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外科试验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落地的一瞬间,墨仁就制造出了一场骚乱。

    “啊!”

    “罗姆斯!”

    “怎么回事?”

    “火箭!一定是火箭!”

    因为墨仁落地的一瞬间,无形的冲击波掀起了周围的一大圈尘土,这些尘土混合着血肉组成了一阵灰红色的沙雾,将他的身影遮挡了起来,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被这群暴徒现。

    可制造出了如此巨大的响动,还杀死了一名暴徒,这还是引起了所有敌人们的注意。

    一些警惕性比较高的暴徒开始四处的戒备着攻击的来源,而至于一些胆子比较大的暴徒则是朝着墨仁所在的区域走了过来,他们试探性的呼唤着队友的名字,同时双眼之中充满了戒备:“嘿,罗姆斯,你这兔崽子是怎么回事?”

    无形的烟雾之中,一只大迅的伸了出来。

    距离这些烟雾最近的一个人只是反映的慢了一点,结果直接就被掐住了脖子,直接拖入了烟雾之中,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出来。

    下一秒,墨仁从烟雾之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站住!你是谁?”

    见到一个陌生的壮汉突然从烟雾之中走了出来,这群暴徒也是直接就戒备了起来,只见他们立刻就将枪口对准了墨仁:“兔崽子,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跪在地上,然后把双抬起来!”

    “噢?”

    墨仁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这一群暴徒,左眼也是微微的闭了起来:“想死的,可以跪在地上求我。”

    “……”

    或许是有些惊讶墨仁语气之中的这种狂妄,在墨仁说出了这句话之后,周围的暴徒们竟然集体出现了几秒钟的愕然。

    随后,这群人就忍不住的哄笑了起来。

    “哈哈哈,死瘸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一个脸上长满了粗糙胡须的白人不屑的看着墨仁:“都说亚洲人的智商低,我现在才现这是真的,亚洲人真的是一群未开化的猴子。”

    在这个白人表了自己的言论之后,其他人也都是纷纷开口对墨仁侮辱了起来。

    “没错,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货,他的脑子里面一定只有肌肉,我猜他在跟同类争屎吃的时候被人打断了脚。”

    “尤杰夫,快对他开一枪,我想看他被吓的尿裤子的样子。”

    “哈哈,这个蠢货让我想起了上星期的那个亚洲裱子,她的滋味还真不错,我猜他的母亲也一定非常适合做一名妓……”

    最后这个人的话还没说完,墨仁就突然朝着他的方向猛看了一眼。

    “嗤啦!”

    这个有些瘦小的白人本来还在邪淫的笑着,但就在突然之间,他的整个下巴突然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给撕了下来,这种力量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强大,以至于他的两侧脸颊直接就崩裂出了两道鲜血淋漓的伤口,而至于他的整个下颚,也是被硬生生扯到了胸口,大量的皮肤,筋膜,血管之类的东西连在了下颚上面,被硬生生的撕到了胸口。

    因为皮肤和筋肉都被狠狠的撕了下来,他的整个脖颈,甚至连带着胸前全都变成了血淋淋的一大片。

    气管,食道,以及大动脉都在微微的蠕动着。

    “什……”

    与先前被杀死的罗姆斯不同,这次墨仁动几乎已经被绝大多数的暴徒所看到了,这种骇人听闻,毛骨悚然的血腥段哪怕是让这群暴徒看到了,都忍不住的头皮麻,所以几乎立刻就有人朝着墨仁扣动起了扳。

    但同样的,这些人扣动扳的举动注定是徒劳的。

    在枪管内部,击锤早已被念力彻底的锁死了,所以他们就算是再怎么扣动扳,也绝对不会射出哪怕一颗子弹来。

    而墨仁却不管这些。

    只见他微微一抬,那个被撕裂了下颚的家伙就自动的飘了起来,然后在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的注视下缓缓的飞到了他的面前来。

    “害怕吗?”

    墨仁平静的看着这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的家伙,也是对他缓缓的说了起来:“我分离出了你的气管,动脉,以及食道,所以像是这种伤应该不会短时间让你死去。”

    说完之后,在念力的控制下,这个倒霉的家伙就自动飘到了墨仁的身后去了。

    而至于墨仁,也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其他暴徒的身上。

    只不过这一次,墨仁不再继续言语了,对付这些宛如暴徒般的家伙们,他选择了一种同样粗暴的方式。

    先,随着墨仁的念力微动,以他为圆心的四百米之内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无穷的吸力,他们中的枪械强行的挣脱开了他们的指,然后争先恐后的飞到了墨仁的脚下,几乎要堆成一座黑色的金属小山。

    “怪物啊!!!”

    终于有人无法忍受这种诡异的场景了,从未见过能力者的暴徒似乎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他们转身就疯狂的逃窜了起来。

    但这并不能拯救他们的性命。

    因为就在下一秒,随着无数整齐而清脆的“嘎嘣”声响起,在场所有的暴徒全都倒在了地面上。

    他们有的狼狈的趴在了地面上,有点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跪在了地面上,而更有一些人则是抱着膝盖惨嚎了起来,仅仅只是一个瞬间,墨仁就宛如神明般的制服了在场几乎所有的暴徒。

    墨仁并没有用念力捏碎他们的膝盖,那样有些浪费念力。

    事实上,墨仁仅仅只是用一小部分的力量,借用着天夏一些基本武学之中所教导的关节技,就轻而易举的撬开了他们的膝关节。

    简单的说,墨仁只是制造了一场大规模的脱臼而已。

    而至于剩下一少部分没有处于自己念力半径之中的暴徒,墨仁也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几把自动步枪飘在了自身念力范围的边缘处,随着念力轻轻的扣动起了扳,子弹精准无误的射爆了那些试图逃跑或隐藏起来的暴徒,眨眼之间就将他们全部杀死了,并且几乎是枪枪爆头。

    一颗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临死前丢过来的雷,被墨仁很随意的塞进了一个暴徒的嘴里,然后念力轻易的就将它扔到了数十米的高空之上,几秒之后,一场由血肉组成的烟花猛然炸响。

    至此,几乎所有的暴徒都失去了反抗能力。

    “……”

    墨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这群低声哀嚎着的暴徒,他们在自己的面前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就像是自己在地狱犬面前一样。

    普通人与能力者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而能力者之间也因为不同的能级划分,而有着截然不同的实力和待遇,强如第五能级的那些怪物,不仅可以碾压所有非第五能级的能力者,甚至在逆鳞之中都不需要佩戴任何的限制器,行动起来大张旗鼓,根本就不在意对周围的任何破坏。

    反观普通的能力者,甚至连睡觉都要胆颤心惊,被现了之后会只能被套上枷锁,过着如猪狗般的生活。

    想到了若水温和的笑容,以及地狱犬那冷漠的表情,墨仁的内心突然有些烦躁了起来。

    这种烦躁来的是如此的突然,以至于墨仁甚至想要用念力来活生生的捏爆几个暴徒,但到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这些像是雇佣军一样的家伙应该不是自来到这里的,他们上边应该还有其他的人在指挥,所以自己要留几个活口,找出幕后指挥者的同时,也用这些人好好的做一些试验,以验证自己的一些猜测是否正确。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仁缓缓的走到了鲁勒恩的面前。

    鲁勒恩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他的身上至少有六处中弹的地方,其中有两处比较严重,一颗子弹卡在了一处大动脉附近,稍有动作就会撕裂这条血管,而另外一颗则是打在了胸腔里面,不仅打断了胸骨,甚至再有几毫米就要碰触到心脏了。

    而至于其他四颗子弹,分别是打在了胳膊,大腿,以及腹部之中。

    “你失血过多了。”

    墨仁低头看着躺在血泊之中的鲁勒恩,对方现在已经完全就是出气多,进气少的状态了,显然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死去。

    “我知道你会来的。”听到了墨仁的声音之后,鲁勒恩十分勉强的睁开了双眼:“伟大的‘图卡鲁’之灵。”

    “你应该清楚,我不是。”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后念力堵住了鲁勒恩仍在流血的伤口。

    “我的感觉不会错的。”鲁勒恩咳了几下,停留在他胸口的子弹因为受到了震动,又朝着他的心脏挪了一毫米左右,但他却毫无感觉:“你再一次的拯救了这个村庄,用那源自于‘图卡鲁’的伟大力量。”

    “随你吧。”

    摇了摇头,墨仁不再跟对方争执这个问题:“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劝你最好趁现在把它完成。”

    “不必了。”

    鲁勒恩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的生命没有遗憾。”

    “是吗?”

    墨仁没怎么理会鲁勒恩说的话语,他此刻的脑海之中突然想起了另外的一个点子。

    既然自己需要这群暴徒来完成解刨,注射激素,改造神经等试验,那么为什么不用这群将死的土著来试试另外的一个试验呢?

    “鲁勒恩,如果你永生永世都侍奉图卡鲁之灵,我或许可以尝试着救你,甚至尝试着拯救你的所有族人。”墨仁有些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那些暴徒,随后他酝酿着自己的话语对鲁勒恩说了起来:“如果你想完成这个交易的话,我劝你最好能快一点,因为就在刚刚,你的两名族人已经因为撑不住而逝去了。”

    “答应!”

    鲁勒恩的双眼几乎要放出光来,就仿佛是回光返照一样:“我答应你,伟大的图卡鲁之灵!”

    “好。”

    墨仁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随后他转身朝着那群暴徒走了过去。

    没过一分钟,他就挑选出了五名暴徒,利用威逼利诱的段,墨仁得知他们体内流淌着的都是被称为万能血型的型血,而在墨仁看来,他们唯一的用处就是作为这次试验的器械之一,成为墨仁的移动血库。

    通过召集那些还有着行动力的土著,墨仁很快就将伤者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死者被他扔在了一旁,这些已经死去的人对于墨仁没有一点的价值,所以墨仁也不会去为他们哀悼。

    而至于那些伤者,墨仁挑选了伤情较为严重的几个,他们都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枪伤,理论上如果没有大医院开刀治疗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性,但那只是普通人之间的说法罢了。

    毕竟,墨仁是一个不能以常理来衡量的能力者。

    “先是子弹……”

    墨仁微微的闭上了左眼,无形的念力化作了一条条最灵巧的丝带,它们轻轻的渗透进了这些伤者的伤口之中,先是轻柔的保护住了周围的血肉组织,将血管紧密的闭合了起来,随后这些子弹就被墨仁像是拔萝卜一样,一点一点的缓缓拔了出来。

    而因为有着念力作为辅助,这一步骤也没有造成二次伤害,伤口也没有进一步的被撕裂。

    “然后是输血……”

    心念微动,刀片悄无声息的就划开了一名暴徒的臂弯,动脉之中鲜红色的血液被念力包裹起来,像是涌动着的管道一样在空中不断的分化,最终被输进了几个昏迷不醒的土著体内。

    “最后是重组……”

    念力渗透进了这些土著的体内,把所有那些受伤的,错乱的组织重新归纳到了正确的地方,粗大的动脉或静脉血管被正确的连在了一起,破碎的骨骼自动的组合成了正确的形状,而至于那些枪弹所造成的伤口本身,血肉本身的张力配合着血小板一起生效,在没有血流的情况下,已经将伤口渐渐的黏住了。

    随着一些治疗外伤的草药把伤口覆盖了起来,整个术过程也是彻底的结束了。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