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掌控自我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墨…墨仁……”

    鲁勒恩似乎是在大口的喘着气。

    “怎么?”墨仁微微闭着左眼,他在用念感空间搜索这附近的某种草药。

    “我们……要不要换一种方式来前进?”

    鲁勒恩可以誓,他这一辈子的惊险加起来也没有今天来的多,他近距离的目睹了墨仁一脚踩爆了鳄鱼的脑袋,一拳打飞了冲撞而来的野牛,狮群和鬣狗围绕着他低吼,徘徊却又不敢上前的景象。

    这太夸张了!

    “我认为没那个必要。”

    听到了鲁勒恩的建议之后,墨仁甚至连头都没回:“我可以解决任何突的危险,所以现在还是效率对我们更重要一些……唔,这东西是你说的‘呜嗒咋’吗?”

    说着,墨仁指了指地面上一株低矮枯黄的草本植物。

    “……没错,这就是呜嗒咋。”

    鲁勒恩仔细的观察了一番,随后就一边点头一边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我来挖吧。”

    “等等。”

    墨仁伸拦住了鲁勒恩。

    “…嗯?”鲁勒恩先是一愣,随后也是反映了过来:“又有毒蛇吗?看来我果然是老了,眼睛不太好……”

    先前的采集工作之中,鲁勒恩也是好几次没有现草下隐藏着的蝎子,毒蛇之类的生物,如果不是墨仁提醒了他的话,恐怕他现在肯定是要受伤的,所以在又一次没有现这些毒物后,鲁勒恩的表情也是变得有些失落了起来。

    “不是毒物。”

    墨仁摇了摇头,随后整个人蹲在地上,两根指直直的插进了板结的土层里面,从里面夹出一颗褶褶生辉的弹壳。

    “…子弹!?”

    鲁勒恩看清了墨仁中的物体之后,也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没有任何锈蚀的痕迹,甚至还残留着火药的味道。”墨仁用鼻子轻轻的嗅了一下这枚弹壳,随后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应该刚射出来不久,不过几天……”

    “偷猎者吗?”

    鲁勒恩之前在某个军阀的下放过哨,所以对于一些现代常识还是勉强懂些的,此刻的眉头也是有些微微的皱了起来:“这附近的野象群早就迁移走了,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应该不是偷猎者。”

    墨仁闭上的左眼在附近扫了一圈,现了一些隐蔽的弹坑,以及一大堆散落的弹壳:“偷猎者更喜欢一枪毙命,扫射会降低皮毛的价值,所以这更像是匪徒,雇佣军,或者是其他势力所留下的痕迹。”

    “军阀们又回来了吗?”

    鲁勒恩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复杂,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到了最后却只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也不一定就一定是军阀。”

    墨仁继续搜索起了附近的致幻类植物,语气平静的说道:“也有可能是路过的雇佣兵,又或者是一群黑吃黑的家伙,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墨仁,你不懂。”

    又一次的长叹一声后,鲁勒恩摇头说道:“这附近原本有一座质量很好的铁矿,在我年轻的时候,那些军阀就是为了开采这座铁矿才来到这个地方的,但后来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失踪了,而铁矿却留了下来,可现在……”

    “一切还不能下定论,或许他们真的只是路过。”

    墨仁对村落的生死存亡不是很感兴趣,鲁勒恩固然是在帮自己寻找致幻类植物,但自己也同样救下了那个土著孩童,所以两者之间完全就是平等的,不存在谁欠谁之类的说法,墨仁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去为村落操心,那是鲁勒恩应该做的事情,自己不过就是这里的一个过客罢了,等到自己把能力修炼的差不多之后,肯定是要离开这个地方的。

    “好吧……”

    见到墨仁的态度之后,鲁勒恩心里自然也是清楚了他的想法,忧心忡忡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就继续给墨仁寻找起了各种致幻植物……

    ……

    当墨仁和鲁勒恩带着一大堆的致幻植物回到村落之后,时间甚至还没到中午。

    村落之中的土著们热情的招呼墨仁留下吃饭,并把先前那头狮子身上的肉剔了下来,做了一锅很是浓郁的肉汤,不过墨仁现在满脑子都是修炼,于是也是自然而然的拒绝了。

    而在跟鲁勒恩请教了一下这些致幻动植物的用法之后,墨仁没有过多的停留,他拒绝了鲁勒恩在村子里服用这些植物的建议,直接走出了村子,然后迫不及待的用念力带着自己飞了起来,在草原上随意的抓住了一头大羚羊之后,就以最快的度回到了自己的石屋之中。

    “呼…”

    看到那整整半个背篓的各种致幻物品,即便是墨仁也忍不住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些致幻物品之中,有过一半的物品是可怕的剧毒,一旦服食过量就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即便墨仁自信那神秘的绿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体内的剧毒,可也没有大意到直接用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总之,先试试吧。”

    搬了一些重达数吨的石块堵住了石屋的门口,墨仁开始调配起了这些致幻物品。

    一些翠绿色的植物叶子被他拿了出来,按照鲁勒恩给出的方案,墨仁找了一些黑色的木炭碎屑,将两者混合在一起彻底碾成泥,又加入了一种灌木枝干里的汁液,将其混合成了一种黏糊糊的墨绿色药物。

    这是一种用来治疗失魂的土著药物,根据鲁勒恩描述的,这种药物具有产生幻觉,呼唤灵魂回归**的功效。

    因为是药物,所以这个东西的毒性非常小,并不怕服用过量。

    但即便如此,墨仁也保留了一贯的谨慎,虽然说他并不认为鲁勒恩会害自己,但防人之心却不能没有,于是这些墨绿色的药泥被墨仁用念力包裹着,被强行的喂给了一旁的大羚羊。

    这头倒霉的羚羊被墨仁抓来之后,就直接被念力折断了双角,切断了运动神经,还被门口数吨重的巨石压住了两条后腿,所以墨仁倒也不怕这东西在自己修炼时会给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事实上它只是墨仁的一个试验品而已。

    “咩…”

    被强行灌下了药泥之后,这头大羚羊看起来有一点焦躁不安,但却因为被切断了部分运动神经的缘故,所以整只羊瘫在地上也没有办法做出有效的挣扎,只有头部在微微的摇晃着。

    稍微的等了一段时间,墨仁并没有现这只大羚羊出现生命危险,于是便也不再继续等候。

    “咕噜……”

    只见墨仁就着一些清水,服下了一些墨绿色的药泥,然后就盘膝坐在了原地,念力开始不断的刺激起了身上相应位置的窍穴,同时双目紧闭,不断的自我催眠了起来。

    很快,药效就出现了。

    墨仁感觉自己的喉咙开始隐隐的麻了起来,同时一种上下颠倒的失重感开始不断的影响起了自己。

    “……”

    感受到药效起作用之后,墨仁更是抓紧时间进行起了自我催眠,不断的暗示自己的潜意识,让自己忘却一些不是很重要的本能,例如吃饭,喝水。

    修炼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当墨仁感觉到药效渐渐散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开始缓缓落入地平线之中了,这意味着墨仁至少已经修炼了六个小时。

    “…不行吗?”

    端起水碗喝了一口之后,墨仁有点失望的皱了皱眉。

    自己还会喝水,这意味着催眠没有起作用,先前的修炼失败了。

    “……”

    摇了摇头,墨仁没有过度的郁闷,而是很快就又调配出了一种黑乎乎的药物,并强行的喂给了一旁的羚羊。

    这是一种由菌类为主要成分制成的药物,因为一些一些菌类本身就含有致幻的剧毒成分,而鲁勒恩在这其中加入了一些降低或中和毒性的药草,让这种药物变成了可以致幻,但相对不致命的一种药物。

    既然要试验,墨仁自然也要选择从低毒的开始试起,毕竟没有人愿意一上来就试那些致命的剧毒。

    “咩…”

    被压住双腿的倒霉羚羊惨叫一声,它再次成为了可怜的试验品。

    只见在服食了一定分量的黑色药泥之后,它开始伸出了自己的舌头,摇晃着脑袋不断甩动着,大量的唾液被分泌出来,并被甩的满地都是。

    “不致命吗?”

    墨仁用念力挡住了羚羊甩出来的口水,他用念感视角观察了这头羚羊的内脏,现并没有什么损伤,这证明这种药物也不致命。

    于是墨仁也就着水,服下了一些黑色药泥。

    这一次,药效很快就出现了。

    伴随着视野里突兀出现的那些不断跳跃的小人,以及一种强烈的呕吐**,墨仁再一次的闭上了双眼,开始自我催眠了起来……

    ……

    自我催眠这件事到底能有多困难。

    墨仁在几乎消耗了全部的致幻药材之后,对此也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历时十二天,一共消耗了五十二种不同的致幻植物,七种致幻菌类,四种不同的蛇,一种蟾蜍,二十八种各种各样常规意义上的虫子,几次三番的濒临死亡,呕吐,粘膜充血,昏厥,狂,墨仁才最终摸到了自我催眠的一点门道。

    起初,墨仁忘却了该如何喝水。

    对于常人而言,这或许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对于墨仁来讲则完全不同。

    尽管他忘记了该如何吞咽,忘了该如何本能的捋顺食道和气管这两个不同的体内组织,但念力会帮助他完成这一切。

    没办法自己喝下去,墨仁就直接使用念力,像是填鸭一样的把自己的食道撑开,念力聚合成像是漏斗一样的形状,在墨仁把水直接倒进去之后,这些水直接毫无阻碍的就流进了墨仁的胃里。

    解决了后顾之忧以后,墨仁就开始继续尝试着自我催眠了起来。

    为了让催眠更好的进行,墨仁甚至还特地弄了一张非常柔软舒适的床铺,让自己能够更好的进入状态。

    先前的石屋,早就在墨仁狂的时候被夷为平地了,甚至周围的环境都跟着遭了秧,树木被连根拔起,大量野兽被各种诡异的方法杀死,地面上全都是一个一个的大坑,根本就没办法继续居住了,于是墨仁这一次就在附近随便的选了个山洞。

    “呼……”

    墨仁开始有意识的放缓了自己的呼吸频率,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开始寻找起了那种自我催眠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过经验的缘故,这一次,墨仁很快就进入到了那种无比奇妙的感觉之中,他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片浑浊的颜色,五感渐渐的远离自己而去,只有那些数不清的各种本能,潜意识,无意识的东西正在围绕着自己。

    墨仁能感觉到那些东西确实存在,它们是电讯号,是本能,是身体或大脑自的运动,是表层意识永远也无法干涉到的禁区。

    它们之中有的控制着心肌跳动,有的控制着膈肌收缩,有的控制着肠胃蠕动。

    然而,这种肌肉的收缩,脏腑的律动,在深层意识之中却只是最基本,最简单的那些本能。

    在这之上,由大脑影响的体内各个脏器,那些腺体之间的化学物质分泌,吸收,传递,反馈,才是比较困难和复杂的本能。

    类固醇激素,多肽及蛋白质激素,胺类激素,脂肪酸衍生激素。

    诚如古人所说,人体就像是一个巨大无边的宝库,无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都尚未从这个宝库之中开出哪怕百分之十的东西来,从来没有人曾真正的掌控过自己的大脑,掌控自己的身体。

    而妄想极意,却偏偏可以掌控这近乎绝对的自我。

    通过刺激身上相应的窍穴,不断的催眠与暗示,墨仁将从支配整个大脑开始,把表层意识与深层意识彻底的结合在一起,抹除潜意识这种不受掌控的东西,把所有不能或没有认知到的部分全都现,接纳并融合,让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真实自我的一部分。

    这是人类对大脑的终极开。

    以大脑掌控自我,以己身支配天地!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