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让我死吧!
    一秒记住

    沐笙迎上叶枭的视线,如果这个时候,她顺着叶枭的心意回答,或许她就能够好受点,可,不知为何,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或许她天生就是那种硬骨头,不到最后不肯认输的那种。

    她咬着下唇,逼着自己说出最狠的一番话:“我跟你只是兄妹,这点不会改变,所以你明白了吗?”

    兄妹、这样残酷的字眼在叶枭的心里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澜,他的脸色骤然一变,刚刚松下来的力道一下子又握的紧紧的,猛然拽紧了沐笙,这下,他再也不带任何的犹豫,使劲的拽着沐笙往里头,不管沐笙如何大吵大闹的。

    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看清楚,他不单单只是他的哥哥而已,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做他的哥哥。

    沐笙被叶枭拽到了沐柔的墓碑前,用力一甩开她,她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看着屹立在自己跟前的墓碑,沐笙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只感觉整个人快要崩溃了。

    往日一幕又一幕的回忆在脑海里回旋着,几乎要刺穿她的心脏。

    叶枭仿佛恶狠狠瞪了她一眼,随后看向了她,抬起下颌,指着墓碑的方向喊道:“你看到了吗?”

    沐笙跪在地上,缩紧自己的身子,握紧的拳头被地上的污泥沾染到。

    “你曾经在你姐姐的墓碑前发过什么誓言?”

    誓言…

    叶枭又咬牙切齿的喊道:“你跟你姐姐说了,这一辈子你都不会对我动心,可是你呢!最后不还是爬上我的床。”

    是啊!被母亲逼着,她在沐柔的墓碑前说了这样的一番话,可那个时候,她自己也在心里暗自说道,那是假的誓言,她看叶枭的心不会改变。

    不对,那个时候叶枭根本就不在现场,怎么他会知道这件事呢?

    沐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猛的扭头扫了他一眼:“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难道你……”

    叶枭对沐笙惊讶的表现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甚至说他早就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了,“对,我那个时候在现场,你知道吗?那天晚上你淋着雨,我也同样淋雨淋了一个晚上。”

    原来是这样,原来他在现场,还跟着淋雨淋了一个晚上。

    沐笙垂下睫毛,心情沉重到无以复加,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每次的见面都会以这样的悲剧结束,又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沐笙咬了咬下唇,声音带着质问:“既然你知道了、也看到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对我?”

    是啊!他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或许,是他深深的挨着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肯这么轻易的放过沐笙,沐柔的死根本就不能够让他们两个分开,这也是他笃信的真理。

    心里是这样想的,可说出来又是另外一番说法:“我就是想要看看你的信念到底有多么强大,可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背弃了自己的信念,沐笙,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叶枭精心布置的陷阱而已,原来……是这样。

    沐笙将自己的脸垂的更低,拳头搁在地上握的更紧,手上的青筋涨的很大,像是很快就会喷出来。

    “所以说,你当初所做的一切,不是因为你真的喜欢我,只是因为你想要玩弄我而已,”

    “是啊,这点,你倒是挺聪明的,马上就猜出我的来意了,沐笙,你还真是蠢,只有在追悔莫及的时候,才能够脑回路清晰一点。”

    “你……你……”沐笙颤抖的指着叶枭,眼眶泛着红意,她从未有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如今倒是真正的体会到了。

    “明白了吗?你上了我的床,想要跟我成为什么兄妹那是不可能的。”叶枭站直了身躯,蹙着眉宇,一字一顿的强调道,就好像是在宣判沐笙的命运一样。

    沐笙咬着下唇,眸光忽然间触到墓碑上姐姐的名字,不知为何,她竟然有种负罪感,好像是抢了姐姐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噼里啪啦,大雨像是珍珠一样滚落在地上,毫不留情的砸在了沐笙的脸上、头发上、她的浑身上下都沾染了雨水。

    叶枭也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场雨会下的那么及时,她猛的伸出手要拽住了沐笙的手腕,要带她离开,可沐笙却根本就不想离开,为了反抗,她直接就睡在地上。

    “我不走了,今晚我要陪着我姐姐,我要陪着她。”

    闻言,叶枭眼中的怒气瞬间涌起,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走不走啊!”

    沐笙却很固执,死死的咬着一句话:“不走,我死也不走,反正,我今晚就想陪着我姐姐,我知道我自己错了,我要向姐姐忏悔。”

    叶枭暴怒至极,他真是被这个女人气的不行,手腕用力一拽,就将沐笙扯出一道痕迹:“你到底走不走,你再不走的话,我就把你给丢下山,反正就算你现在死了的话,也不会有人发现。”

    死、谈到死这个话题,沐笙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半分的感觉,活在这个世界上太痛苦了,有时候或许只有死才能够解决一切的事情。

    至少她现在是这么想的,她比任何人都将生死看的很透彻。

    “好啊!你可以杀了我,现在就杀了我,最好是把我送到我姐姐那里忏悔,我不应该相信你的,也不应该夺走我姐姐唯一的你。”

    叶枭越听越气,终于忍不住,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直接将她给扛在肩膀上,一声怒:“在我还没有完全玩够你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沐笙,你不要太天真了。”

    如果没死,或许一辈子都会活在这个恶魔的掌控之下,她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得到安宁,不、不可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宁愿死。

    想到这,沐笙挣扎的更加厉害,但叶枭也不是省油的灯,用更加大的力气按捺住她,控制她的行动。

    眼看着根本就没有办法脱离叶枭的魔爪,沐笙猛的俯下脸,咬住了叶枭的肩膀,嘶的一声,有鲜血在叶枭的肩膀上蔓延着,一股痛意也随之传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