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初修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妄想开端的修炼比较麻烦,不仅需要更加深入的进行自我催眠,而且还需要根据窍穴结构图录,不停的刺激这些相应的窍穴。

    通过针灸和催眠的同时作用,修炼者需要加心脏的跳动,利用血液奔流的力量配合来冲击一些血管脉络,就比如每个人都拥有的血脑屏障,这是一种由毛细血管壁与神经胶质细胞所形成的特殊屏障,它大多位于人体的颈椎附近,是血浆与脑细胞之间的屏障,也是血浆和脑脊液之间的屏障,如果听不懂也没关系,简单点来说这就是一个用来隔绝血液之中有害成分进入大脑的屏障。

    血脑屏障被现代科学认为能够阻止某些物质进入脑组织,这些物质多半是有害的,所以血脑屏障的存在可以保持脑组织内环境的稳定,也可以维持中枢神经系统的正常运转。

    不过在妄想极意之中却并不是这么描述的。

    在妄想极意的第四页上,详细的说明了血脑屏障的利弊,并表明一旦完成身体掌控这一步骤之后,体内的脏腑就会变的极为强大,到时候有害物质会被脏腑集中收集并排出体外,根本不会影响到大脑结构,所以血脑屏障将毫无用处,反而会阻挡一些有益物质的吸收。

    所以,妄想开端的第一步就是冲破血脑屏障。

    而在这之后,剩下的就简单多了,大多都是控制血液流动,摄取各种特殊物质,不断的控制身体并刺激窍穴之类的段了。

    至于创造招数的段,第四页上却并没有记载。

    “……”

    墨仁翻转了一下一旁的烤羚羊,随后伸出两根指,将这本书翻到了第五页上。

    第五页上记载的东西并不多,不过却也跟墨仁所想的差不多,整整第五页上记载的几乎全都是关于如何自创招数的解释。

    根据书上的介绍来看,妄想极意所能创造的招数确实是有极限的,并不能说直接就幻想出一个时间静止,或者是一击必杀这种违反常理的招数技能,因为所有的这些招数都是通过刺激大脑来进行完成的,而并非凭空造物。

    当修炼者把妄想开端修炼到一个极限之后,他的身体和大脑几乎都已经被开到了一个非人的境地了,所以只要修炼者想要创建一个招数,那么大脑就会不断的试图理解这个想要被创建出来的招数,不断的在潜意识之中建模,还原,解析,并从中推算出一个可行的案例,最终通过大脑和身体之间的配合,它们不断的产生一些微小的变化,进而使某些招数得以使用出来。

    比如有人想使用拳皇之中八神庵的技能八稚女,那么大脑就会根据身体的承受能力来进行演算,并推导出一个合理的方案来进行执行。

    先是指骨骼硬度,臂肌肉强度,腕韧带弹性,神经反射度,等等一系列的硬性身体素质指标。

    然后是对招数的理解能力,对招数的拆分和细化。

    最后所有的这些被大脑组合到一起,将招数本身转化为一种潜意识一样的存在,这种潜意识就像是呼吸,进食一样,被妄想极意深深的刻印在了人体的本能之中,让修炼者可以随时随地就对敌人的要害动起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连击,用爪子撕开对方的血肉,然后按住对方的脑袋,让对方全部的伤口都在同时疯狂喷血。

    实际上,妄想极意之所以无法去创建那些违反常理的招数,根据书上所说,其实同样是因为身体和大脑受不了。

    时间静止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静止所有粒子的活动性,让温度达到绝对零度,但该如何让身体执行这一点却有点出大脑的承受极限了,后果自然只能是脑浆炸裂,身体破碎。

    “原来是这样……”

    静静的看完了第五页上的内容之后,墨仁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了然。

    随后,墨仁合上了这本书。

    他并不打算继续看更深入的理论知识了,事实上这本书所描述的这些东西已经足够吸引自己了,所以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就是先修炼一下试试再说,毕竟书上描绘的再怎么美好,也不如自己用身体去感受一番来得实在。

    只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一枚刀片从墨仁的怀里飘了出来,开始一片一片的切割起了羚羊肉。

    先前看书的功夫,羚羊肉已经被烤的外焦里嫩了,此刻刀片切下去简直就是嗞嗞冒油,哪怕只是闻一闻都觉得无比的诱人,墨仁本来就已经在地宫之中被饿了好几天,先前也不过就只吃了点昆虫而已,现在当然是要饱餐一顿的。

    一头非洲大羚羊足有几百斤重,哪怕墨仁已经把内脏都丢了出去,剩余的肉也没办法不可能一顿吃完,于是在饱餐了一顿之后,墨仁就把篝火稍微的改了一下,让烤炙变成了烟熏,以此来延长这些食物的保质期。

    在处理完毕这些琐事之后,墨仁自然也是直接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开始修炼妄想极意。

    而随着墨仁闭上双眼开始尝试着进行自我催眠,他那无形的念力也是精准的覆盖在了那些相应的窍穴之上,用恰到好处的力道不断的进行按揉,这种精准无比的念力刺激要比土法的针灸来的更为有效,很快的墨仁就感觉到了这些窍穴开始渐渐的酥麻,胀痒了起来。

    可是,自我催眠却没有那么容易做到。

    根据妄想极意上所记载的,这种自我催眠跟普通的催眠还不一样,并不是说一直幻想自己能够怎样怎样的控制身体就可以了,而是要通过特殊的自我暗示的方式来支配自己的深层意识,比如不停的催眠自己忘记该如何喝水,然后当自己真的忘记该怎么喝水了的时候,再想办法用催眠的方式让自己学会喝水,等所有的本能都可以通过催眠来进行“写入和删除”的话,那就差不多成功了。

    这种堪称“大脑编程”一样特殊的催眠与暗示,如果是换成是用普通的段来进行的话,那几乎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就算是再怎么专业的心理专家,催眠大师也未必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不过如果加入窍穴的刺激,那么这种不可能就变成了可能。

    当然,这种可能性的几率低到有些可怜……

    ……

    整整半个月。

    墨仁在自己搭建的屋子里面整整盘膝修炼了半个月。

    这期间,整头大羚羊都已经被他给吃光了,房间的地面上也多了好几张肉食野兽的毛皮,这几乎都是一些主动找墨仁麻烦的家伙们所留下的,它们的头骨被墨仁拿来盛上油脂,作为油灯来获取一些亮光。

    这半个月以来,墨仁几乎每天都要花费过二十个小时来进行自我催眠,但不管是用什么样的姿势去自我催眠,都无法达到书中所描述的那个境地之中。

    “难道是我的方法不对?”

    在又一次的催眠失败之后,墨仁也是有些疑惑的睁开了双眼,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想要掌控自我,就这么难?”

    尽管妄想极意上已经说明了,掌控自我几乎是所有阶段之中最难修炼的一个阶段,可即便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墨仁却现自己还是低估它的困难程度了。

    “要不要借助一下外力?”

    在半个月的修炼无果之后,墨仁也不打算继续苦修下去了,而是活络起了自己的心思,开始回忆起秘典上所说的那些辅助材料。

    因为掌控自我这一阶段确实极难入门,所以为了提高入门的概率,秘典上还记载了一些用于辅助的办法。

    这些办法在墨仁看来并不是非常的靠谱,因为最简单的办法竟然都是要服食一些有毒或致幻的药材,而至于复杂一些的甚至还有生命危险,比如主动去舔舐河豚的表皮,摄取微量的河豚毒素,又或者让自己处于濒死的边缘,放血,缺氧,电击,脱水,失温,通过这种濒死的举动来让大脑产生一定程度的紊乱,导致幻觉的产生。

    当然了,通过性兴奋与窒息相互配合来产生幻觉的方式也同样可行,但墨仁并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他选择了另外一种形式。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仁缓缓的打开了一个陶罐。

    顿时,一阵带有阵阵臭味的刺激性气体就渐渐弥漫在了空气之中,在罐子里面装着的里面是一种棕褐色的粘稠流体,其中还夹杂着大量泛黄的草茎草叶,此刻表面正在时不时的冒出一个小气泡,看起来就像是在酵一样。

    这是一罐混合了大量植物碎屑的排泄物。

    通过人工制造出的厌氧环境之下,这些东西在微生物的作用下开始渐渐分解,通过十多天的酵和分解之后,这些污秽的东西被微生物不断分解,生成了大量的甲烷。

    而一定浓度下的甲烷,是可以使人致幻的。

    不仅仅是在过去,甚至就在现代,仍旧有一些染上毒瘾的穷鬼喜欢往厕所里面跑,他们把头深深的埋在旱厕的马桶里面,通过吸取甲烷和硫化氢的混合物来制造幻觉,不过这种气体十分的危险,这些人稍不注意就会因为缺氧而导致窒息,第二天地方报纸就会大肆报道,某某某将头伸进马桶里神秘死亡,怀疑心脏病突之类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真的没办法了的话,墨仁是绝对不会使用这个办法的。

    虽然自己也采摘了一些浆果试着酿酒了,但微生物生产乙醇的度远远没有生产甲烷来的快,所以沼气这边先成型了,果酒却还要等上好长一段时间,而且就凭自己酿的那两罐果酒,也未必就能真的灌醉自己。

    “算了,既然都已经到这一步了……”

    在原地稍微的纠结了一小会儿,墨仁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准备利用吸入甲烷的方式来帮助自己进入催眠状态。

    但正当他准备俯下身子的时候,外面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这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隐约的可以听到某种野兽的怒吼,之中还混杂了一些人类的呼喝声。

    “嗯?”

    墨仁眉头一皱,随后也是立刻就盖上了陶罐。

    自我催眠的会对于现在的墨仁来讲,可以说是极为珍贵的,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受到到野兽或是其他什么人的干扰。

    下一秒,墨仁习惯性的闭上了左眼。

    念感空间之中,墨仁因为可以透视的缘故,所以视野方面也是得到了非常明显的提升,此刻只是朝着远方看了一眼,就现了七八个人形的生物正在与一头野兽对峙着,而那头野兽从身体结构上来看,有点像是一头骨架很大的雄狮。

    此时此刻,这七八个人形生物都紧紧的靠在了一起,他们的背后背着一些工具和簸箕,中则是拿着一些尖锐的棍状物体,不断的朝着雄狮试探性的驱赶着。

    “长矛?土著?”

    在看到了这几根类似长矛的尖锐物体之后,墨仁也是有点惊讶,随后他就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这几个人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然了,墨仁肯定不是想要去救人的。

    实际上他的目的非常简单,无非就是这群土著背后的村庄而已。

    倒不是说他想要居住在对方的村庄之中,而是村庄本身就意味着资源,这些土著能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这么多年,那么对周围的一些资源的把握肯定要比自己来的更强,自己也不需要别的什么,只需要得到一些可以致幻的东西就足够了。

    至于用来交换的东西,自己先前从市带出来的那一兜子黄金和宝石虽然都丢在场了,但自己这些衣服的兜子里面可都塞满了最值钱的珠宝和小部分金条,用来换一些物资绝对够用的。

    不过换句话来讲,就是这周围没有偷猎者之类的家伙,不然的话墨只要杀掉几个倒霉的偷猎者,然后从他们身上找点大(河蟹)麻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哪里还用这么麻烦。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