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尴尬癌
    正如之前所介绍的那样,s市终究只是个二线城市,与南境的那些大城市没法比,所以各种阴暗的街头小巷自然也比其他的城市更多一些。

    不管一座城市怎样的繁华或破败,在这些街头小巷之中都永远少不了那些见不得光的人,他们有的在进行着不为人知的阴暗交易,有的聚在一起喧嚣玩乐,更有的是在盘算着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而作为s市土生土长的市民,墨仁自然清楚这些小巷子没事不能乱走,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到一两个流里流气的家伙跟你称兄道弟的,然后在你一脸茫然的啥时候突然拿出刀来跟你借点钱花,若是以前的话墨仁肯定会选择绕路前进,但现在的墨仁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凡人了,拥有了无形念力之后的他已经有了可以碾压这群家伙的资本和实力。

    于是,墨仁按照自己的记忆,在这些小巷之中不断的穿行着,很快就遇到了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男女。

    他们的头发无一例外的发染着夸张的颜色,利用发胶将其做成了像海胆一样的惊悚外观,脸上不仅涂抹着厚厚的眼影和怪异颜色的口红,有的甚至还有金属制的鼻环或唇钉,如果是小孩纸们的话只是看他们一眼就会吓的浑身哆嗦,因为他们真的丑的像鬼一样。

    “哈,又来了一个!”

    这几个蹲在地上抽烟的家伙看到墨仁之后,立刻眼前一亮,随即站起来朝着墨仁迅速的围了过去。

    “兄弟,哥几个今天手头有点紧,想跟你借点钱救急。”一个染着金黄色大刺猬头的家伙直接就把手往墨仁的肩膀上搭了过去,他的眼中带着几乎不加掩饰的嘲讽和不屑:“今天你走到这里也算……”

    话还没说完,回答他的是一只迅速变大的拳头。

    “咚!!!”

    墨仁这一拳没有像平常那样直接打向肚子,而是直接狠狠打在了对方的脸上,强大的力量直接打断了对方的鼻梁和门牙;口水,鼻涕混合上眼泪一起流淌出来,把他脸上的粉底和眼影全部融化成了一滩非常恶心的颜色。

    “操!”

    见到墨仁突然发难之后,剩下的这几个非主流青年也是低声的骂了一句,随后也是直接对墨仁展开了攻击。

    他们之中有的掏出了弹.簧.刀,有的从地面上捡起了板砖,也有的直接拿出了指虎套在了手上,总之一瞬间墨仁就遇到了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攻击,若是换成了正常人的话只怕连几秒钟都挡不住。

    不过墨仁自然不是一般人。

    只见他直接朝着带指虎的家伙冲了过去,自身的冲撞力加上念力的推进,让他直接就从这个包围圈里面撕出了一个大口子,随后这一阵巨力直接就折断了对方的手腕,而墨仁也顺势从他的手上抢来了指虎。

    在那之后,墨仁转过身来,念动力轻而易举的阻拦在了这些家伙的脚踝附近,让他们在冲过来的瞬间就直接被绊倒在了地上,摔了个措手不及的同时被墨仁用指虎挨个上去补刀,照着这帮人的后颈一拳一个,眨眼之间就将他们全都击昏在了地上。

    从开始动手到击倒所有攻击自己的人,墨仁几乎只用了十秒钟都不到的时间。

    “你…你……”

    在场唯一剩下的女青年此刻也慌了神儿,只见她一脸害怕的朝着后方退了两步,但怎奈何这里本身就是个死胡同,所以她这后退了两步之后直接就靠在了墙上,厚厚的粉底也掩饰不住她脸上的惊慌失措的表情:“你要干什么?”

    “这地方早就该安个监控了。”

    墨仁没由来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随后就朝着那女青年慢慢走了过去:“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里没监控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你…你……你别过来啊!”

    流里流气的女青年此刻的眼中已经开始有泪花在涌动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跟他们一起玩了。”

    “你知不知道错了,与我何干?”

    墨仁继续朝着流里流气的女青年走了过去,随后没有任何迟疑的伸出了手。

    “啊啊啊啊!”

    见到墨仁根本就不为所动,这边满脸粉底的女青年也是一声尖叫之后就闭上眼睛双手抱胸蹲了下去:“别强x我啊…我求求你了……我给你好多好多钱……”

    “……?”

    墨仁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非主流女青年,随后一只手毫不迟疑的拎起了她身旁的废弃水桶,转身就走。

    “诶?”

    女青年没有感受什么异样,于是也是好奇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结果却正好看到了墨仁拎着水桶往回走的背影,当即也是直接愣在了原地,随后整个脸都因为尴尬而涨红了起来,尽管因为粉底的掩饰没有人能看清楚,但她自己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此刻脸上如火般的滚烫,甚至连两边的肩膀都忍不住的抖了起来。

    倒不是因为害羞什么的,而是这实在是太tm太尴尬了,简直就是在公开处刑一样。

    “哗啦!”

    墨仁对于这群小混混没有任何的怜悯,直接一桶臭烘烘的脏水就泼了出去,把他们从短暂的眩晕之中给唤醒了回来。

    “啊!”其中一个混混被泼了脏水立刻惊醒了过来,不过随即他就发现了蹲在自己身前,面色冰冷无比的墨仁,整个人也是后怕的朝着后方蹭了蹭屁股:“你…你想干什么?”

    “附近哪里有可以赌骰子的地下赌场?”

    墨仁没有废话,而是一边摆弄着一块转头,一边冷冰冰的对其问道:“你最好别糊弄我,不然的话我就废了你的命根子。”

    “我知道,我知道,大哥你先别动手。”

    这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听到墨仁的话之后,感觉到自己胯下仿佛有一阵寒气直往上冒,也是吓的打了个哆嗦,急忙的说道:“我认识龙哥的场子,大哥你要是想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去,你千万别动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