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上面有点痒
    现在的墨仁是非常狼狈的。

    他全身的衣物都已经被汗水彻底的打湿了,甚至脸颊和发梢还在不断的朝着下方滴落着汗水,而他身上的衣物现在也显得脏兮兮的,一直睡在山洞里面,衣服上粘腻的汗水沾上了大量的泥土,树叶,草屑和木棍,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正在躲避追捕的流浪者。

    “呼…呼……先喝点水……”

    墨仁整个人仍旧在不断的大口喘息着,但凭借着还剩下不少的念力,他也是直接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简单轻便的高筒小锅,这小锅直接自动的飘到小河里面盛满了水,随后又缓缓的飞到了墨仁的面前。

    与此同时,两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小木棍也已经旋转出了一道青烟,火星从中跌落下来,精确的掉在了特地准备好的一团干燥的落叶堆里,微风吹过,火苗开始缓缓升腾起来,一根又一根细小的枯枝从各种各样的地方自动飘起,几块石头也从土里翻了出来,这些东西在墨仁的念力控制之下,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就堆成了一个小火堆,而先前盛满了清水的锅子也是自动的架在了几块石头上,开始被均匀的加热了起来。

    很快,这一锅水就已经沸腾了起来,而墨仁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粗重的喘息声也是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嗯,这个温度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墨仁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沸腾了几分钟的清水,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只见他心念微动,那无形无影的念力就轻柔的包裹住了一团沸水飘了起来,再之后,这一团沸水在空中直接被墨仁的念力给拉伸成了一个巨大的薄片,微风吹了几下之后,原本还是滚烫的热水就已经彻底的冷却了下来,墨仁一张嘴,念力就直接把这一张像是薄片似的水幕重新变换成了水球,送进了墨仁的嘴里。

    “咕嘟……”

    一口清凉甘甜的水喝下肚后,墨仁本来还像畅快的呼出一声,但还没等他呼出声来,就立刻感到了自己肚腹之中传来的阵阵饥饿感。

    这让墨仁皱了皱眉头。

    “一晚上超过两场次的高强度训练,果然对身体的消耗很大。”墨仁一边皱眉自言自语着,一边也是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河流:“看来是时候弄一点吃的了,不然的话身体也扛不住这种高强度的训练。”

    说做就做,墨仁向来就是一个行动派。

    在决定了准备弄些吃的之后,墨仁也是直接就朝着河里走了过去,同时也开始把身上的衣物快速的脱了下来。

    绝对不要怀疑一个男人脱衣服的速度,仅仅几步之遥,墨仁就已经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全部都脱了下来,随后将它们随意的仍在了岸边,自己整个人朝着河里一个猛子就扎了进去。

    这条河并不是很宽,但深度却足足有两三米左右,如果不会游泳的人不小心跳下去的话,也是有被淹死的可能性存在的,而事实上墨仁本身就不是很会游泳,但好在他拥有念力这种神奇的东西,所以即使潜入到几米深的水下,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墨仁现在的念力还并不能够包裹住空气,但他却可以控制水流本身,于是在简单的思考之后墨仁直接就在水里开了一条细长的念力通道,这一条细小的通道完全由念力构成,所以直接排开了周围的河水,同时河面上的空气也顺着这一条念力通道直接进入到了河底,用来维持墨仁的正常呼吸,让他在水下呆多久都不会溺水或窒息。

    “这就是水底的世界啊。”

    通过巧妙的利用念力,墨仁也是直接在水下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这些潜在水下的小鱼小虾,滑腻的青苔与水草,以及一些螺类生物,所有的这一切都近在眼前,这可要比动物世界拍摄的要真实多了,哪怕是墨仁也忍不住的多看了一会儿。

    但很快的,腹中的饥饿感就催促着墨仁开始寻找起了食物。

    而有着近乎犯规的念力作为捕捞手段,这片水域几乎就已经成了墨仁的水产市场一样,真的是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像是那些个头比较大的河虾,河蟹,又或者是肉质细腻的肉食性鱼类,直接就被墨仁接二连三的捞了出来,然后随意的丢在了岸边上,任由它们不断的挣扎。

    而至于墨仁本身,则是在利用念力配合水流仔细的擦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之后,这才缓缓的从河里飘了出来。

    “野兽的话抓起来太过于麻烦,有机会遇到再说,平时就吃这些河鲜应该也可以吃饱。”

    随意的用念力抚掉了自己身上残存的水珠之后,墨仁也是思考了一下自己接下来的食物来源,只见他一边不断的用念力处理着那些河鲜,一边控制自己的衣物进到河水里面清洗了起来:“至于烹饪方式的话就用烤的好了,因为烤制品的水分相对较少一些,比较方便储存。”

    想到这里,墨仁也是伸手将盛水的锅子挪到一旁,然后控制着念力包裹住那些处理完毕的虾蟹,一边撒点细盐,一边围绕着火堆缓缓的烤了起来。

    而至于那几条食肉性的大鱼,墨仁则是选择了一种更细致的加工方式。

    锋利的柴刀直接把这些鱼刨成两半,随后内脏和无用的地方全部扔掉,被刨成两片的鱼肉自动被念力拔去了鳞片,拽出了鱼肉中的一根根细刺,一点点的细盐被均匀的涂抹在了细腻的鱼肉上,然后这些去了鱼刺的鱼肉开始同样飘到了火堆附近,开始用热力慢慢的烤炙了起来。

    尽管这个料理的过程比较复杂,但墨仁总归也经营了许久的餐馆,所以这一系列的流程下来其实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而且,在利用念力处理和烹饪这些河鲜的时候,墨仁意识到了这其实也是一个锻炼自己念力的方式,用念力控制所有河鲜的生熟程度,不断用翻转的这种方式来避免烤焦这些河鲜,甚至还要一点一点的用念力扫过一寸寸的鱼肉,从中拽出一根又一根麻烦的鱼刺,实际上这几乎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对于念力的锻炼了,以至于墨仁现在就开始感觉到自己大脑有些发胀了,而眉心也开始渐渐的发痒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