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完美材料
    墨仁用指尖轻轻的划过床铺上的那些斩痕,抚摸着那些实木和金属骨架上的断口,脑海之中不断的思索着这一切的合理解释:

    变异,血脉,古代,改造,场域,规则,论外,墨仁之前无论是在周家,还是跟若水之间的交谈,他都已经充分的了解了这七大系的归类和从属了,所以此刻,他是开始思考起了这个小家伙的能力归类。

    “埃肯。”

    墨仁突然叫了声一旁的埃肯。

    “墨先生,怎么了?”埃肯瞬间就反映了过来,并立刻问了起来:“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忙的吗?”

    “去问问你的眼线们,昨天那群能力者在离开的时候,手里有没有拿着一把银色的武器,或者有没有带着什么长条形的包裹。”墨仁平静的对埃肯说道:“把所有详细的细节都告诉我,在这件事情上,我不希望出现任何纰漏。”

    “好…好的……”

    埃肯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就转过了身,朝着门外快步的走了过去。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墨仁却突然现了一点端倪。

    “嗯?”墨仁用念力抓过了丘斯掉落在了地面上的小半截手臂,但正当他拿开了手臂之后,却现那厚厚的地毯上有着一个隐隐的小口子,这让墨仁的双眼立刻就微微的眯了起来:“这是……”

    在看到了这个奇怪的小口子之后,墨仁立刻闭上了一只眼睛,念感视角瞬间降临,这让墨仁看到了这个小口子下方的东西。

    这个裂口足足有一米多深,周围全都是厚实的钢筋混凝土,但此刻因为这个裂口的缘故,所有这个裂口附近的钢筋全都被切断了,这些钢筋的切口同样光滑无比,而在这些钢筋和混凝土的最深处,一柄粗劣的淡蓝色武器正卡在了这个地缝之中。

    “埃肯,等等。”

    墨仁叫住了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埃肯,同时念力也是拉扯起了这柄淡蓝色的粗劣武器。

    “嗯?”

    埃肯倒是没有多想,直接很听话的就停了下来;“墨先生,不用问了吗?”

    “不用问了,我已经找到它了。”

    墨仁缓缓的抬起了手,念力缓缓的拉扯之中,地面上也是缓缓的升起了一柄粗劣的银色金属长刀。

    “这…这是……”

    埃肯看过自己手下传过来的视频,此刻自然认出了这把长刀,此刻双眼也是忍不住的瞪大了起来:“这把长刀就是杀死丘斯的武器!”

    “嗯,没错。”

    在念力的作用下,这柄粗劣的银色长刀直接就飘到了墨仁的手掌之中。

    与任何其他的金属都不同,在这把刀在刚刚落入墨仁手掌之中的时候,墨仁就已经意识到了它的不同之处。

    沉重,光滑,冰冷。

    这是这把刀给墨仁的第一印象。

    比起一些同等体积的合金要沉重大约百分之三十左右,不至于沉重到难以使用,但这个金属确实要比一般的金属都要沉,而且表面非常的光滑,甚至墨仁已经用力握紧了这把刀的刀柄,可却仍旧无法用力的握紧它。

    墨仁感觉手里面握着的就好像不是刀柄,而是一条不断乱钻的黄鳝,滑腻的表皮配合上粘液,根本就无法用力的攥紧,更不要说拿着它到处挥砍了,估计如果不用念力加固的话,只怕一刀用力挥下去,这把刀自己就会脱手而出,成为一把可怕的暗器。

    “这把刀……”

    墨仁静静的看着这把粗劣到了极点的银色长刀,开始迅的思考了起来。

    想到这里,墨仁也是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造型粗劣的银色长刀,开始试探性的用念力掰了掰。

    顷刻之间,过了数百公斤的力量就被作用在了银色长刀的两端,可是这足以掰弯钢筋的巨力,竟然没有让这柄银色长刀有任何的变化,甚至连微微的弯曲都没有,整个刀身纹丝未动。

    “嗯?”

    这种惊人的坚固程度让墨仁稍稍的惊讶了一下。

    “埃肯,离开这个房间,躲到你能躲开的最远的距离,我要完成一个很危险的试验。”墨仁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期待,他开始对这种特殊的金属物质感到好奇了,这种远远过了特种合金的异能金属,已经成功的吸引起了墨仁的注意力。

    “啊?”

    埃肯先是一愣,但很快他就反映了过来:“好,好的,我这里就离开!”

    这一次,埃肯没有任何的废话,只见他眨眼之间就离开了丘斯的房间,随后就以一个极快的度朝着地面上跑去,然后带着自己的眼线朝着更远的地方躲了过去,显然是非常相信墨仁所说的话语。

    没过多久,埃肯就彻底躲好了。

    “呼……”

    见到埃肯躲好了,墨仁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开始在这柄长刀上不断的施加起了更强的念力。

    一吨,两吨,五吨,十吨,长刀竟然纹丝未动。

    墨仁脸上的期待渐渐变成了惊讶,一把厚度不过两三毫米的劣质长刀,竟然能够承受住十吨的力量,这如果说出去绝对会吓死一大堆金属冶炼学的专家,教授,这种材料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这东西的分子和原子结构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手中那纹丝未动的长刀,墨仁双眼之中的惊讶开始转变成为了一种兴奋。

    下一秒。

    墨仁直接使用了念力爆。

    过四十吨的恐怖力量被作用在了这柄长刀的两端,这种巨大的力量在一瞬之间爆出来,甚至能够生生压爆一辆装甲车,可就是这样惊人的力量,却没有折弯这柄长刀哪怕一毫米,整个长刀就仿佛坚固的永远都不会破损一样。

    “这东西……”

    墨仁松开了念力爆,用念力控制着这柄长刀缓缓的飘浮了起来。

    下一秒,墨仁的念力微动,长刀几乎没有出现任何的破空声,直接就在一面墙上划过了几道弧形的银光。

    墨仁缓缓的走到了墙壁面前,伸手在墙壁上推了一下。

    “轰隆隆!”

    厚度几乎有半米左右的钢筋混凝土墙壁,竟然在轰然之间就朝着后方倒塌而去,大块大块的钢筋混凝土带着惊人的光滑表面,重重的砸在了墙后的通道上,让整个地下室都扬起了一阵烟尘。

    “这简直难以置信。”墨仁看着手中的银色长刀,他的表情少见的有些震惊。

    这一刻,墨仁意识到了这个小女孩对于自己的重要性。

    自己的念力和身体固然无比强大,但在面对一些强大敌人的时候,却也避免不了要使用一些工具和材料,因为强大的敌人其生物场磁场也非常强大,自己的念力根本没办法直接作用在对方的身体上,所以只能用念力操作所有能够操作的物体来进行攻击,自己的战斗能力是否强大,很大一部分要参考自己的准备是否周全,而这种匪夷所思的金属材料对自己而言,真的是绝配。

    “必须找到她。”

    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眼也是微微的眯了起来。

    下一秒,他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

    “必须找回那个小女孩,她对我有大用处。”

    墨仁粗暴的撕开了一扇厚重的铁门,在埃肯惊恐的注视下,不容置疑的对其下达了命令:“用你所有的资源去寻找他,我可以帮你杀死你的所有敌人,让你展势力,甚至统治整个施库,但我必须在三天之内见到那个小女孩。”

    “……啊?”

    埃肯被墨仁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他好歹也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家伙,而且还有点小聪明,所以他在一瞬之间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好机会,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他就疯狂的点头:“好的,墨先生,我保证把这个小女孩给你找回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这些都是你的眼线吧?”

    墨仁看了一眼埃肯周围的几个施库人,也是对他问了一句。

    “是的,墨先生。”

    埃肯赶紧点头。

    “告诉他们,把那四个人的所有资料都告诉我。”墨仁冷冷的说道:“告诉他们,如果想不起来的话,我不介意把他们的脑子挖出来,然后亲自用巫术来检查和翻阅那些记忆。”

    “好…好的……”

    见到墨仁冰冷的样子,埃肯也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他对能力者的了解并不多,所以自然也不知道墨仁其实不会巫术,于是他老老实实的把墨仁的话转告给了那几个眼线,让这几个倒霉的施库人充满恐惧,甚至是瑟瑟抖的看着墨仁,就仿佛墨仁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可怕恶魔。

    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几乎把自己昨天放了几个屁都想了起来。

    而墨仁,也是从这几个眼线的嘴里又盘问出了不少的信息和情报,就比如对方的体型,肤色,身高,性格,以及穿衣风格,离去方向,很多看似没用的东西都被他们仿佛倒豆子一样的倒了出来。

    但只是这样却还不够。

    于是,墨仁又抓来了一大堆丘斯真正的手下。

    对于这些倒霉的家伙,墨仁对他们使用了同样的威胁手段,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真的杀死了一个敢于反抗的刺头,把他的天灵盖掀了起来,用念力包裹着脑子拿出来装模作样了一番。

    施库人本来就学识不高,他们真的相信巫术和神明的存在,此刻墨仁这么一番恐吓之下,他们也是立刻就表示了臣服,并把所有知道的东西全都告诉给了墨仁,而墨仁也是顺利的从这些人的嘴里面校对了一下之前得来的情报,并补充了一些先前被遗漏的东西。

    而在这之后,墨仁遣散了所有人,在原地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了起来,他要把所有的这些线索组合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这样才能抓住那些夺走了小女孩的能力者们。

    回忆着那些家伙提供的情报,墨仁开始在整个城市之中转悠了起来。

    这里跟天夏不同,天夏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摄像头系统,所以在那个地方想要寻找到一个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这里不同,这里是施库,一个贫穷和暴乱混杂在一起的国度,这让墨仁想要找寻一个人变得非常困难。

    他试着收集了几个能力者的脚印,并利用念力覆盖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区域,一点一点的在搜寻着这些脚印的痕迹,试图从这些脚印的痕迹里面找寻到他们的离去踪迹。

    但很可惜,这群人的脚印根本就没有留下来。

    现在施库尚且不是雨季,泥巴路干硬到甚至连一点脚印都没办法留下来,所以就算是墨仁的念力无比便捷,却也无法找寻到这群人离去的蛛丝马迹,这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暴躁了起来。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仁控制着大脑分泌了一定量的类内啡肽,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燥怒的心情。

    而重新冷静下来之后,墨仁也是开始思考起了更多的寻找方式。

    虽然自己并不能确定这群人跟之前袭击自己的人是同一伙,但根据丘斯手下那群人的形容来看,那个为的中年男人确实与德伦极度相似,甚至纷纷指认墨仁画出的画像就是为的那个人,联想到德伦肉酱般的尸体神秘失踪,墨仁多少还是对此有着一定的怀疑,甚至他已经开始猜想,对方是否最开始就不是想要对付埃肯,而是想要对付身为能力者的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