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与平凡说永别
    天夏国境,s市。

    墨仁握着手中厚厚的一沓证件,正缓缓的走在大街上。

    此刻正值盛夏的正午时分,太阳洒下了足以让人炫目的强光,并不怎么纯净的空气也在高温的烘托下变得扭曲而蒸腾,一阵阵滚烫的热浪不断的冲刷着街道上所有的行人,让他们在不经意之间就已是汗流浃背,甚至在擦拭汗水之余都忍不住的低声咒骂几句这鬼天气。

    可就是在这样一个闷热的盛夏午后,墨仁的内心却是一片冰凉。

    他就这样慢慢的走在街上,任由毒辣的阳光暴晒在身上也无动于衷,与其他行人那种急匆匆赶路的样子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唉,还是不行……”

    墨仁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这厚厚的一沓证件,无奈的叹出了一口气。

    这已经是他这几天来不知道多少次去办理营业执照了,可是每次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总会出现一些不存在的问题,要么是说自己体检时的健康有问题,要么就是餐饮经营许可证迟迟下不来,要么就是出示的相关证件不合规矩,甚至到了最后自己质疑对方是不是在故意为难自己时,对方竟然直接让保安把自己赶了出来。

    明明每一项证件的办理,墨仁都严格的按照规矩来办理,可偏偏自家餐馆的营业许可就是办理不下来。

    而着所有的一切,其实全都是因为一个人的缘故。

    “王恒宇……”

    墨仁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名字,而提到了这个名字之后,他的双眼之中忍不住浮现出了难以抑制的怒意:“你早晚会付出代价的!”

    原来,半个月前,墨仁经营的小餐馆无意之间迎来了一尊大佛。

    这一尊大佛自然就是王恒宇,作为在s市之中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世家子弟,王恒宇没少仗着自己家族的势力在s市作威作福,不过本来墨仁与这种世家子弟也不可能有所交集,可偏偏就在一天夜里,王恒宇在和狐朋狗友们飙车的时候,也不知怎么就一头撞进了墨仁的餐馆里面,也幸好当时是晚上,餐馆没有营业,这才没有出人命。

    可是在协商赔偿的时候,两者之间却发生了一点纠纷。

    因为被朋友嘲讽车技烂的缘故,王恒宇把怒火倾泻在了墨仁的身上,甚至扬言要买下整个餐馆再砸掉,而因为这个餐馆是墨仁母亲留下的唯一遗产,所以墨仁自然也是一口将其回绝了。

    感到面子受辱的王恒宇恼羞成怒,于是自然也是对墨仁怀恨在心,开始了一系列的报复行为。

    起初还只是一些故意找茬的客人,或者故意酗酒闹事的混混们,再到后来就演变成了集体吃霸王餐,甚至许多供货商都拒绝再向自己提供食材,自己就算是报警也没有用,那群混混被带走了第二天也会再次跑出来。

    到了后来,事情就变得更加过分了起来。

    餐馆在夜里被人撬开,连打带砸,墙壁上用红色的油漆涂满了诅咒的文字,被焊死的大门,倾倒在门口像是小山一样高的垃圾堆,安装的摄像头也被直接一群蒙着脸的家伙给砸碎了,甚至连自己聘请的女店员都受到了骚扰,一时之间忙的墨仁焦头烂额。

    直到前几天,自己的餐馆直接被一群穿着制服的人给强行查封了,理由是证件不合格,需要重新办理。

    于是,也就出现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墨仁无论怎样按照规矩来办理证件,都会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而被回绝。

    “算了,实在不行的话就先闭店一段时间吧.....”

    摇了摇头,墨仁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随即抬起沉重的双腿,朝着餐馆的方向走了过去。

    可当墨仁一路走回到了自家餐馆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正在朝着一辆面包车里面搬着什么东西,墨仁当即心里就是一惊,下意识的直接冲了上去,同时大喊了一声:“喂!干嘛呢!”

    “艹!这小子回来了!”

    其中一人鬼鬼祟祟的家伙被墨仁吓了一跳,转身就要跑。

    “回来!你tm跑什么跑?”另外一个人的气势比较凶悍,只见他直接从后腰拿出了一根金属棒,朝着墨仁就冲了过来:“跟我一起把这小子给放倒,你忘了大哥之前是怎么跟咱们说的了吗?”

    “你们想干什么!?”

    墨仁感觉到了对方的来者不善,于是直接就大声怒喝了起来:“我要报警了!”

    “我报你奶!”

    听到墨仁这么说,对方非但没有住手,反而更是直接就朝着自己冲了过来,手中的金属棍二话不说就朝墨仁的脑门狠狠砸下。

    见到对方竟然真的敢动手,墨仁也是吃了一惊,但本能的还是朝着后方躲了一下,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对方的这一棍,不过对方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想法,见到墨仁竟然躲开了,直接抬腿就是一脚踢了过来,墨仁仓促之间只能架起胳膊抵挡一下,随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另一根金属棍就朝着墨仁的后脑扫了过来。

    一阵剧痛从后脑处袭来,墨仁瞬间就感觉到了整个世界都开始天旋地转了起来,随即他就缓缓的倒在了地上,手中的证件掉了满地都是,血液也立刻从他后脑的地方流了出来,将那些证件染成了一片猩红。

    “靠,下手重了,先撤吧。”

    手持金属棒的混混看了一眼眼倒在了地上的墨仁,随后也是低声骂了一句,直接就拉着另一个人上了面包车,而车辆启动后也同样没有片刻的停留,直接就驶离了这片区域。

    ……

    恍惚之间,墨仁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餐馆的门口了,而是来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

    墨仁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周围,这是一个没有任何颜色的空旷世界,就仿佛自己是跌落进了一个没有任何群星所在的宇宙边缘,没有任何事物,只有无尽的孤独一直延伸到自己视野的尽头。

    “难道我已经被一闷棍敲死了,这里是死后的世界?”想到这里,墨仁的眉头不由得紧紧的皱了起来。

    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还不如找个机会拉上王恒宇那家伙一起死呢,找个世家子弟来陪葬好歹死的也值啊,现在这被一闷棍打死了算怎么回事,不管怎么说都太惨了点吧?

    而就在墨仁正在对此感到后悔的时候,一个半透明状的人影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嗯?”

    墨仁发现了自己面前出现的这个人影,于是立刻抬起了头。

    那是一个半透明的类人形结构,没有通常意义上的五官和性特征,身体的内部仿佛有着亿万种不同颜色的能量色块在不断的流动,闪烁,而这种色块的不断流转和闪动,也同时把这整个人影都显的有些诡异了起来,让墨仁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

    “……什么鬼东西?”

    墨仁谨慎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奇怪的人形身影,并没有因为在奇怪的空间里就放松警惕。

    “……”

    那没有五官和任何人类应有特征的人影似乎发现了墨仁一样,随后他的头部突然缓缓的裂开了一道充满了利齿的嘴巴,随后那嘴巴不断的开开合合,就仿佛是正在与墨仁诉说着什么一样,但不知为何,墨仁却根本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不过还没等墨仁想要说些什么,一阵剧烈的疼痛就突然的从大脑之中涌了出来,让他的意识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

    而当墨仁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了。

    摇摇晃晃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之后,墨仁几乎是立刻就感到了脑后传来的一阵阵钝痛,于是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过去,正好摸到了一大片已经结痂了的血块。

    “我靠,这么多血。”

    摸到了一大片血痂之后,墨仁整个人愣了一下,随后也是眼中闪过了一丝凶光:“这群该死的家伙……”

    墨仁一方面有些愤怒那些家伙竟然下手这么很,同时另一方面也是有点庆幸自己居然还能醒过来,而除却这两方面之外,又对自己躺了这么久却没有人帮自己一把而感到有些心凉,三种想法同时混杂起来,也是让墨仁的内心一时之间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算了,先回家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仁还是决定先回家处理一下伤口再说,于是他弯下了腰,准备伸出手去捡地上的那些证件。

    可就在他目光扫向那些证件的时候,他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那散落一地的各种证件,此刻竟然接二连三的飘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