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理清与理不清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庭院还有用,不能直接毁了这里。”

    墨凌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灭世洪水彻底席卷的真理之庭,此刻也是下意识的朝着副本传送区看了一眼。

    先前也说了,由多元天灾战甲召唤出的大海啸足有千米之高,这么夸张的海浪砸下来,就算副本传送区位于真理庭院比较高的地势上面,此刻也免不了被淹没的后果。

    “……”

    见到副本传送区被淹了,这边的墨凌也是沉默了一下。

    不过这些天灾毕竟都是可以被他控制的,所以没过多久墨凌就控制这些海水退却了下去,露出了已经一片狼藉的地表。

    不过也好在副本传送区所承受的并不是海啸的打击区域,顶多是被海潮的余波给影响到了而已,所以现在海潮退去后就只是被冲塌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建筑物而已,而至于最重要的副本传送门倒是还在那里矗立着,并没有跟着一起塌下去。

    “还好…”

    见到副本传送门没有被直接冲垮,墨凌也是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在确保了最重要的区域没有出现问题之后,墨凌开始将目光集中到了地面的一个凹坑里面。

    是的,那就是之前那些不会飞的轮回者们所构建出来的掩体,只不过经过熔岩和洪水的洗礼之后,再加上不断的自相残杀,整个掩体里面其实都没剩下几个人了,除了几个能力相似,都可以变成火元素抵抗高温的轮回者之外,基本上就只剩下最强的战士才能挺过来了。

    只不过,他们也都到此为止了。

    “……”

    墨凌甚至都没有说话,他只是朝着掩体的方向看了一眼,原本平静的海平面突然就再一次开始涌动了起来,两道巨浪以一种巧妙的方式狠狠轰击在了一起。

    两道海浪相互排击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低频振动,而这种致命的振动则通过声音疯狂的传递了起来。

    仅仅只是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声音就传遍了整个掩体,所有的轮回者们都因为这致命的高能次声波而内脏爆裂,骨骼碎裂,强大的共振杀死了在场之中的所有人,哪怕是最强大的战士也无法抵抗这种夸张的振动,毕竟在经过刚刚的内斗后,他们也已经筋疲力尽了。

    墨凌这边仅仅只是一个念头,轮回者们就已经被团灭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跟你们算账的时候了。”

    在解决了所有的轮回者之后,墨凌将目光集中在了真理之庭最中央的区域上,那里是真理之庭管理者们才有权利进入的地方,也是整个真理之庭的核心。

    真理神殿。

    墨凌缓缓的朝着真理神殿的方向飘了过去。

    “滋滋……”

    然而,在距离真理神殿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墨凌却被一个闪烁着剧烈电弧的能量罩挡住了。

    “这就是你们的自信吗?”

    墨凌看了一眼躲藏在真理神殿之中的管理者们,随后缓缓抬起了手指。

    无穷的光芒从墨凌的手中迸发而出,就仿佛是墨凌的指尖突然张开了一道星门一样,一整条璀璨的银河都从他的指间倾泻了出来一样,近乎无穷的高温与高密近乎还原了宇宙大爆炸之初的情形,能量惊人的光子不断的轰击着真理神殿的能量罩,原本坚不可摧的能量罩在眨眼之间就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然后,这层能量罩只坚持了三秒钟不到的时间,就被墨凌释放出的宇宙级天灾彻底的吞没了。

    而也就在伽马射线暴流撕碎了能量罩的瞬间,墨玲房屋顶端的白色光芒也已经暴涨到了一个时空所能承受住的极限,所有的白光在一个普朗克时间内瞬间扭曲在了一起,随后一个高大到仿佛能撑起整个天地的身影缓缓的从白光中走出。

    一道无比庞大的意识瞬间笼罩住了整个真理之庭,恐怖而夸张的力量凝滞住了每一颗粒子的运动,就仿佛连时间都因此而静止了下来一样,无论是那些管理者们恐惧而扭曲的表情,还是伽马射线暴流那夸张的能量,亦或者是地面上无尽海潮中的每一颗水分子,构成空气中每一颗尘埃的基本粒子。

    粒子和波在这一刻全部被彻底的静止住了。

    “这就是真理之庭么?”

    墨仁感应着整个真理之庭的结构和景色,随后一边皱眉一边自言自语了起来:“简直就像是鸟笼一样狭窄,主神竟敢把他囚禁在这种地方……”

    甚至没有动用出真正的实力,墨仁仅仅只是催动了自身的念力,整个真理之庭就开始以一种非常夸张的速度被改造了起来。

    被拘束的时空被紫之线条的力量所扭曲,整个空间开始无限的朝着远方延伸了出去,而至于地面上那些残骸或尸体则被念力瞬间转化成为了纯粹的能量,被天灾摧毁殆尽的世界几乎只在一瞬间就恢复了原貌,甚至还要比那更加美好。

    整个空间都开始以墨仁的意志开始运转了起来,随后念力从每一颗粒子上面缓缓松开,真理之庭的时间再次开始了流动。

    “嗯?”

    这边时间开始流动之后,墨凌的视野瞬间就发生了变化,这让他微微的愣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此刻直接转头朝着光柱的方向看去。

    原本的光柱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墨仁正静静的站在那里,在见到墨凌看向自己之后还主动摆了摆手,脸上也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

    “哥哥……”

    墨凌直接就放弃了真理神殿之中的那些家伙,转而朝着墨仁就飞了过去。

    不过当然了,尽管墨凌这边已经放弃了真理神殿之中的管理者们,但他手上伽马射线暴流的余波却还是蒸发了整座真理神殿,原地就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至于高温高热所带来的爆炸,都被无形无影的念力阻隔了起来,并没有对整个真理之庭的环境造成影响。

    “哥哥~!”

    就在墨凌朝着墨仁飞过来的同一时间,墨玲也是直接从房子里面飞了出来,只见她眼睛一眨直接就出现在了墨仁的面前,然后二话不说就扑向了墨仁。

    “乖。”

    墨仁自然而然的接住了墨玲,然后就打算伸手去摸对方的小脑袋。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

    某些记忆突然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逝。

    “嗯?”

    墨仁的手指僵了一瞬间。

    “哥哥?怎么了?”

    墨玲当然也察觉到了什么,此刻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墨仁。

    “稍微想起了一点很重要的事情。”

    墨仁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僵住的手掌再次按在了墨玲的头顶上揉了揉,但大脑深处却开始急速的思考了起来。

    有些东西不太正常。

    刚刚抚摸墨玲脑袋的画面突然让墨仁回忆起了自己的另一个妹妹,以及自己之前的那份担忧。

    是的,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墨仁确实都几乎快要忘掉那份担忧了。

    明明对于‘自己的亲人如果喜欢自己的话怎么办’这种问题非常担忧,但不知道为何自己居然差点忘掉了。

    而也正是因为回想起了这些东西,墨仁下意识的检索了几遍自己的记忆,却猛然之间发现了一些非常奇怪或者说蹊跷的地方。

    自己好像确实有着另外的一个妹妹。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的名字应该是叫墨绫的,也是跟墨凌和墨玲属于音同意不同的名字,那是一个自己在平行世界之中所救下的女孩,当时自己还没有遇到墨凌,所以就稍微的给了她一点关爱什么的,还给了她一份绝对忠诚的人工智能,然后墨绫不知为何就好像突然些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最终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自己。

    但是……墨绫现在到哪儿去了?

    想到这里,墨仁的眉头再一次紧紧的皱了起来。

    不对劲。

    有太多东西不对劲了。

    墨仁的眼瞳之中渐渐冒出了白色的荧光,这是量子大脑配合自身意识算法开始极速运算的特征。

    足以计算无数宇宙演化的强大计算能力在此刻几乎运转到了极致,墨仁开始无比仔细的检索起了关于自己记忆的所有细节,从自己所有的经历全部放在一起不断的捋顺,用怀疑的态度猜测自己所有的能力来源以及记忆本身。

    而经过这种仔细的搜索过后,墨仁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的意识之中有一部分不属于自己的意识算法。

    当然了,这个意识算法并不完整,或者换一种方法来说这种意识算法只能称得上是碎片或者残渣,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击碎并消灭了一样。

    这种程度的意识算法已经失去了可以研究或搜寻的意义,即便是墨仁现在的计算能力,也无法还原这种意识算法原本的模样,但即便如此墨仁却仍旧在这片意识算法之中找寻到了一丁点蛛丝马迹的线索,那就是这个意识算法中对光谱以及感知颜色呈现以及转换的冗余形式。

    墨仁尝试着还原了一下这方面的算法结构,结果发现如果按照对方的这种形式执行下去的话,那么自身的力量将会被转换成为光谱之中的红色。

    “红色……”

    墨仁瞬间就想到了某个存在。

    多元宇宙之中排行第一的战斗狂魔,凶名远播的墟渊龙族中的无冕之王,饱含恶意的猩红之主。

    红之魔神,猩红恶意。

    只有魔神会利用修改力量对应的光谱颜色,将自身与其他魔神相互区分开来。

    “为什么我的意识之中会有红之魔神的算法冗余?”

    墨仁的表情隐隐的有些疑惑。

    根据自己的记忆来看,量子大脑应该是无相天灾给自己的,就像是最初将线条的力量交给自己一样,但问题就出在了这里,为什么自己的意识之中会有关于墟渊龙和红之魔神的冗余?还有之前自己刚刚盗取了金之魔神与黄之魔神的力量之后,自己应该是跌入了表层虚空才对,然后自己是被自己平行时空中的妹妹,那个叫做墨绫的女孩给弄出来的。

    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墨绫应该只掌握了人工智能科技,所以说她又是怎么将自己从表层虚空之中弄出来的?

    仅仅只是人工智能的话不可能发展到那一步。

    人工智能的发展必然离不开科学的支撑,然而科学的本质就是探索并利用宇宙规则,可虚空的本质就是非逻辑,扭曲一切定律的虚无之地,墨绫如果紧紧依靠着人工智能是不可能将自己从表层虚空之中拽出来的。

    不对劲。

    绝对有哪里不对劲。

    墨绫现在到底在哪里?

    自己在遇到她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哥哥……”

    墨玲有些担忧的抬头看着突然陷入了思索与迷茫之中的墨仁,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就不能跟我说一说吗?”

    “我的记忆好像出了问题。”

    墨仁对于自己面前的墨玲当然是绝对信任的,所以此刻倒也不隐瞒:“有人扭曲了我的记忆,我现在必需要整理一下记忆才行,否则的话我很有可能会落入某些家伙的圈套里面。”

    “记忆出现了问题?”

    墨玲也是微微一愣:“哥哥的记忆出现什么问题了?”

    “不清楚,但可能是源自于魔神们的争斗。”

    墨仁的双眼仍旧在往外喷射着白光:“我甚至怀疑我们本身就是某个阴谋或计划的一环,但可能是实力还是太低了,我猜不透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哥哥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的记忆?”

    墨玲稍微的犹豫了一下,随后试探性的问道:“如果只是哥哥你一个人的记忆出现了问题的话,那么用我的记忆作为参照物对比一下,或许就能察觉到问题的所在吧?”

    “嗯?”

    听到墨玲这么说,墨仁也是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不行吗?”

    墨玲歪着小脑袋问道。

    “恰恰相反。”墨仁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你的想法非常好……”超念觉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