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试炼(下)
    吴奎失笑:“真是莫名其妙,这关我们什么事?你莫不是失心疯了?”

    江小宝却是脸色肃然:“我最后说一遍,此事我们也不想看到,也确实当真不知情,我知道此时你听不进去,但请你在冷静下来之后,好好思量。”

    说罢,一拉吴奎:“我们走吧。”

    吴奎还想说什么,在江小宝的拉扯下,只好转身离去,只是嘴里还是忍不住的嘟囔道:“真是莫名其妙,这不就是迁怒么?”

    江小宝冷笑:“有些人,就是如此的性格,从来不去思考自己的错失,只知道埋怨他人,他若是以后冷静下来,知道进退也就罢了,若还是迁怒我们,我也不是只知道挨打,不知反击的人。”

    多年磨难,江小宝的心肠比之一般人,都要冷一些的。

    “还有这种人?自己不对,却去埋怨别人?”吴奎不敢置信的问道。

    “哥,这种人不但有,而且还不少,你以后可要小心,别被人卖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吴芳倒是心细得很,趁机教导她这个憨厚的大哥。

    三人艰难的向着前方走去,就在江小宝携带的水也喝完之后的大半天,三人终于看到了希望,远处边缘地带,已经站立了不少人,那些都是已经有些修为的人,自然要比江小宝这种人占了一些便宜的,但是世界上本就没有公平可言,因此也无人抗议。

    终于三人走到了边缘,就听得空中一道声音道:“第一关,通过!”

    严重的缺水,身体的疲惫,外加上心累,三人已经是到了极限。

    三人一下子滑落在地,喘着粗气,这才看到,即便是那些有修为在身的,也大多都是脸色苍白,元气未复。

    江小宝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就听到一个声音问道:“姓名?”

    “江小宝!”看着身前的老者,江小宝急忙回答。

    “上前!”老者懒洋洋的道。

    江小宝急忙上前,老者打量一下,手一挥,江小宝身影一下子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一处大殿,随即被一名仙风道骨的仙长,收为弟子。

    穷苦孩子,又是孤儿,江小宝自然万分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勤修苦练,修为日益增加,短短百年时间,修为已经到了金丹期,谁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紫阳派树大招风,被数十个二流势力,外加一处魔道势力,联合袭击,宗门被毁,江小宝的师父,师兄弟都被杀死,江小宝也被擒住,就在江小宝即将被杀之际,江小宝急忙大喊道:“愿降!”

    冥冥之中,一个老者不屑的冷笑:“又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不堪重用,咦?”

    老者的声音,无人能够听到,但是江小宝却在投降魔道势力之后,继续勤修苦练,寻找机会,为了获得敌人的信任,甚至做了一些颇为没有道义的事情,最后获得了魔道首领的信任,百年之后终于找到了机会,将这魔道势力一网打尽。

    老者不由得失笑:“往常弟子,不是贪生怕死,就是奋战到底,以身报答教派之恩。像是他这种卧薪尝胆的,倒不是没有,但做的如此彻底,如此坚毅的,倒是少见。”

    老者身后一个容貌邋遢的老道瞥了一眼,撇撇嘴,却是喃喃自语道:“有点意思”。

    老者乃是紫阳派蓝衣门长老兰蝶书,扫了一眼身后老道,赔笑道:“小师祖,这小子为了报仇,却也是做了许多昧良心的事,从心性上来看,大约也是不太适合我紫阳派的风格啊。”

    老道乃是紫阳派紫衣门门主自不凡,扣扣鼻孔,猛地一巴掌拍在兰蝶书头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兰蝶书衣服上抹了一下,怒道:“师祖就是师祖,叫什么小师祖?”

    兰蝶书心头厌恶,面子上却是苦笑:“师祖,您的年纪还没有我师父大呢。”

    自不凡冷笑:“那又如何?你师父见了我,还不是叫师叔?”

    兰蝶书无语,心头烦躁。这小师祖也就辈分大了一点,论修为,不说比不上自己的师祖,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也相差甚远,再过些年,自己的修为都要超越他了。

    “别婆婆妈妈了,赶紧考核弟子,这小子算通过,让他拜入白衣门,正好。”似乎想起了什么,自不凡嘿嘿的笑着。

    兰蝶书彻底无语了。

    紫阳派势力庞大,下分八门,分别是黑衣门,白衣门,金衣门,银衣门,紫衣门,蓝衣门,青衣门,黄衣门。

    其中白衣门弟子,性情最为耿直,主修剑术,门下弟子大多只有一件宝物,就是宝剑,主张一剑破万法,遇事也是勇猛直上,就眼下这小子进了白衣门,只怕三五日就要被教训的爹妈都不认识了。

    兰蝶书不敢再说,自不凡虽然实力微弱,但是比自己还是要强上那么一点的,急忙接着考核,施展法决,一一打在手中宝镜上。

    兰蝶书手中宝镜,乃是紫阳派独一无二的法宝问心镜,是一件极品宝器,可以让人瞬间陷入幻觉,在那堪比真实的幻觉中,不自觉的暴露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勘察人心的极品宝物。

    在江小宝的感觉之中,自己似乎渡过了漫长的数百年,在兰蝶书这里却只是短短一瞬间罢了,而且问心镜在兰蝶书手中,足可以一次性查看百人,因此短短时间,兰蝶书就将所有弟子查看一遍。

    只有少数人,在幻觉之中,门派遇难之后,不但不为之奋战,反而谄媚外敌,沦为走狗,反身攻击自己的师兄弟,兰蝶书将这些人扔出试炼之地,其他少年,都被兰蝶书施展法术,从这袖里乾坤之处,移到了一处大殿之中。

    剩余少年,虽然在幻觉之中,也有投降或者逃走的,但他们投降之后,坚持自我,又或者逃走之后,也念念不忘复仇,这些少年,兰蝶书还是认可的。毕竟在那种必死之境,能够舍生忘死的还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平庸的。

    “恐惧,是人的天性啊。”自不凡叹息:“宝物毕竟是宝物,虽然能够测出大多数人的心性,但当真到了那时,也许结果还是不同的。”

    兰蝶书嗤之以鼻:“这世上,有势力能够让我紫阳派到了覆灭的境地么?这场考试,也就试试罢了,难道他们还真能遇到那种事?”

    自不凡自信的点头:“这世上无人能够覆灭我紫阳派,只要有我在。”

    兰蝶书苦笑,也不知小师祖哪里来的如此自信,紫衣门可是八门之中,实力最弱的一门了。

    江小宝醒过神来之后,已经到了一处大殿之中,至于刚才幻觉之中遇到的,此刻却是已经忘记大半,跟平时做梦也是一般无二,就连身体上的疲惫,也似乎恢复了很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