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各怀鬼胎
    “我会好好考虑的。”

    墨仁抬起手挠了挠有些发痒的眉心,随后也是转身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尽管身上背着一个不轻的背包,但在念力的辅助之下,墨仁仍旧很快的就消失在了那浓密的树林之中,离开了那些监视器的监视范围。

    而在墨仁离开差不多十分钟之后,周俊光突然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对着一旁平静喝茶的周洪问了起来。

    “……周叔,真的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他已经离开了?”

    周洪没有直接回答周俊光的问题,而是首先开口这样的问了一句。

    “嗯,确实已经离开了。”周俊光一边翻弄着手机,一边缓缓的点了点头:“不过就这样放他离开的话,会不会有点……”

    “俊光,你还是太心急了。”

    周洪的神态仍旧犹如寻常那般沉稳,只见他一边轻饮着茶水,一般缓缓说道:“通过之前的那件事就可以知道这小家伙其实是非常谨慎的,如果你太着急的话他反而会起疑心,而且对付这样谨慎的家伙,光用谎话去骗也很容易被他察觉出什么来,反而如果将真话略加修改的告诉他,才会让他渐渐的放下戒心。”

    “不过这样真的可以吗?”

    周俊光看起来似乎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只见他一边无意识的拨弄着手机,一边随意的说道:“就这样把他放走了的话,万一他到时候拒绝了我们该怎么办?”

    “拒绝吗?”

    听到了周俊光所说的话之后,周洪的双眼也是闪过了一丝狠辣:“那就不用我们动手了,直接把这小家伙的信息发给‘逆鳞’就好,到时候天夏会帮我们解决这件事的,而我们也可以拿到天夏那边分下来的相应奖励。”

    “直接交给国家啊。”

    周俊光也是愣了一下;“可是我们不是还需要能力者来测试一下那本……”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能力者而已。”

    打断了周俊光想要问出的话,周洪平静的摇了摇头:“虽然我们侥幸找到了那本秘典,但这小家伙也仅仅只是一个控制水流的能力者而已,等我们想办法搞定s市的其他势力之后,我们自然就可以寻找到更好的能力者来进行试验,根据启良的说法,这个小家伙无非就是我们对于秘典的一次试探而已,能成功自然最好,而就算是不成功,我们也可以利用他来进行其他的试验,就像是本家所做的那些事情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了周洪的解释之后,这边的周俊光也是双眼一亮,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我们其实不必非要得到他,哪怕是把他交给国家,我们也能获得利益。”

    “不仅仅只是把他交给逆鳞那么简单。”

    周洪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根据本家给出的消息,极北境那边最近不怎么太平,逆鳞的主力应该最近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那边了,而s市这里离极北境的距离很远,他们的爪子还伸不到这里来,到时候想要追捕能力者还是要靠我们才行。”

    “这么说……”

    周光俊眼前一亮:“我们不仅可以把他上交给国家,还可以趁机拿到这家伙的样本。”

    “当然。”

    周洪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也是得意的说道:“到时候我们不仅取得了逆鳞的信任,而且更可以私下借着这小家伙的样本来进行研究,然后再等待其他的稀有能力者出现,用来进行秘典实验。”

    “不愧是周叔,想到就是周到。”

    听到此处,周光俊也是同样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那我们就等着这小子的回信吧。”

    “嗯。”

    周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沉稳的笑容,而他之前捡到桌子上的那一颗小石子,也已经在悄然之间破碎成了层层的石粉……

    ……

    另一方面,不清楚周家对自己真实想法的墨仁很快就已经离开了郊区,然后趁着月色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呼,还好,没有打起来。”

    回到家之后,将背包随意的扔到了地面上,墨仁也是忍不住的长舒出了一口气来。

    本来还以为会遇到最糟糕的情况,但没想到对方意外的好说话,不仅跟自己说明了很多自己不清楚的事情,还主动的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尽管开出的条件有些让自己不能接受,但这样以来反而让对方的说法变得可信了起来,毕竟无论是入赘周家,还是帮助对方充当解决麻烦的隐藏人员,这两者都是非常有说说服性的,属于那种双方各取所需的类型。

    “周洪说的话暂时判断不出真假,但至少就目前而言他没有对我表现出敌意。”

    没有意识到对方的真正意图,墨仁此刻开始安静的思考起了对方给出的各种条件,自己现在对于女人的兴趣不是很大,但对方毕竟是一个传承悠久的世家,如果自己真的与对方合作的话,可以借力的地方应该会有很多,无论是自己需要的资源还是其他的什么,对方都能提供给自己。

    更何况,周家的那些各种功法和武学对墨仁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可惜,入赘这件事我绝对不能接受……”

    挠了挠有些发胀的眉心,墨仁又开始忍不住的皱起了眉,虽然对方开出的筹码非常吸引人,但同样的那些条件也让自己很难接受。

    如果说帮助周家去处理一些阴暗面的事情就已经足够抵触了的话,那么入赘改名这件事就足以引起墨仁心底最强烈的抵触感了,作为一个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一直被自己母亲含辛茹苦养大,甚至连姓氏都继承自母亲的孩子而言,墨这个姓氏是绝对不可以被改变的,这与任何其他的因素都无关,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对母亲的那一份敬佩和尊重。

    但即便如此,墨仁却也没有当时就拒绝了周洪。

    因为墨仁心里比谁都清楚,现在的自己比任何人都需要时间。

    (最近被后面的作者撵的有点着急,各位能不能把推荐票都投给我,冲榜时期比较特殊,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