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痕迹
    “好吧。”

    埃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就开始对墨仁详细的说了起来:“墨先生,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根据埃肯的说法,因为他担心丘斯背叛他,所以他在对方那边埋伏了一些眼线,而昨天晚上丘斯被杀之后,那些眼线直接就在第一时间把消息传了回来。

    昨天晚上,匹林带着雇佣军前往了丘斯的地盘,把地图和那对小女孩当做了礼物送给了他,根据匹林的说法,当时丘斯很惊讶,随后就很热情的招待了他们,而在吃饭的时候他喝了很多酒,在之后匹林就带着雇佣军回来了,而丘斯则是兴冲冲的抱着两个小女孩走进了卧室。

    就算是那些眼线,也断然不敢跑到丘斯的卧室里面去监视他,所以他们也仅仅只是在门口听了听声音。

    丘斯是一个性格非常扭曲的家伙,他手下的女奴用不了一个星期就要换上一批,因为他非常热衷折磨这些可怜的女孩,而这一次他也没例外,大概是因为喝了很多酒的缘故,他甚至要比以往更加的兴奋,各种迷之刑具被轮流的使用了出来,这根本就不是小女孩能够承受的级别,于是,几乎整个建筑物里面都能听到那尚且稚嫩的惨叫。

    再之后,那群能力者就突然袭击过来了。

    根据眼线们提供的情报来看,参与袭击的能力者一共有四名。

    不过让墨仁有些在意的是,他听到了埃肯对一个能力者的外貌描述,这个能力者的外貌跟被墨仁碾成了肉泥的德伦尤为相似。

    “没有影像或者图像记录吗?”

    墨仁皱着眉打断了埃肯的叙述:“我要这四个能力者的画像,或者影像。”

    “那是丘斯的领地,我的眼线权利并不大。”

    埃肯也看出来了墨仁的重视,但他此刻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墨先生,这件事我是真的没办法,当时天太黑了,我的眼线顶多也只能形容出对方的具体样貌……”

    “…继续讲吧。”

    墨仁稍微的沉默了一下,随后对埃肯挥了挥手。

    “好,好的。”

    埃肯有点担心的看了一眼墨仁,随后也是点了点头,开始继续的讲述了起来。

    而根据他的说法,那四个能力者之中为的一个,也就是中年男子模样的能力者,他手里拿着一台扫描仪之类的东西,只见他轻而易举的攻破了丘斯大本营的防守,随后粗暴的轰开了一个房间的大门,从里面抬走了两个仍处于昏迷之中的女性能力者。

    本来,他们已经准备离开了,但那个中年男子在临走之前又操作了一下扫描仪,随后就将目光集中在了丘斯的房间上了。

    这些能力者之中有一个铅灰色皮肤的家伙,他的身上有着十分可怕的怪力,只见他一圈就将门板轰成了碎片,随后四个能力者走进了丘斯的房间里面,没过多一会儿他们就抱着一个女孩儿走了出来,那个小女孩看起来像是被注射了什么药物,被灰皮肤的能力者扛在肩膀上也没有半点的反映,四个人就这么扬长而去了。

    在这之后,这些普通人才走进了丘斯的房间里面,结果就现丘斯已经被砍成了两段,血液和内脏撒了一床单都是。

    而在他的身旁,是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小女孩的尸体,以及一个被同样砍成两段的录像机。

    埃肯的眼线们从录像机里面取出了尚且完好的内存卡,并通过随身的设备观看了一下内部存储的影像,结果现大部分的影像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折磨其他女人的场景,在找了班台年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最新的视频,也是观看到了当时房间内部究竟生了些什么。

    喝了酒之后的丘斯仿佛失去了最后的人性,化为了一个披着人皮的可怕恶魔。

    他一边用可怕的话语恐吓这对姐妹,一边把姐姐蛮横的拽了出来,把她绑在了自己的床上,先是用皮鞭和麻绳,再之后是一番狂风骤雨般的蹂躏,一边蹂躏一边用雪茄去烫她的身体,长着黑毛的粗壮手指死死的按着雪茄,一边来回拧动着一边按在那细嫩的皮肤之上,整个房间之中都充满了一种绝望的哭喊。

    但这还没完。

    丘斯玩够了之后,又把注意打到了妹妹的身上。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除了惨叫之外连动都没动的姐姐突然爆了,他突然挣脱了绳子,狠狠的咬向了丘斯的喉咙。

    不过因为丘斯与她的身高差的太远,所以在丘斯的下意识阻拦之下,姐姐最终也只能咬住丘斯的胳膊上,丘斯吃痛愤怒的叫了一声,同时拔出刀子对准了妹妹,用大人那种卑劣的话语威胁着她,让她松开了自己的嘴巴。

    再之后,女孩坠入了她本不应该坠入的地狱之中。

    刀割,火烤,践踏,剜眼,嘲讽,剥皮,剔骨,丘斯为了泄自己受伤的愤怒,对这个弱小的生命做出了这世界上最难以饶恕的恶行,丘斯当着妹妹的面,一点一点,从表皮到内脏,一点不落的折磨着,甚至生食着她的姐姐。

    而最终,妹妹在这黑暗的地狱之中觉醒了。

    她选择了力量。

    她那不断流泪的眼眶之中,突然开始流出了银色的金属液体,在之后是鼻孔,耳孔,嘴巴,甚至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所有的这些地方都在流淌出银色的金属液体,这些银色的液体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凝聚成了一把粗劣的单刃剑。

    在丘斯的瞬间,女孩嚎哭着抓起这把单人剑,朝着他用力的挥砍了下去。

    至此,整个画面定格在了这里……

    ……

    “这样么?”

    墨仁闭着双眼,表情平静的听完了埃肯的叙述。

    “大,大概就是这样了。”埃肯有些担忧的看着墨仁,虽然他认为墨仁并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但与丘斯撇清关系还是必要的,于是他赶忙说道:“我也不清楚丘斯的本性竟然这样,不然的话我也绝不会……”

    “你不必如此。”

    墨仁此刻的内心平静如水,大量的类内啡肽正在让他处于一个非常平静的状态之中:“带我去丘斯的大本营,我需要去确认一些东西。”

    “好的,我这就让他们安排车……”

    见到墨仁这么说,埃肯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墨仁就打断了他的话语。

    “不必了。”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后他整个人从地面上站了起来:“这次,我带你去。”

    说完,墨仁直接就朝着外界走了过去。

    “呃……”

    埃肯犹豫了一下,但在稍微考虑了一番之后,他也是猛地一咬牙,立刻跟上了墨仁的步伐。

    在简单的给手下吩咐了一些命令之后,埃肯直接跟着墨仁来到了一片空地之上,心里已经有些了解墨仁想要怎么做的埃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虽然说他也不是没坐过飞机,但就这么直接被一个人带着飞起来还是第一次,而且墨仁的能力在他看来神秘莫测,这更是让他有些心跳加快了起来,一小半是害怕和担心,另外一半则是兴奋和期待。

    这两种心情混合在一起,让埃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了。

    “那么,走吧。”

    墨仁倒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飞行,于是见到埃肯准备好了之后,也是直接用念力抓住了他,然后朝着高空就急的飞去。

    埃肯连一点反映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跟墨仁一起上了天,这让他忍不住的大叫了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

    埃肯的部下们站在空地上,抬头仰望着他们的老大一边惨叫着,一边消失在了天际之中,就仿佛是某个国产动画片中的情节一样,这让他们同样震惊的长大了嘴巴……

    ……

    墨仁的念力强度早就已经突破了十吨的界限,所以此刻就算是带着一个人,飞行度也同样不慢,虽然没有客机那么快,但比起装甲车来说却也不知道是快出多少倍了,因此,两人几乎没用多久就来到了丘斯的领地之中。

    丘斯的领地现在已经乱成了一片。

    当地军阀死亡的消息不知为何传遍了周围,这让很多有想法的家伙都参与了进来。

    墨仁带着埃肯从天而降的时候,丘斯的领地已经乱作一团了,甚至墨仁降落的时候,直接迎面就遭遇了两颗火箭弹。

    只不过,这些火箭弹都被墨仁还给了他们的主人,这些射火箭弹的家伙们就算没有死在爆炸和火焰之中,也会被墨仁直接用念力搅碎整个大脑,一边抽搐着一边倒在地面上,鼻子里面缓缓的流淌出一团粘稠的红白之物。

    几乎只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墨仁就镇压了丘斯所在的大本营,杀死了里面所有敢于反抗自己的人。

    而在这之后,墨仁直接就走到了丘斯所在的房间之中。

    或许是因为埃肯眼线们的干扰,亦或者是因为领地乱做了一团,总而言之,丘斯的死亡现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和破坏,墨仁仍旧可以看到那张几乎被一分为二的床铺,以及床上那个变成了两截的丘斯。

    在被鲜血和组织液浸满的床铺上,丘斯两只眼睛大大的睁开,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而他的右臂,同样也被整齐的切开了,整个右臂光秃秃的,至于手臂已经掉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与大量的血迹一起干涸在了地面上。

    “……”

    墨仁缓缓的走到了床铺的附近,只见他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的抚过了丘斯右臂上的断口。

    施库的天气炎热且干燥,这让丘斯的尸体哪怕只有半天的时间,伤口也开始微微结痂,干硬了起来,但即便如此,墨仁也可以体会到那种细腻而光滑的触感。

    不光是皮肤和肌肉,甚至连肌腱,筋膜,以及臂骨都被完整的切开了。

    没有一丝粗糙,也没有一丝阻尼感,整个伤口都展现出了一种极为光滑的特性,这意味着杀死他的武器必须极度的锋利,极度的坚固,并且在配合上极快的,极为专业的劈砍手法。

    而这样的断口创面却不单单只是在丘斯的手臂上。

    墨仁试探性的将手指伸到了丘斯的腹腔上,仔细的触摸着他的腹部脂肪层,仔细的感受着他的腹部肌肉,腹膜,以及断成了两截的肠道,脊椎,椎管内的脊髓神经,所有的这些东西都难以置信的光滑。

    “呃……”

    一旁的埃肯看着墨仁仔细的抚摸着丘斯的身体,甚至将整只手探入了丘斯的腹腔之中,整个人也是有些忍不住的头皮麻了起来。

    当然了,这倒不是说墨仁的这个举动吓到了埃肯,而是埃肯现好像没有什么东西是墨仁不知道,不理解的,而且不管面对什么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这让埃肯真的无法想象墨仁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这肯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仰望着某些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一样,尽管墨仁与自己一样也是一个人类,但不知道为什么,埃肯感觉墨仁就仿佛是一个披着人类外皮的,不可名名状的未知存在一样。

    这种程度的光滑,很难想象这是用刀砍出来的痕迹。

    墨仁倒是没有注意埃肯的表情,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面前的这具尸体所吸引了。

    他的指尖不断划过丘斯体内的每一种内脏,仔细感受着这种近乎可怕的光滑创口,就算是用手术刀片来进行切割,这些内脏也未必会被切的如此光滑,这让墨仁真的很难想象,这竟然是一个小女孩挥舞一把劣质武器所造成的伤痕。

    这简直就像是激光切割。

    墨仁将手指从一堆粘腻而冰冷的组织液之中抽离出来,又仔细的抚摸起了床铺上的巨大斩痕。

    与丘斯尸体上的伤痕如出一辙,这几乎被一分为二的床铺的断口也极为光滑,或者说这根本就不像是斩痕,而是顶级老木工用木刨,砂纸,以及软布仔细打磨出的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