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能力失效?
    “说出你想知道的事情,他会帮你占卜出一个大概。”

    若水见到墨仁转过了身来,此刻也是轻轻的笑了一下:“不过如果你想问彩票之类的事情,恐怕是不会灵验的哦。”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给出的答案足够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配合你们的演示。”墨仁没有在意若水跟自己开的玩笑,而是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你们觉得可以的话,那我就直接问了。”

    “兴国,可以吗?”

    若水转过头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对其询问了一句。

    “没问题。”

    古兴国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球,将其放在了桌子上,然后闭上了双眼:“问吧。”

    “……”

    墨仁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稍微的沉默了一下,随后他才缓缓的开了口:“我的母亲和弟弟……死了么?”

    “唔?”

    听到了这个问题,大概是有些出乎意料的缘故,原本正喝着咖啡的若水突然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了一眼墨仁,结果却正好看到了与墨仁以往冰冷面容截然不同的温柔,就仿佛这是对方心中最后的柔软之处一样。

    “你的母亲和弟弟…呃……”

    古兴国的双眼仍旧紧闭着,但他面前的水晶球却开始渐渐的变换出了一些极为模糊的影像,这些影像非常非常的模糊,只能看到似乎有两个人形的身影在不断的上蹿下跳,而这个上蹿下跳的画面很快的就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古兴国突然变得沉重了许多的喘息声。

    “嗯?”

    墨仁眉头一皱,也是把视线从水晶球上转移到了古兴国的身上,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脸上此刻已经挂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就好像干了一件非常辛苦的体力活一样。

    “兴国,你怎么了?”

    一旁的若水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之处,视线也从墨仁的脸上收了回来,关切的问了一句古兴国。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但这次占卜非常耗费体力。”古兴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领口的地方甚至都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但是似乎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见他有些困惑的拿起一条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才抬起头对着墨仁说了起来:“你的母亲和弟弟好像没死,但占卜的结果显示他们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之中。”

    “没死么……”

    墨仁紧绷的脸颊此刻舒缓了一些,但随即他又立刻皱起了眉头:“不在这个世界上又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古兴国摇了摇头:“占卜没有告诉我结果,似乎有什么难以想象的存在正在阻拦着星辰的力量,我可以保证他们绝对没有死,但我也能保证他们绝对不在地球上。”

    “这不可能。”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对方的占卜结果。

    “你的弟弟叫做墨凌,患有分裂型人格障碍,性别认知障碍,臆想症,以及严重的暴力倾向,并且拒绝服用抗抑郁药物,从始至终都只听你一个人的话,对你有着强烈的依赖和仰慕。”古兴国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墨仁:“你五岁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一场大火,烧毁了一切,但是没有任何人员伤亡,你的母亲很喜欢树叶,也很喜欢在夜晚一个人仰望星空,你对此影响最深的一句话就是你母亲当时对你说了一句‘我是在看他’。”

    “……”

    墨仁静静的看着古兴国,在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这才缓缓开口:“好吧,我承认你的占卜结果,作为交易我会配合你们的演示。”

    “别太紧张嘛。”

    若水温和的笑了一下,随后也是对着墨仁伸出了一只手来:“来,把手给我吧。”

    “嗯。”

    墨仁点点头,随后也是朝着若水把手伸了过去。

    若水在见到墨仁伸出了手来之后,也是直接用自己的小手握住了这只宽厚的手掌,随后朝着后边稍微用力的拽了一下,将其放到了张雅的面前:“小雅,来吧,你不是一直吵着闹着要试试吗?”

    “哦哦……”张雅似乎有点发愣,此刻被若水叫了一声之后这才反映了过来,随后也是把白皙细嫩的手掌盖在了墨仁的手上。

    瞬时之间,两只属于不同女孩的柔若无骨的小手就这么的盖在了墨仁的手掌之上,也是让墨仁感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细腻,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触感,其中若水的小手柔软而冰凉,而张雅的小手却细腻且温暖,两者都在紧紧的握着墨仁那粗糙而宽厚的手掌,这让墨仁感到了一种异常特别的感觉。

    但如果你们认为墨仁开窍了的话,那么恐怕此刻你们就要失望了。

    因为墨仁根本就没有为这种细腻而柔软的触感而影响,反而是因为戒备着张雅的特殊能力而紧绷起了身体,整个人身上的肌肉就像是猎豹即将捕猎时那样的紧绷了起来,仿佛一头恐怖的野兽随时都要暴起伤人一样。

    “好了好了,别紧张。”

    若水显然是察觉到了墨仁的这种变化,此刻也是轻轻的拍了拍墨仁的手背:“你看你弄的就好像马上要杀人一样。”

    “……我不是很习惯这种感觉。”

    墨仁稍微的想了想,才把自己此刻的想法尽可能正确的表达了出来。

    “喂,那个谁,你现在试试能不能使用自己的能力。”没有理会墨仁的言语,这边的张雅似乎已经全力的施展起了自己的能力,此刻一只手紧紧抓着墨仁的手掌,然后抬起头就对墨仁说了起来:“你试试自己还能不能使用念动力。”

    “哦。”

    墨仁应了一声,下一秒无形的念力延展而出,桌面上的咖啡,点心,打火机,杯垫之类的物品全部都开始缓缓的漂浮了起来。

    “诶!!!”

    见到这一幕,张雅就像是遇到了最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整个人忍不住的惊呼起来:“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