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做你想做的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埃肯尽管并不是施库最大的军阀,但既然他还有心思对铁矿下,那就意味着他绝对不只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所以,这栋建筑的内部的结构和装饰与外部截然不同,那是一种有些过分的奢华。

    地面上是厚实的地毯,一些由珍惜木材打造出的桌椅,墙面上也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装饰,精美的油画,巨大的兽,还有更多精妙绝伦的艺术品,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就被这么随意的摆在了这里,很显然,埃肯对这里的防御非常的放心。

    在埃肯的带领下,墨仁跟他穿过了好几个房间,最终通过一个楼梯间缓缓的走进了地下室之中。

    事实上,地下室才是这个建筑之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区域。

    墨仁用念感视角随意的看了看,并没有现什么危险,整个地下室分别一共只有两层,第一层是一个大厅,浴室,厕所,还有一些空的房间和厨房,而第二层则是一个私人住处,墨仁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合金铁笼,里面关着两个生命能量不强的普通人,从体型上来看应该是女人,估计应该是埃肯自己的笔。

    只是,此刻的地下室之中却并不是空无一物的。

    大约七八个人正在大厅里面,一边叼着烟一边在打牌,此刻见到埃肯和墨仁走进来之后,也是纷纷站了起来。

    “嘿,老板,你是不信任我们吗?”

    为的一个年轻白人看了一眼墨仁,随后对着埃肯说道:“我想我跟您说过的,有的时候个头并不意味着战力,因为有时候只需要一把枪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这是我聘请来的一伙雇佣军。”

    埃肯大概并不清楚墨仁与先前那些雇佣军之间所生的冲突,此刻直接就跟墨仁介绍了起来:“跟本地那些垃圾组成的杂牌雇佣军不同,它们可是真正的特种士兵,也曾经在高卢的外籍训练营呆过,我想你们有会应该相互了解一下。”

    跟墨仁介绍完了之后,埃肯又朝着这群雇佣军们介绍了起来。

    “这位是墨先生。”没有用指向墨仁,埃肯只是简单的对他们示意了一下,随后就说出了最重点的话语:“他是一名强大的能力者。”

    “唔喔,能力者!”

    年轻的白人先是用有些惊讶的目光看了一眼墨仁,随后也是对他伸出了来:“你好,我叫汤姆。”

    “你好。”

    墨仁想了想,还是决定跟对方握一下,于是同样的伸出了来:“我叫墨……嗯?”

    这边墨仁才刚伸出了,结果汤姆突然就一把握住了墨仁的,并且掌开始迅的缩紧了起来,让墨仁有些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居然用这种段来试探自己,简直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真是有点让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摇了摇头,墨仁也配合起了汤姆,同样收紧起了掌。

    甚至连两秒钟都不到,汤姆的掌就被墨仁捏成了一个很诡异的形状,掌之中的关节因为过分扭曲而出了一种嘎嘣嘎嘣的异响。

    “呃…停停停!”

    汤姆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几下,只见他一副痛的几乎要跳起来的样子:“我的掌马上就要断了!”

    “…”

    墨仁也没有继续难为对方,直接就松开了。

    “上帝,我感觉我简直像是被一条鳄鱼给咬住了一样。”

    汤姆揉了揉自己仍旧有些隐隐作痛的掌,随后也是对墨仁露出了一个笑容:“抱歉,墨先生,刚刚是我不对,不过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的实力而已,毕竟我有义务让我的老板不被欺骗。”

    “汤姆,我觉得墨先生的实力不需要你来质疑。”

    埃肯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刚刚生的事情,此刻他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满了起来:“我认为你绝对不会想要惹怒他。”

    “是是是,亲爱的老板。”

    汤姆抬起了双做出了一个投降的姿势,同时对着墨仁说道:“墨先生,请原谅我的冒昧,请问您刚刚使用能力了吗?”

    “没有。”

    墨仁摇了摇头,对付这种如孩童般的小测试,他当然不需要动用念力,不然的话不要说对方的那只掌了,就连对方整个人都会被碾成一团细腻无比的肉泥。

    “令人惊叹的握力。”

    汤姆有些羡慕的看着墨仁的身体:“瞧瞧这充满力量美感的身体啊。”

    “……”

    墨仁对汤姆的这种目光有些不太适应,于是在皱了皱眉之后,他就直接对着一旁的埃肯说了起来:“有没有空余的房间,我想休息一会。”

    “有,有。”

    埃肯似乎是有些担心墨仁会生气,此刻赶紧的点了头,直接带着墨仁来到了一处房门面前,并解释起来:“这里的环境可能不是很好,我一会儿就叫人过来收……”

    “不用了。”

    墨仁摆了摆,随后直接就走进了房间里面,并且关上了门。

    实际上,这个房间比起墨仁在野外的时候已经好多了,地面上铺设着隔音的地毯,房间里面不仅有电视,还有一台不怎么新的台式电脑,房间里面的床有着厚厚的床垫,看上去就给人一种非常想躺下的感觉,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里的一切都很干净,虽然有些灰尘,但却没有汗渍,污泥之类让人倒胃口的东西。

    灰尘这种小东西,或许对于普通人很麻烦,但对于墨仁来讲,只要用念力将它们聚在一起,就能轻易的形成一个灰团并将它扔进垃圾桶里。

    清扫过了灰尘之后,整个房间又干净了不少。

    只不过墨仁却没有选择直接躺在床上,此刻他的身上还有一些污渍,所以干脆就盘膝坐在了地面上,只见他一边继续的修炼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开始飞快的转动起了大脑,开始为自己规划起了一些接下来的目标和打算。

    墨仁一边用念力不断的锤炼着自己的内脏和筋骨,一边在心中想道:

    想到这里,墨仁也是渐渐的理清了自己的想法,将近期的目标明确的进行了一番规划。

    在土著村落之中的那一段时日之中,墨仁并没有修炼妄想开端,而是一直都在熟练着掌控自我,试图更加深入的挖掘自己身体内在的潜能,而当这种挖掘达到了一个瓶颈期的时候,他才开始正式的准备修炼妄想开端。

    只不过,妄想开端虽然相对于掌控自我比较简单,但也同样需要一些特殊的药物和矿物对于身体的刺激。

    而恰好这些材料之中,很多都不是在这里能够收集到的。

    无法继续修炼妄想极意,这才是墨仁不愿意在无人区之中继续呆下去的真正原因,而并非是单纯的想要出来搞事情,事实上如果可能的话,墨仁甚至想在无人区内直接修炼到第五能级再出来,只可惜,有的时候闭门造车是行不通的。

    呆在无人区的最后几天,墨仁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增长度有些变慢了。

    所以,墨仁才会想到妄想极意,想到了自创招数。

    “先呆上一段时间再说吧,施库境内现在到处都乱作一团,应该也比较适合我隐藏其中。”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仁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之中。

    傍晚的时候,埃肯为了庆祝墨仁的到来,特地命令厨子弄了一只烤全羊,墨仁考虑到还要跟埃肯相处一段时间,于是也没有拒绝这顿晚餐,在确认了食物和饮品的安全性之后,墨仁跟那群雇佣兵一起,享受了这顿全羊宴。

    当然了,墨仁一个人几乎吃掉一整只羊的食量还是吓到了这群雇佣兵。

    而在吃完了这顿晚餐之后,墨仁也没有与其他人多聊些什么,很快就继续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修炼了起来。

    不过埃肯却与墨仁不同,作为一个普通人,埃肯在吃饱了饭又不能出去的情况下,本性被彻底的展露了出来,只见他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从那个牢笼之中拽出了一个女孩,进行起了一种人类最原始的某一项活动。

    在墨仁这边看来,就是埃肯和那个女孩的三维投影不断的重叠,又分开……

    “……”

    墨仁对此稍微的有些无奈,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提醒对方一下。

    好在埃肯的体力并不是很好,这边才重叠又分开没多久,埃肯就怪嚎一声,然后死死的压在了女孩的身上,瘫在了那里。

    不过,让墨仁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大概是缓了一段时间,埃肯的体力恢复了一些,于是他领着另一个女孩离开了卧室,来到了墨仁的房门面前。

    “墨先生,睡了吗?”

    埃肯没有在意周围那些雇佣兵们的表情,他此刻穿着丝绸睡衣,轻轻的敲着墨仁的房门:“我带来了一个好东西,我猜您一定会喜欢的。”

    “吱呀……”

    念力的作用之下,门开了。

    “放在这里吧。”墨仁眼睛微微的闭着,连看都没有看这个女孩一眼。

    “墨先生,这可是上等货色。”

    埃肯大概是注意到了墨仁兴致平平的样子,于是就主动的介绍起来:“这是我从一个老朋友那里搞到的,听说是北美那边的,我还一丁点都没有碰过呢,不过她应该已经被调教的很乖了,希望墨先生不要嫌弃。”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如果有什么很麻烦的事情,可以来找我。”

    “那我就不打扰墨先生了。”

    埃肯心里一喜,但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多少来,此刻一边退去,一边伸拍了一下那个小女孩,轻轻的嘱咐了她一句:“好好服侍墨先生,不要让我失望,否则你永远都不会见到你的姐姐了。”

    “……”

    小女孩被吓的浑身一哆嗦,整个人拼命的点了点头。

    墨仁眉头微微一皱,他最讨厌这种用亲人来进行威胁的段,不过对于埃肯做的这种事情他也同样有些懒得理会,于是也只是随便的用念力把小女孩拽进了屋子里面,随后狠狠的关上了房门。

    “呀!”

    女孩显然没有见识过能力者,此刻被无形的力量直接卷入房间之中,也是被吓得大声尖叫了起来。

    只不过,还没等她彻底的反映过来,她就感觉到自己被丢到了一个柔软的床铺上面了,这个床铺异常的蓬松柔软,让她误以为自己好像是躺在了云朵之中一样,但虽然身体躺在了床上,但她的内心却深深的陷入了恐惧之中。

    自己的姐姐也是在这样的床铺上面,被那个男人给强硬的……

    想到这里,女孩的肩膀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她的双眼之中流露出了一种悲伤和绝望,她真的很想反抗这一切,她想过一头撞狠狠的在墙壁上,想过用牙狠狠的咬断自己的舌头,想过用锁链用力的绞住自己的脖颈,但只要一想到会因此被不断残忍折磨的姐姐,她就下不了这个决心,直到此刻自己再也保护不住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可是,就在女孩几乎已经准备咬牙接受着一切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却突然从不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自己在床上好好休息,别吵到我。”

    “?!”

    女孩紧绷着的身体猛然一震,只见她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朝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高大到有些难以形容的身影。

    (:今天白天突然生了点麻烦事,所以导致更新晚了点,我下跪道个歉以示诚意,我家住在一个小地方,在我们这里没有“道歉时要露出胸部”或者“道歉时穿女装”的特殊习惯,所以你们不要给我搞事情。)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