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能力猎人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

    “墨先生辛苦了。”

    听到了敌人的惨状之后,埃肯的心跳更快了。

    下手毫不留情,能力又无比强大,这样的可怕存在,自己是绝对不敢触怒对方的。

    “先回去吧,剩下的柴油应该够用。”墨仁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随后就直接闭上了眼睛,开始继续修炼了起来,就仿佛刚刚的战斗根本就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一样。

    “好…好的……”

    埃肯连忙点头,随后就示意驾驶员启动装甲车。

    在墨仁解决了这一波伏兵之后,接下来倒没有遇到什么其他的麻烦,一行人也是顺顺利利的回到了埃肯的大本营之中。

    而在回到了埃肯的大本营之后,时间也差不多到晚上了,所以埃肯命人做了一桌子当地的特色美食款待墨仁,而墨仁也是接受了这些食物,在吃了个精光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继续的修炼了起来。

    只不过相比于安静修炼的墨仁,埃肯需要忙的事情却不少。

    他甚至连晚饭都没吃,直接就调动起了自己的关系网,试图找出到底是哪个军阀想要干掉自己,甚至不惜出动了三名能力者。

    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忘记自己与丘斯的承诺。

    “匹林,你过来一下。”

    埃肯招了招手,将自己的一名亲信叫了过来。

    “老大,怎么了”匹林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此刻只见他快速的走了过来:“有什么事想要吩咐我去做吗”

    “嗯,没错。”

    埃肯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把我卧室里面的那两个女的给绑好,一会儿给丘斯送过去,还有这张地图也一起带上,就说是我送给他的礼物,让他好好想清楚合作的事情,我希望在三天之内看到他的答复。”

    “这是……铁矿”

    匹林接过了那张脏兮兮的地图,也是稍微愣了一下。

    “这是南边最小的那个铁矿。”埃肯剪开了一根雪茄,轻吸了一口之后才回答了起来:“现在我手里一共有四个铁矿的开采地点,这个是开采起来最麻烦的一个,而且距离也很远,倒不如直接送给丘斯,他距离那边多少也能近一点,而且他手里现在一个铁矿都没有,估计饿的很。”

    “好的,老大,我明白了。”

    匹林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直接将这张地图塞进了怀里:“那我这就挑几个兄弟过去了。”

    “直接带上那群雇佣军吧。”

    埃肯轻轻的吐出了一口烟雾,面部表情与面对墨仁的时候截然不同,只见他淡淡的说道:“我花钱雇他们过来不是吃白饭的,这里现在有墨先生在,任谁都不可能威胁到我的安全,你直接带着他们折腾一圈,也免得这群家伙忘了自己的身份。”

    “嗯,那我就带上他们一起去。”

    匹林听到了埃肯的说法之后,也是点了点头:“他们最近是有些闲了。”

    “去吧。”

    埃肯挥了挥手:“别忘了带上那两个女人。”

    “老大,那个小的服侍过墨先生。”

    听到埃肯这么说,匹林也是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丘斯那家伙应该不缺女人,要不我们把这个小的给留下”

    “……嗯”

    冷不丁被手下这么提醒了一下,埃肯也是愣了愣,随即也是开始思考了起来。

    只见他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在了座椅的扶手上,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沉默的状态之中,一旁的匹林也没有主动出声,而是一直在安静的等着埃肯作出决定。

    “算了吧,不用留。”

    思考了良久,埃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那小东西虽然服侍过墨先生,但从墨先生表现出的那种冷淡态度上来看,他或许不喜欢这种口味,下次还是弄一个身材好一点的去试试吧。”

    “可是墨先生今天早上还当着你的面夸过那小东西呢。”

    匹林有些疑惑的说道。

    “或许是怕我责罚她吧,我不敢妄自断言墨先生的想法。”埃肯缓缓的摇了摇头:“去吧,按照我说的去做。”

    “好吧,老大,我明白了。”

    见到自己的老大并没有采纳自己的建议,匹林也是耸了耸肩,随后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

    而与此同时,在地下室的房屋之中。

    墨仁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

    他低头静静的面前的地板,仿佛目光直接透过了那厚厚的混凝土地板,看到了下方那对可怜的姐妹一样。

    通过念感空间所带来的透视效果,再配合上自己掌握的唇语,墨仁几乎可以获取到这个建筑之中所有人的交谈内容,所以刚刚匹林与埃肯的对话自然也没有逃过墨仁的监测,可以说,在墨仁的面前,这两个人的谈话几乎没有任何秘密。

    但即便知道了,墨仁也对此没有任何的想法。

    他不是那种热血白痴,也不是脑残圣母,在经过了一系列的遭遇之后,他甚至连内心最基本的那些人类观念都开始逐渐崩塌了,现在的墨仁可以说就是一个冷漠又偏执的可怕疯子,一个彻头彻尾扭曲了三观和人性的迷之存在,而作为这样的一个家伙,又怎么会跟普通人一样,为了一些不必要的道德或人性,主动救下这两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之前那一晚所流露出的善意,也不过是因为墨仁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墨凌而已。

    那对姐妹所体现出的姐妹情深,在某种意义上让墨仁回忆起了过去,但也只有这样了,毕竟她们再怎么与自己相似,也只是相似罢了,墨仁能够流露出那么一丝的善意,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且,墨仁这种对于过去的缅怀,也在他一点一点变强的时候,被他有意识的不断淡化着。

    从最开始击杀那些雇佣军的时候开始,墨仁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这一点,他发现自己只要看到,听到,或者想到一些能勾起自己回忆的事物,就会变得有些不太正常,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催动着自己,让自己平静的内心变得有些躁动,让自己施与他人一种诡异的仁慈与残忍。

    墨仁认为这会影响到自己变强。

    所以,在更加细致入微的修炼了掌控自我之后,他开始有意识的操控大脑分泌出一种类似内非肽的化学信息素。

    每当自己因为回忆,因为自己对于过去的缅怀,而对他人的遭遇和处境感到同情的时候,大脑就会通过一个墨仁自己‘催眠设定’出的本能而释放出一定剂量的类内啡肽,这种天然的镇定剂会稳定住墨仁的情绪,让他保持清醒和冷静。

    换一种能听懂的话来解释,那就是每当墨仁回忆过去,同情他人遭遇的时候,他就会自动进入一个类似‘贤者时间’的状态。

    不过,这毕竟是墨仁自己研究出来的一种‘邪道’,所以这种方法其实还处于一个摸索的阶段,这就导致了有时候就算是大脑分泌了类内啡肽,墨仁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但这种控制不住又不是愤怒与冲动,而是一种冷静的杀意,就比如墨仁只要想象到有人侮辱自己的弟弟和母亲,那他就自然而然的想要杀死对方,这不是愤怒或冲动,而是理智在告诉他,自己得打死这个人。

    就像是饿了需要吃饭,渴了需要喝水那样,墨仁杀死辱骂自己家人的人,那是一种非常自然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思考。

    不过除了被辱骂了家人这一点之外,至于其他的很多东西,比如同情,怜悯,或者是触景生情这种乱七八糟的事物,倒是可以通过类内非肽来压下来的,所以这个技巧也并非没用。

    就比如现在一样。

    他本来是想跟埃肯随口说一句什么的,但在类内啡肽的作用下,他却突然感觉自己这样做好像没什么意义,一种索然无味的平静充满了他的内心,于是墨仁也只是睁开眼睛想了想,随后就又闭上了眼睛,继续修炼了起来。

    而墨仁这一修炼,就是一晚上的时间。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全身上下的肌肉似乎又变得致密了许多。

    墨仁默默的握了握拳头,静静的感受着手掌之中每一根肌肉纤维所迸发出的惊人力量,虽然这种修炼速度已经远不如从前了,但在绿线的刺激下,自己的身体还是在以一个非常缓慢的速度在变强着。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墨仁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过了任何地球上的自然生物了。

    早在市周家的时候,墨仁就已经可以徒手杀死任何陆地上的野兽了,而在野外又过了一个多月之后,他的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了一个常规科学难以解释的程度了,那是一种早已超越了自然生物的境地,他的体细胞,身体内部的结构,基因内部的小部分化学分子结构,都已经渐渐演变成了一种全新的,足以让任何生物学家瞠目结舌的复杂结构。

    而且随着墨仁修炼了掌控自我,绿线与掌控自我之间相辅相成之下,让他的身体渐渐朝着常人更加难以想象的方向进化而去。

    墨仁曾经也想过,如果说蓝线是心灵的拓展,那么绿线就是肉身的极限。

    念力到了极致的话,无论是支配微观世界,还是支配宏观世界,那绝对都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但墨仁同样也期待绿线所带来的潜力,这种不断演化,不断适应的能力如果到了一个极致,一定不比念力差到哪里去。

    如果说蓝线的尽头拥有创造世界的力量,那么绿线的尽头,或许就意味着究极的完美生命。

    而这两者组合在一起,就意味着……

    “……神明吗”

    想到了未来的光景,即使是冷漠如墨仁,眼底也是忍不住闪过了一丝期待。

    “咚咚咚!”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进来。”墨仁随意闭上了一只眼睛扫了一眼房门,结果发现了埃肯正有些焦急的在自己的门口走来走去,他的心脏跳动的很快,肺脏的呼吸频率也很快,这意味着他似乎很焦虑,于是墨仁也是操纵着念力直接打开了房门。

    “墨先生,丘斯被杀了!”

    埃肯才刚一进屋就对着墨仁急忙说了起来:“计划现在全乱了,南边那几个小兔崽子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情报,现在正在想办法吞下他的势力,这对我们很不利啊……”

    “是对你很不利。”

    墨仁提醒了埃肯了一句:“你想要给他铁矿,与他结盟一起对抗大军阀,但这与我无关。”

    “墨先生,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埃肯连忙摇了摇头,神色十分凝重的说道:“杀死丘斯的不是别人,而是之前服侍过您的那个小家伙。”

    “哦”

    听到埃肯这么说,墨仁也是多看了他一眼:“他是怎么死的”

    “被一把刀砍死的。”

    埃肯的额头已经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整个人都被一刀砍成了两段,肠子和内脏流的满床都是。”

    “……继续。”

    听到这里,墨仁的内心也是有些好奇,于是挥了挥手示意埃肯继续说下去。

    “我在丘斯那边安插了一些自己的眼线,所以这件事我知道的不少。”埃肯用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可越是听他们形容,我就越是有些担心……”

    “说重点。”

    墨仁打断了埃肯的喋喋不休,对他提醒了一句。

    “昨天晚上丘斯的领地遭遇了能力者的袭击,那些能力者没有针对普通人,而是掳走了丘斯聘请来的两个女性能力者,就是墨先生昨天碰到的那两个。”埃肯尽量说着事情的重点:“他们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仪器,本来他们都要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像发现了什么一样闯入了丘斯的房间之中,但那个时候丘斯已经死了,那个小家伙好像觉醒了某种能力,她杀死了丘斯,并同样被那群家伙给带走了。”

    “用仪器搜寻并袭击能力者”

    听到埃肯的形容,墨仁也是微微的皱了皱眉:“我要得到他们的具体信息,把你所有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