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我不是上帝
    “啊?”

    小黄毛一听这话,当时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他吗敢说老子?”

    “骂你的人在巷子里呢。”

    墨仁平静的看着这个气焰嚣张的小黄毛,随后指了指身后的门外:“他说想跟你单挑,还说要把你的屎打出来,叫你不服就过去找他。”

    “操!!!”

    听到墨仁这样说,这小黄毛也是立刻就上了头,整个人在原地怒骂了一声,随后反手抓过了一把开山刀就朝着外面走了过去,同时嘴里也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我tm倒是要看看,有哪个不识好歹的傻比敢得罪老子……”

    而在这个小黄毛从座位上离开之后,这边其他的几个小混混也没有停留下来,也是纷纷拿上了甩棍指虎蝴蝶刀之类的东西跟了上去,一方面是为了好兄弟之间的义气,另一方面也是有些好奇,好奇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惹到他们的头上来。

    不过当然了,以他们的智商而言,也是自然不会想到这个人其实就是墨仁。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在把这几个小混混骗到了小巷子里面之后,墨仁没有给他们任何多余的说话机会,直接就在第一时间出手打断了他们的双腿。

    作为一个在自然保护区里差点打死了一只东北虎的人形怪物,墨仁想要收拾这几个小混混甚至都不需要动用念力,单纯的一脚过去就能踹断他们脆弱不堪的骨骼,两只手用力一扯就能拆下他们的关节,而如果动用念力的话……要知道,现在墨仁的念力强度已经可以突破普通人的脑部磁场了,也就是说墨仁可以直接用念力绞碎他们的大脑。

    但是,墨仁当然不会这么便宜了他们的。

    “就是你们砸了我家吧?”

    墨仁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小黄毛的头发,甚至都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直接就抓着他的脑袋朝着一旁的墙上按了过去,随着砰的一声,就见到了鲜红色的血液溅了满墙都是,然后开始顺着墙壁缓缓的滴落下来。

    “这只手砸的?”墨仁用脚踩住了小黄毛的手掌,随后不由分说的就一脚猛踩下去,咔擦一声连带着地面上的青石砖都被踩裂了开来。

    “呃啊……”

    对方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口,墨仁直接一只手勾住了对方的下颚,配合着念力微微一扯,就让他的整个下巴都脱臼了出来,随后半块转头被蛮横的塞进了他的嘴巴里,无比粗暴的把他惨叫的声音给堵了回去。

    “砸的爽吗?”

    墨仁此刻的表情仍旧没有暴怒,只见他一点一点的不断踩碎小黄毛的整条手臂,但整个脸上却只有一种近乎诡异的冷静。

    很快的,小黄毛的左边整条手臂都被墨仁踩的节节粉碎了,但即便是这样却也没有结束,因为墨仁又将脚轻轻的落在了小黄毛的右手上面了,直至此时此刻他的脸色却仍旧是十分平静的,而反观小黄毛这边却早就没了往日的跋扈,整张脸上皮肉翻飞,血,鼻涕和眼泪流的到处都是,一双眼睛里面全都是求饶和恐惧的神色。

    “在照片上写字的人是你吗?”

    墨仁微微的蹲下了身子,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对着小黄毛问了一句。

    “呜呜呜!!!”小黄毛两颗眼球几乎都要从眼眶里凸出来,此刻尽管嘴里还含着一块大砖头,但也丝毫没有影响他摇头的速度,脑袋几乎都要摇成拨浪鼓了。

    “这样啊。”

    墨仁缓缓的站起了身来,随后也是挑了另外一个混混,将脚踩在了对方的手腕上:“那么,是你吗?”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

    剃着小平头的混混目睹了墨仁先前施暴的全过程,那种鲜血混合着肉酱被踩进石缝里的景象太渗人了,无形的恐惧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底,此刻见到墨仁竟然想要反过身来折磨自己,当时就毫不犹豫的伸手指向了身旁一个瘦小的混混,带着哭腔的喊了起来:“是他写的!都是他写的!跟我们没关系啊!”

    在真正的恐惧面前,什么义气,什么朋友,早就被他们忘的一干二净了。

    “我……”

    身形瘦小的混混似乎还想解释着什么,但立刻就有其他的混混也开始指认起了他,只见剩余下来的几个混混也是拼命的大声喊了起来:“对!就是他!就是他自己画的!”

    “想好怎么死了吗?”

    墨仁缓缓的蹲在了他的身旁,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尚且稚嫩的脸颊,眼中流露出的没有丝毫恶意,只有那近乎恐怖的冷静。

    “我…我还未成年……”身形瘦小的混混眼泪直接就流下来了,两个肩膀都因为害怕而抖了起来:“大哥,我还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我还未成年呢,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求你可怜可怜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上帝才有怜悯之心。”

    听到了瘦小混混的求饶话语之后,墨仁仅仅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没有。”

    话音刚落,无形的念力立刻化作大量的尖锥,对准了这个混混全身上下所有的穴位狠刺了过去,直接让他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陷入了筋骨百练的第一层修炼之中,整个人猛地怪叫了一声,随后全身的肌肉就开始了疯狂的抖动。

    因为对方的肌肉素质太差了,所以第一层很快就结束了。

    而第二层的刺激同样也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

    “啊!!!!!!”

    随着一声几乎要撕碎自己声带的恐怖惨嚎突然响起,这个瘦小的混混开始接受起了筋骨百练所带来的神经刺激,整个人仿佛同一时间体会到了上万种不同的极刑一样,炮烙,针毯,拔舌,撕皮,烫眼,剜筋,冻血,姜池……

    ……

    而当这个小混混因为刺激过大而昏迷了过去之后,墨仁开始再一次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接下来,我出问题,你们回答。”墨仁先是平静的看了一眼这几个吓得直哆嗦的混混,随后慢慢的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手机随意的翻了几下,在翻出了王恒宇的一张照片之后,这才继续的开了口。

    “谁撒谎,我杀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