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我从不回头看爆头
    没有任何犹豫的,墨仁直接就将那本黑皮纸书抓了起来。

    而就在墨仁抓住了那本黑皮书的瞬间,他手臂内侧的一个暗兜却突然微微一震。

    某种猜想被验证之后,墨仁的双眼也是微微的眯了起来。

    先前也提到过了,墨仁通过唇语和念感视觉,在很早以前就可以反过来监视周洪和周启良这两个人了,而在不断的监视他们两个人对话的过程之中,墨仁也是发现了很多自己先前并不知道的东西,就比如这第三本所谓的秘典,其实是来自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而这个地方具体周洪和周启良并没有细说,不过虽然没有提到这个神奇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但是这两个人却谈到了王家的那一把钥匙的下落问题。

    实际上听到这里,墨仁就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但接下来这两个人所说的话,却让墨仁都有些吃惊了。

    简单点来说,周洪和周启良的交流内容大概就是周家本来也搞到过一把钥匙,并得到了这第三本秘典,但很可惜的是这件事不知怎么就被天夏知道了,所以钥匙被收缴了上去,不过这本秘典却被他们偷偷的藏了下来,本来他们还希望用这本秘典重返周家的宗家,但却没想到这本秘典根本就没有任何修炼的价值,只能不断的制造疯子,于是他们不知怎么就发现了王家也有钥匙,于是就来到了s市准备想办法夺取这一枚钥匙,并通过这一枚钥匙重返那个神秘的地方,但却不曾想到这枚钥匙最终竟不翼而飞了。

    以上,就是墨仁通过唇语解读的全部信息了。

    墨仁不是傻子,在听到了这一段消息之后,他自然也是用猜测和推算的办法,来稍微的完善了一下整段情报。

    这枚不断变换自身颜色的钥匙应该不止一枚,并且可以打开某个类似遗迹或者墓穴之类的地方,而一旦进入到那个地方之后,就可以找到许多珍贵的东西,也正因如此,周家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那一枚钥匙。

    不过考虑到天夏也知道这件事,这件事的背后应该还有其他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但这些事情已经不在墨仁需要考虑的范围之内了,毕竟他本身就是一个能力者,对于秘典这种东西根本就是无法修炼的,而且就算是可以修炼,这种使人发疯的东西墨仁也肯定不会去碰,事实上他拿走这本秘典唯一的作用,就是一旦必须跟天夏对持的时候,将它与钥匙一起来来当做一个筹码。

    将这本黑皮书塞进了怀里之后,墨仁也是在同时决定了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方向,直接就朝着门外走了过去。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昏死过去的周洪又醒了过来。

    “咳咳……”

    只见周洪一边咳着血沫,一边扶着一旁的书架缓缓站了起来,他的脸上带着一种重伤时特有的虚弱,只见他一边喘着气一边对着墨仁说了起来:“墨仁,我真是没想到你的武学天赋竟然这么恐怖……”

    “我也没想到人心会这么恐怖。”

    墨仁根本就没打算理会他,直接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

    周洪突然开口喊了一句。

    “怎么?”墨仁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了他一下。

    “你就这么走了,就不担心周默今后在族内的处境?”

    周洪此刻已经站起来了,只见他的脸上已经没了往日的沉稳,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墨仁:“实话告诉你吧,你的房间里面还有不少监视器呢,你跟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我看在眼里了,你跟她弹琴,画画,聊天,还有你送给她的礼物,你难道真的要把她留在周家?你有没有考虑过她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墨仁用一种仿佛在看弱智的眼神看着周洪:“这就是你的遗言?”

    “……什么?”

    周洪似乎也有点没有想到墨仁此刻的态度,在他看来,墨仁这边不是恼羞成怒,就是会低头沉思,却是不会做出这般表情的。

    第一次的,周洪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小看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了。

    “你的监视器我早就发现了,只不过是我在配合你演戏罢了。”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你跟周启良说的那些计划我也都看在了眼里,你们想让我修炼秘典,骗我吃药,等到我离不开药物的时候再控制住我,通过我不断的收集试验数据,最后打算用这种短效的基因药剂制造大批出可以修炼秘典的能力者,对吗?”

    “你怎么知道!?”

    这一下,周洪是彻底的被震惊到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墨仁:“你在书房安装窃听器了?”

    “你太自大了,你总是以为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墨仁没有理会对方的疑问,反而是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你怕不让我出门会激发我的反抗心理,所以允许了我每天出门,你也清楚我每天锻炼筋骨百练,你以为我每天都在勤奋的修炼秘典,每次都吃下你们给我的药,但所有的那些都是假的,是演戏,我根本没有修炼秘典,药剂我虽然吃下去了,但也全部用能力排出体外了,甚至你们给我找的女人,我也不过是在陪她,陪你们演戏罢了。”

    “你究竟是……”

    听到墨仁说出这些话来,周洪的脸色再一次的发生了变化,这一次,他看向墨仁的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只不过,墨仁并没有给周洪说话的机会。

    “你们以为一切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你们用女人,用金钱,用药物,用实力,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想要控制我,可你们却不知道你们从一开始就错了。”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周洪抬起了一根手指:“你们的一切都被我看在了眼里,本来我是打算到时候直接离开的,但却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提前找来了逆鳞的人……”

    墨仁说到这里,一块碎石已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周洪的脑后,而周洪因为受伤和精神过度集中的缘故,却根本没有感觉到这悄然接近的危险。

    “你如果不提醒我的话,我倒是还忘了灭口这件事来着。”

    看到周洪一脸错愕的表情,墨仁也懒得继续与他言语了,当即就继续转身朝着外界走去,而那一块碎石却已是带着数吨的力量狠狠的拍向了对方的后脑,只听啪叽一声,整个书房再一次喷溅出了粘稠的红白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