仔细的整理了一番自己前些日子的不足之后,墨仁也是在内心定下了接下来的目标。

    实力上的提升虽然也不能彻底放下,但至少侧重的重心要稍微的偏移一下,至少在掌握了一定量的知识之前,修炼跟学习的先后顺序要改一改了。

    “那个”

    就在墨仁正在闭目沉思的时候,轻柔的声音在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

    “嗯?”

    墨仁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莉莎,也是平静的问了起来:“怎么,你有什么事情吗?”

    “墨先生,我”

    莉莎此刻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是忐忑,她的双眼里面此刻写满了一种莫名的担忧:“墨先生,我能我想”

    “嗯?”

    墨仁的大脑冷静而飞的运转着,只见他微微的眨了眨眼,直接通过念感视角看到了她手心里紧紧攥着的一个小玩应儿,于是轻笑着说道:“你如果想问关于你姐姐的问题,我可以把她的尸体带出来好好的安葬。”

    “诶?”

    莉莎有些惊讶的看着墨仁,也不知道是惊讶于他的态度,还是惊讶于他可以猜到自己想法。

    不过很快的,莉莎的这种惊讶就变成了一种惊喜,只见她整个人都惊喜的瞪大了双眼:“真的吗?墨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我还可以送我的姐姐最后一程吗?”

    “我答应你的事情从来没有反悔。”

    墨仁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前杀死你父母的那些人,也已经随着那座城市一起死去了,你应该看到我之前是怎么对付那些野兽的,那些人的死法跟那些野兽没什么区别,都是在承受了无比的痛苦之后才死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