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猩红初显
    回到房间之后,墨仁直接坐在了地上。

    “啊……”

    见到墨仁一声不吭的坐在了地上,这边的小女孩也是小声的惊叫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就想伸出手来扶住墨仁。

    “不用,我没事。”

    墨仁摆了摆手,拦下了小女孩想要扶住自己的小手,随后左眼微微闭合,也是在小女孩的身上仔细的扫了一番,也是检查了一下她的部分身体情况,结果现这个小家伙的体内果然已经没有一点食物了,而且生命力场的强度也是稍稍有些暗淡,这说明她至少已经过二十四个小时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你先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在见到小女孩的状态不是很好之后,墨仁也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现在的这种状态之下,很难配合自己构造一些东西,所以倒不如先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再说。

    “我…不想吃……”

    小女孩缓缓的摇了摇头,拒绝了墨仁的提议。

    “我是在通知你,而不是询问你。”对于小女孩的这种态度,墨仁的语气也是变得冰冷了些许,他现在心脏和肺脏都爆掉了,自然没闲工夫还要哄一个小女孩的开心,于是也是直接说道:“如果你没有胃口的话,我会用念力直接把流质食物灌到你的胃里去,然后利用褪黑素和内啡肽来干涉你的大脑,让你强制进入随眠状……咳咳……”

    话还没说完,墨仁就因为念力没有彻底控制好胸腔内部的原因,开始干咳了起来。

    一些淤血和碎烂的组织被墨仁从嘴里吐了出来,随后在没有撒到地面上的瞬间就被墨仁用念力包裹了起来,扔进了垃圾桶之中。

    “啊…”

    见到墨仁竟然吐血了,这边的小女孩也是再次的惊呼了一声。

    “……自己出去,找埃肯要点流质食物。”墨仁是真的没什么精力能够放在小女孩身上了,于是此刻也只能这样冷冷的对其说了一句:“让你好好的活下去,这是你姐姐最后的愿望。”

    “……”

    听到墨仁提起了自己的姐姐,小女孩双眼之中的光彩也是明显黯淡了许多,随后她也是没怎么言语,在静静的点了点头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墨仁的房间,留下了墨仁一个人在房间之中静静的调养了起来。

    “呼……”

    见到小女孩乖乖前去吃饭之后,墨仁这边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损失了一个肺脏之后,他的呼吸也变得困难了许多,想要提供给细胞的足量氧气都开始变得艰难了许多,而且还要无时无刻的利用念动力模拟出心脏的功效,将静脉和动脉的血液泵入相应的血管之中,这虽然对念力的消耗并不大,但对整个人的精神压力却很大,毕竟不管是谁,在看到自己心脏炸了之后都很难平静下来。

    好在墨仁可以控制自己部分的大脑激素,所以此刻也是强行的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并开始试图修复起了这个巨大的创伤。

    只见墨仁的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悠长,妄想开端配合上绿色线条一起释放了起来,整个大脑以一种近乎频的状态运转着,念力心脏配合着单侧的肺脏,将富含养分和氧气的血液泵入大脑之中,让大脑可以在短时间内包吃住这个频的模式。

    无形无影的念力如同一根根钢针一样,精准的刺入了身上所有相应的窍穴之中,妄想开端在以一种可怕的度被墨仁修炼着。

    墨仁在提前凝练妄想极意之中的技能。

    他甚至连妄想开端都没有掌握熟练,只不过在这种危机的时刻,墨仁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只能选择强行凝练技能,在大脑尚没有那么庞大的计算能力的时候,强行让大脑进入“负荷”状态,然后强行演算出一个妄想极意之中的技能。

    在妄想开端和绿线的干涉下,在频的大脑飞运转之下,连墨仁都看不到的大脑禁区之内,一块常人所没有的垂体终于散出了一种隐隐的蓝色光辉,一条丝大小的蓝色线条在里面不断的流转着,让这颗血肉组成的垂体变得神秘莫测了起来,在各方面的刺激之下,这个特殊的垂体自诞生之后又一次的迎来了某种进化,在所有人都不清楚的上帝禁区之中,一抹蔚蓝正在逐渐的升腾而起。

    而就在这颗垂体缓缓成型的时候,墨仁的体温也逐渐的开始飙升了起来。

    频的副作用非常严重,几乎只是几分钟不到的时间,墨仁的大脑就因为热而达到了四十多度,而且这个温度还在因为频的缘故在不断的提升着,很快就要将墨仁的大脑活活烧融成一滩浆糊了。

    “……”

    墨仁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思考起了某种急救措施。

    在念力的干涉下,房间里的水管被直接粗暴的拧了开来,清凉的水流从里面快的流了出来,这些水流被墨仁控制着均匀的覆盖在了自己的身体表皮之上,随后又从另一边流到了厕所之中,清凉的水源几乎包裹了墨仁全身过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皮肤,这其中更是包括热量最高的头部,事实上除了两个鼻孔之外,墨仁的全身几乎都覆盖在水流之下了。

    高强度的冷水冲洗,这很大的缓解了墨仁体表的高温,甚至这些温度过低的血液回流到了大脑之中后,反而还抵消了大脑内部的部分热量,这让墨仁原本有些浑浊的思绪徒然一清,开始更快的构思起了妄想极意之中的技能。

    但随着技能的构思越来越完善,墨仁大脑之中的温度也是愈的高了起来。

    这种高温有些脱离了科学的范畴了,一种无法被理解的特异能量开始出现,生成,并转化成为了大量的热,让墨仁的脑细胞近乎沸腾。

    “呼……”

    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肺脏之中喷出的空气都是热浪滚滚,这代表着他的体温已经高到了一个非人的境地之中了,透过水流,墨仁可以看到自己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蔚蓝一片,这意味着自己的技能距离构建成功已经没多远的距离了,只不过这种可怕的高温确实有些麻烦,单纯的水流冲刷已经不足以带走所有的高温了,这让墨仁的体温再一次开始渐渐升高了起来。

    于是,墨仁在皱了皱眉之后,也是直接撕开了自己的部分表皮。

    在表皮被撕开之后,毛细血管以及部分静脉,动脉,被直接的暴露在了水流之下,尽管这样有着感染的风险,但却进一步的增加了水流带走高温的能力,在离开墨仁体表的水流开始变得温热时,墨仁逐渐上升的体温再次被他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而在体温被控制住了之后,墨仁的体内出现了一阵天翻地覆的变化。

    除却用于思考的大部分脑组织之外,墨仁的其余脑结构开始在一种淡绿色的液体影响之下缓缓溶解了起来,随后这些细胞开始重组成为了另一种更加复杂的结构,最后甚至用于思考的脑结构都开始缓缓的变化了起来,一种拥有更多皮层褶皱,更多神经元,更多垂体与腺体的大脑出现在了墨仁的颅腔之中,新生的大脑一边闪烁着浓郁的蔚蓝色光泽,一边开始散起了更加恐怖的热量。

    “唔……”

    瞬时之间,一种让墨仁有些难以承受的热量从自己的大脑之中迸了出来,这让他的意识都有些恍惚了起来,而两条鼻血更是直接从他的鼻腔里面流了出来,没有任何想要停止的迹象。

    这种热量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那些冲刷过墨仁体表的流水都变得开始有些烫手了。

    这意味着水流再也无法带走他身上的全部热量了。

    墨仁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但同时却又无比的清澈,自己的思想在浑浊和清晰之中不断循环着,陷入了一种非常奇异的状态,就仿佛下一秒即将死去,但却也会在同时脱成为另一种奇特的存在。

    而在外界,墨仁的念力性质也开始缓缓的转变了起来。

    埃肯所在的整个城市之内,一件件诡异的事情开始渐渐的生着,石块开始缓缓的飞到了天上,从水龙头之中流淌出来的水流倒悬着飞到了天花板上去,原本一个人就能拎走的板凳变得无比沉重,汽车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踩爆一样变成了一张张铁饼,一些人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愈轻盈起来,而另一些人则沉重的几乎跪倒在了地面上。

    这种状况,距离墨仁越近,就越是明显,甚至在埃肯的建筑物内部,几乎所有人都被一阵巨力给压倒在了地面上,连动一下都无比的困难。

    甚至,他们越是挣扎,这种压力就越是庞大。

    埃肯瑟瑟抖的匍匐在地面上,在他的身旁是一滩稀烂的肉泥,那是一个想要挣扎着起身的自己的手下,本来他已经顺利的挣扎起了半个身位,但就在下一秒他直接就被碾成了一滩肉泥,这也让埃肯想要挣扎的动作瞬间就凝滞了下来,只能任由这种力量压在自己身上,丝毫不敢作为。

    镜头重新返回墨仁的房间内部,这里几乎已经被水蒸气彻底笼罩住了。

    这是因为墨仁的体表温度太高导致的。

    那些水流在经过墨仁体表的时候,其中部分因为受热的缘故直接进入了一个较为高的温度,虽然不至于沸腾,但却也足以制造水蒸气了,所以在几分钟都不到的时间之内,这个房间就被水蒸气彻底笼罩住了。

    而就在整个房间的最中央,墨仁正双目紧闭的坐在地毯之上。

    与大多数人所想的恰恰相反,此刻的墨仁非但没有顺利的凝练出自身的技能,甚至整个人的状态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过人体极限的高温给他带来了不可逆的严重伤害,这让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力量开始进一步的暴走,更加猛烈的提高着大脑的温度,加着他的死亡过程。

    而在这生死的边缘之中,墨仁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

    墨仁亲眼看到了飞机失事的场面,看到了冒着黑烟的飞机坠入大海的景象,看到了母亲和弟弟微笑着与自己挥手道别的画面。

    “啊!!!!!!!!”

    猛然之间,墨仁突然仰头怒吼了一声,随后他的胸口猛然爆出了一阵无比骇人的红色凶光。

    “嗤啦!!!”

    随着一阵**撕裂的声音响起,一对儿狰狞无比的骨翼猛地从墨仁的肩胛骨上延伸了出来,这一对骨翼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它几乎足以将墨仁整个人笼罩起来,而在这之后,大量密集无比的血管就像是藤蔓一样,顺着肩胛骨一路蔓延了上去,覆盖了整对羽翼,在之后就是一些微小的肌肉组织,结缔组织,上皮组织,一张薄薄的皮膜转瞬之间就包裹住了所有的血管网络,在墨仁的别后形成了一对巨大的散热器。

    恍惚之间,墨仁控制着那些水流覆盖住了这一对巨大的赤红之翼,而随着大量水流的蒸腾而起,墨仁血液的温度也是开始不断的被冷却着,而那近乎融化的新生大脑组织也是缓缓的变得稳定了下来。

    在这之后,绿色的光芒与蓝色的光芒混合在了一起,共同笼罩住了墨仁的大脑组织,无数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化合物被各种腺体分泌了出来,这些化合物顺着血管流入了墨仁的四肢百骸之中,开始了一种无法被现代医学所理解的‘特殊改造’。

    而在墨仁的**变化过程之中,他胸口上的巨大创口也是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了。

    可就这样却还不算完,下一秒,墨仁的额头突然钻出了两个东西来。

    “咔…咔嗤……”

    随着皮肉被撕裂的声音响起,墨仁额头接近际线的地方,突然从皮肤里面钻出了两根如同王冠般的黑红色巨角,这两根巨角刚刚从额头之中钻出来,就闪烁着一种诡异的红色电弧,正在疯狂的跳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