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真正的永无止境
    恢复参数从六个小时完全恢复,变成了五个小时完全恢复。

    而持续时间,同样也从四个小时变成了五个小时。

    当然,这并不是说墨仁现在的恢复速度和持续时间等同,念力就可以永动了,因为墨仁计算恢复参数是彻底用光念力之后再计算恢复时间的,而持续时间则是全盛时期一直高功率消耗念力,直到耗光为止。

    可事实上,在消耗的过程之中,念力同样也是在恢复的,所以实际上的持续时间应该要小于这一点,但墨仁无法做到停止恢复念力的同时消耗念力,就只能默认消耗速度这样计算了,硬要说的话,这就有点像是给一个满溢的水池一边注水,一边又排水,最后在排空之后计算出的参数就是念力的消耗参数。

    不过尽管墨仁的能力整整暴涨了一倍,但这却并非是这一次修炼的最大收益。

    这一次墨仁的最大收益,实际上是念力在性质上的一种变化。

    在眉心的剧痛开始逐渐消失后,墨仁感觉到自己的念力似乎处于一个非常奇异的境界之中,在念感空间之中,所有的这些念力都变得十分粘稠,厚重,就仿佛是某种密度极大的高压蒸汽一样,这种浓稠到了极限的念力似乎只要受到一丁点的刺激,就会彻底蜕变成为某种液态的结构,但偏偏就是缺少了某种刺激,导致了这种变换没有进行下去。

    “液态”

    墨仁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回忆起了若水跟自己所说的能级划分。

    以自身的能力让一座小型城市彻底瘫痪或者毁灭,同时任何常规意义上的热武器,或者小规模的军队都无法对其造成严重威胁的能力者,基本上都可以被划分到第三能级里面,这已经是能力者之中比较强大的存在了。

    不过你的情况跟普通的能力者不同,连张雅都没办法禁掉你的能力,你的能力可能还有很多我不清楚的地方,所以针对普通能力者的等级划分对你应该不适用,但是所有的能力者在能级提高之后,这些能力都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回馈到自身,比如我现在的水分子亲和体质,所以当你发现自己的能力开始发生某种质的变化,甚至开始影响你自己身体的时候,应该就快要升级了。

    这是当初若水所说的原话。

    而就现在来看,墨仁的念力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即将转变的临界点了,只要稍加刺激,或许就会蜕变成为另外一种更为高级的形式存在。

    除此之外,墨仁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了。

    尽管墨仁还不清楚这种变化到底是由妄想开端带来的,还是由妄想开端刺激了念力之后才带来的,但他确确实实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跟以往不同了,在打开了血脑屏障,让那些药力渗透进了大脑之后,配合着念力所带来的全方位无死角的窍穴刺激,墨仁发现自己的大脑好像发生了一些说不出的变化。

    他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胀痛和开阔,还有一些声音。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在忽略了那种强烈的挤压和胀痛之后,墨仁首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强劲而有力。

    一次次强大的的心跳,让血液在自己的体内永不停息的奔涌着,让充沛的能量供入肌体,供入内脏,供入大脑。

    在高速血流的冲击之下,大脑尽管无比的胀痛,但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却从心底里渐渐的升了起来,就仿佛鱼儿回到了河流,植被沐浴着阳光,鸟雀飞翔于天际,整个世界都被摆成了最正确的姿态,一切都明亮,清晰了起来。

    声音,愈来愈多的声音。

    空气被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的震荡着,声带的震动,物体相互撞击之间的震动,烤肉上油脂受热飞溅后所带来的震动,肉汁滴落在炭火上后水分子受热急速蒸发时的震动。

    气体成为了最好的媒介,传递着万物之间最微小的震动频率,它们顺着空气传入耳孔,通过耳膜被人体感应,然后大脑将震动的频率转化为一个特定的形式,让墨仁的大脑感知到了“声音”的存在。

    只不过,这种声音清晰了无数倍,放大了无数倍。

    普通的人类因为大脑的本能,会忽略掉绝大多数毫无意义的声音。

    汽车引擎的轰鸣,昆虫求偶时的鸣叫,微风吹过枯黄灌木时的摇摆,民房内妻子与丈夫的吵骂,孩童的哭声,鸟儿拍打翅膀时的气流声,蚯蚓在土壤里掘进时的轻响声。

    所有这些有趣的,无趣的,有意义的,无意义的声音全部都被大脑接收了进来,随即这些信息被细致的分化,处理,反馈,墨仁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所有的这些东西,他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脚下几寸的土层之下有着蠕虫和蚯蚓,也可以清楚的听到不远处那个丈夫所说的每一个粗劣单词,声音给他提供了无比详细的信息,让墨仁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但还不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在墨仁睁开了双眼之后,世界再一次的出现了变化。

    一双蔚蓝色的眼眸就仿佛两颗通透的蓝宝石一样,这让墨仁看起来无比的冷静与淡漠。

    而从墨仁自己的视角来观看的话,则是整个天地都变得无比明朗了起来,就仿佛这世界被拨开了一层迷雾,一层薄纱,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通透,视觉信号以一个完美的形式被大脑接收,以前被忽略掉的那些最细微的部分也被大脑彻底的反馈到了意识层面上,让墨仁可以看到物品最细微的纹路与痕迹,只要双眼所注视到的地方,几乎没有任何遗漏的可能性。

    他能看到细小的蚊虫在空中飞舞的轨迹,也能辨清灌木丛上所有的叶片数量,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如此美妙,如此完美。

    “呼”

    感受到这种前所未有的畅爽,墨仁满意的点了点头,并将肺内的空气缓缓的吐了出来。

    随即,他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无数的气味信息就像是爆炸一样涌入了墨仁的脑海之中,泥土的芬芳,淤泥的恶臭,饭菜的味道,空气中的各种微小粉尘,颗粒,硫化物,碳,氨,氯,每个人身上的体味,花朵挥发出的芳香油的味道,鸟类身上的味道,牲畜们的味道。

    墨仁不清楚狗是怎么想的,但他现在却毫无疑问的拥有了一个比狗还要灵敏的鼻子。

    大脑的胀痛给墨仁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冲破了血脑屏障之后,墨仁感觉自己好像升华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上,真正的与“凡人”拉开了范畴,仿佛全身的设备都在大脑的带动下开始了一轮替换与更新,硬件被替换,软件被更新,一种宛如新生的感觉在墨仁的心底里油然升起,也让他明确了妄想开端的技能到底该如何去构思和设置。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

    没有言语,墨仁转过身来,缓步的朝着丘斯的大本营走了过去。

    很快,他就走回了丘斯的大本营之中,因为这里已经被埃肯彻底的控制了下来,所以墨仁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只见墨仁缓缓的走到了丘斯出事的房间里面,注视着丘斯那已经开始有些膨胀腐烂的躯体,之前墨仁吩咐过埃肯要保留住现场,所以尽管丘斯已经在炎热的天气下开始逐渐发臭,却也没有人敢搬走他的尸体。

    墨仁静静的看了一眼丘斯,随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房间之中弥漫着的所有气味,在此刻几乎全都被墨仁吸入了鼻腔内部,其内部嗅神经系统和鼻三叉神经系统在相互作用之下,让大量的气味被转化成了信息,并反馈到了大脑之中,随后墨仁的大脑高速运转,开始判断起了这些气味的来源,分辨,推测起了这些气味的构成。

    男人的体味,女人的体味,烟味,各种组织液的味道,细菌分解蛋白质后产生的硫化氢,尸胺,分泌物的味道,血腥味,香薰味,香水味,排泄物的味道

    所有这些味道被墨仁在大脑之中仔细的归类,并构筑出了其来源和气味释放出的大致时间。

    在那之后,墨仁的念力微动,破碎的门板顿时就自动飞到了墨仁的面前,在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内重新组成了一扇大门。

    “”

    墨仁轻轻的在门板的中央嗅了嗅。

    这里,是所有裂痕最为集中的区域,可以看出这扇门就是在这里被人一拳轰开的,而在超级嗅觉的帮助下,墨仁记住了这种微弱的气味。

    已经过了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气味已经明显变淡了许多。

    墨仁闭目体会着这种已经明显微弱了许多的味道,整个人的内心变得异常冷静,只见他再一次的看向了丘斯的身体,在念力的作用下他的身体被很轻易的撕成了碎块,而墨仁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并从这些碎块之中挑选出了一块位于上腹断口处的碎块。

    尽管这些尸块已经开始变得发臭了起来,但墨仁还是从这块碎肉上嗅到了一丝别样的气味。

    那应该是一个男人的味道。

    丘斯身上的气味来自于他的伤口创面,所以绝对不可能是其他人留下的,这应该就是那四个能力者之中的某个人所留下的气味,他或许是出于好奇,或者是处于什么别的恶趣味,总之他触摸了丘斯的伤口创面。

    这对于墨仁来讲,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

    比起体味,血腥味总是更加容易被辨别出来,尽管这群能力者或许也擦拭了自己的手指,但血腥味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擦掉的。

    于是,墨仁化身成为了一头野兽,开始顺着这些味道搜寻了起来。

    在丘斯大本营不远的地方,墨仁发现了一处轮胎的痕迹,并通过嗅觉找到了一小撮微红的土壤。

    这些土壤并非是丘斯所在城市的土壤,丘斯所在的这处城镇土地贫瘠,到处都是干硬的黄泥,所以是断然不会出现这种富含氧化铁的红色土壤的,于是墨仁的嗅觉名单上又多出了一条线索。

    顺着轮胎留下来的痕迹,粗劣的尾气残留,以及空气中几乎微不可寻的血腥味,墨仁朝着一个方向不断的搜寻了过去。

    途中,墨仁还找到了一些酒瓶,子弹壳,牙签,甚至是纸团,避套之类的物品,而这些东西上面的气味几乎毫不掩饰的向墨仁指明了一条道路,让墨仁得以不断的追寻下去,而在花费了差不多大半个夜晚的时间之后,他终于来到了一处类似对方大本营之类的地方。

    这可跟埃肯或丘斯的那种建筑物完全不同。

    此时此刻,展现在墨仁面前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基地,一个灯火通明,有着瞭望塔,站岗士兵,巡逻车辆的森严基地。

    看来就是这里了。

    墨仁一边这样的想着,一边闭上了左眼,扫了扫周围的这些士兵。

    念感视角之下,墨仁并没有在这里发现能力者,但在基地的地下某处,他却看到了几个柔蓝色的身影。

    稍微的考虑了一下,墨仁还是决定先试一波再说,于是无形念力瞬间升腾而起,也是直接覆盖在了整个基地之上,开始挑选起了某个相应的“人选”。

    墨仁现在的念力半径足足有八百米之远,这个范围几乎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第二,甚至是第三能级的能力者,所以墨仁没花费太久的时间,就找寻到了一个级别看起来挺高的士兵,并直接用念力敲晕了他,像是提线木偶一样接纳了他全身的控制权,让他一边半睁着眼睛一边低着头,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但才没走多久,墨仁就遇到了一个麻烦。

    在门口的关卡处,这些士兵盘问着每一个出入的家伙,哪怕是自己的上级也同样要接受盘问,这意味着墨仁必须要换一个处理方式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