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暴雨无声,炎狱将至
    推荐:藏海花< r=”://.b./” r=”_b”>://.b./。

    。

    “……”

    墨仁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只见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警惕,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的地狱犬,全身所有的肌肉都完全的绷紧了起来,似乎下一秒就会猛然暴起一样。

    “还在想着逃跑吗”

    地狱犬倒是不在意墨仁此刻的表情,只见他的脸上仍旧是一副淡漠的样子,双手插兜朝着墨仁缓缓的走了过来。

    见到对方朝自己走了过来,墨仁自然也不会就这么傻站在原地等死,于是就在对方走动过来的一瞬间,他也是再一次的开始了反抗。

    “砰!”

    在墨仁超过数吨的念力爆发之下,一个街边的消防栓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爆裂了开来,管道之中的水流在顷刻之间就宛如井喷一样的爆发开来,而随后那整个由金属所铸成的消防栓也是被念力拽到了墨仁的面前,被墨仁抡圆了直接朝着地狱犬狠狠的丢了过去。

    “哼。”

    看到墨仁竟然在自己面前还敢做出的这般举动来,地狱犬也是冷哼了一声,随后抬起脚朝着地面轻轻的踩了一下。

    “轰!!!”

    随着一道冲天般的怒焰狂卷而出,无边的热浪化成了可怕的冲击波,席卷了附近的好几个街区,让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一阵难以言喻的高温之中,甚至连一些不耐高温的橡胶制品在瞬间就开始融化了起来。

    至于墨仁丢过去的那个消防栓,几乎连碰都没有碰到地狱犬,就直接被一只由火焰所形成的野兽咬住了,然后在下一秒钟这个消火栓就在野兽的嘴里熔融成了一滩液态的铁水,顺着那利齿之间的缝隙缓缓滴落下来,就仿佛是来自地狱魔龙的涎水一样,在地面烫出了一个又一个冒着烟儿的小坑,并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

    见到消火栓丢过去根本就没起作用,墨仁这边也不气馁,反而是利用了对方这种轻敌的心理,直接快速的跑了两步出去,一脚踩住了消防栓爆裂的缺口,同时也用念力悄悄的辅助了起来,让喷涌而出的所有水流都变成了一道高压水箭,朝着地狱犬狠狠的射了过去。

    “嗤!”

    水箭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甚至在水流触碰到了地狱犬的一瞬间就已经被蒸发成了一团又一团的蒸汽,这些滚烫的蒸汽在数量是如此的惊人,甚至于顷刻之间就吞没了附近的几条街区,让一切都被这朦胧的白雾所遮住了。

    而就在这白雾之中,超过数百枚锋利的刀片,钢针,亦或者是鱼钩,都纷纷的从不同的地方飞了出来,朝着地狱犬的脖颈,眼眶,动脉,胸口,下体之类的地方急速袭去。

    但这些刀片和钢针却也不是直接的飞过去的。

    事实上,每一片利刃,亦或者是钢针,鱼钩,它们上面都包裹了一颗茶杯大小的水球。

    也正因如此,在这些东西靠近地狱犬的时候,没有被第一时间彻底熔融,而是先由大量的液态水被高温气化成了水蒸气,同时因为这种蒸发的速度太快,甚至形成了一阵阵近乎爆炸的效果,大量氤氲的水蒸气在不断的翻滚之中,这些刀片和钢针也是朝着地狱犬的全身狠狠的刺了下去,尽管在最后一秒它们已经变成了即将融化的红色,但也确确实实的触碰到了地狱犬的皮肤。

    不过,这却仍旧没有任何作用。

    因为这些触碰到了地狱犬皮肤的刀刃或是钢针,根本就没办法刺入对方的身体分毫,就仿佛对方根本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由硬质合金所铸成的人体雕像一样。

    刀刃在他的皮肤上卷刃到了一个夸张的角度,钢针也变成了回形针。

    “能够如此精密的使用能力,我开始对你刮目相看了。”

    随意的抖掉身上已经融化的铁水,地狱犬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成长性,计算能力,对能力的理解和利用程度,所有的属性几乎都是满分;不得不说,像是你这样潜力优秀的能力者如果无法加入逆鳞的话,那么对天夏而言确实是一个损失。”

    谈话之间,地狱犬的语气之中甚至带上了一丝的赞许。

    “但是……”

    可偏偏在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地狱犬却突然将话锋猛然一转,语气变得冰冷起来:“天夏,从来就没缺过优秀的能力者。”

    话音刚落,恐怖的烈焰就从地狱犬的身上升腾而起,这些宛如有生命般火焰在空气之中不断的扭曲着,最终形成了一头宛如炼狱魔犬般的虚影,将地狱犬本人彻底的笼罩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因为那滚滚而来的热浪,也是冲散了周围蒸腾而起的水雾。

    然而……

    此时此刻,地狱犬的对面,却哪还有墨仁的半点影踪

    “又逃了。”

    见到自己的对面没了墨仁的踪影,地狱犬倒也不生气,只见他的鼻尖微微耸了耸,也是直接就朝着不远处的一个排污井看了过去:“这次选择了下水道吗”

    摇了摇头,地狱犬也是朝着那个排污井缓缓的走了过去……

    ……

    另一边,墨仁在逃进了下水道之后,就开始疯狂的逃窜了起来。

    早在刚刚进入下水道的时候,墨仁就利用一层水膜包裹住了一团空气,以防止自己沼气中毒,所以此刻在短时间内倒也不用考虑该如何呼吸这一点,在用念力包裹住了全身之后,他直接就朝着下水道的深处蹿了过去。

    事实上,也幸亏市在污水处理上与天夏的其他城市不同,并没有采用天夏比较常见的污水管网系统,而是采用了类似西盟那边的下水道结构,否则的话墨仁甚至连下水道都钻不进去,毕竟在天夏,大多数城市的污水管网系统就只有那些排污管道相互连接,而没有那种可以让人在其中行走的砖砌下水道结构,他一个一米九五的壮汉,那种直径只有几十厘米粗细的污水管道自然是钻不进去的。

    不过,尽管墨仁已经逃进了下水道之中,却也未必就意味着安全了。

    因为就在墨仁刚蹿进下水道不超过三秒钟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就猛地涌起了一阵可怕的热浪。

    地狱犬追过来了。

    在感受到了背后那一阵惊天热浪的时候,墨仁就已经清楚对方肯定又追上来了,但偏偏自己对此还没有任何的办法,那种在实力上的巨大鸿沟,真的不是可以用一点技巧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就能够跨越的。

    水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灭火,但当火焰超过了一个界限之后,却也会反过来蒸发水流。

    “……”

    此时此刻,墨仁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起来了。

    几乎所有的办法他都想过了,但无论怎样自己似乎都没办法逃过地狱犬的猎杀,对方太强了,第五能级的恐怖与强大,真的是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你的气势变弱了,是害怕了吗”

    就在墨仁的正在努力思考解决方案的时候,地狱犬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来了。

    随后,还没等墨仁反映过来,一只裹挟着惊人巨力的拳头就直接从背后命中了墨仁,将他整个人直接粗暴的打进了污水河里面,并且将整个污水河都砸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褐色浪花。

    “哗轰!!!”

    恶臭的液体带着各种无法形容的污秽之物,从污水河之中猛然爆发出来,将周围的一切都挂上了一层粘腻的糊状物质,这像是粪一样的糊状物质是如此的恶心,以至于地狱犬都有些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随后一阵火焰在他的身上猛然闪过,将所有的粘腻物质都烧成了灰烬,掉落在了自己脚下不远的地方。

    “怎么,不想出来了吗”

    或许是有些嫌弃这里的环境,以及那黏糊糊的污水河,地狱犬本人没有走进污水河里面,而是冷漠的对着那没什么起伏的污水河开口说了起来:“想要像是一只蛆虫一样一直躲在这里吗”

    “呼!”

    回答地狱犬的是一个朝他急速飞过来塑料扁瓶,在那扁瓶的顶端还插着一根已经燃烧起来了的镁条。

    “嗯”见到有东西飞过来,地狱犬也是有些好奇的抬头一看。

    然后就在这一瞬间,铝热反映开始了。

    “轰!”

    刺眼的强光伴随着一阵阵难以形容的高温,将一小段下水道的所有空间都笼罩了进去,那强烈的光芒几乎将整个下水道都照的宛如白昼一样,几乎所有正常的人都无法在这种程度的强光下还睁开眼睛。

    而墨仁也是将时机掐准在了这个时候。

    “哗啦!”只听一阵水声响起,墨仁的身影迅速的从污水之中蹿了出来,然后朝着一个方向就是急速的逃窜了过去。

    但还没等他逃出多远的距离,一只军靴就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胸口。

    “唔…”

    这军靴上不仅仅传来了惊人的巨力,还有一股足以融化天地的热量蕴藏其中,让墨仁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整个人不仅胸口碎了好几根的肋骨,更是一边吐着血一边朝着远方飞了出去。

    “小伎俩倒是不少。”

    地狱犬双手插兜站在了原地,平静而冷漠的对墨仁刚刚的举动做了评价:“可惜没什么用就是了。”

    而在飞出去的瞬间,墨仁就再一次的认识到了自己与对方的差距究竟有多么大了,于是他自然更加不会恋战,整个人一边疯狂的用念力破坏着周围的水管,一边借着这一股冲击力朝着远方飞去。

    现阶段,墨仁唯一能够想到办法与地狱犬抗衡的东西,就是一些化工厂所使用的超低温液体了,但无论是液氮,干冰,还是更加稀有珍贵的液氦,都不是现阶段的自己可以轻易找到的,而这其中唯一比较方便找到的东西就是干冰了,可偏偏这东西如果计量不够大的话,又不能造成最大规模的降温,在效率上远远比不上液氮和液氦。

    不过除却这些之外,倒是还有一样东西可以克制住对方的高温与火焰。

    那就是大海。

    海水几乎覆盖了地球绝大多数的地表,对于人类而言,就算是将其形容成无穷无尽也不过分,甚至在海底爆发的超级火山都会因为海水而熄灭,所以墨仁只要逃到海边,多多少少的就还有那么一线生机可言。

    但是,该如何逃往海边,却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

    好在对方看起来似乎正沉浸在一种类似捕猎的感受之中,并没有动用全力的来击杀墨仁,这也让他能够尽力的跑出更远的距离。

    此时此刻,墨仁的内心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这已经是自己能抓住的最后机会了。

    一旦对方玩腻了,那么等待自己的后果必然是无比可怕的。

    “砰!”

    于是,墨仁也不再带着地狱犬在下水道里乱窜了,而是直接找了一个井盖就蹿了出去。

    就在墨仁从井盖里窜出去的一瞬间,他也是将目光锁定到了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在那里,墨仁早就通过念感视角看到了一辆载满了建筑废料的渣土车正在缓缓的行驶着,于是此刻他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即就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念力,呃……这也不是说墨仁要控制住整个渣土车,老实说他也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墨仁只是简单的拽出了驾驶员,并控制住了方向盘猛地打了个摆子而已。

    但即使是这样的一个小动作,在面对这辆严重超载的渣土车的时候,也变得极为好用,只见那渣土车因为猛地打了个摆子的缘故,整个车都在轰然之间侧翻在了地面上,并跟墨仁所想的一样,死死的压住了那个自己刚刚钻出来的下水道出口。

    “轰隆!!!”

    与此同时,天穹上也是闪过了一道耀眼无比的雷霆。

    黑压压的乌云终于承载不住了那过分密集的水分,豆大的雨滴宛如倾盆般的从天空上洒下来,将整片焦热的大地都彻底的淋湿,让闷热而紧张的空气都开始夹杂起了一丝清凉。

    至于墨仁,此刻也是有些惊讶的仰头看了一眼天空,自己的逃生几率似乎又大了几个百分点。

    没有任何犹豫的,墨仁立刻就朝着海边狂奔了过去。

    推荐:藏海花< r=”://.b./” r=”_b”>://.b./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