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王争霸路 第26章 歧视(中)
    看着那优美的曲线,江小宝苦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敲门声传来:“师弟,为兄前来与你商议一下。”

    说罢,不待江小宝应声,李尧已经迈步走了进来,然后就是一怔,但李尧见多识广,多年为官,什么没见过,顶多是诧异江小宝的急不可耐,心里更多了一些鄙视,外表却是什么都没有显露出来,眼神更是根本不向床铺那里扫上一眼,似乎根本没看到一般,只是盯着江小宝笑道:“打扰师弟了,不知师弟此来,一路安好?老祖也真是的,怎的就让师弟一人前来?也没有多派几人,也好有个照应?”

    看到李尧随意的就进入自己的房间,江小宝心中也是有了一丝怒气,这李尧就算是看不起自己,但毕竟自己算是前来帮忙的,说不得还要跟敌人出手拼命,这李尧做的也太过分了,不过随即看到床上那一道优美的弧线,江小宝的脸上忍不住的又多了一丝尴尬:“李大人多虑了,小弟身为紫阳派修士,若是出行还需要别人关照,那岂不是多此一举,还不如在山里闭门苦修不出门呢。倒是李大人,是否该将事情经过跟小弟说一下,让小弟也有个准备?”

    听到江小宝的称呼从师兄变成了李大人,李尧知道对方也有了一丝不满,因此苦笑道:“师弟见谅,不是为兄势利,只是不愿见师弟为此而丧命罢了,既然师弟问起,为兄自然言无不尽。”

    事情倒也简单,两年前,李尧有公务外出,偶遇一人正在残杀十数名老弱孩童,李尧因此出手,将那人当场击杀,事后倒也没放在心上。

    谁料九个月前,忽然一名杀手找上门来,那杀手是影杀的影十八,实力着实不弱,若不是当时机缘巧合,一位高手正在李尧郡主府处做客,只怕李尧当时就要身死了,只是那影十八似乎也有要事在身,只说了一句日后会前来找他,就离去了。

    李尧说到此处,有些纳闷的道:“我后来打探之下,才知道我当初击杀的那家伙,是影杀影七的儿子,这影杀是大秦帝国之内的强大势力,但是这种势力再强大,也不过是一般的一流势力,轻易不敢远赴数千里,到别的国家嚣张跋扈,更别提只是为了其中一人的儿子被杀这种小事了。”

    “影杀?”江小宝惊讶的道:“影杀不过只是洪邪州之下的小势力,哪里敢跑到师兄这里嚣张?”

    对于影杀,江小宝自然不会忘记,半年多前那件事之后,他也对影杀暗中注意,倒也了解了一些,这影杀在洪邪州乃是数一数二的大势力,据说影杀之内只有十八人,除了这十八人之外,其他人都只能算是候选,绝对不会出手杀人接单,只会做些打探情报之类,真正出手的,只能是那十八人,而这十八人不但人人武功超群,还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但是无论怎样,这影杀也不过只是一州之下的势力,如何敢于远赴大赵帝国为非作歹?

    “非也非也,影杀的实力,比你想象的要强大的多,我也是侥幸得到了一些内幕消息,这才知晓,明面上影杀只是活跃在大秦帝国的几个州,但实际上其势力范围极大,其内更是高手如云。”李尧说道:“但即便如此,其敢于跨越国家的界限,前来击杀我,也算是胆大妄为,枉顾国法了。”

    “不过,我却是见到,那影十八已经身死了,却不知如今师兄处又有何危险?”江小宝问道。

    “影十八死了?什么时候?”李尧一怔,急忙问道。

    “大约就是半年前吧,八个月多一点。”江小宝将当时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些,该隐瞒的,却也隐瞒了下来。

    李尧恍然点头:“如此说来,那影十八从我这里离去之后,就去了那一处?就是为了接下那么一个任务?以影十八那强体境第六重的实力,会为了那么一点金银,不远千里奔波?”

    江小宝沉默不语,以他暗自猜测,影十八千里奔波,应该是跟他的奇遇有关,只是不知影十八是为了那奇异的木盒?还是只为了其中的丹药?

    “源子之事无人知晓,你得到此物,乃是天大奇遇,这种仙界奇宝,即便是残片,原本也不该落在你们这种低级的世界之中。因此,你所说的那影十八,应该就是为了木盒之中的丹药了,毕竟,筑基丹这种三级丹药,对于影十八这种区区一个强体境修士而言,无异于奇宝。”老木打个哈欠,说道。

    片刻之后,江小宝才问道:“看来,你又遇到了影杀之人?”

    “不错,如此说来,今次这影十八却是新进阶的了,三个多月前,跟上次一般打扮的影十八前来,说让我自主授首,否则就要灭我满门,当时我跟几个手下竭尽全力,终于将其击败,当时还想着,这影十八半年过去,实力不但没有变强,反而弱了不少,否则也无法将其击败,如今才知道,原来已经不是同一人了。”李尧恍然道:“只是那影十八逃走之际,曾叫嚣道,下次再来,就要带上帮手,我思量着,到时必然不是对手,正好整理父亲遗物之时,想起父亲临终遗言,这才侥幸一试,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老祖宗真的派了师弟前来。”

    看着李尧一脸惊喜的样子,江小宝不由暗叹,若是一般涉世未深的少年,只怕当真以为李尧惊喜非常,江小宝自然不会误会,但是他的实力虽然不是表面那么弱,但当真论起来,眼下大约也就跟李尧不相上下,甚至还要略有不如,因此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问道:“不知那影十八何时前来?”

    “按照那影十八逃走之前的话语,大约需要四个月左右,只是眼下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说不得就在最近了。”李尧问道:“不知老祖宗在师弟临行前,可有什么吩咐?”

    江小宝默然,片刻之后摇头道:“没有什么吩咐,只说让我保护你半年时间即可。”

    江小宝可不是什么大肚量之人,既然李尧如此对待自己,那让其着急几日,也是理所应当的。

    李尧默然,心中不以为然,以对方的实力,真有了事情,还不知谁保护谁呢。再说了,以江小宝的年纪,强体境第三重也算是勉强可以了,武技必然没有时间修炼,论起真实对阵的实力,只怕差得远了。

    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李尧终于确认了,江小宝当真是独自前来,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失望,勉强微笑着告辞而去。

    江小宝默然,仔细思索了片刻,看看被子之中,因为李尧的告辞而去更加紧张的少女,从外部都能看的出来其内的颤抖,想了想,干脆出了门,在院内站定,开始了修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