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超凡,超念
    “嗯,稍微可以保持几天的新鲜就好。”

    看着那堆起了一大堆的各种鲜肉,墨仁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也是翻找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调料包,仔细的在肉上涂抹了足量的盐分。

    在涂完了盐之后,墨仁直接将这些食物用念力包裹起来,然后移动到了火堆上开始不断的烤炙,同时也没有忘记朝火堆丢些没有彻底干燥的果木枝,他利用了一个比较原始的熏烤处理法来处理这些食材,使这些食材在熟透的同时又没有多少水分,再加上烟熏和腌渍的双重作用,以此来延长食物的变质时间。

    尽管烟熏这种手段或许会引起护林员们的警觉,但墨仁本身也不打算在这里呆太久,所以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一段时间过后,所有的这些肉质食物都开始变得干硬了起来,墨仁随意的拿起了一块烤大鲵的肉排试着咬了两口,发现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于是控制起沙土掩埋了这一处火坑,并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自己来过的痕迹,随后就带着所有的东西离开了河边。

    在回去的路上,墨仁更是随意的摘了一些无毒的野果,用外衣把它们全都兜在了一起带了回去。

    “呼,终于回来了。”

    重新回到了山洞之后,墨仁也是忍不住的长舒了一口气:“总之,先做好闭关的准备吧。”

    稍微的想了想,墨仁将目光集中在了外界,只见他先是用念力扯下了一些叶子铺在地上,把所有的食物都丢在了上面,随后又控制着念力用石头堵住山洞口,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盘膝坐在了地面上。

    筋骨百练被悄然打开。

    “那么,开始了。”

    一根又一根的银针从木盒之中飞了出来,在念力作为牵引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的失误,直接精确的扎在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穴位之中。

    手腕,肩膀,胸膛,指尖,脚踝,膝盖,脖颈,后腰,前额……

    随着一道道银针刺入相应的窍穴里,墨仁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肌肉开始渐渐的失去了控制,而当所有的银针都刺在了自己身上之后,墨仁更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微微的抖动着,这种轻微的震动是如此的酸麻,就仿佛在精密的修整着自己身体上的每一处错误一样。

    不过这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针灸了,所以墨仁此刻的感觉倒也不怎么强烈。

    很快的,第一阶段结束了,穴位开始刺激起了更深层次的东西,墨仁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所有结缔组织都开始受到了明显的刺激,软骨变得更加具有弹性,韧带变得更有延展性,淋巴变得效率更高,骨骼似乎都开始变得更加致密了起来。

    但同样很快的,锤炼结缔组织的这一阶段也结束了。

    第三阶段悄然降临。

    “来了!”

    墨仁双目一凝,整个人暴喝一声,随后硬生生的承受起了这种来自神经上的可怕刺激。

    比起先前的一只手臂,现在墨仁可是全身都被刺满了银针,他的每一处皮肤,每一块血肉,每一根骨骼都仿佛在承受着不可名状之痛,就仿佛是同一时间承受了数万种不同的各种极刑一样,剧烈的疼痛让他第一时间就发出了惨叫,肾上腺素和内啡肽正在他的体内飞快的分泌出来,但这仍旧不足以停下那无边的剧痛。

    而就在这种恐怖的神经刺激之中,墨仁体内的神经系统也开始缓缓的发生着变化。

    神经系统是由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组成的,而墨仁这种源自于未知年代的针灸手段彻底的刺激到了它,这让墨仁体内的神经细胞开始缓缓的增值了起来,在剧烈的痛楚之中,神经胶质变得致密而充满弹性,而神经元本身则快速的在增值,这些神经元大多数尽管仍旧处于脑,脊髓,以及神经节之中,可因为这不可名状的窍穴刺激,整个神经系统却开始发生起了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

    墨仁的神经系统开始变得强壮而富有弹性,同时神经网络也变得更加密集,这让电信号在其中奔涌的速度变得更快,也更强。

    而随着墨仁的大脑被剧痛不断的刺激,以及自身神经系统的迅速变化,最终也是终于带动了墨仁大脑中那个特殊的前额叶,促使它开始不可逆的进行了一场天翻地覆的变异,一个前所未有的器官开始缓缓的在墨仁的眉心处成型,并取代了小部分额前叶的原本功能。

    就在这个特殊的器官缓缓成型的时候,墨仁周围的一切也纷纷开始不安的抖动了起来。

    沙土,食物,树叶,亦或者是衣物,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开始无意识的抖动了起来,随后一些细小的碎石开始摆脱了引力的束缚,缓缓的飘上了天空,最终不仅仅只是这些细小的碎石,而是整个山洞内连带着墨仁一起的所有物质,都自动的飘了起来,就仿佛整个山洞突然变成了一个没有引力的空间一样,一切都毫无规律的在天上飘着。

    很快的,墨仁那布满了红血丝的双眼徒然闪过了一丝浩瀚无边的蓝芒。

    随着他大脑之中那个特殊的器官彻底成型,整个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在一瞬之间就轰然破碎,早就陷入了恍惚状态的墨仁感觉到自己的身上莫名的一轻,就仿佛是挣脱了某种长久以来的沉重枷锁一样。

    “呃啊啊啊!!!”

    随着一声狂吼,无形的念力化作了最恐怖的冲击波,让墨仁身上的银针节节破碎,然后伴随着所有的这些沙土石块一起飞出了洞口。

    不过在这些身上的银针全部被弹出去之后,墨仁本身却也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

    “噗通!”

    这一次,墨仁没有余力找个好姿势,而是直接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此刻他的状态非常不好,脸上不仅是大量的汗水,甚至鼻子上还流淌出了两条鲜红的血液,但他此刻的精神却非常好,双眼之中不住的闪动着名为惊喜的神色。

    从刚刚的念力爆发之后,墨仁就没有刻意的收回过念力,而现在念力与自己之间的极限距离……

    ……已经超过了一百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