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我想这是一个误会
    “你们到底是谁?”

    墨仁此刻的脸色有些阴沉,他没有理会短发女人的疑惑不解,而是直接冷声的问了起来:“是不是故意骗我来这里的?”

    “你才到底是什么人?”

    短发的女人尽管被刀片抵住了颈动脉,但看起来却仍旧没有多少的惧意,反而同样面色有些变得冰冷了起来:“这才是你的真实面目吧?你一直利用小芸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我们吗?”

    “……”

    听到对方说的那些莫名所以的话语,墨仁也是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好像有哪里产生了点误会啊。

    “哼,现在你不说话也没用了,你以为你今天能得手吗?”

    短发女人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趁着墨仁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突然就是一嗓子:“若水姐!!!”

    随着这短发女人的一声喊叫,整个咖啡馆内部突然开始变得潮湿而闷热了起来,而这潮湿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甚至墨仁都没有做出什么有效的反映,所有的水汽就都开始朝着自己聚拢了过来,一时之间过分浓重的水雾让墨仁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

    瞬间,墨仁就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处境非常危险,于是念力瞬间暴起,瞬间震散了过分浓重的水雾,然后没有任何迟疑的转身就跑。

    但即使这样,他却也慢了那么一步。

    本来可以轻易推开的木门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层厚厚的冰霜彻底冻上了,这一层冰霜冻的位置非常巧妙,不仅卡住了木门的转轴和把手,更是在地面上多出了几个冰疣状的凸起,死死的卡住了这一道木门。

    墨仁的大脑飞速运转了起来,见到逃跑无望,他也是立刻试图用刀片先解决掉地面上的两个家伙,结果却发现那两枚刀片不知何时已经被冻成了一个冰球,显然已经不再具备杀伤力了。

    “……”

    稍微沉默了一下之后,墨仁也是缓缓的从背包里掏出了一罐非常危险的东西来。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从楼梯的方向传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非常柔和的女声:“铝热反映就别在这里试验了,很危险的,况且我们又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

    墨仁的脸上仍旧带着一种非常冰冷的表情:“那为什么不放我离开?”

    “这显然是一场误会。”

    柔和的女声缓缓传来,随后整个咖啡馆内部的雾气也是迅速的消散了,一位看起来比较成熟的金发女人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而她一边走着,一边对着墨仁说了起来:“我的实力比你强太多了,如果想要对你不利的话你根本没有机会反抗。”

    “……”

    墨仁忍不住的皱了皱眉,但怎奈对方说的又是实话,所以这种实力不如别人的感觉还真是很不舒服。

    “这应该是一个误会。”

    女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边扶起了地面上的两人,一边对着墨仁问了起来:“帅哥,你听说过逆鳞吗?”

    “没有。”

    墨仁一边皱着眉,一边回答了对方。

    “我对刚刚的突发事件向你道歉。”这女人突然莫名其妙的朝着墨仁微微鞠了鞠躬,随后自我介绍了起来:“初次见面,我叫若水,是一个可以控制水分子的能力者。”

    “墨仁,念动力者。”

    尽管有些莫名其妙,但墨仁还是回了对方一句。

    “总之,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吧。”若水伸手指了一下短发女人和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一种柔和的笑意:“这一位是古兴国,能力是预言,这一位是张雅,能力是能力的感知与抹除。”

    “哦?”

    听到这里,墨仁也是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短发的女子。

    如果说刚刚来到这个咖啡馆里面的时候自己还是一头雾水的话,那么现在至少自己已经理清一件事的头绪了,那就是对方为什么会直接撞上自己的念力阻拦,因为对方以为可以抹除自己的能力,但事实上却没有抹除,所以才会如此的惊讶。

    “我们对你绝对没有恶意,可以坐下来好好聊一下吗?”

    若水的脸上带着一种温和的笑意:“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可以好好的交流一下,毕竟天夏现在没有归入逆鳞的能力者太少了。”

    “可以。”

    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了奇怪的词汇,墨仁也是在短暂的考虑后就决定留下来与对方仔细的聊一下,或许可以知道一些自己不清楚的信息,这对于现阶段的自己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小雅,去泡几杯咖啡。”

    若水这边先是拍了拍张雅的肩膀,随后就带着墨仁和古兴国来到了角落里的一处沙发,直接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你之前说的逆鳞是什么?”

    才刚坐下,墨仁这边就直接对若水问了起来:“还有你们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是故意引我过来的吗?”

    “逆鳞是天夏的官方能力者管理机构。”

    没有因为墨仁这几乎理直气壮的询问而感到不满,若水这边仍旧是一脸如沐春风的笑容,只见她用十分简短的话语跟墨仁解释了起来:“他们会暗中寻找天夏境内任何可能存在的能力者,并强行为他们登记,与此同时给他们套上不同等级的限制,以此来进行特殊的管理。”

    “哦?”

    墨仁双眼微眯,这跟他在周洪嘴里听到的解释可不一样,想到这里,他也是再一次的问了起来:“不是说分为招降和管制吗?”

    “问题是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区别呀。”

    若水摇了摇头,解释道:“招降就是让能力者前往逆鳞的总部,在那里接受培训,而管制则是登记和套上限制器,然后再利用限制器发布任务,让能力者前往总部接受培训,原则上这两者没有任何区别。”

    “限制器的等级又是怎么回事?”

    墨仁皱眉问道。

    “最低等的限制器是套在脖子上的,因为批量制造起来最简单,所以用来限制那些最低等的能力者们,然后再高端一点的则是手环,用来限制那些给国家积极做贡献的能力者,再往上就是戒指,耳钉,还有心脏束带,大脑芯片之类的东西了,这些都是更高级或顶级的能力者的限制器了。”

    若水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也是变得有些无奈了起来:“他们的工作原理一般都是监视,并且可以通过远程遥控的方式释放出致死计量的放射性剧毒,用来瞬间杀死能力者。”

    “这样么……”

    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是开始回忆起了周洪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