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疑惑
    “真的无效……”

    不光是张雅此刻惊呼了一声,就连一旁的若水也有点吃惊的感觉:“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可以了吗?”

    墨仁也意识到了事情的特别之处,于是眉头一皱,就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拽回来。

    “再等等!”

    但张雅却有点偏偏不信这个邪,见到墨仁想要把手掌收回去,也是直接用两只手死死的抓住了墨仁的手掌,然后整个人的能力开始以一个超负荷的程度发动了起来,一张漂亮的小脸蛋都被憋了个通红,显然已经是竭尽全力的在使用能力了。

    但即使这样,墨仁的念力也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阻碍。

    无形无影的念力甚至直接缠上了张雅的发梢,让她的头发都开始缓缓的朝着上方飘了起来,而墨仁的这个举动也是终于让她彻底泄气了。

    “不行,你好像真的免疫我的能力……”

    张雅有点沮丧似的松开了手,也是让墨仁将手缓缓的抽了回去。

    “配合你们演示完了么?”墨仁虽然心里也有一些疑惑,但此刻却更想要赶快占卜一下另外两个问题,于是在抽回了手掌之后就直接对着一旁的若水问了起来:“如果结束了的话,那么就继续进行占卜吧。”

    “唔……”

    若水此刻也是满脸困惑的表情,在听到了墨仁的话之后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小雅的能力也不是第一次使用了,除了一些身体本身上的变异没办法控制之外,还没有过失误的时候,而且像是你我这种场域系能力者应该更是被克制的死死的才对……”

    “我也不清楚。”

    墨仁的眉头也是微微的皱了起来:“但我认为这似乎不是一件坏事。”

    “嗯,这倒是。”

    若水缓缓点了点头,随后也是有点疑惑的歪了歪头:“不过如果你真的能够免疫张雅的能力,那会不会证明了你其实不是场域系的能力者?”

    “不是场域系的能力者?”

    墨仁再一次的想到了那神秘的绿色线条,于是也是试探性的开口问了起来:“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系的能力者?”

    “我也不清楚呀。”

    若水轻轻的耸了耸肩,有点无奈的说了起来:“按照小雅的能力覆盖区域来看,你应该是变异系的能力者,可是你的身体又没有任何奇怪的变化,而且念力这种能力本身也不像是变异系的能力者……”

    “能力者只能觉醒一种能力吗?”

    墨仁斟酌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然后试探性的问了起来:“有没有一种可能,比如我同时觉醒了两种能力,其中一种是念力,而另外一种是免疫其他负面状态的能力?”

    墨仁当然不是真的认为自己拥有免疫负面状态的能力,只不过他心里一直在想着那神秘的绿色线条,如果说自己的念力是由最初的那一条蓝色线条带来的话,那么绿色线条毫无疑问是给了墨仁一种强大无比的适应能力,尽管若水也说了能力者本身的身体素质要远超于普通人,但墨仁仍旧认为自己的这种身体素质应该是另一种能力所带来的,但因为墨仁不愿意这件事的真相说出去,于是也只能换一种说法了,旁侧敲击的来询问是否一个人会拥有两种能力这种事情。

    “能力者觉醒了两种能力?”

    听到了墨仁的这种说法,若水先是有点疑惑的看了一眼墨仁,随后也是直接就摇起了头来:“我在s市定居之前,也曾在西盟待过一段时间,但我却也从未听说过一个能力者能够同时拥有两种不同的能力。”

    “这样吗?”

    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这种情况还真是比较特殊的。

    “能力者是不可能同时拥有两种不同能力的。”

    对着墨仁轻轻的笑了笑,若水也是继续温和的对其解释了起来:“除了少数血脉系的能力者可以通过修炼古代秘典得到古代系的部分能力之外,其余的能力者顶多只能通过改造身体的方式来得到额外的能力,但你如果说一个能力者可以天生觉醒两种不同的能力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一个能力者真的可以使用出不同的能力,那么这其中也必然会有着某种关联。”

    “某种特殊的关联……”

    听到了若水的说法之后,墨仁也是低头沉思了起来,开始试着将蓝线和绿线所带来的能力联系在一起,但不管他怎么想,身体的适应性和念力之间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定的关联。

    “是呢,特殊的关联。”

    若水似乎没有发现墨仁内心的想法,于是此刻在听到了对方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之后,也是突然笑吟吟的开口问了一句:“你见过可以同时操纵火焰,瞬间移动,以及**强化的能力者吗?”

    “没见过……”

    墨仁眉头一皱,自己才刚刚觉醒能力没多久,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

    “那是一个规则系的能力者,能力是天赋树,可以通过努力使用能力来得到天赋点,然后再点出更多千奇百怪的能力。”若水对墨仁解释了起来:“而像是这样的能力还有很多,比如一些论外和规则的能力,可以借用自身一定范围内的所有能力者的能力,夺取他人能力存储在物体中能力,像是这样的能力都可以演化出很多种不同的能力种类。”

    “这种能力者的能力不会被她的能力给无效化吗?”

    墨仁指了一下一旁的张雅,也是开口问出了自己内心的困惑:“你说的这种能力应该更容易被无效化才对吧?”

    “这就要看谁的能力更强一些了。”

    若水看了眼一旁有点懵的张雅,温和的解释了起来:“就比如免疫他人能力的能力者,以及无效化他人能力的能力者,这两个能力者互相使用能力,那么纯粹就要看谁的能力更强才能压过对方了,这种事情西盟的官方组织曾经做过测验的。”

    “这样么?”墨仁表面上缓缓的点了点头,但在心底却仍旧对自己的两条线条抱有浓浓的疑惑。

    不知为什么,墨仁总觉得这一切的问题都跟自己梦到的的怪异人影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