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灾难之眼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她们非常的信任我。”

    古兴国点了点头,随后就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不仅把一切都与我分享,甚至还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的真实身份。”

    “很好,那么接下来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程天命闭着双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人物你完成的非常好,我会赐给你应得的奖励,这几年的时间倒是辛苦你了。”

    “天命大人……”

    古兴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少有的困顿:“其实属下,有一些其他的现。”

    “哦?”

    程天命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就仿佛是他早就清楚了对方会这样说一样:“是什么样的现呢?”

    “我……在目标的身上看到了可怕的灾难。”

    古兴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底深处闪过了浓到化不开的恐惧:“大人,请恕属下多嘴的问一句,难道这才是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执行这次任务的真正原因吗?”

    “你也看到了啊。”

    程天命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来你对于这份力量的适应性还是挺强的嘛。”

    “大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古兴国忍不住的追问道。

    “兴国,你知道吗?”程天命缓缓的说道:“如果你没有接受我的这份力量,那么你先前擅自窥视那些东西的举动,将会给整个世界都带来不可挽回的恶果,它们会现并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然后彻底的毁灭我们所珍惜的一切,亲人,爱人,朋友,国家,世界,所有的东西都会被轻而易举的杀死,被彻底的毁灭。”

    “那到底是……”

    古兴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脊梁骨好像有一股凉气直往上窜:“大人,那到底是什么?”

    “那就是灾难啊。”

    程天命的语气变得有些沧桑了起来:“这个宇宙中有许多你根本就不能理解的事物,我们的世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牢靠,它就像是一片脆弱的纸,而我们都是纸上的图案,一点火星,一只虫子,甚至是一杯水,都可以给我们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大人,属下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古兴国安耐住了心底的恐惧,开口问了起来:“为什么目标会与灾难有关?”

    “兴国,你听说过负教吗?”

    没有直接给对方解释,程天命反而是突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负教?”古兴国稍微的回忆了一下,随后才试探性的说道:“负教我记得好像是一个最近几年才渐渐传播开来的教派,据说最开始是在印西一带流传的古代灰巫教,但到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流传到了暹罗附近,成为了一个邪教组织,在诸多南境小国中不断散播自己的影响力,好像听说这群负教的教徒都是一群可怕的疯子,大人所指的可是这个负教?”

    “没错。”

    程天命缓缓的点了点头:“负教是一个极端反人类的教派,并且成长度非常的惊人,心主已经开始对此进行调查了。”

    “连心主大人都……”

    古兴国微微一愣,在他的印象中,第五能级的能力者应该不会对这种小事在意才对。

    “你问我为什么目标会与灾难有关,这些事情我不能直接明确的告诉你,你也不要擅自预言,否则的话你将会看到最恐怖的事物。”程天命的表情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起来:“不过虽然不能把真相直接告诉你,但一些小段却也不是不能用。”

    说着,一张纸从天空之中缓缓的飘落了下来。

    “嗯?”

    古兴国下意识的用抓住了那张纸,开始好奇的朝上面看了过去。

    但才过了几秒钟的时间不到,古兴国就如遭雷击似的瞪大了双眼,只见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里的纸张:“这…这怎么可能?!”

    “一切都是命运的选择。”

    程天命缓缓的摇了摇头:“走吧,先跟我回天都基地。”

    “是……”

    古兴国整个人呆滞的点了点头,宛如失了魂一样……

    ……

    另一边,海面之上。

    墨仁依靠着自身的念力,在百米之上的天空中高的飞行着。

    因为已经穿过了暴雨云所覆盖的区域,所以墨仁现在倒也不怕被闪电击中,或者换一种说法来讲的话,在这样的高空飞行更能够有效的避免与地狱犬之间的正面交锋。

    至于之前那个神秘老者对自己所说的话,墨仁对其保持了将信将疑的态度。

    既不彻底依靠或相信对方的说法,也不会为了避嫌而刻意遮挡住月光,而是完全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想法,能成功最好,不能成功也无妨。

    感受着脑内剩余不多的念力,墨仁这边也是整理了一下自己接下来的打算。

    海洋里面的资源无穷无尽,再加上墨仁本身就拥有念力这种常规的能力,随便抓一点鱼类生吃下去就可以用来勉强果腹,所以想要在海里活下去倒也不是很难,而至比较麻烦的水份方面,则可以考虑从海洋生物之中摄取,当然也可以利用密封容器配合上念力,用蒸馏原理从海水之中蒸馏出一些水份,零零总总的加在一起应该也差不多够用了。

    “轰轰轰……”

    就在墨仁正在思考着今后打算的时候,一阵模糊的爆炸声突然从自己的身后传了过来。

    “嗯?”

    墨仁转头朝着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

    结果正好看到了一道有些刺目的红光正朝着自己所在的区域急奔来。

    毫无疑问,那急奔来的身影正是地狱犬。

    只见地狱犬的四肢全都变成了一种宛如高热金属般的炽金色,光是看上去就能够感觉到那种可怕的高温,但这种高热的温度似乎并没有在空气之中传播,因为他这一路跑过来并没有蒸大量的水汽,只有那爪子狠狠踩在海面上的时候,极致的高温才会瞬间蒸水汽,形成一种类似水蒸气爆炸之类的冲击力,让地狱犬得以在水面上自由的极奔跑。

    见到对方竟然已经追上来了,墨仁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看起那个无名老者似乎并没有阻拦地狱犬。

    “吼!”

    这一次,地狱犬没有再留了,而是一上来就用出了全力。

    伴随着足以震动万里海面的狂暴怒吼,一道直径过数米的炽热光线从地狱犬的嘴里猛喷了出来,以一种难以想象的度朝着墨仁暴射而去。

    这道射线在刚刚从地狱犬嘴里喷出来的瞬间,就已经突破了十倍以上的音,这种度之下墨仁甚至没有多少反映的时间,只见他瞳孔一缩,大脑就开始疯狂的拉响了警报,身体在本能的驱使之下直接就朝着一旁猛的一个侧移。

    然而即便是这样,墨仁的小半个身体还是被这道高热的射线给擦了一下。

    就仅仅只是这么一下,墨仁左边的臂和大腿就被彻底的被成了焦炭,而至于掌和脚尖,更是因高热而气化消失了。

    但这还没完。

    地狱犬经过若水一战之后,看起来已经不打算留了,于是只见他巨口微张,就是出了一阵无声的咆哮。

    尽管这咆哮看起来好像没有声音的样子,但实际上在他面前的整片空间,却都因此而泛起了一阵肉眼可见的涟漪,这些涟漪就像是高温扭曲了空气一样,一波又一波朝着远方扩散而去。

    而至于墨仁,自然是当其冲的直面了这一阵咆哮。

    “呃!”

    随着一阵诡异的感觉猛地袭来,墨仁感觉整个天地仿佛都开始急的旋转了起来,一阵阵可怕的耳鸣声伴随着全身上下的剧痛瞬间爆了出来,随后墨仁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的跳动都开始明显的不规律了起来,视觉开始模糊,紊乱,呼吸变得艰难且沉重,似乎有一种肉眼看不见的东西袭击了自己的整个身体,并破坏了绝大部分的身体组织。

    “咳咳…咳……呕………”

    墨仁感觉自己的大脑里仿佛被塞入了大量的铅块,肺脏又被无数的碎玻璃狠狠的划过,每一次呼吸都带来极为难忍的痛楚,同时一种强烈的呕吐感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吐出点什么来,但最终只有鲜血在不断的从自己的嘴里疯狂涌出来。

    可是,涌出鲜血的却远远不止这一个地方。

    心跳时快时慢,大脑沉重如铅,鼻腔粘膜破裂,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从鼻腔里面流淌出来。

    失重般的眩晕伴随着强烈的耳鸣,鲜血从耳孔里缓缓溢出。

    错乱而模糊的视觉,双眼里也有血液在不断渗出。

    “地狱之音,听过吗?”地狱犬遥望着空中疯狂飙血的墨仁,他的声音之中除了冷漠,几乎听不出其他的任何情感来。

    “次声波……”

    墨仁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地狱犬,但因为大脑受损的缘故,念力开始急的流失,短时间内就已经支撑不住他自身的体重了,于是仅仅只支撑了数秒钟不到的时间,他就从高空之中迅的坠了下来。

    “很优秀的人才,可惜却选错了路。”

    地狱犬缓缓的摇了摇头:“如果你愿意用你的力量来建设天夏该多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提供一具尸体送到实验室去研究。”

    就在地狱犬自言自语之间,墨仁已经从百米高空坠落到了距离海面只有几米远的距离。

    但也不知道是海风还是什么的其他东西的吹拂,墨仁腰上拴着的一枚钥匙却因为衣服被吹开的缘故而暴露了出来,在莹白色月光的照射之下,这枚仿佛包含了世间万色的钥匙正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地宫钥匙!?”

    地狱犬在无意之间扫到了这一枚钥匙,顿时整个人就愣了一下,但随后他就意识到了什么,当即也是不顾一切的朝着墨仁所在的地方疯狂的追了过去。

    “轰!!!!!!!”

    地狱犬的后肢狠狠蹬在了海面上,全力施为之下竟然一脚踩出了近百米高的可怕海浪,而他整个人也是瞬间就突破了音障,以数十倍音的度朝着墨仁移动了过去,一只前爪直接对着墨仁拦腰抓取,那如同镰刀般锋利的爪尖仅仅只需轻轻碰上那么一下,就足以将墨仁整个人拦腰斩断,但地狱犬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他的眼里只有那一枚钥匙。

    但很可惜,因为墨仁露出钥匙的时候已经马上就坠在海面上了,所以地狱犬纵使再怎么快,却也没办法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就触碰到墨仁。

    于是,地狱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墨仁坠在了海面上。

    “嗡……”就在墨仁的身体触碰到了海面的一瞬间,无穷的光芒突然从这一枚钥匙上猛然的爆出来,将墨仁整个人都包裹在了这种无形无质,却又真实存在的奇异能量之中。

    “不!!!”

    地狱犬愤怒的大吼了一声,随后他就就借助着惯性,直接将利爪狠狠的刺入了那一层圆球状的奇异能量之中,试图钩出那枚钥匙。

    但那一层看似透明的能量却带着极为可怕的阻滞感,即便是地狱犬已经用尽了全力,也不过就是在墨仁的胸口留下了三道巨大无匹的伤口而已,至于那一枚钥匙则根本就是纹丝不动,甚至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还猛然爆出了更强大的奇异能量,将地狱犬整个都挤出了这个圆球。

    下一秒,随着无形无质的能量猛然爆,墨仁的身影连带着那一枚钥匙,竟然直接就消失在了这片浓稠的无色能量之中。

    “吼!该死!”

    地狱犬眼睁睁的看着墨仁在自己面前溜走,整个人也是愤怒的咆哮了起来:“程天命!又是你!又是你这个混蛋!”

    “咕噜……”

    而就在地狱犬不断怒吼的时候,先前的无色能量突然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个气泡。

    “嗯?”这种莫名其妙的景象吸引起了地狱犬的注意力,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地宫开启时的景象了,但按理来说这种球形能量应该会在传送的瞬间消失,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出奇怪的气泡。

    “咕嘟咕嘟咕嘟……”

    下一秒,大量的气泡疯狂的从这个球形能量场之中不断升了起来。

    这些气泡每一颗都包含了不同的颜色和画面,就仿佛每一颗气泡都照应着一个世界的景象一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开始渐渐从这些气泡之中浮了出来,地狱犬那来自野兽的本能让他隐隐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很快的,随着大量气泡的涌出,这个球形的能量场开始诡异的蠕动了起来,无数的气泡在.1秒都不到的时间内迅聚合成了一颗半透明的诡异眼球,这些圆形的气泡就像是出现了b一样开始扭曲成了一片片方块或其他边缘不清晰的几何形色块,无穷无尽的色块在眼球的表面上不断流过,而随着一个黑到了极致的瞳孔缓缓成型之后,它仅仅只是随意扫了一眼旁边的地狱犬,地狱犬就出了难以言喻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足以让任何生物都恐惧无比的叫声,整个海面都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