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珍贵的试验材料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

    墨仁没有理会对方粗俗的言语,反而是用目光扫了一下对方的下体。

    在看到了那一团臌胀起来的东西之后,墨仁的眼底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厌恶,捏住对方胳膊的掌开始微微的用起了力来。

    “咔擦!”

    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了起来,随后光头壮汉的小臂就被生生的折弯了九十度。

    “啊!!!”

    臂上传来的剧痛让光头壮汉惨叫了起来,但随后这种剧痛又激起了他的凶暴,只见他双眼之中都闪烁着怨毒的凶光:“操!狗屎!他吗的给老子去死吧!”

    光头壮汉一边大声的怒骂着,一边扣动了扳。

    可枪声却没有如预期般的出现。

    “???”

    这种莫名其妙的变故,也是这让光头壮汉微微一愣。

    “知道枪械的原理吗?”

    突然之间,墨仁用一种很纯正的英语对着光头壮汉问了一句。

    “我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该死的黄皮猴子!”被墨仁这么莫名其妙的一问,光头壮汉似乎反映了过来,此刻眼中尽是难以形容的可怕狰狞,只见他直接丢开了中的自动步枪,转而直接从腰上拔出了一把枪,朝着墨仁就是疯狂的扣动起了扳。

    然而,同样没有任何枪声响起。

    “……”

    冷汗,开始从光头壮汉的额角缓缓滴落了下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把枪就在今天早上还刚刚被他换过弹夹的,可是为什么没有枪声响起?

    “托卡!”

    光头壮汉安耐住心中的不安:“快他吗给老子崩了他,我没子弹了!”

    “强森,我……”

    托卡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怪异。

    “你他吗在犹豫些什么!”心中不安越来越大的强森变得更加暴怒,只见他转过头就朝着托卡怒吼了起来:“老子的都断了,你这狗屎为什么不赶……”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宛如被人掐住了喉咙了一样呆立在了原地。

    强森看到,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托卡正一只拿着自动步枪,一只拿着枪,两只都在拼命的在扣动着扳。

    “……”

    强森感觉到了一种让他头皮麻的恶寒。

    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过久了,他有着一种近乎本能般的直觉,而这种直觉也几次三番的救下了他的这条烂命。

    可就在刚才,强森意识到自己好像惹上一个大麻烦了。

    身后瞬间就被冷汗打湿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墨仁突然开口打破了诡异的安静。

    “枪械的原理,其实非常的简单。”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而直到墨仁站直了身体,低头开始俯对方的时候,强森和托卡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的身躯似乎要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更加伟岸。

    “扣动扳,压下阻铁,弹簧带起击锤,撞击后座引底火爆炸,最终子弹呼啸而出。”

    墨仁轻而易举的夺下了对方中的自动步枪,随后在二人的目瞪口呆之下直接操纵着自动步枪悬浮在了半空之中:“虽然根据枪械的不同,它们内部的设计都有微妙的不同,但几乎绝大多数的火药枪械,都避免不了用撞击来触火药这个步骤。”

    “我……”

    强森感觉自己的嗓子似乎有点干,他想像往常那样试着说出一些服软的话来,但话到了嘴边又根本没办法说出来,就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了嗓子一样。

    “人的指的力量,会根据个人力量的不同而产生极大的差距,弱者勾起数斤物体就已到达极限,而少数强者甚至可以用指支撑身体做俯卧撑。”墨仁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指,将它像是一根钉子一样直刺进了一旁的一颗树木之中:“想要通过控制扳的方式来阻止对方开枪,需要计算的东西太多,遇到强者甚至会为了与之角力而消耗更多的力量,这很不值得……”

    说到这里,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枪械开始自动的拆解了起来,眨眼之间,一根类似弹簧撞锤之类的东西就飘到了墨仁的里。

    “而直接控制弹簧,阻止击锤与弹壳底部相互碰撞,这就要简单多了。”

    墨仁随意的将其中的弹簧击锤丢了出去,念力在空中不断的按照一个轨迹来运转,眨眼之间就将一大堆零件再次组合成了先前的那把自动步枪,并缓缓的将枪口对准了强森。

    “呃…我……”

    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脑门,这边的强森也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只见他没有任何骨气的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先生,我知道错了,我向您献上我最真挚的歉……”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就别说你错了。”

    墨仁脸色平静的摇了摇头,随后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强森和托卡的四肢就悄无声息的掉落在了地面上,而在他们的伤口创面上面,两枚闪烁着银光的刀片缓缓飞回了墨仁的上衣口袋里。

    “呃!?”

    强森和托卡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仅仅只是一瞬间,他们的瞳孔就已经扩张了起来。

    亲眼看到自己四肢的掉落,这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极度恐惧,而在痛觉尚且没有干扰他们大脑的瞬间,他们甚至还可以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而这毫无疑问会让他们更加恐惧。

    而当如潮水般的剧痛狂涌而来的时候,他们本能的张开嘴就要叫出声来。

    但很可惜,墨仁甚至连惨叫的会都不愿意给他们。

    顷刻之间,一枚钢针就从墨仁的衣兜里面飞了出来,仅剩的一段鱼线穿过了这枚钢针,随后这枚钢针毫不留情的在两人的嘴唇上上下翻飞了起来,将他们的嘴巴彻彻底底的缝了起来,唇边的鲜血随着鱼线缓缓的渗出,将那晶莹透明的鱼线染成了一种诡异的猩红之色。

    “呜呜!!!”

    剧烈的疼痛让他们下意识的想要惨叫,可每次想要张开嘴的瞬间,嘴唇上的鱼线就会撕开一部分的伤口,这种钻心的剧痛又不得不让他们咬着牙强行闭上了嘴巴。

    但面对不断挣扎的两人,墨仁根本就懒得去理会,只见他随一召,山洞之中就飘来了一块烧得通红的铁板。

    墨仁所居住的山洞之中设有火塘,在这火塘旁边竖立着一块墨仁用土法锻出的铁板,以及几个黑黢黢的陶罐,这些基本上都是用来烹饪食物的,毕竟每天吃烤肉的话对身体的健康没有帮助,所以墨仁偶尔也会换一换口味,来一个蔬菜铁板烧,或者煮上一锅蔬菜浓汤什么的,用于补充无法从肉类之中获得的膳食纤维和维生素。

    不过此时此刻,这一块铁板却被墨仁用来给这两人的伤口止血了。

    “嗞啦!”

    随着一阵皮肉烧焦的臭味逐渐蔓延开来,这两个人的伤口也被墨仁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给止了血。

    在这之后,墨仁也是解开了对图尔罗罗的限制。

    “啊!”

    图尔罗罗先是惨叫了一声,随后就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整个人急忙再次跪在了地面上,瘦弱的身体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匍匐在地面上颤抖不已。

    “你,跟我来。”

    墨仁用有些别扭的土著语对图尔罗罗开口吩咐了一句,随后就用念力抓起了两个只剩下躯干的壮汉,朝着山洞走去。

    “好…好的……”

    图尔罗罗见到墨仁没有伤害自己,脸上的表情从惊恐变成了无比的敬畏:“伟…伟大的‘图卡鲁’之灵。”

    很快的,墨仁就带着图尔罗罗和两个壮汉回到了山洞里面,而在墨仁的念力支配之下,洞穴之中的一些藤条宛如活过来了一样,它们粗暴无比的缠在了这两个壮汉的身上,几乎要把他们缠成两只粽子。

    随后,墨仁转过身看了一眼图尔罗罗。

    “噗通。”

    图尔罗罗再次跪下了。

    “把这个撒在他们的伤口上,别让他们死了,如果两只没法用的话,就把这些药吃进嘴里然后吐在他们身上。”墨仁朝图尔罗罗面前扔下了一个塑料药瓶,这是万锻金身上专门用来治疗各种外伤的药物,是墨仁在天夏时制作出来的,之前一直带在身上也没怎么用,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场。

    “是。”

    听到了墨仁的吩咐之后,图尔罗罗恭敬的点了点头。

    “他们对你乞怜的时候,不要心存仁慈,要记住他们虐待你家人时候的模样,记住他们对你,对你们都做了什么。”

    墨仁冷漠的对图尔罗罗吩咐了一句,随后就没有任何停留的直接朝着洞外走了过去,周围的那些石球在他离开山洞的同时,也是迅的飞了起来,将整个洞口都堵了个七七八八,只留下了一些可以用来保持通风的裂缝。

    他倒不是因为愤怒而想要折磨这两个家伙。

    虽然墨仁确实内心有些不爽,但也不会这样的大费周章,事实上他之所以留下了这两个家伙的一条命,完全就是为了进行一些非常不人道的试验,这段时间墨仁不断的修炼掌控自我,锻炼着身体,内脏以及念力,他已经积攒下了太多太多的疑问,所以现在墨仁非常需要一些活生生的人来进行一些测试,以此来解答他的疑惑。

    离开山洞之后,墨仁整个人在念力的作用下直接就飞了起来。

    眨眼之间,他就飞到了数百米以上的高空。

    墨仁现在的念力干涉距离经过不断的修炼之后,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四百米,此刻就算是飞在两三百米的高空之中,也同样可以干涉地面上的人和物。

    于是,墨仁就保持着这个高度,朝着土著村落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在念力变强了许多之后,墨仁驱动念力飞行的度也是快了许多,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土著村落的上空,而通过那种远常人的目力,墨仁也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下方的各种暴行。

    一群穿着破旧迷彩服的壮汉在村庄里面实施着难以形容的暴行。

    侮辱,凌虐,侵犯,枪杀,所有可以想到的,想不到的事情在这里一一上演,让这里沦为了如同人间炼狱般的景象,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毁灭,大多数年老体弱的土著躺在血泊之中,有的还在不断的挣扎,有的却已经断了气,一双无神的眼瞳不甘的看着这一处绝望的画卷,看着这群暴徒肆意凌辱他们妻儿子女的景象。

    年轻力壮的土著们被绳子或铐绑在一起,被一群暴徒围在了一起,几个想要带头反抗的被活活打倒在了地面上,被人用靴子不断的踢打他们的脑袋,放肆的嘲笑他们,甚至在他们的身上吐痰,小便,把他们的家眷拽到他们的面前不断的凌虐。

    绝望的哭喊伴随着嚣张的狂笑,诠释着这边缘世界之中那血淋淋的真相。

    “……”

    墨仁看着自己眼前一幕幕的景象,尤其是那这些暴徒当着孩子的面凌虐他们母亲的场面,这让他的神色渐渐开始变得冰冷了起来。

    下一秒,他宛如翱翔九霄的苍鹰一样,从高空之中猛然坠了下去。

    空气疯狂的挤压着皮肤,周围的景色在急的掠过,仿佛一切都不过是虚无的幻象般虚假,一种急的坠落感让墨仁的肾上腺素开始飙升,心脏像是注入了新的动力一样疯狂鼓动起来,仅仅只是顷刻之间,墨仁就从高高的天空之中猛的坠到了地上,只见他单脚朝下猛然用力,直接踩在了一个暴徒的天灵盖上面。

    墨仁从天而降所带来的力量极其可怕,此刻一脚踩下去,直接就将对方的整个脑袋生生的踩爆了开来,但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就在下一秒,墨仁就直接将他的下巴踩进了他的胸腔之中,巨大的压力让肋骨,脊椎和胸骨一根接着一根的粉碎,而所有这些尖锐的骨头又刺穿了他的所有内脏,把胸腔内的肺脏和心脏搅成了一团破碎的烂肉。

    下一个瞬间,横肌在顷刻之间被撕裂,腹腔的内脏同样被搅动成了一滩恶心的粘汁,盆骨被踏碎,与此同时巨大的力量和碎骨也撕裂了他的整个躯干,随着他的双脚也被折成了无数碎段的同时,墨仁狠狠的踏在了地面上。

    “轰!!!”

    随着墨仁单脚踩在了地面上,一个巨大的冲击波爆出来,让这一名暴徒好似西瓜般炸成了漫天的血肉,恶心又粘烂的内脏碎片呈放射性的被抛洒在了周围,让直径十米的范围内都铺上了一层细碎的血肉之毯。

    (:玩虐杀原形的时候,很喜欢用重拳形态跑到最高的地方,然后用肘部坠击跳下去砸那些倒霉鬼,所以稍微模仿了一下,见谅。)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