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信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尽管掌控自我这一步非常的困难,但墨仁终究还是把它攻克了。

    在花费了四天左右的时间不断进行尝试之后,墨仁终于成功的掌握了一些身体上的本能反映,这让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体内的脏器律动,能够让他更加有效率的消化食物,代谢废物,并提升心脏跳动时的度和力量。

    但这仅仅只是最粗浅的掌握方式而已。

    要知道,墨仁还没有触摸到那些化学物质之间的分泌,传递,以及吸收这种复杂的本能。

    严格意义上来讲,墨仁已经可以修炼妄想极意的第一层了。

    可他却没有这么做。

    先前不断的尝试各种致幻类药物,已经让他的身体和大脑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尽管这种影响在绿线的干扰下变得微乎其微,甚至有了相反的作用,墨仁也不愿意对其放任不管。

    于是,墨仁花费了数天的时间用来梳理身体。

    这几天的时间之中,墨仁稍微改进了一些万锻金身和筋骨百练的修炼方式,借用绿线,掌控自我,以及念力这三种特殊能力相互配合,制造出了一种专门锻炼脏腑和筋脉的方式。

    锻炼筋脉很好理解,墨仁认为,筋脉是一个以结缔组织为,包含了人体四大组织的复杂结构。

    它并不是现代解刨学之中的专业术语,而是一种中医学中的理论,部分中医认为人体一共有485道大筋,但其实这是对解刨学只是缺乏认知的笼统概括而已,实际上,中医理论之中的筋,是包含了部分肌肉,肌腱,韧带,筋膜,腱鞘,滑囊,神经,血管,甚至是关节软骨在内的一个巨大结构。

    墨仁通过筋骨百练特有的组织震动,配合上万锻金身的外力施加,不断的刺激这些体内组织,让它们变得更加强韧。

    尤其是血管。

    墨仁利用万锻金身刺激表皮的段,轻度的刺激体内的血管壁,让它们处于一个不断破损与修复的过程之中,通过绿线那种强大无比的适应力,这些血管将会在不断的锤炼之下变得强韧而富有弹性,到时候就可以承受住血液高流动所带来的压力了。

    至于锻炼脏腑,墨仁选择了一种差不多的方式。

    墨仁通过掌控自我,本身就已经可以一定程度上的控制体内的脏器了,所以他同样参考了筋骨百练和万锻金身的效果,先开始尝试着锻炼起脏腑内的部分平滑肌,在现不会引起横纹肌溶解症之后,也就渐渐的开始加大了锻炼的力度,并有意识的锻炼起了脏腑周围的结缔组织。

    借助着绿线的强大适应性,墨仁不停的锤炼着自己身体内部的每一个角落,不留短板的在不断变强。

    而在这期间,墨仁也没有放下对于念力的锤炼。

    于是,这几天的时间下来,墨仁念力的六大属性再一次的得到了提升,强度提升到了五吨,爆提升到了二十吨以上,范围半径从二百米提升到了二百三十米,精准程度也有着一定的提升,这使得念力打滑所带来的麻烦得到了相应的缓解。

    这其中,最难以提升的持续和恢复参数,则是完全没有变化,不过墨仁对此倒也不怎么特别介意,因为他对于这两个参数的提升困难程度已经有些习惯了。

    夜已深,在一堆燃的正旺的篝火旁,墨仁正在用念力平稳的翻转着火堆上的一条鳄鱼。

    这条倒霉的的鳄鱼表皮早已被墨仁暴力的撕了下来,脑袋和内脏也被随意的丢在了不远的地方,被一群食腐动物不断的撕扯吞食着,不过它们尽管凶暴的撕扯着这些内脏,却都近乎本能的在远离墨仁,毕竟墨仁的身边已经躺了好几只自己的同类了。

    橘红色的火焰驱散了夜晚的寒冷,同时也烤炙着被这条被念力悬浮起来的鳄鱼,让这些裸露在外的嫩肉逐渐变成了一种泛着油光的金黄色泽,并散出了一阵阵烤肉的香气,而当这些鳄鱼肉被墨仁涂抹上了本地的特有香料之后,这种诱人的香气更是扑面而来,甚至惹的那些野兽都在附近徘徊不已。

    尽管烤肉已经散出了诱人的香气,不过墨仁此刻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这上面。

    此时此刻,他正借助着火光在着一封信件。

    这是在被地狱犬追杀时,张雅交给自己那两封信的其中之一,墨仁当时将信件随塞进怀里之后也没时间看,结果就一直到了现在才猛然想起来这件事,于是也在闲暇之余拆开了信封,看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先是一行十分工整的娟秀小字,墨仁看过若水的笔迹,这应该是出自她的笔。

    信中的内容并不是特别多,但却为墨仁解释了当时很多他并不清楚的事情。

    根据信中所述,在墨仁从咖啡店离开之后,古兴国就克服了恐惧,并再次为墨仁预言了一次,结果现墨仁这一次会遭遇非常可怕的危险,于是他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若水和张雅。

    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张雅当时就要打电话给墨仁,但被若水阻止了。

    若水询问了古兴国的状态,在确定了他没有问题后,就说出了几个针对性极强的问题来让古兴国预言,而这几个问题分别是具体会遇到怎样的危险,用什么办法能逃脱,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在哪里。

    通过古兴国的预言,若水得知了关于地狱犬炎降临市的信息,并知晓了具体的解决方案和时间地点。

    不过尽管得知了解决方案,但事情却也没有像预期的那样被顺利的解决。

    她们之间产生了分歧。

    一切的起因都来自古兴国的预言结论,因为根据预言的结果来看,如果自己等人没有前往市阻拦地狱犬的话,那么墨仁必死无疑,但如果自己等人前往市阻拦地狱犬的话,那么自己一行人又会被地狱犬制服,并抓到逆鳞总部之中。

    张雅不愿意让若水落入逆鳞的掌握之中,但信件里面的实际原因并没有说明,只说了张雅不愿意让若水以身犯险,并试图一个人前去营救墨仁,但若水自然拒绝了她,并同样试图一个人前往市,最终两个人因此而产生了的一定程度上的分歧,但古兴国却表示这个预言必须三人同去才行,又让事情陷入了僵局之中。

    而在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若水最终忍不下去了,她请求古兴国再进行几次预言。

    具体的预言内容,信件之中同样没有表明,只是说明了若水的决定帮助墨仁的决心,古兴国因为预言而耗尽体力,再加上他本身就不擅长战斗,所以若水打算将他放在其他地方,并带着张雅在海滩附近阻截地狱犬,哪怕被捕捉起来也心甘情愿。

    在信件的末尾,若水请求墨仁如果能找到古兴国的话,帮忙相互照应一下,并给出了个一个地址。

    地址被标注在了西盟那边,若水让墨仁有会的话就前往这个地址所在的区域,找一个叫做安德斯的男人,把另一封信交给他,并称安德斯也而是一个能力者,而且绝对可以帮助墨仁。

    本来,整张信件的内容到这里就应该是彻底的结束了,可偏偏在这张纸的背面,墨仁又看到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记住,不要死。

    记住,你与世界同在。

    记住,你的母亲正在等你。

    记住,你与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同。

    记住,你是灾……

    信件写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一句仓促的话语被浓重的墨汁彻底的覆盖住了,让墨仁根本就读不出后面到底写了些什么,而这就好像是被人刻意涂抹了一样。

    “……”

    看到了那被刻意涂抹的痕迹,墨仁也是有些忍不住的皱起了眉。

    直觉告诉墨仁,若水肯定是从古兴国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这些信息对于自己可能非常重要,可偏偏这几个家伙要么被逆鳞抓去了,要么也不知所踪了,完全就找不到。

    “逆鳞……”

    墨仁微微的抬起了头,那冰冷的目光就仿佛刺破了整个天空一样……

    ……

    与此同时,天夏都。

    “嗯?”

    正在品茶的程天命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只见他闭着眼朝天空仰了仰头,嘴角也是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就已经等不急了吗?”

    “……是的,大人,属下已经考虑很久了。”

    地面上,古兴国单膝跪在那里,脸上一副平静无波的样子:“请大人恕罪,同意属下的的决定。”

    “我刚刚不是在跟你说……嘛,算了。”

    程天命摇了摇头:“既然你想陪她们那就去吧,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如果到时候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属下明白。”

    古兴国平静的说道:“这是属下唯一的愿望。”

    “那好吧。”

    程天命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我会派人去安排的,回去吃顿好的吧,明天你就只是一个试验品了。”

    “是,大人……”

    ……

    镜头重新转回墨仁这边。

    看过了信件之后,墨仁没有将它继续保留下来,而是直接将它丢进了篝火之中。

    随着火焰渐渐将纸张化为灰烬,墨仁也是缓缓从身后拔出了一把小刀,这是那个土著村落前段时间用土法锻打出来的,事实上他们先前遭到年迈雄狮的攻击,也完全是因为想开掘这附近的铁矿回去炼铁才导致的。

    “嗞啦……”

    墨仁用小刀从鳄鱼的身上割下了一大块肉来,锋利的刀切在烤熟的鳄鱼肉上面就像是切奶油一样,也是让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这把小刀,或许比不上粉末冶金来的那么好,但比起国内那几十块钱烂某宝的阳江货,却强出了不少。

    “嗷…嗷呜……”

    大概是见到墨仁开始进食了,远处的那些食腐动物此刻也是有些按耐不住了,先前啃食内脏的那一批早已离去,现在这一批仍旧饥肠辘辘,它们幽绿色的兽瞳阴冷的盯着墨仁,并试探性的龇起了牙,朝着墨仁所在的区域一点一点的蹭了过去。

    但它们的此刻的运气,就跟墨仁现在的心情一样糟。

    “轰!!!”

    没有用复杂的方式,过二十吨以上的念力瞬间爆出来,将所有敢于靠近自己的野兽全部压在了地上,把它们的骨头,内脏和肌肉一起碾成肉泥,然后狠狠的压进了地面的大坑之中。

    瞬间,墨仁的周围就出现了好几个直径一米的土坑。

    在这些土坑的内部,是仍在蠕动的肉泥。

    “嗷!”

    被血腥味所刺激到的野兽开始暴动起来,它们朝着这些土坑狂奔了过来,似争似抢的大口吞咽着那些尚且温热的肉泥,甚至连这些肉泥是不是它们的同类都毫不顾忌,只顾着往自己的肚腹之中疯狂的吞食着这些美餐。

    “……”

    墨仁对此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仍旧泰然自若的在品尝着鳄鱼肉。

    由妄想极意所记载的掌控自我,再配合上墨仁自创的脏腑修炼技巧,这两者叠加在一起,让墨仁的脏腑工作效率提高了数倍都不止,而这种高效率的工作效率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墨仁的食量变得越来越恐怖了。

    寻常人一天三顿就已经饱足了,但墨仁一天就算是吃上十多顿也没问题,因为他的脏腑已经明显要强于普通人了,而且这种高效进食也提高了墨仁的能量消耗度,大量的养分通过脏腑被转化成了血液之中的养分,然后再反过来不断的滋养脏腑,把营养送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之中,让墨仁可以做出更多负荷的极限训练。

    不过就算是墨仁再怎么能吃,一整条鳄鱼也不可能一顿吃完,于是在吃饱之后,墨仁也是直接在原地开始锻炼了起来。

    脏腑筋脉之间的不断锤炼,血肉骨骼之间的不断锤炼,无形念力之间的不断锤炼。

    墨仁就像是一个绷紧了条的器一样,正在用极限的效率在锻炼着自身的实力,几乎连一刻的停歇与懈怠都没有,困了就回到山洞休息,饿了就继续吃身旁的鳄鱼肉,而至于剩余的所有时间,墨仁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努力的修炼着。

    (这一章是昨天的,没错,就是昨天的。)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