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百章 诡异的变化
    (技术性修改,请等十二点半订阅

    而在补充了些食物之后,墨仁也是稍微用念感视角在城市之中扫了一眼。

    结果也就是这么一眼,他直接就现了问题的严重性。

    整个城市都变成了一片人间炼狱。

    街道上,房间里,车顶上,诊所中,到处都是死尸,整座城市的人几乎已经死了一大半,而至于剩下的那一大半也正处在死亡的边缘线上,他们浑身溃烂的在地面上挣扎着,嘴里不断的呕吐着脓汁和内脏,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抽搐着,喉咙之中不断的痛苦低吟着,真的是说不出的惨烈。

    有的人死在了汽车上,这导致整个城市之中到处都是车祸,汽油和柴油流淌在了地面上,火灾不知从哪里蔓延了起来,将整个城市都映成了一片宛若末日般的景象。

    “……”

    即便墨仁的性情已经无比的冷漠了,在看到这种程度的灾难之后,整个人也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大概是因为轻而易举的制服了自己体内的病毒,所以墨仁并没有认为这种病毒有多么恐怖,但直到此刻他看到了整个城市那种宛如死域般的景象,他才意识到了伊迪斯给自己准备了怎样的一份大礼。

    即便是施这里常年处于战乱之中,也从未有人用生化武器屠光过整个城市,这已经不是用丧心病狂这四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尽管施内部的各种战乱几乎从未停止,但它毕竟也是一个拥有丰富资源的国家。

    这样的国家其一举一动,自然都是逃不过五大流氓国的观察,而伊迪斯竟然胆敢在五大流氓国的眼皮子地下使用这种生化武器,一旦五大流氓国现了这种武器的灭绝性和违反人道性,他所承受的压力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可即便如此对方却仍旧这样做了,那几乎毫无疑问的,伊迪斯与他的组织一定跟某些庞然大物有些勾结或是关联。

    而考虑到当地军阀与某些上位者的关系,伊迪斯或许与西方的一些古老财阀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真麻烦……”

    见到那宛如人间炼狱般的城市,墨仁也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埃肯所在的整个大本营都被伊迪斯给破坏成这个样子了,那么很显然,离开这里自然是迫在眉睫。

    稍微的思考了一下接下来的想法和打算,墨仁也是直接释放出了自己的念力。

    大概是没有掌握某种方法,所以墨仁无法将自己液化后的念力重新变成那种范围极广的气态念力,而也正因如此,墨仁现在并不能在一瞬间感知整个城市的一切信息了,所以他现在也只能用念力化作数条念力通道,然后用这些念力通道不断的扫过自己想要扫描的区域。

    就比如埃肯的军火和金。

    埃肯的金之中拥有不少的黄金和钻石,当然,还有一定分量的“成瘾”品,在战乱的施之中,这些东西的价值要远远过本地的钞票和其他的东西,而且相比于纸质的钞票而言,同等体积的黄金和钻石价值更高,而且更容易存储,无论是放在阴冷潮湿的仓之中,还是埋入深邃的土层里面都不会腐朽,所以这里的军阀自然是更喜欢这种真正的硬通货。

    此时此刻,所有的这些黄金和钻石全都被墨仁利用念力挪了出来。

    可尽管墨仁已经拿出了埃肯所有的黄金和钻石,但这些却没有很沉重,事实上它们加在一起的重量对于墨仁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而在搞定了这些黄金和钻石之后,墨仁同样也在埃肯的军火之中翻找了起来,将一些看起来威力还不错的武器带上了天去,比如高爆扎药,手雷,闪光弹,催泪瓦斯,还有火箭弹,重机枪,墨仁选择了所有这些以威力著称的热武器,并将它们一箩筐的用念力托举起来,带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不过同样是以近距离威力而著称的霰弹枪,墨仁却是一把都没有选择携带。

    这倒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而是因为它们所有的子弹都在墨仁对付伊迪斯的时候,被彻底的磨光了。

    在墨仁与伊迪斯对战的时候,因为墨仁通过念感视角看清了对方是利用芯片接管人体的,所以他猜测伊迪斯应该是以某种信号源来驱动那个机械躯体的,而机械躯体本身的接收模块自己又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就只能想办法遮蔽或干扰对方的信号来源了。

    很显然,铅是一种很好的屏蔽材料。

    埃肯老巢的那栋建筑物之中,他自己的房间里本来就含有大量的铅板作为防辐射措施,而这些铅板配合上大量的达姆弹和霰弹枪的铅弹,全都被墨仁利用石头碾磨成了细腻的铅粉,这些粉末配合上其他的一些金属粉末一起,被仔细的混杂在了沙尘之中,形成了一圈厚重的粉末状隔绝圈,并悄悄的跟沙尘一起粘在了他的金属外壳上面,趁着伊迪斯没有现的情况下直接阻隔了他的信号接收,这才让他的远程连接出现了卡顿和延迟的现象,进而被自己一拳又一拳的给拆了……

    液态念力转移物品的度很快,墨仁在原地没等上太久的时间,所有的那些热武器和黄金就全部被转移到了墨仁的身旁。

    而在这之后,墨仁也是再一次的利用念力包裹起了水流,与房间内部的莉莎交流了起来。

    因为不确定自己现在还是不是病毒的携带者,墨仁不敢直接与莉莎进行接触,而且同样墨仁也考虑到了整个城市之中到处都是的病毒,所以墨仁还是选择了先沟通一番,之后才利用大量的流水形成了一个九层结构的巨大水泡,将莉莎和仍旧昏迷的埃肯包裹在了其中,然后硬生生的用念力撕裂了整座安全屋,这才带着莉莎和埃肯快的离开了这栋恐怖的死城。

    这一次,墨仁一口气直接飞了大半个施,这才在一个无人区的深处停了下来。

    “你先在里面继续呆着,不要出来。”

    同样处于谨慎的考虑,墨仁没有在第一时间就解除莉莎周身的水泡,而是先从水泡之中将埃肯拖拽了出来。

    此时此刻,墨仁的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衣料,全身上下唯一的一件短裤还是他用黄金编成的,延展性极好的黄金被他拉成了非常细软的丝线,然后不断的将其编织,最终形成了一个粗糙而又土豪的纯粹黄金短裤。

    为了消毒,墨仁烧了一团滚烫的沸水,并将自己的全身都浸没在了这团沸水之中过了十分钟,以求彻底的杀死有可能存留下来的病毒。

    反正以墨仁现在的身体强度,以及对强热的特殊抵抗能力,使得几百摄氏度的高温根本就没办法伤到他,甚至在上千度的高温之中他也不会短时间之内就被轻易烧伤。

    在将所有的物品和自身都彻底消过毒之后,墨仁也是对埃肯做起了试验。

    墨仁收集了自己少量的体液,并将它混合之后分别以肌肉注射,静脉注射,口服,以及其他某些注射的方式打入了埃肯的体内,然后就在莉莎一脸疑惑的注视下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然而与墨仁猜想的差不多,这才没过多久,埃肯整个人的呼吸就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竟然变成了携带者么……”

    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看来自己虽然已经免疫了这个病毒对自身的侵害,但却变成了它的携带者,这下事情就变得麻烦许多了。

    “呃…呃……”

    埃肯整个人都开始无意识的抽搐了起来,他的血液流动度开始加,身体开始热了起来,大口大口的脓血被他吐了出来,整个人都是一副活不长的样子,显然已经是中了病毒,即将凄惨无比的死去。

    “到底还是大意了。”

    墨仁看到埃肯一脸痛苦的样子,整个人也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一颗金属球缓缓的飞到了埃肯的面前,他打算给埃肯一个痛快的死亡方式,这是墨仁现在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安息吧。”

    墨仁摇了摇头,随后银白色的金属球也是重重的朝着埃肯的脸颊落了过去。

    可也就是在金属球朝着埃肯落下的一瞬间,一件让墨仁怎么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生了。

    “呃啊啊啊啊啊!!!”

    原本马上就要被金属球砸个稀巴烂的埃肯突然出了一声可怕的惨嚎,随后他整个人以一种非人的度朝着一旁滚了过去,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金属球的轰击,同时金属球也是狠狠的砸落在了地面上,出了一声沉闷的轰鸣声。

    “嗯?”

    见到埃肯这种突然爆出的度,饶是墨仁也有些惊讶了起来。

    这倒不是说埃肯的度过了墨仁的念力,毕竟墨仁刚刚催动金属球的度也并不是很快,只不过埃肯能够在濒死的边缘躲开这一球,倒确实是有些过墨仁的想象了,于是在惊讶之余,墨仁也是直接闭上了一只眼睛,利用念感视角观察起了埃肯此刻的状态。

    而刚刚进入念感空间,墨仁就感觉到了一阵柔和的蓝光覆盖在了埃肯的身上。

    “这是……”

    柔和的蓝光从埃肯的腹腔渐渐朝着外面延伸着,它一点一点的将埃肯那淡到几乎看不清的身体转化成了一种淡淡的蓝色,先是腹腔,然后是胸腔,然后是大脑和四肢,它顺着血管一点一点的蔓延着,并没有杀死埃肯,反而是改造着他全身上下的一切结构,让他的生命磁场渐渐的增强了起来。

    埃肯的这种特殊变化,也是让墨仁多少的有些疑惑了起来。

    病毒的病效果自己也不是没见过,整个城市虽然不怎么庞大,但自己通过念力通道也能扫个七七八八,但无论是自己扫过的哪个区域,都已经彻底的沦为了一片死域,所有的人都死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与埃肯此刻的表现相同。

    他们都是挣扎,吐血,吐脓,然后在绝望中一点一点的融化,一些生命力比较强悍的人尽管没有死去,也只能在绝望中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此刻的埃肯非但没有死亡的迹象,反而整个身体好像还在进行着某种变化。

    这就很奇怪了。

    墨仁不是傻子,在简单的推测了一轮之后,他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的,于是他也是将目光转移了莉莎的身上。

    “呜……”

    莉莎刚刚见到埃肯的惨状,此刻墨仁冷不丁的看了她一眼,她自然是有些害怕的朝着后面缩了缩身体,但怎奈何她整个人还在水泡之中,所以就算是想躲也是没地方躲的,只能用有些害怕的目光盯着墨仁,似乎生怕他也要给自己注射那些危险的液体。

    摇了摇头,墨仁考虑到了失败的后果,随后也是将目光从莉莎的身上挪了开来,随后念力爆之间,也是在不远的地方直接抓来了一只倒霉的小型野兽。

    这是一只狐狸之类的生物,此刻正有些胆怯的看着自己面前那如铁塔般高大的的墨仁。

    不过墨仁对于小动物可是一点爱心都没有,此刻直接将混合体液以各种方式注射到了它的体内,并静静的等待起了结果。

    “嗷嗷嗷呜呜……”

    刚刚注射了才不到五秒钟,这只狐狸突然就开始惨叫了起来,随后它就开始疯狂的吐起了血来,几分钟不到的时间,它的粘膜和肌肉组织就开始渐渐融化了,再之后是其他的组织,没过几分钟整只狐狸就化作一滩黏糊糊的组织液,只留下了一张皮和骨骼还趴在了那一滩组织液之中了。

    “……不行吗?”

    见到这只狐狸的变化,墨仁的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到底是因为动物与人类相差太大的缘故,还是因为改造有风险存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