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妄想开端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仁控制着大脑分泌了一定量的类内啡肽,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燥怒的心情。

    而重新冷静下来之后,墨仁也是开始思考起了更多的寻找方式。

    虽然自己并不能确定这群人跟之前袭击自己的人是同一伙,但根据丘斯手下那群人的形容来看,那个为首的中年男人确实与德伦极度相似,甚至纷纷指认墨仁画出的画像就是为首的那个人,联想到德伦肉酱般的尸体神秘失踪,墨仁多少还是对此有着一定的怀疑,甚至他已经开始猜想,对方是否最开始就不是想要对付埃肯,而是想要对付身为能力者的自己。

    “有明确目标的能力者组织”

    墨仁走在老旧的城区之中,大脑也是不断的开始思考了起来。

    如果说对方的目的是那两个女性能力者的话,那么他们应该不会单独抓走那个小女孩,就算是假设他们是想培育新人才带走的小女孩,但也没必要伏击自己,再加上那个探测器,以及与德伦极度相似的那个神秘能力者,墨仁猜测这个组织很有可能在狩猎某些能力者。

    能力猎人这种存在,之前在与若水聊天的时候,也谈到了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尽管能力者相对于普通人而言较为稀少,可是他们所能带来的价值却难以估量,无论是灵活的运用其能力,还是将其培养成最隐秘的杀手,甚至用来取悦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上层的那一小撮人而言,他们都是非常好用的“工具”。

    能力者的能力千奇百怪,有些能力被用到各种专业领域上面,远远要比他们用能力相互战斗能带来更多的东西,一个毫无战斗力可言的透视能力者,在工业领域上创造的价值无疑是非常巨大的,无论是金属探伤,还是地下矿物搜寻,精密结构的掌握,维修器械,这些毫无疑问都可以给企业,乃至国家带来不可想象的巨大利益。

    诸如此类的能力者还有很多。

    比如可以增强机械整体强度和精度的物体强化。

    可以清洁被污染的水源,提纯某种材料纯度的定向分离。

    将局部温度永远锁定在某一个相应刻度上,用来满足一些特定需求的温度恒定。

    亦或者是像墨仁现在想要寻找的这个小女孩一样,干脆就是可以创造无法损毁的物质材料的能力者。

    这些能力者们或许在战斗这方面上没有墨仁来的强大,但他们能够为整个人类所做出的贡献却是难以想象的,他们在重工,医疗,化工,电子,能源等各种行业上所创造出的价值,都是墨仁绝对无法取代的。

    也正因如此,有些人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利益。

    这些人位于这个世界最顶端的位置,有人称他们为财阀,有人称他们为家族,也有人称他们为巨鳄,称他们为资本在能力者出现之前,他们曾平稳而悠久的统治着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财富,财富为他们进一步的带来了世人难以想象的权利,而权利守卫着他们的财富,他们周旋于这两者之间,控制着世界上许多涌动着的暗流。

    甚至,在能力者出现之后,他们也仍旧端坐于这世界的云端之上,未曾跌落过哪怕是半分半点。

    这个世界充满了秩序,而他们就是订制着这些秩序的存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甚至自诩为活着的神明,用金钱和权利掌控着芸芸众生,让这个世界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式运转,享受着这世界上最美好的光景,哪怕是强如第五能级的能力者,也没有办法影响到他们,数百年,数千年延续传承下来的基业,让他们宛如一颗擎天之树般牢牢的扎根在了地球之上,任何人都无法撼动其分毫。

    而当他们站在权利与金钱的顶端时,贪婪让他们渴求起了更多的东西。

    譬如所有历史上的统治者们所拥有的共同愿望。

    永生。

    能力者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这个希望。

    这些人觊觎着那些渴望已久的东西,所以能力者被他们当做了一扇门,一扇能够通往神国的大门,让他们能够如同神明般的永恒不朽,在无尽的时间里一直统治着整个世界,享用着这一切人间繁华。

    于是,他们倾注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财富和权利。

    而同样的,为了追求这些东西,一些能力者背叛了他们的同类,他们与普通人合作,四处抓捕着其他能力者,并把他们按倒在了解刨台上。

    这些能力者们被不断的解刨,注射,在实验室和监牢之中绝望的等死,而他们唯一的价值,就是为了让科学家们获得更多的经验,为这些上位者们的永生之路铺上一块不起眼的砖石。

    这些被用于试验的能力者们普遍都是变异,血脉,或古代系的能力者们,他们的**与常人最为不同,所以能够获得的试验资料自然也更加的珍贵,无论是传说中近乎不朽的龙之血脉,还是变异系之中自愈因子,亦或者是古代系之中的永生秘典,这些上位者的猎手们用一种比逆鳞更夸张的形式,在全世界所有动乱的区域内搜缴着这些能力者们,最终把他们绑在手术室之中。

    而除了这些可以被用来做实验的能力者之外,剩下的能力者们同样也逃不了被捕捉的命运。

    先前也说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能力者不擅长战斗,但却在某些专业领域上面有着惊人的价值,而这些能力者们同样也被这些上位者们,被这些狡猾的猎手们盯上了。

    这些能力者之中,有的可以辅助工厂进行生产,有的可以被用来娱乐,还有的一些更是打破了一些上位者们订制下的秩序,让整个世界的运转出现了紊乱和凝滞,让坐拥无数财富的他们感觉到了脚下金山在震动,权利在倾斜。

    就例如若水曾跟墨仁所说过的一个西盟的野能力者。

    那是一个被称之为黑皇的男人,他在数年前就已达到了第五能级,并被很多国家都公认成这世界上最难缠的几个能力者之一,与冰联的晶帝,天夏的心主,还有美亚的祸龙处于同一个等级。

    黑皇的能力是场域系的元素操纵。

    并不是操纵地土火风那种魔法学说之中的元素,而是元素周期表之中的元素,然而与所有的能力者都不同,他的能力是操纵碳元素。

    作为能力者之中少数有脑子的能力者,他在第三能级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碳元素的同素异形体的构成,也就是说他可以通过无所不在的碳元素组成大量的钻石,这曾给他带来了难以置信的财富,也让他登上了全世界最大的钻石出口商,以及所有珠宝商们的黑名单之中。

    直到现在,在西盟也仍有好几个国家在通缉他。

    珠宝商想杀死他,因为他随时随地都可能让珍贵的钻石变得一文不值,国家想抓到他,因为碳元素作为新时代最具有价值的材料,无论是石墨烯,还是碳纳米管,亦或者是工业领域上的巨量金刚石需求,黑皇所能带给一个国家的潜力都难以估量,如果能够控制住他,能带来的利益足以让任何一个超级大国为之疯狂。

    “能力猎人么”

    墨仁静静的回忆着若水曾跟自己讲过的那些事情,也是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棘手性。

    这些猎人们虽然自己的水平参差不齐,但他们背后的东西太恐怖了,资本作为统治了西方超过数个世纪的存在,他们的权势之大简直难以想象,只要自己还在这颗星球之上,那么几乎没有哪里是绝对安全的。

    如果这些家伙注意到这个小女孩的潜力,那么自己将会陷入一个非常麻烦的境地之中,甚至搞不好的话连自己都要赔进去也说不定。

    就现在的状况来看,这些猎手们应该还没有第五能级,或者说还没有出动第五能级。

    墨仁缓步的走在干硬的土道上,也是开始静静的沉思了起来:如果想要把那个小家伙给弄出来的话,就必须要趁着他们发现她的潜力之前,或者趁着他们离开这个国家之前,而为了以防万一,我自己的实力也要尽快的提升起来,否则的话一旦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我自身所遭遇的危险也会成倍的增加。

    想到这里,墨仁也是重新回到了丘斯的大本营里,找到了正在静静等待着自己的埃肯。

    “埃肯,我有一个计划”

    才刚刚找到了埃肯,墨仁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跟他说了起来:“我要更快的得到那些材料,怎么去做我不管,但你必须在一天之内给我把这些东西弄到手。”

    “呃?!”

    听到了墨仁的话之后,埃肯整个人都瞪大了双眼“一天,一天的时间也太紧了,墨先”

    “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可以找别人合作。”

    墨仁平静的说道。

    “这”听到墨仁这么说,埃肯的脸色也是骤然紧张了起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还是墨仁第一次以离开来威胁自己,不过没有直接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自己,这也让埃肯稍微的有些惊讶,只见他面露犹豫:“墨先生,这件事我会尽力去办”

    “还有。”

    墨仁见埃肯点头了,此刻也是继续的说了起来:“我要你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这群人给我找到,方法不限。”

    “呃”

    这一次,埃肯的脸色是彻底的苦了下来:“墨先生,您这不是难为我嘛,连您都没找到的东西,我们这群普通人要怎么找啊?”

    “这我不管。”

    墨仁摇了摇头:“你也可以把这当成是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连这点要求都办不到的话,那我就算把你扶持成为施库最大的军阀也没有必要,因为就算是给废物再多的资源,他也只能是一个废物,而你唯一能够证明自己不是废物的方法,就是把这两件事用最快的时间办好。”

    “好吧,我尽力。”

    埃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头痛:“但我需要帮助,墨先生。”

    “我会替你杀掉所有人。”

    墨仁平静的回答道。

    而在这之后,一种危险的气息开始缓缓从墨仁的身上散逸了出来

    事实证明,埃肯没有让墨仁失望。

    在短短一天的时间不到,他就成功的搞到了墨仁想要的那些东西。

    这里不得不说,埃肯这个人虽然有些胆但其智商还是挺够用的,他竟然通过网络和金钱的力量,诱骗了一些天夏边境城市之中最底层的家伙们前来施库,他先给许多人发布了定金,让这些落魄的人用定金购买药材,帮他们打通关系,越过边境,然后制造身份,让他们带着少量的材料飞往其他的地方,然后再转机飞往施库。

    为此,他光是为了打通关系,就花费了非常高昂的价格。

    但好在这些钱没有白花,虽然很多人都在受到了定金之后失去了联系,但埃肯本来就多做了一手准备,所以愿意过来的这帮人还是带来了足够多的材料,埃肯这边也说到做到,他给了这些愿意过来的人约定的金钱,然后把他们送了回去。

    而至于墨仁,在寻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这些猎手们的踪迹之后,也是直接拿着这些材料修炼起了妄想开端。

    作为妄想极意第一层的功法,妄想开端的第一步是冲破血脑屏障,本来这一步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但怎奈墨仁对于掌控自我已经修炼到了一个非常精通的层次,而有了掌控自我作为铺垫,冲破血脑屏障也变得很容易了。

    药物,矿物,配合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些被调配成了特制的药物,通过窍穴和内服来进行吸收,让药效通过血液流入大脑之中,不断刺激大脑进行一种未知的进化。

    在第二天日落之前,墨仁已经彻底的打通了血脑屏障,大脑在药物的不断刺激之下,念力再度暴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