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我这把刀涂满了……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悬浮在高空的墨仁稍微想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朝着若水所在的地方降落了过去。

    “你怎么过来了?”

    距离若水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墨仁就已经忍不住的开口问了起来。

    “不过来,看着你被地狱犬活活烧成渣吗?”听到了墨仁的疑问之后,若水整个人也是责怪似的看了墨仁一眼。

    此刻,若水身边裹挟着的是近乎实质般的浓雾,而张雅的身上则是穿了一件类似雨披之类的服装,似乎能够隔离她的能力判定,以至于那些浓雾能够将她也裹挟起来,却不受到影响,也正因如此,两人才能够在天空中飞行。

    “可是你只是第四能级的能力者。”

    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那家伙是第五能级的能力者,你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我说过我要跟他硬拼了吗?”

    即便是大敌在前,若水却仍旧轻笑了起来:“在你眼里,我看起来就像是那么蠢的家伙吗?”

    “……嗯?”

    一时之间,墨仁也有些摸不清对方的目的了。

    “你这家伙,平时看起来倒是挺聪明的样子,现在怎么还犯傻了呢?”若水轻笑着摇了摇头:“地狱犬这家伙我又不是第一次跟他打交道了,之前给你的资料你应该看了吧,他现在追杀你的就只有炎,而地狱犬的完整体是由炎,暗以及冰一起组成的,现在天夏边疆乱象频生,他的另外两颗头没有出现,那肯定是没参加到这次的活动里来,而炎本身的能力就只是以火焰居多而已,此刻这里一来下起了暴雨,二来我的能力又克制他,也就是说他的力量甚至连平日里的三分之一都挥不出来。”

    说到这里,若水也是在微笑之间抬起了双:“平时的话我或许确实打不过他,但现在,这里是可我的主场!”

    随着若水的这句话说完,无穷无尽的雨水,海水,水蒸气,泥水开始纷纷汇聚在了她的身边,雨滴组成了滔滔天河,闪烁着银光的水面上翻卷着一朵接一朵的无穷浪花,就仿佛这些水之精灵正在在拱卫着它们的王一样。

    “……”

    见到若水这个样子,墨仁也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真的是有点不理解为什么若水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帮自己,在思考无果之后他就直接开口问了起来:“你为什么……”

    “轰!!!”

    话还没说完,惊天动地的火焰爆炸声就响了起来。

    一圈橘红色的可怕火焰从不远的地方猛然爆了出来,将周围的高温雾气全部冲散,也是露出了地狱犬那可怕的身姿来,此时此刻他的一双兽瞳之中满是燥怒:“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碰到你啊………公主。”

    “……?”

    墨仁看了一眼若水,又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地狱犬,他现自己如果现在就直接离开的话,好像有点不太好。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若水轻轻的笑了笑,似乎对此根本就不怎么在意。

    “既然你想回到基地的话,那么我今天就成全你。”地狱犬从鼻子里面猛地喷出了一阵火焰,随后随着他一只前爪狠狠的踏在了地面上,他的整个身体再一次的被火焰所包裹住了,而这一次不同于以往,那火焰的威力已经有些恐怖了,以他为圆心半径过数百米的区域全都陷入了致命的高温之中,地面开始缓缓的龟裂开宛如蜘蛛网般的痕迹,而所有这些裂开的地方都开始散起了暗红色的微光,一种弥漫着刺鼻硫磺的味道开始在空气中散逸了开来。

    而至于地狱犬本身,此刻也生了一阵阵惊人的变化。

    只见他的四肢从末端开始,全部变成了一种宛如高温金属般的金红色,而这种颜色越是靠近利爪,就越是炽亮,到了最后几乎已经成为了完全的炽白色,根本就看不出这东西竟然还是生物的一部分。

    而至于他的一双兽瞳,此刻也变成了同样炽白色,一种极为恐怖的气息像是爆炸一样迅的扩散开来,将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了其中。

    那是一种君临与所有生物之上的俯视,就仿佛遨游在九天之上的巨龙俯瞰着地上的凡人,又仿佛是执天秤的审判天使正在审视着芸芸众生,那是一种只有越了凡尘的然生物才会有的独特气质,是任何凡间之人都不可能拥有的气质。

    通过若水给的资料,墨仁其实也是对地狱犬也是有着一定的了解。

    虽然真名与具体的能力强度都不是很清楚,但地狱犬的能力却是在能力者之中很常见的变异系,他最开始觉醒能力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常见的地方,甚至是没什么强大作战能力的的狗头人化而已,可是随着他一路打拼上来,这种能力跟着他一起不断演化,蜕变,最终竟然让他变成了神话生物之中的三头地狱犬,那在各种神话之中用来看守冥界之门的可怕凶兽。

    全世界能够化身神话生物的能力者,不过十个,而地狱犬更是在这其中名列前茅。

    “今天,你们都给我留下吧。”

    再度解放了自身形态的地狱犬,用一种宛如金属摩擦般的刺耳的声音说了一句话,随后他就对着若水一行人缓缓的张开了嘴巴。

    里面,是一颗大了不止一倍的白色火球。

    “……”

    墨仁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就在大脑之中开始思考起了对策。

    但是,就在墨仁已经开始思考起来的时候,一只白皙修长的掌却轻轻的按在了墨仁身上。

    “嗯?”

    墨仁一愣,看向了身旁的张雅。

    “这个你拿好。”

    张雅从怀里掏出了两张特制的信封,朝着墨仁递了过去:“这是若水姐给你的,别弄丢了。”

    “……什么意思?”

    墨仁此刻是真的有些疑惑了,他真的有些摸不清这两个人的想法。

    “你是笨蛋吗?”张雅用抹了抹自己额角上的水珠:“若水姐帮你短时间的拖住那只红狗,你就趁着这段时间赶快跑吧,这两封信其中一封是写给你的,到时候你拆开看一看就明白了。”

    “那你们呢?”

    墨仁的脸上难得的闪过了一丝意外的神色:“如果你们拖上一段时间的话,我们应该可以把他解决掉。”

    “你这风险也太大了。”

    张雅摇了摇头:“资料你也不是没看过,地狱犬只要三个脑袋其中有一个没有死,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复活他的另外两颗脑袋,我们就算在这里击杀这条红狗也没有任何意义,倒不如我们掩护你先赶紧……”

    “嗞轰轰轰轰轰!!!”

    话还没说完,这边地狱犬的高温射线就已经喷了过来。

    “哼!”

    见到对方的吐息之后,若水那无时无刻都异常温和的脸庞也是难得的冷了下来,只见她微微冷哼了一声,整个地面上的水流就迅的变成了一个锥形的巨浪,朝着那一道高温射线狠狠的拍了过去。

    “嘶嘶嘶!”

    漫天的水雾遮住了周围所有的一切,空气之间的湿度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就仿佛这是一片无比闷热的蒸汽之海一样,每一秒都有大量的蒸汽被制造了出来,但很快的这些蒸汽又被跟高的温度蒸成了更小的颗粒,然后随着从海洋之中吹来的狂风带到了更远的地方,让高温以这种形式不断的流逝着。

    当然了,这只是普通人所能看到的景象。

    而在墨仁的念感视角之中,其实若水的这一道攻击却是非常有门道的。

    在那个近百米的水锥体之中,墨仁看到了大量浑浊的杂质,这些杂质绝大多数都由沙土的混合颗粒而组成,而因为靠近海边,所以这些沙土之中有大量的石英结晶和各种微量的金属元素,而这些石英结晶的比例极高,几乎与水分子的比率相当了,而且这个水椎体也并非就是一个的单纯的椎体,它的内部水压极高,并且在椎尖的位置上有一个小小的缺口,而在水压的作用下,几乎所有的水流都会疯狂的喷涌向那个小小的缺口,与那灼热的射线流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与纯粹高能激光不同,地狱犬喷吐出的射线流本身是带有部分质量的,但又好像带有部分激光的特性,所以光用水流这种流质或许很难阻挡住这种穿透性和冲击性都极强的攻击,所以这个时候那些固态的石英起到了良好的阻隔反映。

    它们在水流变成蒸汽的时候,浓度颇高的石英粉末就像是尘埃干扰激光束一样,阻碍了高温射线流以各种形式的突入,然后后面的水流狂涌过来,带走它们身上的高温并再度蒸,不断的降温,不断的抵抗住这种高温射线流,一直持续到了地狱犬停下这次攻击为止。

    “……”

    停下了吐息之后,地狱犬没有说什么,但他眼中却多了几分凝重。

    “墨仁,你先走。”

    这一次,张雅没有说话,而是若水本人对着墨仁开口说了起来:“再跟他拖下去也没什么必要,总之你先走吧,之后我和小雅会想办法脱身的,你不用担心。”

    “这样吗?”

    既然对方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墨仁尽管心中也有些困顿,但却还是点了点头。

    逃跑的会已经近在眼前了,他没任何理由继续呆下去。

    “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两个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既像朋友又像导师一样的能力者,墨仁用无比平静而认真的语气缓缓说道。

    “好啦好啦,快走吧。”张雅有点不耐烦似的挥了挥,然后将她中信封直接塞给了墨仁:“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能记得给我炒上一盘青椒炒肉我就很开心了。”

    “我会记住的。”

    墨仁点点头,随后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转身急的朝着大海的方向飞去。

    若水并没有回头去看墨仁,此时此刻她的全部注意力仍旧集中在了地狱犬的身上,地面上那宛如地狱爬出来的魔兽强大而狰狞,狂风骤雨之中,少女的身姿在此刻被显得无比的娇小,脆弱……

    ……

    “走远了吗?”

    感应到墨仁消失在了海平面上之后,若水此刻的表情看起来放松了许多。

    下一秒,随着若水的腕轻抖,一根若有若无的水线开始从她的掌里延伸了出来,这根水线是如此的细小,以至于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消失在这狂风暴雨之中。

    但很快的,这一丝水线就变得明显了起来,因为它整整从若水的中延长出了近百米的长度。

    而随着水线的延长,这一根水线也稍微的变粗了一点,从牙签左右的粗细变成了拇指左右的粗细,而且上面还缭绕了一层又一层的水雾和螺旋形的水线,在水线的尽头,这一根拇指粗细的水线轰然炸开,宛如喷泉般的散开,然后所有的这些水滴又绕过了一个极长的范围,最终循环回了若水的肘附近,通过数道螺旋状的压缩水流再次汇聚到了她的掌心上去,从一个微不可寻的小水球里面顺着水线高喷了出去。

    从远处来看,就仿佛若水执一柄通天彻地的水刀一样。

    而事实上,这样确实是一把“水刀”。

    只不过,这并不是单纯而愚蠢的用水凝聚成刀的形状,而是若水利用了自身能力去模拟了重型工业之中经常需要用到的一种设备,一种利用高压水流来切割坚硬材料的特殊设备。

    “水切割,你听过吗?”

    若水单维持住高水刀,另一只则是从自己背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装得满满的塑料袋。

    “嗤啦!”

    张雅用一把小匕划开了塑料袋,里面半透明的白色粉末顺着塑料袋的切口,悉数的融入了若水中的高水刀之中。

    这些白色的粉末既不是什么面粉,也不是剧毒,它甚至不会产生任何的化学性质。

    但地狱犬心里清楚,这个粉末将会在若水的中变得极度危险。

    因为,那是水切割专用的金刚石磨料。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