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最初的奢望
    离开了家之后,墨仁朝着餐馆所在的方向走去。

    因为自家与餐馆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所以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墨仁就已经来到了餐馆所在的地方。

    如今的餐馆已不复往日的整洁和明亮,尽管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还是能够隐约的看到当时车祸所发生的痕迹,重新经过修补的门脸显得有些萧瑟和破败,下午自己遗留在地面上的一滩血迹已经干涸了,但被撬开的大门却仍旧还处于打开的状态。

    见到此情此景,墨仁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朝着餐馆的大门走了过去。

    这是自己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还记得当年母亲为了给弟弟治病,带着家里几乎全部的积蓄,带着墨凌坐飞机前往了海外,结果中途飞机却失事了,维持着餐馆生意的墨仁没有等到母亲和弟弟的回归,最后却反而得到了这样的噩耗,记得自己当初坐在柜台里面哭了一天一夜,最后在同学们的安慰下,这才咬牙挺了过来。

    走到了餐馆内部的墨仁拉开电闸,顿时整个餐馆内部都被照亮了起来,而他本人则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以前或许墨仁不敢奢望,但现如今,在拥有了这种无比神奇的力量之后,或许真的有一天他可以前往无尽的深海,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寻找母亲和弟弟的遗骨,让他们落叶归根。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仁暂时性的先把自己的这些想法压了下来,现在自己的这一份能力还有许多不清楚的地方,甚至连能不能提升这一份力量的强度都无法判断,所以现在就想那些太远的事情显然有些不切实际,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处理一下眼下的情况。

    之前下午的时候,那两个疑似混混的家伙撬开了门锁,在偷走了餐馆许多东西的同时,也把餐馆又破坏的不成样子了。

    地面上到处都可以看到被摔碎的玻璃杯,碗碟之类的东西,桌子和凳子也倒了一地,混合着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灰尘,可以说真的是一片狼藉,如果换做是以前墨仁的话,只怕光要收拾都要收拾上一段时间。

    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随着墨仁对着地面缓缓的伸出了手掌,地面上所有的那些碎片都自己动了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轻轻的扫过整个地面,玻璃渣也好,尘土也好,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垃圾,全部都在一瞬间被聚拢在了一起,然后随着墨仁的意志自动的飞进了垃圾桶之中。

    那些被踢倒的桌椅,也在墨仁的力量下重新回归了正位。

    而做完了这些之后的墨仁,则是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开始隐约的有些紧绷了起来,就像是喝了点酒之后的感觉一样。

    “嗯,看来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

    体会着自己大脑传来的微妙疲惫感,墨仁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想要彻底恢复比想象的要困难一些,不过吃些东西确实有助于这种力量的恢复,参考使用完这份力量之后会感到饥饿,可以能得出这种力量本身就需要消耗能量的结论。”

    稍微的考虑了一下,墨仁从后厨里拿出了一罐白糖。

    这东西因为太廉价了,而且又被放在了柜子里面,所以倒是意外的没有受到什么损坏,此刻也正好用来测试一下墨仁的猜想。

    随便找了一个破锅烧了点水,墨仁给自己冲了一杯浓度比较高的白糖水,兑了点凉水之后咕咚咕咚几口就喝了下去,随后就坐在了凳子上静静的体会了起来。

    不过,没等墨仁体会多长时间,门外却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墨仁听到了这个声音,朝着门口的地方望了一眼,结果却正好看到了一个女孩从门口的地方走了进来。

    “小芸?”看到女孩的长相之后,墨仁这边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你怎么还过来了,我不是说这一个月放假吗?”

    唐晓芸,一个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普通女孩,之前到处找工作的时候被墨仁留下来当餐馆的服务员,因为墨仁平时也比较随和,工资开的也还好,于是她就一直在墨仁的餐馆里长期打工,直到之前墨仁惹上了王恒宇,这才放了她一个月的假期。

    “老板,你被欺负了?”

    唐晓芸从门口走进来之后,脸上带着一副关切的表情看向了墨仁:“今天我出去买菜的时候,听附近的邻居提到餐馆出现问题了,门口的那个血迹是你的吗?”

    “没事,不用担心。”

    看到有人关心自己,墨仁的心中一暖,随即脸上也是挂起了一丝微笑:“这边的事情我很快就能解决,你这一段时间就先暂时不用过来了。”

    “老板,下次这群人再敢过来的话,咱们就报警吧!”

    唐晓芸有些气鼓鼓的举起了自己的小拳头,随即对着墨仁说了起来:“既然我们管不了他们,那就让警察来收拾他们。”

    “嗯,我会的。”

    墨仁内心忍不住感叹了一下唐晓芸的天真,不过嘴上却仍旧答应了对方:“我这边简单收拾一下就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最近外面挺乱的,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我也不怎么放心。”

    说完之后,墨仁直接就拿起了先前的玻璃杯,朝着后厨的方向走了过去,打算把杯子放回去。

    “啊!老板…你头上的伤……”

    结果好巧不巧的,因为墨仁转身的缘故,唐晓芸这边一抬头就直接看到了墨仁后脑上那一块已经彻底凝固了的血痂,此刻也是捂住小嘴惊呼了一声:“他们……他们这下手也太狠了点吧?”

    可就在唐晓芸这边惊呼了一声之后,门外却又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而随着脚步声一起传过来的还有那猖狂刺耳的笑声。

    “哈哈哈,你们这是在说谁下手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