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原始部落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因为有着念力的辅助,所以尽管距离不算近,但墨仁也没有花费太久的时间。

    而当墨仁到达了现场之后,他也是现了这几个土著敢与狮子进行对持的真正原因,那头狮子扑倒了一个尚且年幼的土著孩童。

    “呜!呜!呜!”

    几个土著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树林之中的墨仁,只见他们黝黑的脸上挂满了担忧,但同时又偏偏双目怒瞪,装出一副非常愤怒吓人的表情,一边鼓着嘴一边出了奇怪的声音,同时挥舞着中的长矛,用尽各种段在威吓那头狮子。

    可即便是装出来了一副怒目而视的表情,他们额头和鼻梁上的汗珠却还是显露出了他们此刻的紧张。

    “……”

    墨仁没有言语,也没有直接走出去,而是先朝着那头狮子看了一眼。

    那是一头骨架比一般狮子大出不少的雄狮,他的身上看起来有一些泥巴和咬伤,鬃毛也不像是成年雄狮那样威风凛凛,整个身上几乎都瘦成了皮包骨的样子,不仅是背脊上的脊椎,它甚至连肋骨都格外清晰的凸了出来。

    简单的扫了一眼这头狮子,墨仁就已经大致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年迈的狮王被年轻的狮王驱逐了出来,然后又捕猎不到其他食物,所以对看起来没什么反抗力的土著孩童下了。

    摇了摇头,墨仁在确定了问题的所在之后,也是直接从树丛后面缓缓的走了出去。

    “啦咥?”

    几名土著似乎现了墨仁,他们似乎也有点惊讶,不过在看到墨仁空空如也的左和左脚之后,这种惊讶很快就转变成了浓浓的失望,其中一位脖子上挂着牙齿项链的土著更是对着墨仁直接就挥了挥,说出了一大段的土著语:“嗒啦哇库库,吗吗噫,咔吥,咔吥!”

    “……”

    对方说了这么多,墨仁一句也没听懂。

    “吼…”

    反倒是那边的狮子似乎是感觉到了墨仁的危险,一双浑浊的兽瞳正紧紧的盯着墨仁,喉咙的深处出了一阵阵威吓般的低吼。

    “咚!”

    没有任何的言语,墨仁直接就动了,只见他一脚狠狠的踩在地上,坚硬的地面顿时被踩出了一个碎石四处飞溅的凹坑,而墨仁则是借助着这股反作用力整个人宛如炮弹般朝着狮子猛扑了过去。

    在念力的压制之下,这只狮子甚至连反抗和挣扎的能力都没有,直接就被冲过来的墨仁一拳狠狠砸在了脑门上。

    “砰!!!”

    宛如锻铁锤一样的猛拳狠狠砸下,不仅把这只狮子的上半身整个都砸进了土层里面,更是让它的头骨在瞬间就爆裂开来,坚硬的头颅深深的凹成了一个大饼似的形状,两颗眼珠因为颅压的缘故嘣的一下飞出来,随后就是鲜血混合着脑浆疯狂的喷的到处都是,将近在咫尺的土著小孩喷了个满头满脸的红白之物。

    “……”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在墨仁瞬息之间击毙了这头年满雄狮之后,所有的土著全都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甚至连命悬一线的土著孩童都同样陷入了这种震惊之中,身为普通人的他们,自然无法理解这种匪夷所思的怪力。

    “当啷!”

    一个身材较为矮小的土著似乎是有些呆住了,只见他握着长矛的微微一松,整个长矛都掉在了地面上,铁制的毛尖跟碎石生碰撞,出了清脆的响声。

    “哇…哇嗒咔姆……”

    不知是谁有些结巴的喊出了这么一句话来,随后墨仁就听到了接二连三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所有的土著竟然都放下了中的长矛,他们朝着墨仁匍匐下来,口中不断的呼喊着一些墨仁听不懂的话语,似乎要将墨仁当做神明一样的来崇拜。

    墨仁看着这些不断跪拜自己的土著,内心也是冷静的思考了起来:

    “哇嗒咔姆,哇嗒咔姆,啊啦,阿啦嗒嗒呜嘶,嘚嗯。”

    一个土著见到墨仁没什么言语,于是主动在地面上匍匐似的前进了几步,微微抬起头对着墨仁说出了一大段土著语。

    “……”

    言语不通,墨仁也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自然也没办法回答对方。

    “哇…哇嗒咔姆?”

    这个土著见到墨仁不说话,语气也是变得有些犹豫了起来,这让一时之间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

    稍微的想了一下,墨仁还是决定用实际行动来跟对方交流,于是当即也是直接一只抓起了那头已经被自己给爆了头的狮子,将其随意的丢到了一旁,然后抓起了那个只有几岁大小的土著孩童,递给了那个距离自己比较近的土著。

    “……哇!”

    直至此刻,这个身上有着几处咬痕的土著孩童才后知后觉的哭了出来。

    墨仁不太擅长处理这种事情,于是将土著孩童递过去之后,也是朝着一旁走了几步,任由这几名土著忙脚乱的给孩童敷上草药,用衣服给他简单的包扎起来。

    没过多久,土著小孩肩膀和臂上的伤就被处理的差不多了,于是这群土著又继续跑到了墨仁的身旁来,小心翼翼的跟墨仁说出了各种各样的土著语,但很遗憾的是墨仁一句也没听懂,而在墨仁试探性的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时,却又把这群土著给吓的差点跳了起来。

    “……”

    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来语言不通确实有点麻烦。

    “哇…哇嗒咔姆?”

    几个土著似乎悄悄的进行了一系列的商量,没过多久,他们就从身后的藤制背篓里面掏出了一块篮球大小的红褐色石块,然后试探性的将其递给了墨仁。

    “……铁矿?”

    墨仁随意的看了一眼这块岩石,这是一块成色相对不错的赤铁矿,表面甚至已经可以隐隐看到宛如晶体般的光泽了,估计含铁量应该不算低,而他们的背篓之中既然装满了这些散碎的褐红色石块,估计也是跑过来挖铁矿的,这种彻底没有接触外界的土著村落之中,估计金属还是比较稀有的存在,所以对方才会拿出铁矿石来送给自己。

    但自己要铁矿石有什么用?

    墨仁的眉头皱了皱,没有办法进行交流还真是麻烦。

    “你,过来。”

    墨仁随便伸指了一个土著,然后对他试探性的勾了勾。

    “哇嗒咔姆?”对于这个势,土著看起来倒是明白,此刻也是一边说着土著语,一边朝着墨仁走了过来:“啊啦,嚜叩?”

    “……”

    墨仁根本听不懂他说的话语,于是直接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颗珍珠,递给了对方。

    那是一颗足有龙眼大小的纯白色珍珠,不仅光洁而浑圆,此刻在烈日的照射下更是闪烁着一种朦胧的奇异色彩,光是捧在心就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凡物,更何况这里方圆千里都未必会有海洋,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这种海生珍珠作为有宝石之中的顶级货色,显然要更加的稀有,珍贵了。

    “哦嚯!”

    拿到了这颗珍珠的土著顿时出了一声充满了赞美的惊叹。

    但这还没完。

    在这些土著一脸疑惑的注视下,墨仁又单提起了那只雄狮的尸体,将它递给了这群土著。

    这一次,所有的土著都开始惊叹了。

    虽然狮子在非洲大草原上未必就是真正的顶级野兽,但毕竟也位居食物链的高位,对于这些土著而言,一头狮子已经不是食物那么简单了,它似乎更象征着一种荣耀的加冕,所以在墨仁把这只雄狮递给了他们之后,这群土著看向墨仁的目光更热切了。

    只不过墨仁这一次却不再给他们东西了,反而还挥驱赶起了他们。

    “去,去。”

    就像是驱赶一些小动物一样,墨仁对这几个土著挥起了。

    “哇嗒咔姆?”大概是无法领会墨仁的真正意图,这几个土著有些疑惑的看了墨仁一眼,脚下却是没动地方。

    “,。”

    于是墨仁试着换了一种语言,并直接用推了推这个土著。

    “哇…嗒?”

    这下土著似乎有点明白了,只见他对着周围的其他土著说了一大堆根本听不懂的话语,随后就直接伸指了指一个方向:“哇嗒咔姆,滴啦,阿啦嗒嗒呜嘶,阿啦嗒嗒呜嘶。”

    “哦滴啦……”

    其他土著在听到了这个土著所说的话之后,也是露出了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随后,他们扛起了工具和尸体,一边大呼小叫着,一边高举着长矛,开始朝着一个方向缓缓移动了起来。

    “呼。”

    墨仁见到对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图,也是松了一口气,开始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而至于这些土著,在看到墨仁跟上了他们的脚步之后,也是像确认了什么一样,很开心的用一大堆土著语交流了起来,不过墨仁这边显然是完全听不懂的,所以也只能一直默默走在他们的身后。

    尽管这群人是当地的土著,但终究他们也是凡人而已,所以走起路来并不快,单单是翻越了几座低矮的小山之后就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大半天的时间,悬挂在高空的烈日已经渐渐的落到了地平线的附近,不过好在这些土著们的村子并不是很远,没过多久,这一行人就在太阳彻底落山之前回到了那个土著所在的村落之中。

    而在这一行人回到村落之后,几乎立刻就有人跑出来迎接了。

    在见到这几个土著竟然合力托举着一头死去的雄狮时,这些跑出来迎接的土著们也是出了一些让墨仁有些听不懂的惊叹之词。

    不过相比于这些土著们的惊叹和交流,墨仁还是对这个村子本身更感兴趣,于是此刻他也是微微的闭着左眼,直接就利用无死角的念感视角稍微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村落,结果却现这个村落要比自己想象之中的更为落魄。

    房间是用茅草和泥巴盖的,整个村落的所有房屋加在一起竟然都不过二十间,没有任何的现代设施,也没有任何的近现代设施,墨仁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原始时代一样,村落之中的绝大多数工具都是骨质或石质的,金属器几乎看不到,容器全都是陶罐,没有锅,也没有灶台,甚至有的房间里面连床,连门都没有,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形容着,描绘着这里的古老和原始。

    “……”

    一时之间,墨仁也是有些怀疑起了自己,不知道自己跑来这里寻找致幻药品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看这里这破旧的程度,恐怕是每天连饭都吃不饱,更不要提用剩下的浆果来酿酒了,估计这周围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已经被他们吃光了才对,墨仁感觉自己还不如回去闻屎来的快一点。

    “哇嗒咔姆,呀咔嘶,阿啦嗒嗒呜嘶,呀咔嘶。”

    就在墨仁正犹豫着是不是离开这里的时候,先前拿到了珍珠的那个土著却从不远的地方跑了过来,一边恭敬的跟自己说着什么,一边伸指向了不远的一个方向:“呀咔嘶,嘟,哇嗒咔姆。”

    “?”

    墨仁听不懂他们所说的话,但对方的势自己却是能勉强看懂,于是他也是顺着对方比划的方向看了一眼。

    结果看到了一个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的土著老者。

    这个村落之中的土著其实也有几位老者的,但光是通过外观,墨仁就能够清楚的看出来这位土著老者的不同,因为此刻他身上穿着整个村落之中也很少有的麻制衣料,身上还有一些比较独特的羽毛装饰,头上带着一个布条一样的头巾,上面缠着一些诸如兽牙,金属,骨头之类的东西,显然是有着极高的地位。

    墨仁看了一眼这位老者,脚下也是缓缓的朝着那个方向移动了过去。

    (:你们猜的招数也太迷了吧,血滴子是什么鬼啊,幻想系又是什么啊,直死和七夜暗杀术又是什么啊。)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